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園 >

調教我的小母狗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身入泥潭難自拔
  跟著譚少,什麼女人都沒有問題!以前被老師批評,今天,我們來調教老師……——馬建強短短十幾米左右的距離,對我而言,如同空手攀登珠穆朗瑪一般地艱難。自從告別瞭孩童時代,我幾乎再也沒有這樣地四肢著地爬行過。我笨拙地手腳並用,用手掌和膝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緩緩地爬向房間中央倚靠在沙發中的譚少。那些跟班們正對著地上爬行的我指指點點,大肆評論著我晃蕩的乳房和高聳的臀部。
  如果眼睛也會射精,估計這時候的我,已經是滿身的白濁液體瞭吧……
  你能想象嗎?一個不穿衣服的女人,在一群衣冠楚楚的男人中間——一群學生,而且竟然是自己的學生中間!展露出女人最羞人的部位,還要被大肆評頭論足……敏感的身體,控制不住地興奮;羞恥的內心,卻對自己邪惡的感受充滿瞭負罪感……
  “主……主……”
  我艱難的從口中吐出兩個字,強烈的羞恥憤恨,讓我幾乎快要暈過去瞭。我定瞭定神,橫下心繼續道:“主人……”
  同時我抬起頭,迎向我的,是譚少興奮又傲慢的目光。
  “啊?什麼?”
  譚少裝聾作啞。
  “大聲點啊!”
  江瘋子囂張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嚇得我全身一顫。
  “主……主人!”
  我提高瞭聲音。
  “主人?你叫誰呢?你倒是說說看,誰是你的主人?”
  張狂的譚少竟然用腳抵在我的下巴上,腳尖一揚又把我的連往上抬瞭抬。
  “你……不……您!您是……您是我的主人……”
  我強忍著羞辱,違心地討好著。我還算是一個老師嗎?這是一個為人師表的人該做的嗎?不!不用說什麼老師,就是一般人也絕不會甘願這樣做!可……可是我……我為什麼能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
  “哦?哼哼……既然我是你的主人,那你是我的什麼?”
  譚少不急不忙地用一雙冷酷殘忍的眼睛緊盯著我,讓我一瞬間感到瞭前所未有的涼意。
  “我……我是你的奴隸。”
  我笨笨地想,主人的反義詞,應該是奴隸吧?
  “哈哈哈……”
  四周的惡少們笑岔瞭氣,仿佛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笑的事情,笑得我一頭霧水。
  “你個小騷貨,虧你還是做老師的!這都不懂?你是主人的母狗!”
  吳德的眼裡滿是淚花,手捧肚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訕笑。
  “我……我……嗚嗚嗚……我……我是你的母狗!我是你的母狗!”
  前所未有的屈辱幾乎讓我崩潰瞭,我幾乎是哭喊著重復著這句話。
  “母狗我有瞭呀……你看,這裡!”
  譚少扯過依晴的乳頭,把她整個人摟在腿上,“啪啪”作響地拍打著她的屁股,“你說,我要那麼多的母狗來幹什麼?”
  “我……”
  我實在想不出該怎麼回答。
  “你可以讓主人來幹你呀!”
  吳德淫蕩地笑聲引起瞭周圍的一片附和。
  “我……可以讓你……和你做愛。”
  我實在說不出“讓你幹我”這樣的話,隻好退而求其次。下流的話,使我的身體一陣陣地顫抖,隱約間竟發覺自己的內心在渴望著什麼。
  “哈哈!果然是做老師的嘛!說話還這麼文縐縐的!你不過是隻母狗而已,怎麼能叫做愛?”
  譚少又繼續刁難我。
  “那應該叫‘交配’才對!”
  許偉一臉矯情認真地糾正我,仿佛是在課堂上校對答案。
  “我……”
  我從來沒想過,連‘做愛’都羞於啟齒的我,今天竟然要說自己跟別人……“交配”?
  “怎麼,小母狗不是叫做‘交配’,難道叫‘做愛’啊?”
  江瘋子振振有詞,對著我的屁股作勢揚起瞭巴掌。
  “嗚嗚嗚……我……我……我可以……可以給你交配!”
  連那麼大的羞恥都經歷瞭,不過是兩個字的說法不同,我已經顧不得什麼瞭。
  “操,再說一個‘你’字,不叫‘主人’的話,大巴掌扇你!”
  江瘋子又來勁瞭,大手在我的屁股上用力捏瞭一把,“手感真他媽好!”
  “嗯!”
  譚少滿意地點點頭,一擺手說道,“我傢新養的母狗,還要註冊登記一些基本資料。下面我問你幾個問題,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答!”
  “是……”
  新的難題又擺在面前,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又會用什麼問題來羞辱我?我緊張地小腿陣陣顫抖,趴伏在地上等著譚少詢問,一瞥眼,卻發現許偉正在用一個DV對準瞭我。
  “你叫什麼?幾歲瞭?結婚瞭沒有?”
  譚少連珠炮似地提問。
  “我……我叫宋薇薇,26歲,結……結婚瞭。”
  我老老實實地回答,卻不敢再看鏡頭。
  “哦?竟然已經結婚瞭!那麼你老公是幹什麼的?”
  譚少饒有興趣地問,又轉頭對許偉道,“原來真結婚瞭,操!”
  “我老公……就……就是……就是我們學校教語文的劉老師。不過!你千萬不要為難他!更不要跟他講……”
  我唯唯諾諾地說,當提起老公的時候,不知為什麼,興奮地神經就一下子掃空瞭剛剛還在的罪惡感。
  “靠,原來是他!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的老劉呀!”
  吳德一臉的憤憤然,“好屄都他媽讓狗日瞭!”
  “她本來就是小母狗嘛,讓狗日瞭又有什麼不對?”
  江瘋子和吳德抬杠,看來,他們都看不起平時和善的老公,這讓我的心情又再次變得黯然。
  “平時,你老公是怎麼幹你的?多久幹一次?老實說!”
  譚少根本不管身旁兩個跳梁小醜的爭論,繼續對我緊追不放。
  提起夫妻閨房之樂,我心裡的負罪感更強瞭。但是此刻,我的下面卻突然傳來一陣麻癢的感覺,陰部潮濕地一塌糊塗。告訴他們嗎?心裡猶豫不決,嘴上卻已控制不住地回答著:“剛結婚那時候,老公每天都和我……都和我那個……現在,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一次。他喜歡……”
  想到這裡,我低著頭說不下去瞭。
  “他喜歡怎麼幹?快說!”
  很明顯,惡少們聽不到滿意的回答是不會放過我的。
  “他……他喜歡讓我跪在床上,從……從後面來……”
  我看著自己晃蕩的雙乳,心裡罵道:宋薇薇,你怎麼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你還要不要臉瞭?
  “哇哈哈……”
  惡少們的大笑淹沒瞭我,“還不是像母狗一樣地幹!哈哈哈!”
  “嗯,看來你是說瞭真話!”
  譚少抬手制止瞭幫兇們,繼續氣定神閑地審問,“你老公幹你,你是不是每次都能到高潮啊?”
  這個小子的問題已經越來越露骨,根本讓人無法啟齒。
  “以前是的,現在……現在不一定瞭……”
  不知是老公的身體不行瞭,還是我的欲望越來越難以滿足,現在的性生活,老公都是發泄完瞭就翻身打呼嚕,再也不像以前剛結婚的時候那樣顧及我的感受瞭。我帶著哀怨,把自己的私密事情告訴瞭這幫惡少。說完這些,我卻感覺身子輕快瞭許多,好像把背在身上很久的負擔一下子放下瞭。
  “嗯,很好。以後,你就在我們這裡得到你想要的滿足吧!”
  譚少的眼神裡閃現瞭一下精光,居高臨下地註視著我裸露的身體。
  我驚愕地看著譚少:“不是說讓我叫一聲主人就放我走嗎?”
  “啪!啪!啪!”
  接二連三的巴掌聲在我的臀部響起。“我操!廢話再那麼多,打爆你的騷屁股!看你回傢怎麼向你老公交代!”
  江瘋子把我死死按在地上,狠命地拍打我的屁股。
  “好瞭好瞭,住手!”
  許偉晃晃手裡的DV,“你以為,你還能輕易脫身嗎?說不定今晚你老公就會老羞成怒地殺死你,然後自殺……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反抗,你肯定不是死在自己傢的床上,而是半路上……嘿嘿……”
  我原本還存有的一絲僥幸心理,己經徹底破滅瞭。
  “生活本來就是一場強奸,你無力反抗,就隻能選擇享受……今晚你是一具屍體,還是我的小母狗,就看你的表現瞭!”
  譚少的手握著依晴的“老虎尾巴”,捅得依晴媚眼如絲,發出瞭陣陣銷魂的呻吟。可就在此時,依晴竟然還用鄙夷的眼光剜瞭我一眼。僅這一眼,卻讓我愈加迷茫瞭……
  “是……主人。”
  我徹底放棄瞭,我很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除瞭屈服我還能做什麼?
  “好瞭。要做我的小母狗,還要進行一些入門的訓練……阿德!”
  “在!”
  吳德震顫著一身肥膘跑過來,誇張地手搭額頭敬瞭個軍禮,周圍一片哄笑。
  “容量測試!”
  譚少一邊把高潮中的依晴死死按住,大力抽插,一邊向吳德努努嘴。依晴的高潮不可抑制地到來瞭,正在譚少的懷裡亂扭,嘴裡發出“啊!啊!”
  的淫穢喘息聲,直看得我面紅耳赤,心中暗想: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無恥?
  不過……難道說……我……我將來也會……我不敢再想下去。
  打開剛才依晴爬出來的小門,吳德從裡面拎出一個大箱子,“啪”地一聲打開,裡面的東西琳瑯滿目,五顏六色。
  “這是從國外帶來的全套世界知名影星和球星的陰莖倒模,從微型到巨型,各個型號都有……做容量測試,最合適不過!”
  吳德拿起其中一個碩大的假陽具,對著我晃晃。男人抓著別人的肉棒,怪異的情景看得我心裡一陣陣地惡寒。
  “阿德,我們來幫你呀!”
  江瘋子和馬建強拉過一個單人沙發,把我拖過去按在上面坐下,一人抓住我一條腿,往兩邊分開……
  “不要啊……不要!”
  出於本能,我還是掙紮瞭起來!雖然心裡渴望著好久沒到高潮的性愛,但是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不!我不能反抗,我也不敢反抗!
  可是,雖然我本能的喊瞭幾聲“不要”,卻不敢真的用力掙紮,唯恐惹惱瞭他們。
  “宋老師,你假惺惺的折騰什麼?還‘不要’呢?哈哈……”
  吳德彎下腰來註視著我分開的大腿中間,分開陰毛,用胖胖的手指劃過我陰唇中間的肉縫,“你看看,都濕得不成樣瞭!是不是早就恨不得被我們操瞭?你個爛婊子!騷母狗!白天一本正經的在課堂上裝模作樣的為人師表,現在脫得光光的做母狗還不是一樣!操你媽的,你們看她的騷洞洞!潤滑油都用不著瞭!”
  我羞愧地不敢再吱聲,絕望的閉上雙眼,淚水終於從腮邊滑落。
  “你看,這個是中號的,湯姆克魯斯的陰莖倒模,帶電動的!”
  也不知道吳德在哪裡一按,碩大的陰莖便瞬間瘋狂地扭動起來,發出嗡嗡的震動聲。
  中號?我偷眼一看,已經嚇得渾身發軟。這麼大,還是正常人嗎?起碼比我老公的肉棒大瞭好幾圈,大概驢的那玩意兒,也就這樣吧……我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心情比較那種東西的大小。我……我也變成不要臉的“賤女人”瞭?
  “嘿嘿嘿……忘瞭告訴你!”
  譚少惡毒地笑著,“西方人的雞雞比東方瞭大多瞭……看樣子小母狗都等得急瞭……還不動手?”
  吳德興奮得大叫一聲“好”,把我的陰唇一分,露出瞭嬌嫩的陰道口。我感到,一個冰冷的壯碩無比的大傢夥正在往我的身體裡面鉆,幹澀的疼痛直從下體傳來。
  “啊~求求你,不行,不要……換……換個小的吧!”
  我求饒道。
  “你他媽的不過是個賤母狗!是大傢的玩物!清醒點,搞清楚你現在的身份!還敢挑肥揀瘦刪的?中號就中號!”
  吳德很粗暴的一巴掌打在我的大腿上,“女人那裡,能大能小……像你這樣的騷貨,這東西怕是還不能滿足你呢……”
  他緩緩地退出假陰莖看瞭看,又堅定地狠狠地重新往我的身體裡面戳去!
  “啊!”
  我痛叫著,淚花直流,身體已經無法自控地大力扭動,想掙脫兩個男生的控制。
  “容量不大嘛……”
  譚少笑得很開心,“看來小母狗還挺敏感的!”
  吳德似乎是見慣瞭這樣的場面,一點也不為我的反抗所動,繼續死命的往裡塞入。假陰莖上根本沒有塗潤滑液,我的淫液卻是最好的最天然的潤滑液,使那麼粗大的東西能順利地進入一大半。
  “我的大美女老師,不對不對!學校裡叫你老師好瞭。小母狗,你看,都進去這麼多瞭……”
  吳德把假陰莖抽出來,放到我面前。我看見,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表面積已經被淫水所覆蓋,整個陰莖閃著淫褻的水光。剛才進去很艱難,現在一下子被吳德抽出,陰道裡的感覺不是疼痛的緩解,反而是空虛地難受。我的身體又不安地扭動起來。
  “可以瞭吧?現在可以瞭吧?”
  我壓抑著嗓音,低聲詢問吳德。
  “這怎麼行?”
  吳德手一揮,打斷我的話,“必須要整個進去,才能算數!”
  我的陰部再次被脹滿,充實的感覺是老公從來沒有給過我的。第二次的進入,已經不像第一次那麼艱難瞭,我忍不住輕輕地哼瞭一聲,不自覺中身體已經出賣瞭我的快感。據說女人叫床的呻吟是自然而然產生的,並不受大腦的控制——我自嘲地想,卻依然為自己的虛偽感到難堪。
  當我開始昏昏沉沉準備享受這被迫的快感時,吳德卻急性的把剩下部分的假陰莖往裡猛地又是一推,我痛得臉色都變白瞭。“不行瞭!不能再進去……到底瞭呀……”
  我痛叫著。
  “女人的生理構造,我很清楚……”
  吳德搖頭晃腦地,仿佛在背教科書,“陰道的盡頭是子宮頸,突破以後,就可以進入子宮……那裡怕是宋老師的老公也從來沒有到達過的處女地吧!宋老師……呸!小母狗!刺激嗎?”
  “嗚……”
  我的聲音幾乎算是在悲鳴,自己的聲音此刻卻在耳中變得如此陌生。我的陰道,外面部分是充實的快感,我能感到大量的淫液正在急速地分泌;陰道深處卻是癢、是酸、是脹痛,仿佛什麼被刺穿的難受。一半冰水、一般火焰,天旋地轉的感覺包圍瞭我,從來沒有過的感受,使我興奮地快要昏過去。
  “完成咯!”
  還沒給我喘息的時間,吳德一按假陰莖尾端的按鈕,整支碩大的陰莖就在我體內瘋狂地震顫和扭動起來,使我淹沒在一波波的快感之中。
  “哇,沒想到這條母狗這麼多水呀……這沙發怕是又要換瞭!”
  譚少一邊撫摸著高潮過後的依晴,一邊緊緊盯著我被強行分開的大腿中間——那裡,大量的淫液正汩汩地流出來。毫不誇張的說,就像是細小的溪流。這種淫態,之前我也隻是在跟老公“愛愛”時,看的“A片”裡有過,卻怎麼也想不到,這一幕竟然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我都快按不住瞭!”
  江瘋子奮力抓住我的一條腿,緊緊抱在懷裡親吻著,一隻手捏住瞭我的一邊乳房,“母狗,別扭瞭,還跟我們裝什麼師道尊嚴!就算你是老師也不過是個女人!有快感就叫出來吧!假正經的爛貨!”
  “啊~~”我終於忍不住大叫出聲:“啊——我到瞭,快停下,吳德,快停下呀!”
  高潮到來時的小穴無比敏感,而那根瘋狂震動的陰莖卻不知疲倦地繼續在我身體裡亂蹦亂跳,我被它刺激地身體反弓起來,十個腳趾頭一會兒大力分開,一會兒緊緊收攏……這百般的折磨,卻使我壓抑在內心的某些東西,似乎是隨著我的叫喊,完全釋放瞭出來!
  “還不夠!看這隻小母狗很享受嘛,恐怕正在發春期呢!一定還想要……”
  譚少顯然並不滿意。很快,我就體驗到瞭他這句話的後果。一波波性愛的高潮瘋狂地疊加,使我的身體達到瞭前所未有的兩次高潮。第二次高潮不比第一次的高潮來得快去得快,它反復地出現,使我的身體如墜雲端,飄飄欲仙,所有的感覺仿佛都向小穴匯聚過去。我的陰唇緊緊地夾住瞭假陰莖,陰道裡不知疲倦地噴射出大量的白濁液體……混混沌沌的腦海裡幾乎無法思考,隻有一個念頭刺痛著我:我再也不能站到講臺上瞭,我再也沒有臉面見自己的丈夫瞭!可是……可是這感覺真的好美妙,在這樣的高潮中,就是死掉瞭也不算什麼……丈夫?我的丈夫會給我這些嗎?……
  “這樣的賤狗還真的不多見!剛才還氣勢洶洶的要傢什麼訪,現在還不是照樣跟路邊發情的野狗一樣?”
  譚少已經起身緩步走過來,用力拉住假陰莖,想把它抽出來,但發現做不到。我的小穴實在把它夾得太緊瞭。
  “別……不要……啊!主人,主人!”
  我胡言亂語,什麼也顧不得瞭。吳德討好地對譚少點點頭,伸手一按停止瞭假陰莖的震顫。他從箱子裡取出一個錚亮的鉗子,不管我羞恥的啜泣,硬生生地把假陰莖從我的陰道裡一點一點牽出來。
  “我靠,老師,你的小屄松一松,下次再喂你吃個大傢夥!”
  吳德猛地一拉,抽出瞭整支的陰莖。“噗!”
  “嘩啦啦”,一陣水響,被大陰莖堵在陰道裡面的淫水一下子全數噴湧出來,把真皮沙發和前面的地板弄得一片水痕。
  “汪!咦——你這隻臭母狗,好臟啊……汪汪!”
  依晴鄙視地瞥瞭一眼不堪的我,冷冷的目光仿佛來自於善妒的怨婦,秀麗的臉龐卻透出著惡狠狠的神色。
  “怎麼,你嫉妒瞭?”
  譚少回到沙發前坐下,伸手捏捏依晴的屁股,“宋薇薇,你太臟瞭,我可不要你這樣的小母狗哦!”
  依晴立刻討好的仰著臉,立起上身伏在譚少的左臂上,屁股笨拙的來回一扭一扭,那種醜態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
  我稍一遲疑,便很快理解瞭譚少話中的含義,頓時大驚失色,一下子從高潮的興奮中清醒過來。“主人,主人,你收留我吧……我什麼事都肯做……我會聽話的。”
  “哼,恐怕,你心裡都不是很願意吧!”
  許偉冷酷地註視我。
  “主人!我願意!願意做你的小……小母狗……”
  我連聲說。
  “不行!你太臟瞭!還隨地大小便!除非……哼哼……”
  譚少頓瞭頓,看著我。
  “除非什麼?主人!”
  我著急地跪爬幾步,來到譚少面前,卑微的仰望著他的臉色。
  “除非,你願意做一隻野母狗。”
  譚少一字一頓,重音落在瞭“野”字上。
  “什麼?”
  一瞬間,我便隱約猜到瞭一些什麼。
  “就是說,依晴是我的小母狗,她是我的高級寵物狗,可以在我的房間裡自由出入。而你——”
  譚少慢悠悠地說著,捏起依晴俊美的俏臉,接著說,“可是你嘛……一點都不乖!最多也不過是隻下賤的野狗!野狗都是滿大街不知羞恥的野合,作為野母狗,你應該被拉到外面的草坪上去,完成你的交配!哈哈哈哈!”
  “什麼!到外面?”
  我臉色蒼白,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不答應?不答應就算瞭,就這樣吧!”
  譚少站起身來,轉身就要離開。
  “不!求你!我,我答應!”
  我頹然想到,到瞭這個份上,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做……況且……
  “好!這就對瞭!像你這種雜種野狗,最好的方式莫過於在大街上,被人指指點點著,做出最最下流淫賤的事!是不是很喜歡?哈哈哈哈!”
  譚少仿佛就在等我這個回答,他惡毒的狂笑著,“兄弟們,誰想要這隻小母狗,就把她拉到草坪上去交配好瞭!”
  吳德把系在我脖子上的牽手帶一拉,對我呵斥道:“哈哈!我先來!走吧!賤狗!是不是巴不得快點出去幹給人看瞭?我會讓你在大街上像隻真正的發情母狗一樣亂叫的!嘿嘿嘿……”
  “啊?不!就讓我這樣出去?讓我穿上點什麼吧!求……求你!”
  我不能就這樣出去啊!我兩手抬起來抓住手帶不讓吳德把我往外牽,一邊向平時還談的來的班長投過去求救的目光,這時候班長也在看我,臉上毫無憐憫的神色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我知道,他完全沒有可能會幫我,想想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剛剛還當眾噴瞭淫水,被他們已經肆意侮辱瞭一番,還有什麼尊嚴啊!就在我一憂鬱的時候,吳德狠命的扯動瞭帶子,我不由得放開瞭手,四肢著地被吳德拉瞭出去。
  “哇……看吶,我們母狗老師的屄屄還淌著水呢!”
  “是啊!看她整天一本正經的訓斥咱們,現在還不是跟隻母狗一樣!”
  “你這就不懂瞭吧!說不定宋老師跟咱們上課的時候,那個地方就一直是濕濕的!早就盼著有今天的樣子呢!”
  “再怎麼裝正經也是個天生做母狗的材料!你想想她剛才的樣子,我還沒見過這樣的賤貨呢!還來潮吹呢!看她那種欲求不滿的騷樣,說不定早就背著老公出去偷過野漢子呢!”
  “什麼野漢子!是出去偷野狗!公野狗!哈哈哈哈……”
  聽著身後傳來的嘲笑聲,我心中說不出是被侮辱的憤怒、羞愧、還是……興奮!怎麼會是興奮?不可能!難道我是個變態?被幾小時前還在講臺底下聽我訓導的學生對我的辱罵,卻讓我心中翻騰著說不出的興奮感。不可能!這不是真的,然而,為什麼會覺得下面的水流得更多瞭……
  “快拉到草坪上去交配瞭!”
  不知是誰又在帶頭起哄。
  我再也不敢回頭看他們,隻是把頭低著往前爬,感覺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到我的屁股上,誰的手在拍我的屁股,戲謔地、放肆地拍打著我翹的高高的屁股。我居然被一群高中生惡少打扮成這樣在室外,被他們牽著爬——底下還在流著讓人羞恥到無地自容的騷水……想到這,羞恥感也越來越強烈!羞恥感、快感交替著上升。好!我是天生的賤貨!沒關系的……沒關系的……我是賤貨,我能忍受……
  爬出水榭外的長廊,外面就是別墅的主幹道,寬敞的柏油馬路,讓我害怕,看看馬路邊上的通透視線,我不敢再爬,吳德卻拉緊瞭狗帶,我隻是害怕地拼命後退。
  “哈哈,母狗害羞瞭呢!”
  “都說瞭你是賤狗!是野狗!還怕什麼?”
  “人傢是在裝可憐吧?從一開始就一臉楚楚可憐的騷樣,到最後還不是什麼下賤的事都肯做!”
  “要不我來?哈哈哈哈……”
  後面那些惡少全看著因為緊張拼命後退的我,全部笑瞭起來。
  我低著頭,正努力抵抗吳德的扯拉,突然感覺有兩隻手抱住瞭我的腰,把我的屁股牢牢的固定,一根火熱的物體快速的插入瞭我的下體——好大!好粗……
  不會吧,難道!我驚恐的回頭,發現江瘋子居然赤裸裸的在我的身後,無疑,他的肉棒應該已經插入瞭我的小穴。天哪!這是在路邊呢!
  江瘋子根本沒有理會我的感受,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會理會一條母狗的感受,真的就像路邊常見的野狗交合,他從後面抱著我的屁股就是幾下猛烈的撞擊,旁邊的幾個惡少圍過來看著被插的神魂顛倒我的,都笑瞭起來。
  敏感的身體立刻出賣瞭自己,下體那男性強壯的生殖器帶來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很快便沖淡瞭被征服的屈辱。想到竟然就在隨時會被路人看到的馬路邊,居然在一群惡少的圍觀下,我居然被光溜溜的牽著狗帶,混合起來的羞辱讓我感到格外的興奮。我慢慢的努力地踮起腳尖,翹起屁股,開始悄悄的配合著男人的沖刺。
  “看吶,母狗自己把屁股翹起來瞭呢!”
  在那麼多雙眼睛的註視下,任何細小的身體反應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我早說瞭!別看她一臉可憐樣,都是裝出來的!你看她的下賤樣!嘿嘿……”
  “操他媽的!真後悔!咱們宋老師小母狗的第一次野合應該我來才是!”
  “你少來!剛才你怎麼不早說!不過光看我們宋老師淫賤下流的浪貨樣子,就讓人爽歪瞭!是不是啊?我的宋薇薇老師?嗯?”
  “嗯……嗯……”
  又是幾下猛烈的撞擊,我含含糊糊的哼聲呻吟,連自己也搞不清是不是在回答那個學生的問題。站不穩的我隻能向前踉踉蹌蹌的爬行,後面的江瘋子很老練的跟著前進,根本不給我逃離的機會。或者,我根本不想離開這根讓我體驗徹底羞辱卻又徹底快樂的肉棒。
  插幾下,爬幾步,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爬到瞭馬路中間。這時候的我已經失去瞭理智,腦子裡隻有快感瞭。我的臀部也在前後快速挺動著,配合著後面亂插亂戳的肉棒繼續它快速抽插動作,這種虐待、暴露、羞恥、快感交集在一起的撕心烈肺的高潮,讓我完全的瘋狂瞭!我不禁想,要是能永久在這種高潮裡多好啊……無論那種高潮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就這樣,在他們所謂的特有的遛狗方式下,他們慢條斯理地玩弄,經驗老道地刺激著我內心中最黑暗角落裡的欲望,在那麼大的別墅區的假山後、草坪上、保安室的門口,所有他們能想到插我的地方——盡管他們帶著我回避瞭別人的目光,隻挑選無人區行走,但是,那畢竟是室外!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從來沒有體驗過戶外暴露和做愛的我,見識到瞭現代的高中生是發育地如此優秀——他們每個人,陰莖都比我老公毫不遜色。粗大的肉棒,激動的喘息,白濁的液體……他們一次又一次地達到高潮,把手腳發軟,神志不清的我一步步的推向黑暗欲望的頂峰……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媽媽教我操姐姐

  • 俺媽今年才四十五歲,是一名在商界叱詫風雲的女強人,七年前就和俺爸離 婚瞭,俺媽因耐不住獨守空房的寂寞、於是呼就勾引瞭我,她把十五歲的親生兒 子:我!當成瞭她的丈夫,從此我們就一直過著象夫妻一樣的生活直至今日。但 這幾年隨著她年紀的增長、俺媽的性能力也越來越差,她無法象以前那樣能滿足 我性的需求。   就說昨晚吧,當我瀏
  • 母狗般的教師和母親

  • 阿蕊是小學的舞蹈教師,年齡比我大七、八歲,人長得不錯,身材更是十分出眾,教沒幾年書已經艷名遠播,吸引瞭一大堆裙下之臣。按理條件這麼好,應該嫁得個好人傢,隻不過為瞭移民拿綠卡,嫁瞭個六十多歲的美國老頭,我都替她感到不值。她是我媽的同事,跟我媽挺熟,整天來我傢串門,近幾年又迷上瞭少奶奶的玩藝:麻雀,三天兩頭來找我媽開臺。而
  • 女友深圳遊淪為母狗

  • 我有一個女朋友,叫小芳。人如其名,真的是很小個子的一個小姑娘。身高156cm,體重估計才80斤左右,身材相當的好,目測也是b或者c的。該大的地方大,該細的地方挺細的。臉型有點方形,就是下巴不是尖尖的那種有點寬,其他都長得很標緻。還有一秀長髮,我最喜歡的就是這長髮。像這樣一個漂亮的女生,我也才剛剛確立戀愛關係不久。在我眼
  • 校園裡的母狗奴

  • 清晨時分三中的校園裡一片寧靜。畢竟離假期結束還有一天時間,現在隻有極少數的學生返回學校。
    可是在這美好的清晨裡,寥寥無人的男生宿舍五層的走廊裡卻隱隱傳出啪啪地肉體碰撞聲和極力壓制的女生呻吟聲。
    楚盛三人的宿舍內此時一片淫靡之景。於子玫和紀冰佳赤裸著身子跪趴在地上,身後狄肌和蘇飛的陽具在她們體內聳動著。在於子玫和紀冰佳面
  • 淫蕩的小母狗

  • 淫蕩的小母狗茜茜是在網絡上某個sm聊天室碰到主人李昊的,經過三天的聊天與網調後,李昊終於肯現實調教她瞭。
    他們二人約在昆山火車站,因為事前有互相交換過照片,所以李昊一眼就認出瞭茜茜向著她走瞭過來,趁著沒人註意時,兩人就一起遛進車站的公共廁所內。
    李昊說:“把上衣脫掉。”
    茜茜立刻脫掉身上穿的白色襯衫,裸露出大片的肌膚,
  • 母狗黃蓉傳(林震)

  • 黃蓉看著自己原本沒有任何縫隙的後庭現在被林夫人玩的大的都能塞進去個拳頭,雙眼迷離瞭起來,但是那雙吹彈可破的小嘴兒還是大大的長著,喝著那粉嫩淫穴流出來的淫水。林夫人這時拽起瞭狗鏈。黃蓉此刻還在喝著自己的淫水,玉頸處的項圈突然被拉動,她還有點不知所措。林夫人可不會憐香惜玉,看到黃蓉還在發呆,手上的力氣突然變大,直接把黃蓉拉
  • 辦公室裡幹騷母狗

  • 怎麼開始呢,先介紹下自己本人28,從去年開始感覺心態變成瞭一個少婦控,同單位有一位40歲的阿姨,雖然叫阿姨,但是身材什麼的保持的不能說很好但也不錯,平常偶爾有點小接觸,勾肩搭背等她都沒有反抗,尤其是夏天穿絲襪後,有時去摸她的腿,她隻是下意識的躲一下。就在最近,單位就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一塊看電視劇,我坐在她椅子的扶手上,
  • 我的騷逼女同事母狗曼姐

  • 大學裡養成瞭自慰的習慣,一直改不掉。婚後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缺少激情。也想過出去花錢找一個,但又擔心不幹凈,所以一直沒有實施。想學別人去約,一沒錢二沒顏三沒時間,也在社交軟件上撒過網,有的空虛的女人,需要付出時間和感情,有的開放一點的總是要禮物,總之都沒有實現。後來我便經常瀏覽社區的黃圖,感慨大神巨作的同時,也心生羨慕
  • 你是一條狗,一條母狗

  • .........聽到他的話,木風頓時一愣。“把她扔到車上幹啥啊。”他問道。虎娃立馬就說道:“哼,送給向南天,我就不信那傢夥一直就很安靜,他手下養瞭那麼多的女人,怎麼可能都是自願的,媽的,這女人雖然年齡大瞭點,但是身材還算不錯,模樣也還行,送給他讓他好好折騰折騰,順便教教她怎麼做人。”聽到這話,頓時木風的眼睛就看向瞭王
  • 系統調教我成女王


  • 初夏的天氣悶熱無比。煩人的蟬在茂密的樹叢中不停嘴的叫著,為在樹下納涼的人們本就煩躁的心情上火上澆油。
    “叮鈴鈴。”清脆悅耳的鈴聲從人群中響起,一道青春靚麗的身影騎著自行車穿梭在人群中“張大娘讓一下!劉大爺小心啊!!”
    少女高高綁起的馬尾隨著高速移動不斷地甩動,莽撞的身影在人群中左右搖晃。“雲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女教師們的表演

  • 事情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媽媽叫于麗麗,今年四十歲,是一個大學的干部,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一到寒假以后,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麽,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
  • 淫女教師

  • 第一章老師來安慰你的東西第<1>集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
  • 一個人被兩人上啦

  • 我呢剛從國外回到國內剛回國不久,就上高中了因為在國外生活很久 對國內的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呢…剛好是週末 我住校 在校園不遠騎著我得Motor 到處晃 突然看到路上有一位 長髮女 我挺愛看長髮女的說不由自主的 停下車去問她我: 小姐 要去那裡嗎?她: 喔∼你是誰啊 我又不認識你 幹嘛 問我 我要做什麼啊
  • 淫蕩少女的假陰莖

  • 沈麗珍,今年十六歲,就讀於臺北中X高中舞蹈班。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約好要一起跳韻律舞,就搭公車來到表姊家。這時表姊正和她同學沈秀華聊天,因為表姊經常和秀華在一起,並且一同出去好幾次,所以麗珍也是認得秀華。美玲看看人都到齊了,並一起來到樓上的臥房,打開電視及錄放影機,要秀華將帶子拿出來,並且開始換衣服。麗珍穿的是一套白色
  • 淫蕩的體育老師

  •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
  • 和女友在廁所做愛

  • 有次晚上和女友走在學校裡,女友那天正好穿著小短裙搭配黑色網襪(拉到膝蓋下方的那種),走著走著,看著她那雙迷人的腿,我突然想和她做愛,於是我告訴她:妳今天穿這樣很吸引我,我快受不了、想和妳做……我們從第一次做愛(在宿舍)直到那時都沒有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做愛過,女友面有難色的問我:你不要這樣啦!現在在學校,宿舍又有人在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調教我的小母狗

  • 身入泥潭難自拔跟著譚少,什麼女人都沒有問題!以前被老師批評,今天,我們來調教老師……——馬建強短短十幾米左右的距離,對我而言,如同空手攀登珠穆朗瑪一般地艱難。自從告別瞭孩童時代,我幾乎再也沒有這樣地四肢著地爬行過。我笨拙地手腳並用,用手掌和膝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緩緩地爬向房間中央倚靠在沙發中的譚少。那些跟班們正對著地上
  • 飛機調戲米國特工

  • 2020年7月7日12點整,A國飛往C國S市的客機抵達降落,白寒正看著窗外美麗的城市,“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三年瞭,好像沒什麼變化嘛,真夠遜的,不過無所謂瞭,最重要的是又可以徜徉在迷人的C國美女中瞭。”白寒心裡想到美女,本來懶懶的樣子頓時精神瞭一些。下瞭飛機白寒向機場通道走去,帶著墨鏡的雙眼四處張望,“哇!好多美女,那些A
  • 都市誘騙萬千少女

  • 鈴驚春夢花野姐姐……風間姐姐……真希姐姐……紫彩姐姐……隨著在夢囈中喊出這些平日最愛的日本AV熟女名字,我的口水嘩啦啦的淌瞭一枕頭,空調被也被我的如意大肉棒高高的頂成瞭帳篷狀。眼前這個場景基本上每個清晨都會出現,沒辦法,誰讓28歲單身的我正處於男性荷爾蒙最旺盛的時期呢,再加上那麼多AV熟女整天在我的春夢裡誘惑我,不搭帳
  • 南宋異聞錄

  • 網絡小說南宋異聞錄南宋異聞錄.zip昨天 18:00 上傳 點擊文件名下載附件1.71 MB
  • 真實經歷約的98後豐滿翹臀幼師

  • 我的真實經歷分享一下約炮幼兒園老師的經歷,因為之前花瞭398在98堂技術區大佬學過,所以搞瞭個邀請碼註冊瞭98堂來分享一下操幼師的經歷,畢竟這次約的這個幼師逼是非常緊的,而且特別會夾雞巴,所以就分享一下。之前疫情反復原因,需要做大規模核酸檢測,本來不想去的,但是公司組織去,而且又是上班時間去,就當偷懶一下,所以磨磨蹭蹭
  • 我,需要放縱

  • 我對婚姻生活已不存有任何幻想,我,一個公認的美女,嫁給一個廣告總監八年,過著欲求不滿的生活。我老公湯姆奇馬克喜歡我當他事業上的裝飾品,他要我去一狗堆無聊的雞尾酒會,陪他出差,還要賠他去一海票慈善宴會,好讓他看起來是個重要人物。我的生活已被這些無聊的瑣事塞滿瞭。甚至我偶爾還要到他辦公室晃一下,扮演著愛他愛到不行的老婆的角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