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園 >

來自鞋裡的香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深夜,遊玩瞭一整天每個人都已經累得十分的疲勞,一個個都早早地熟睡瞭過去,聽著身旁幾人那平穩的呼吸聲和細微的呢喃,最外側側躺著裝睡的馬沂雪突然睜開瞭眼來望瞭幾眼身旁熟睡著的同學,輕輕推掉身上蓋著的薄被緩緩起身躡手躡腳地離開瞭房間,在沒有驚醒任何人的情況下輕輕關上瞭房門並從外面偷偷推開瞭其他兩間房子的門,網裡面窺視著見到裡邊沒有一點兒光亮才放心下去,輕手輕腳地來到瞭所租的民宿大門前正要擰開門鎖偷偷溜出去,耳朵卻突然聽見門縫處傳來著聲聲細微壓抑著的女孩子低吟喘息聲,驚得馬沂雪瞬間僵住手握在門把手上一動也不敢動。

  「嗚……哈啊……哈……啊嗯……」聽著那門外傳進來聲聲若隱若現細微的聲音馬沂雪剛想要退回去,腦袋裡卻突然產生瞭個荒唐的猜測,讓她不禁慢慢地將耳朵貼在門縫處認真捕捉門外那聲聲嫵媚幽婉的呻吟聲。

  「嗚嗯……好臭啊好棒……咕嚕……哈啊……太棒瞭……嗯……」「臭?!」認真偷聽著對這個字格外註意的馬沂雪心臟猛地跳動瞭一下,腦中那本有些不切實際的聯想仿佛一下子被坐實瞭下去。

  「門口左邊是鞋架,這個時間點在外面發出這種聲音肯定是在自慰,不去洗手間裡反而跑到鞋架前面自慰,還有她剛剛說的好臭……沒錯瞭這傢夥肯定是和我一樣!」抓著門把手腦袋飛速運轉的馬沂雪身體按捺不住地興奮瞭起來,內心激動著突然猛地推開門身體鉆瞭出去眼睛立馬看向左邊那用來擺放鞋子的鞋架處,果不其然一個人影正跪伏在那裡身體弓著頭抵在鞋架上,一隻手正抓著一隻鞋子把鞋口捂在自己的口鼻上,另一隻手則是在圓潤修長的大腿間做著不知名的事情,規范在地上的少女此時身上那寬松的睡衣衣衫不整地半脫著,香肩還有胸前兩個飽滿的乳球裸露在外,在她的身旁一隻隻運動鞋還有襪子七零八散地落在瞭地上,連帶著屬於她的內褲和胸罩都混跡在裡面,正不斷散發著惡心的腳臭汗臭充斥滿瞭走廊。

  「嗯!」突然遭到瞭驚嚇地上那被人抓瞭個正當的少女整個人猛顫瞭一下,隨著她嘴巴發出一聲壓抑小聲的悶叫少女的腦地轉瞭過去連忙拿掉捂在臉上的鞋子,抬著頭與馬沂雪四目相對著眼睛裡滿是驚慌和哀求,看著馬沂雪瘋狂地想要解釋卻又不知從哪說起,身體想站起來可雙腿卻又因之前的自慰而變得軟綿無法用力,一瞬間隻能是驚慌失措地在地上揮舞著雙手求馬沂雪不要驚動其他人。

  「班長?」看著地上那少女精美的面容和誘人的嬌軀,馬沂雪一下子便認出瞭對方,發出瞭不可置信的疑問完全無法相信此時跪在地上拿鞋子自慰的人會是班長,又仔細看瞭看對方的臉才感確定對方就是平日那個不僅學習好還長得十分漂亮,面容和身材都碾壓其他女同學被評為班花甚至是校花的班長姬雨柔,面色潮紅著渾身盡顯媚意完全與平時那個清冷不入煙塵的女神搭不上邊,反而與那種到處勾引男人整天都在發騷的淫蕩女子十分相像,見到對方認出瞭自己來還在地上跪著的姬雨柔害怕地輕顫瞭一下。

  「沂雪……你聽我解釋……不是你見到的那樣的……」往著馬沂雪姬雨柔不斷想要解釋卻怎麼也想不出一個說的過去的借口,而看到瞭這幅場景的姬雨柔卻露出瞭個古怪的笑容走出瞭走廊反手把門給關上,抬頭望瞭望四周發現這個地方剛好是監控的死角,便放心大膽瞭起來走到姬雨柔的身後蹲瞭下去從身後單手抱住姬雨柔,腦袋靠在瞭對方的肩上櫻唇湊到姬雨柔的耳邊吹瞭口熱氣,弄得懷中僵住不知所措的姬雨柔身體抖瞭抖,另一隻手從地上隨手抓住一隻不知道是誰的鞋子,慢慢地一點點在姬雨柔那緊張不明所以的目光之中把鞋口對準姬雨柔的口鼻按瞭上去,同時櫻唇微張著用挑弄玩味的語氣邊往姬雨柔的耳朵吹熱氣邊說道:

  「哈……班長大人你還想解釋什麼啊?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高冷的班長女神像條狗一樣跪在鞋櫃面前嘶哈嘶哈地聞著同學的鞋子發情,像妓女一樣發著騷把胸罩內褲丟到一邊一點臉面都不要,還有在外面自慰對吧?真是惡心啊班長……讓我猜猜看你這次組織大傢搞團建白天拉著大傢到處爬來爬去,是不是就是為瞭晚上可以偷偷聞大傢走瞭一天捂得臭到要死的鞋子啊?抖m?戀足?戀臭?誒……怎麼突然身體顫抖起來瞭,你該不會是被我這樣處刑著被揭露自己惡心的癖好所以興奮起來瞭吧?還真是變態啊班長~」被馬沂雪抱著耳朵不斷傳來一聲聲自傳腦海將她完全看穿瞭的話語,正如馬沂雪說的那樣姬雨柔她的確變得興奮起來瞭,而且還是非常厲害的那種被馬沂雪說著險些就要當著她面直接高潮。

  「不……沂雪……不是……」

  「閉嘴!誰讓你說話瞭?嘴巴是給你用來幹這個的嗎給我趕快把鞋子裡的味道吸幹凈!」聽到姬雨柔還想要解釋馬沂雪猛地加大瞭力道讓手上的鞋子更加嚴實地捂住姬雨柔的口鼻,同時語氣猛地一變變得無比的嚴厲鄙夷對著姬雨柔發下瞭命令,嚇得懷中的姬雨柔不敢再說下去。

  「是……」聽到耳邊那突然凌厲的話語姬雨柔心臟瘋狂地跳動瞭起來,變態的抖m受虐欲讓她聽到馬沂雪的命令後整個人都興奮不已,回應瞭一聲之後張開瞭嘴巴飛快地喘息瞭起來,在那不知道是誰的鞋子裡瘋狂地吸氣呼氣,把被穿在女生腳上走瞭一天而捂出來的酸酸惡心腳臭汗味吸進嘴裡,刺激著姬雨柔的味蕾讓她滿口滿鼻腔都充斥著女生運動鞋裡的臭味,讓戀臭成癮的姬雨柔露出瞭個荒唐的滿足享受表情,明明那股味道十分的惡心讓人聞到就想吐,但在姬雨柔的口中卻像是什麼絕世美味淫欲明明她也是被臭到喉嚨不斷急推眼睛都濕潤瞭,但偏僻卻樂在其中像發情的母豬一樣發出瞭糟糕的聲音,甚至雙手都情不自禁地摸到瞭雙腿間和胸口對著濕漉漉的騷穴口搓動起來,抓著飽滿的乳房不斷揉動在女生的腳臭味中發騷的身體就這樣高潮瞭,身體一抖一抖地在馬沂雪懷裡亂扭著雙腿間那個淫蕩的騷穴噴灑出一大股潮吹液。

  「嗯……哈啊……沂雪……請不要說出去……嗚……誒?你……」隨著高潮的激烈快感漸漸消去,癱軟地靠在馬沂雪身上嘴巴處鞋子已經給拿走瞭的姬雨柔輕聲開口哀求起來,但回過頭卻隻看見姬雨柔居然拿著那剛剛捂在她口鼻的鞋子湊到自己的鼻子上,深吸一口氣露出一副無比陶醉享受的表情,嗅著鞋口飄出的腳臭味像姬雨柔一樣把那明明十分惡心的味道當成瞭世界上最好聞的東西,身體抗拒著產生瞭強烈的不適感但鼻子呼吸卻越來越用力貪婪地不放過鞋口飄出的任何味道,被姬雨柔看在眼中發出瞭疑問。

  「哈啊……好棒的味道……其實我和班長一樣都是無可救藥的抖m戀足戀臭變態,這麼晚出來本是要像你一樣偷偷用同學們的鞋子自慰的,沒想到被你搶先一步瞭,嗚……我也好想被別人用臭鞋子臭襪子捂住嘴巴羞辱啊,想被人用剛運動完從運動鞋裡拿出來穿瞭好幾天不洗那種棉襪捂在嘴巴,想被人用汗腳捂濕發黃發臭的惡心臟棉襪臭腳踩臉……哈啊……不行光是想著身體就興奮起來瞭。」說著姬雨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那股變態的欲望,將自己的口鼻埋入手上鞋子的鞋口裡大口大口地呼吸起來。

  「你這傢夥……原來你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啊,難怪說會這麼晚突然跑出來還嚇我一跳,嘛……看你這麼饑渴的樣子我們找個地方好好交流一下吧。」「好啊我早就想嘗嘗別人臭腳的味道瞭,特別是像班長這種表面正經高冷實際背地裡是個變態騷貨的這種。」「你確定嗎?班長大人還真是淫亂呢,就這麼喜歡其他人的臭腳嗎?」說著找到瞭同好的兩人彼此對視笑瞭起來,然後一起將零落在地上的鞋子襪子重新擺放好,並各自在鞋架的角落裡拿出屬於自己的鞋子,等待姬雨柔整理好衣服收拾瞭一下現場,兩人便拿著自己的鞋離開瞭現場,邊走邊尋找適合的地方最終來到瞭走廊另一端拐彎處的一個未鎖的雜物間,偷偷溜瞭進去在裡面找到瞭一處較為感覺寬闊的地方,打開燈互相看著對方的腳還有已經放在瞭地上的鞋子,然後踢掉瞭拖鞋赤腳就這樣坐瞭下去對坐著將身上的睡衣半解開披在身上,同時脫掉瞭胸罩和內褲放在瞭一旁。

  聞著空氣中從兩人鞋子還有雙腳散發出來飄入鼻腔的腳臭味,興奮地跟對方訴說起自己是如何發現並染上瞭戀足戀臭的怪癖,讓兩人越談越開心興奮,畢竟這是她們第一次和別人說自己變態的癖好,發現自己和對方竟是如此的相像,到後面姬雨柔更是直接按捺不住試探性地摸向馬沂雪的臭腳,在得到允許瞭之後在抖m受虐欲的驅使下起身跪瞭下去,然後雙手捧著馬沂雪的右腳抬高著把臉湊瞭過去,鼻子貼近瞭馬沂雪的足尖試探性地嗅瞭嗅,立馬一股十分濃鬱惡心的酸澀汗味伴著有些發腐一樣的腳臭鉆入瞭姬雨柔的鼻腔裡,讓姬雨柔頓時渾身打瞭個激靈嘴巴不受控制地張開幹嘔瞭一下下,那極為惡心難受的味道讓姬雨柔這個不知私底下偷聞瞭多少女生鞋子的騷貨都有些受不瞭,異常激烈刺激的味道讓姬雨柔的身體本能產生瞭抗拒的反應,可是大腦卻在強行壓制著身體上傳的不適惡心感,命令著姬雨柔把臉湊瞭上去,不顧身體的反抗咽喉幹嘔著將鼻子埋入瞭馬沂雪的腳趾頭裡瘋狂地吸氣,將馬沂雪腳上那濃厚惡心久久無法散去的腳臭和汗味吸進身體裡,跪在地上的嬌軀因為這股味道而激動地顫抖著,嘴巴擅自張瞭開來舌頭忍不住地舔上瞭馬沂雪的腳底掃來掃去,讓嘴巴和舌頭也充斥滿對方腳上那難以忍受的惡心味道,使得姬雨柔此刻看起來無比的滑稽,身體一邊被對方的腳臭惡心到不斷抗拒幹嘔,一邊又因為她那變態的癖好而死命把臉貼在對方的腳底,顫抖著發出如母豬般淫蕩騷賤的呻吟出來。

  「哈哈……好聞嗎班長大人?我的腳是不是好臭啊~悄悄告訴你一聲自從我發現自己的怪癖之後我就三天才換一次襪子,而且我的腳是很容易就出汗的汗腳體質,被厚厚的運動鞋還有不透氣棉襪裹著,單單是穿一節課襪子就會被捂濕掉,味道說不定能把你弄暈過去啊不過班長大人一定會喜歡的吧。」說著馬沂雪還很有惡趣味地用自己的臭腳在姬雨柔的臉上搓動起來,用力踩著姬雨柔的臉邊嘲笑邊羞辱對方,讓姬雨柔興奮到身體都有些無法自控,嘴巴大大張開不斷吸入馬沂雪腳上的足臭,身體興奮地不斷亂抖,在馬沂雪的足臭影響下整個人都發情瞭起來面色潮紅不已,然而明明此刻姬雨柔已經被馬沂雪的腳臭弄得爽到不行但眼睛卻還很貪婪地望向對方身旁放著的鞋子,被馬沂雪看見後把腳收瞭回去讓姬雨柔緩一小會。

  「哈啊……好厲害被女孩子用臭腳羞辱比偷聞鞋子爽多瞭……咕……沂雪也來嘗嘗我的吧,要躺下去哦畢竟剛剛這樣對我我可得要好好回報瞭一下。」說著姬雨柔將馬沂雪推到在瞭地方,而馬沂雪她也不反抗而是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看著姬雨柔,看著她先是從自己的鞋子中拿出瞭自己已經穿瞭三天都沒洗過的臭棉襪,捏著那一團還濕濕的東西姬雨柔不由發出瞭聲感嘆,畢竟這厚棉襪在馬沂雪不透氣的運動鞋裡裹著她的汗腳走瞭一天,本來白白的棉襪腳底部分已經有些發黃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姬雨柔就已經聞到瞭濃濃的汗味,穿瞭三天沒洗在鞋子裡棉襪已經發酵瞭一般聞著就十分刺激,不僅帶著濃濃的汗臭還帶著馬沂雪腳底那股濃濃的腳臭,讓姬雨柔不禁咽瞭咽口水慢慢捂在瞭自己的口鼻上深吸一口氣,一瞬間襪子裡帶著潮濕比馬沂雪光腳還要濃鬱許多倍的惡心濃鬱汗臭腳臭鉆進瞭姬雨柔的鼻腔裡,讓姬雨柔感覺腦袋好像是炸開瞭一樣瞬間身體便產生瞭極為強烈的不適感,發瘋瞭反著胃不斷幹嘔起來甚至讓姬雨柔控制不住身體亂晃起來,臭到姬雨柔肺部不斷來回收縮卻又不肯放手,反而是像上癮一樣瘋狂地吸著氣,身體全所未有的興奮全身被臭到不斷發軟卻在瘋狂顫動,兩腿間那淫蕩的騷穴溢出一大股一大股騷臭的淫水。

  強行立起興奮到打顫的雙腿,在馬沂雪激動期待的目光註視之下姬雨柔不舍地放下瞭手上的臭棉襪,然後從自己的鞋子裡拿出屬於自己的襪子,同樣是棉襪被穿在姬雨柔的腳上走瞭一天此刻也是沒有幹透,雖然不及馬沂雪的那麼潮濕但手摸上去也是能明顯感覺到濕潤感,而且相比於馬沂雪那三天未洗的襪子姬雨柔的更加恐怖,從星期一到今天星期六著雙棉襪就一直都沒換過,在姬雨柔的腳上已經經歷瞭三次體育課而且身為班長的她平時又經常走動,再加上今天走瞭一整天這隻被重新穿回瞭姬雨柔腳上的襪子此刻正散發著異常恐怖的味道,隨著姬雨柔穿上瞭那臟臭無比的襪子在馬沂雪的視角裡,那抬起來即將踩在自己臉上的棉襪臭腳正散發著致命的誘惑,馬沂雪完全沒想到姬雨柔這個平時高冷的女神班花襪子居然會比自己襪子還要臟的多,白色的棉襪此刻腳底已經完全泛黃,襪尖還有根部部分甚至已經有些發黑,並且隨著姬雨柔的臭腳逼近直直踩在瞭馬沂雪的臉上,不用她呼吸那襪子上散發的比她還要厲害的極致惡臭酸澀汗味足臭已經瘋狂地往馬沂雪的鼻腔裡鉆入。

  「嗚!什麼……嘔……好臭啊……嗚嗯……咕……」才剛開始吸氣馬沂雪就激烈地掙紮瞭起來,不同於馬沂雪她那濃鬱厚重連綿不斷堆積起來無法散去的腳臭汗味,此刻姬雨柔的棉襪臭腳所散發的氣味極其的刺激恐怖,才吸入瞭一丟丟那極致強烈的足臭和汗臭就已經堅持不住幹嘔瞭起來,沒有一點的防備馬沂雪踩到瞭姬雨柔這個騷貨的臭腳可能會很臭,但這激烈程度遠超瞭她的預期明明是腳上和襪子上散發的味道,但隨著馬沂雪被惡心到無法避免的激烈反應升起來,張開的嘴巴卻無可避免地吸著氣不斷吸入瞭姬雨柔臭腳的味道馬沂雪卻是愈發的興奮,明明對方的棉襪臭腳那股味道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馬沂雪卻整個人都因這味道興奮到顫抖起來,隨著馬沂雪慢慢地適應瞭更是像是上癮瞭一樣露出極為妖媚的神態出來,發著騷臉上無比的潮紅主動張開瞭嘴大口喘息著,同時舌頭舔上瞭姬雨柔的棉襪臭腳,瘋狂舔舐著那泛黃的棉襪感受一股股無比酸澀咸腐的臭味,用口水滲入到棉襪裡溶解棉襪中的垢物然後嘴巴用力吮吸起來,把襪子沾著的口水吸回嘴巴裡連帶著棉襪中的臟臭垢物。

  在雙方的臭棉襪影響下馬沂雪還有姬雨柔兩人已經完全地發起瞭情來,再也管控不瞭自己內心變態欲望的她們趁著最後的理智將對方鞋子裡的棉襪套在瞭對方的臭腳上,然後以69的姿勢互相用穿著臭棉襪的腳踩在對方的臉上,供對方呼吸舔舐並不斷用腳底踩著對方的口鼻用力地碾來碾去羞辱著對方,滿足對方那變態的抖m戀足戀臭癖讓她們身體興奮著不斷自慰瞭起來,感受著對方踩在自己臉上的腳不斷用力,馬沂雪和姬雨柔瘋狂吸著氣的同時嘴巴張大開來,不斷用舌頭舔著對方的腳底貨色喊著足尖將對方腳上棉襪那股惡心到常人無法容忍的腳臭汗臭吃進肚子裡,不斷地反胃幹嘔著流出不適難受的眼淚,嘴巴還有舌頭卻是越來越過分激烈,已經完全上癮著魔瞭兩人此刻品嘗著對方的棉襪臭腳就像是在品嘗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樣,那惡心到沒邊臭到一般人聞到可能會直接吐出來的極致惡心腳臭汗臭對她們而言卻是最致命的春藥,讓自慰著的兩人泄瞭一次又一次卻停不下來,直到過瞭許久許久已經累癱瞭的兩人將對方腳上那完全被口水弄濕的棉襪給丟到一旁,抓著對方嫩嫩的臭腳品嘗著這場瘋狂後的餐後甜品,用口水幫對方雙腳完完全全地清理幹凈。

  自打團建那晚過去瞭之後,本來隻是稱得上認識並不是十分熟絡的姬雨柔還有馬沂雪兩人的關系迅速變得密不可分起來,一次次的相互玩弄借著對方的臭腳滿足自己變態的癖好,每天都貼在一塊的兩人就這樣在不斷的相互滿足之中愈發大膽瞭起來,一開始隻是趁著放學後其他人都回傢瞭跑到沒怎麼使用過的雜物間裡進行她們的遊戲,後來漸漸摸清瞭環境的兩人更是常常在放學後跑到女子更衣室之中,對著其他同學上完體育課後存放在更衣室中的運動鞋,或是拿那些嫌棄因為自己汗腳出汗過於厲害而留在更衣室裡的被汗液浸濕棉襪發泄欲望。

  【完】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女教師們的表演

  • 事情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媽媽叫于麗麗,今年四十歲,是一個大學的干部,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一到寒假以后,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麽,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
  • 淫女教師

  • 第一章老師來安慰你的東西第<1>集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
  • 一個人被兩人上啦

  • 我呢剛從國外回到國內剛回國不久,就上高中了因為在國外生活很久 對國內的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呢…剛好是週末 我住校 在校園不遠騎著我得Motor 到處晃 突然看到路上有一位 長髮女 我挺愛看長髮女的說不由自主的 停下車去問她我: 小姐 要去那裡嗎?她: 喔∼你是誰啊 我又不認識你 幹嘛 問我 我要做什麼啊
  • 淫蕩少女的假陰莖

  • 沈麗珍,今年十六歲,就讀於臺北中X高中舞蹈班。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約好要一起跳韻律舞,就搭公車來到表姊家。這時表姊正和她同學沈秀華聊天,因為表姊經常和秀華在一起,並且一同出去好幾次,所以麗珍也是認得秀華。美玲看看人都到齊了,並一起來到樓上的臥房,打開電視及錄放影機,要秀華將帶子拿出來,並且開始換衣服。麗珍穿的是一套白色
  • 淫蕩的體育老師

  •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
  • 和女友在廁所做愛

  • 有次晚上和女友走在學校裡,女友那天正好穿著小短裙搭配黑色網襪(拉到膝蓋下方的那種),走著走著,看著她那雙迷人的腿,我突然想和她做愛,於是我告訴她:妳今天穿這樣很吸引我,我快受不了、想和妳做……我們從第一次做愛(在宿舍)直到那時都沒有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做愛過,女友面有難色的問我:你不要這樣啦!現在在學校,宿舍又有人在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來自鞋裡的香

  • 深夜,遊玩瞭一整天每個人都已經累得十分的疲勞,一個個都早早地熟睡瞭過去,聽著身旁幾人那平穩的呼吸聲和細微的呢喃,最外側側躺著裝睡的馬沂雪突然睜開瞭眼來望瞭幾眼身旁熟睡著的同學,輕輕推掉身上蓋著的薄被緩緩起身躡手躡腳地離開瞭房間,在沒有驚醒任何人的情況下輕輕關上瞭房門並從外面偷偷推開瞭其他兩間房子的門,網裡面窺視著見到裡
  • 最愛熟女老師

  • 我生活在東北的一個三線年小學畢業後升入瞭一個市重點初中。我們這一屆學生特別多,足足設置瞭23個班。這23個班中聽說有四個炮班,就是這麼所謂的優秀教師帶的班級。傢裡沒什麼門路,就直被分配到瞭二班,班主任教英語,姓李。李老師那年四十二歲,個子不高,不算胖,長相平平。李老師也是剛剛調到這個中學,我們班也是她來學校後接的第一個
  • 學校就是精液工廠

  • 卡姆集團是c城最富有的公司,帶動整個c城的經濟發展,他們的產品涉及衣食住行,幾乎包攬瞭市民生活的一切。他們的技術很隱秘很奇特,原料是人類男性的精液,也就是前列腺液混合物,因此對男性精液求就會變多,這並不公開,大眾是不知道的。所以在c城市中心,與卡姆大廈相鄰的街區,有卡姆集團贊助的學校。源源不斷的精液供給都是隱藏在卡姆集
  • 淫蕩老師的性欲

  • 又一次路過瞭櫻櫻情趣店,我徘徊瞭好久,終於咬牙推門進去。我叫林媛,不知不覺三十多歲瞭,還沒找到合適的另一半,平時隻能靠手和道具解決。都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現在性欲越來越強烈,特別是接觸瞭日本的sm片之後,強烈的想試試捆綁,鞭子,乳夾,狗尾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可是我是一名高中老師,教育育人,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呢?每天上班
  • 排球隊裡美女多

  • 阿恩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她小我兩年,若162-3cm高,短發,身材不出眾,是屬於嬌小型的女孩,她的膚色比較黑,但和她的臉旦和身材卻很相配。她性格開朗,笑起來時很甜。她低我兩年班,我們是在排球隊裡認識的。我有六尺高,一直也是排球隊的主力,來到新學校,當然也加入校隊。和我轉到該校的有我的隊友兼死黨--BEN,我們無所不談,當
  • 橡皮與七號電池

  • 「---你是願意做一輩子懦夫,還是隻做一次英雄,哪怕隻有幾秒?」雨滴不住地從帽簷滑落,敲擊著我的臉頰,把我從徜徉天際的意淫中拉回瞭現實。偌大的操場被這場驟雨洗得一片死灰,褪色的紅旗戳在褪色的舞臺中央,同樣褪色的同學們面無表情地默然靜坐,紛紛回到瞭摩登時代。一夫為難,秋聲苦雨。「同學們,校委領導對你們的健康十分擔心,請大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