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園 >

那年花開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早上9點,電話鈴聲喪心病狂的響起,我的電話鈴聲是[該死的溫柔]中的一段,可是對我這習慣於三更入眠,日過三桿才醒來的夜歸者來說,這時候的電話鈴聲確實不太溫柔,我“草”的叫瞭一聲,拿過電話,一看是徒弟打來的。

  “咩事呀,代嘍(什麼事,老大)”。我沒好氣的問道。小弟聲音有點慌張,說:“哥,我前段時間搞瞭個妞”!媽蛋,搞瞭就搞瞭,這還要向我匯報,我心裡狂草他,嘴裡還是淫蕩的非常賤的問:“怎麼樣,奶子大不大?下面夠不夠緊?”電話那邊開始支支吾吾:“不是,哥,那個,我把她肚子搞大瞭,我怕,想打掉,想問你唐人街有什麼醫院可以做流產的手術。”“你他媽的混蛋!”我徹底被激怒瞭,包括剛才被吵醒的憤怒,全部爆發瞭出來,我把他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罵瞭遍,最後問,你他麼的怎麼不用套,現在搞出這麼大事。他帶著哭腔,說他已經用瞭套瞭,隻是偶爾安全期不用,結果就中彈瞭!他說他還年輕,不想那麼早有孩子,要打掉!我非常嚴肅的問他,女孩呢,同意麼?他說,女孩一樣也很怕,也不想這麼早要,畢竟都是太年輕。我嘆瞭口氣,就把怎麼做流產手術的過程,一一告訴瞭他,並且告訴他,剛開始就拿掉是很小的手術,不用擔心身體,但是心理的創傷就要他們自己慢慢去治療瞭!小弟轉憂為喜,叫到:“謝謝代嘍,話說,哥,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好像很有經驗,你是不是搞大過不少女孩啊,哈哈!”

  我一時語塞,我不會告訴他,曾經我帶過個女孩去動過流產手術!

  她是在我結束5年的科羅拉多州生活後,去維及利亞州的一傢小店認識的。小店處於81號公路附近的一個小鎮上,風景優美,對於我這個剛從情傷恢復過來的人來說,確實是非常適宜的。至於為何受瞭情傷,大傢看過我寫的那篇,便可知道。

  小餐館裡隻有6人工作,老板夫妻倆,壽司吧是我,廚房一個師傅,前臺兩個小妹,她就是其中一個,且叫她婉兒。婉兒20歲上下,臉上稚氣未脫,調皮十分,很討人喜歡,特別是我,那時的我還是十分年輕的,也是二十出頭。另個服務員跟廚房師傅是夫妻,所以,我跟婉兒比較有話題聊。老板夫妻十分和藹,工資開的也比較高,我跟婉兒,還有那對夫妻就在這小店工作瞭很久,我大概做瞭一年多。在這期間,我的確喜歡上瞭婉兒,而婉兒視乎是把我當成大哥,我在qq裡向她表白過,她倒沒感覺尷尬,嬉皮笑臉對我說 NO FEEL.隻想要我這樣一個大哥,因為隻身一人在美國,而我的關照在她看來隻是享受著大哥的呵護!我痛恨女孩子隻說“沒感覺”這三字,包括以前在大學追女孩時候,視乎她們都喜歡用“沒感覺”來打發掉男生的表白。我也痛恨做女孩的知心哥哥,或者所謂的藍顏之類,總有看的到卻吃不到的雞肋感,可是不知道為何,可能我的樣子比較適合當知心大哥吧,似乎我追過的女孩都是說希望有我這樣一個大哥,人生如此吧。

  一年多後,我離開瞭這小店,也帶著遺憾離開瞭婉兒。婉兒在我離開時候眼紅,傷心,畢竟在一起這麼久,都是有感情的。相信很多做餐館的朋友都跟我有一樣感覺,離開瞭一傢餐館,就好像離開瞭過去的自己,而到一傢新的餐館,又認識新的朋友,開始新的生活,舊有的餐館認識的同事,朋友,也逐漸因為新的生活開始而慢慢忘卻,成為生命中的路人甲。或者這輩子就不會再見到。婉兒也一樣成為我的路人甲,漸漸對她的情感也平淡,隨著時間慢慢忘記,即使qq上看到她掛著,也很少聊幾句。如果不是因為她打我電話,我不會把她記在心裡。

  那天,我很突然的接到她的電話,電話號碼是換瞭個新的。我很高興她打電話給我,就跟她拉瞭起傢常,她說著說著,就出現瞭哭腔,我有點慌亂,問她怎麼瞭?她終於哭瞭出來說,哥,我懷孕瞭,他卻找不到瞭。我連忙問她怎麼回事,她一邊嗚咽著,一邊告訴瞭我她的事,原來她找到瞭一個讓她有feel的男人,跟她在同傢餐館做,做著做著就做上床瞭,那傢夥上瞭她不久後就辭工不幹瞭,離開瞭,就把電話號碼全換瞭。美國幾千上萬傢餐館,電話號碼一換,再找到他的機會幾乎等於零,除非運氣好,在紐約唐人街的路上碰到,我到目前碰到以前的工友的機率是零。她說,她不想生出來的孩子沒有爹,而且隻身在美,休息下來生孩子等於就是沒瞭生活的經費,現在唯一做的就是把孩子拿點。我必須說我不是個好人,其實在聽她說經過的時候,我腦袋裡冒出的是報復的快感,活該,你自己挑的,當初又不要我。真的太沒眼光瞭,現在惹禍關我屁事。

  我問她,那怎麼辦,要告訴你朋友,閨蜜的,叫她們幫忙麼?婉兒哭著說,不敢告訴她們,怕這事傳到傢裡鄉下,丟瞭父母的臉,畢竟農村對這個還是很有偏見的!她接著說,因為她知道我對她好,而且在美國跟我算是最親近的瞭,想求我跟她一起把這次困難解決掉。我確實受不住女孩子的哭泣。想想的確一人離傢在外,靠的隻能是朋友瞭!在別人最困難的時候幫上一忙,也是我這樣義字當頭的年輕人必須做的。於是,我答應瞭。

  再見到婉兒是在4月底的一天,春雨細密,我們的臉上都沒有再見到故友的喜悅,取而代之的是如天空般的烏雲密佈!我喜愛春天的細雨,因為在這樣的天氣裡,喝杯咖啡,躺在床上看本書是再好不過的享受,溫暖而踏實,我也討厭春天的細雨,這總會讓我憑添一份無名的憂傷!而這次在這樣氣氛裡再次見到婉兒,確實是我最最難過的。

  婉兒看過去比以前成熟許多,臉上不再有活潑天真的無邪,也許經歷過的事情真可以把人重新打造一翻。我帶著婉兒找瞭一傢婦產科診所,在診所裡她確診懷孕瞭,已經6周,護士用不屑的眼光看著她說,要還是不要?婉兒一時說不出來,哭瞭起來,我告訴護士,我是她男友,因為我們還沒打算好結婚,思想還沒準備好,所以打算流掉。護士帶我們見瞭醫生,醫生說給你們一周時間考慮,別這麼急下決定。我堅持的說,真的沒法養這孩子,還是拿掉的好!醫生看婉兒哭成淚人,簽下瞭轉介流產診所的醫生的藥方。美國不可以隨便流產的,必須到有執照的專門的流產診所。醫生告訴我們,6周胎兒還是非常小,手術很簡單,也是非常小的手術,預約下過去做吧,註意休息,下次別這樣瞭!對我來說,這句話就好像決定一個人生死一樣沖擊著我的神經,我有點受不住,接過藥方,逃命一樣沖出婦產科診所。雖然還不可以稱作人,可是一樣也有瞭心跳,結束這個心跳實在太過殘忍。

  回到我住的宿舍,我讓婉兒先住我這裡,我打電話問瞭個要好的朋友,他的老婆因為不小心流產瞭,我問他打胎後要註意什麼!我朋友也是把我臭罵瞭一頓,告訴我這麼不小心,在女孩拿掉胎兒後,馬上給她喝桂圓紅棗水補氣,而流產後的修養就要像做月子一樣認真對待,可以說是小月子,不然身體會垮掉。我連忙上網查瞭如何做月子,看來未來一段時間我要服侍婉兒瞭。我打電話跟老板辭瞭工,老板被我搞的莫名其妙,做的好好的就不幹瞭,我很直接說,有事,明天過去拿行李。在美國幹餐館累是累,好處是,餐館多,換工作就像換傢店吃飯一樣簡單,藝高人膽大,不怕沒飯吃。

  到瞭流產診所後,婉兒的手緊緊抓著我,冰涼而無力。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隻能說,很快就好!醫生把她帶進去問瞭幾個問題後就讓她跟我在外面等他準備,若大的診所,安靜而陰沉,除瞭櫃臺幾個護士在忙,基本就沒有其他病人。我的毛孔在這氣氛下都有點豎瞭起來,實在太陰深瞭。

  到瞭婉兒進去瞭,她回頭看瞭看我,我用力的點瞭點頭。她安靜的跟醫生進去房間裡瞭,我在接待室安靜的等待,時間好像過的特別,特別的慢,這輩子過的最慢的一次瞭,我聽著自己的呼吸聲,輕輕的數著數。20分鐘過去瞭,婉兒還沒出來,我坐不住瞭,跑去櫃臺問護士,不是說幾分鐘就搞定麼?護士告訴我不要緊張,手術很順利,幾分鐘就做完瞭,因為用瞭麻醉,所以病人還在睡。我安心瞭下來,繼續等待。

  半個小時後,護士過來告訴我,病人醒瞭,還不能太動,你進去幫她穿好褲子,衣服吧,我連忙進到那小房間裡,她躺在一張婦科專用的椅子上,褲子還沒穿上,下身還有一點的血絲,臉色慘白,牙齒咬著嘴唇,眼角掛著淚珠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我連忙過去幫她穿好褲子,穿上衣服,她無力的靠著我,說,我感覺到它被吸走瞭。說完,淚水又下來瞭。我實在不忍看著她,用手擦去她的眼淚。安慰著說,過去瞭過去瞭,沒事瞭,沒事瞭。心中何嘗不是一樣難受。

  帶她回到傢裡,我開始當起月嫂,google給我制定瞭一份月子裡每天要做的菜譜,我按部就班,也算趁機當做休息下吧。幾天後,婉兒的臉色終於紅潤,人也開朗瞭很多,有說有笑,誇我做菜好吃。我也為自己能照顧到一個人而高興,我們聊天的時候都盡量回避墮胎這話題,太過沉重,我們傷不起!

  寫到這裡,大傢也許會想,你們在一起吧,可是並沒有。我說過我不是個好人,我對妻子要求高,像婉兒這樣,雖然我願意臨時照顧她,可是我對這事始終是耿耿於懷的,我做不到心胸坦蕩,也不想讓自己以後把這事拉出來重提。婉兒也知道她跟我是沒有未來,雖然我在她最危難的時候幫助過她,她隻會當我恩人一樣感激,卻不是以身相許!兩周後,她身體恢復如初,告別瞭我,繼續她的人生旅程,而我也繼續我的故事!

  多年來,我跟她相互幫助相互支持,真的像親人一樣,我開店,她出錢出力幫我,而她現在也剛剛生瞭第二個漂亮寶寶,還有一個深愛她的丈夫,這在我看在是最好不過的瞭,我將跟她共同保守這個秘密,一直到永遠,這次我通過她的同意,把故事講出來跟大傢分享,目的就是想告訴大傢,一個人出國打拼,在異國他鄉無依無靠,一定要自己保重好身體,美國是很現實的社會,病倒瞭等於就是被淘汰,無助的感覺不要等事情發生後才會體會到,做愛請戴上海盜龜牌避孕套,別因為一時快樂,害瞭自己,害瞭人!

【完】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那年夏天,她和天那麼藍

  • 那年夏天,我參加工作沒多久,和大學的女友也分手沒多久。畢業就分手,很正常的事情。某日,我和同事去市郊出差。事情比我們想象的容易,原本以為要下午四五點才能辦好的,結果早上十一點多就辦好瞭。我們在附近吃完中午飯後就打算坐車回去。來的時候是坐公司的車,回程要自己坐車。市郊的公車不好等,出租車也少,中午太陽又毒,等得有點煩人。
  • 那年夏天

  • 那年我高中畢業,早早就知道大學無望,我媽讓我去姨媽傢附近的廠工作,吃住都在姨媽傢,工作倒也輕松,上一天歇一天的那種。姨媽生有一兒一女,表妹比我小一歲,表弟小四歲(14歲)。開始去的時候也沒有發生過什麼,隨著小孩之間玩的越來越熟悉,大傢之間也沒什麼陌生感,經常小打小鬧的把其中一個壓在身下。夏天一天比一天熱,當時根本沒有空
  • 那年她18

  • 那年我26,她18,才大一。微博正火的時候認識,聊瞭半個月,中秋節第一次見,她修長眉毛鵝蛋臉面皮膚能掐出水來,168的個頭,隻是有些緊實—————120多斤吧,分手後聽說。可惜那次她挎瞭閨蜜在身上,吃飯,送她們回去,彼此留下不錯印象。我個頭矮,在她面前有些心虛,她說她對男人身高沒有要求,蠻會講話。姑娘素面朝天,大大咧咧
  • 【那年情事】

  • 還記得那年,我二十八歲,在附屬醫院做研究生實習醫師的時候,和護士玲的情事。玲算是這個科室的老護士瞭,上班十多年,已是主管護師,中級職稱,三十有六,仍然青春亮麗,更有成熟女性的風韻。第一眼見到她,燕飛帽,端莊的臉蛋,整齊幹凈的頭發盤起在後,一身白色純潔的護士裝,透過白色佈面依稀可以看見裡面粉紅色半杯乳罩的輪廓,身材勻稱而
  • 12歲那年,偶然的機遇我上瞭我媽[全

  • 12歲那年,偶然的機遇我上瞭我媽這事本來不想說的,但這實在是我這輩子的遺憾,所以我不得不說出來,讓大傢分享。我今年28歲,80年的人,屬猴。出生於廣西的一個小山村,爸爸雖然是個工人,但很有文才。媽媽是個勤快的農民阿姨,在我們村是公認的最勤勞的女人,你見過利用月光來種田的嗎?那就說的是我媽媽,文化不多,但農村道理很多,由
  • 那年我曾落榜

  • 終於送走瞭渾身酒氣的客人,我坐在發廊臨街的位置,望著空空蕩蕩的大街發楞。渾身的疼痛依然抵擋不瞭舊事沖擊,望不到頭的前途都是來自那一時的輕浮。真想人生能有第二次選擇啊!高考落榜後我來到經濟幹校讀高中補習班,準備再次參加高考,學校招的大部分都是各校的落榜生來這兒的學生很少有認真學習的,大多是十八至二十歲的青年,男女生處對象
  • 那年我在火車上對列車員一見鐘情

  • 想給大傢講講我自己10年前的故事!也是對自己青春往事的一段記錄吧!和男友是高中同學,上瞭大學開始瞭異地戀,很想念他,基本上一個月去做一個晚上的火車去看他。因為學生黨舍不得買臥鋪。就坐一晚上硬座火車票52塊錢,坐八九個小時,晚上八點多上車,早上到男友的城市也從來沒覺得辛苦!故事發生在2008年的5月12日,記得特別清楚。
  • 大一那年

  • 那年,我大一住在宿舍的我,無聊就上上聊天室那時奇魔交友還很多人玩的時候,我認識瞭一個也住在我傢附近的女生不過那時他26歲~聊瞭差不多一個月每次聊的話題到最後是都在互相勾引對方出來隻是卻又沒什麼正當理由可以見面 直到有一天聊到打球!沒想到他竟然撞球也很利害~就這個理由.讓我晚上10點衝回臺北見到他的人後,感覺臉蛋普
  • 那年上海的愛情故事-魏巍

  •   那年我經常去上海出差或是和朋友遊玩,所以發生瞭很多情感事宜,其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就是和魏巍的情愛..那年的夏天,我和福州某副市長兒子劉x,省公安廳民警鄭x一起到上海玩,(其實是招待他們玩樂..),我們在上海銀河酒店開瞭三間房,住瞭一夜,第二天三個人吃瞭早餐後在我的房間聊天,說著就聽見門鈴響起,我前去開門,服務員問到
  • 12歲那年與表姐的一次親密接觸

  •   12歲那年與表姐的一次親密接觸記得我小的時候,姨媽傢我的表姐一直照看我,對我也一直非常得好。表姐大我4歲,長得也挺漂亮的。小時候隻要我去姨媽傢做客,都是由表姐看著我的。一般象暑假、寒假期間我都會去鄉下的姨媽傢住上一陣子。表姐呢就每天陪著我玩,去田間地頭玩耍啦,去河邊摸螺絲啦,所以我和表姐一直非常要好。當時呢隻要我去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女教師們的表演

  • 事情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媽媽叫于麗麗,今年四十歲,是一個大學的干部,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一到寒假以后,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麽,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
  • 淫女教師

  • 第一章老師來安慰你的東西第<1>集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
  • 一個人被兩人上啦

  • 我呢剛從國外回到國內剛回國不久,就上高中了因為在國外生活很久 對國內的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呢…剛好是週末 我住校 在校園不遠騎著我得Motor 到處晃 突然看到路上有一位 長髮女 我挺愛看長髮女的說不由自主的 停下車去問她我: 小姐 要去那裡嗎?她: 喔∼你是誰啊 我又不認識你 幹嘛 問我 我要做什麼啊
  • 淫蕩少女的假陰莖

  • 沈麗珍,今年十六歲,就讀於臺北中X高中舞蹈班。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約好要一起跳韻律舞,就搭公車來到表姊家。這時表姊正和她同學沈秀華聊天,因為表姊經常和秀華在一起,並且一同出去好幾次,所以麗珍也是認得秀華。美玲看看人都到齊了,並一起來到樓上的臥房,打開電視及錄放影機,要秀華將帶子拿出來,並且開始換衣服。麗珍穿的是一套白色
  • 淫蕩的體育老師

  •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
  • 和女友在廁所做愛

  • 有次晚上和女友走在學校裡,女友那天正好穿著小短裙搭配黑色網襪(拉到膝蓋下方的那種),走著走著,看著她那雙迷人的腿,我突然想和她做愛,於是我告訴她:妳今天穿這樣很吸引我,我快受不了、想和妳做……我們從第一次做愛(在宿舍)直到那時都沒有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做愛過,女友面有難色的問我:你不要這樣啦!現在在學校,宿舍又有人在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那年花開

  • 早上9點,電話鈴聲喪心病狂的響起,我的電話鈴聲是[該死的溫柔]中的一段,可是對我這習慣於三更入眠,日過三桿才醒來的夜歸者來說,這時候的電話鈴聲確實不太溫柔,我“草”的叫瞭一聲,拿過電話,一看是徒弟打來的。“咩事呀,代嘍(什麼事,老大)”。我沒好氣的問道。小弟聲音有點慌張,說:“哥,我前段時間搞瞭個妞”!媽蛋,搞瞭就搞瞭
  • 都市迪廳之艷遇

  • 今天上廁所的頻率狠高,可能是喝的有點快。上廁所的時候聽到舞池大廳的Hi曲就想起來去迪廳舞池看看,因為迪廳周圍就是KTV的包房,所以也不用門票。直接就可以走進舞池。可能是因為酒精的緣故吧,我異常的幸福。玩的狠Hi。今天的人也是超級的多啊。記得小時候傢人都不讓出去。現在怎麼大年30都不在傢待著過年。多的廢話不說!瘋狂的迪曲
  • 美熟女薛春芳續

  • 幾天後,張一又在上班時間來到瞭李紅的辦公室,和媽媽親親熱熱的聊瞭一個小時的天,令張一有點奇怪的是,一直沒有見到薛春芳進屋來,而以往薛春芳上班時幾乎都會膩在李紅的辦公室。「媽,薛阿姨今天怎麼沒來和您親熱?」張一和李紅調笑著。「你這臭小子,別瞎說!」李紅半認真的說著:「不過也是,這兩天春芳怎麼瞭?基本沒來過我辦公室,一共也
  • 當兵趣

  • 話說我當兵的時候,在一次偶然的等公車的機會,我結識瞭自己營區裡的人事官。她是個女軍官,說話輕輕柔柔的,動作利落卻不粗魯。胸部不大,肩線頗為漂亮,尤其是穿軍內衣時,脖子跟美麗的鎖骨,吸引瞭我。花瞭兩個月。我們交往。交往後才曉得平常的她竟壓抑自身性慾。在床上通常是她主導,用著她長官的身份。在車上,總是故意抓錯排檔桿,明明是
  • 教授媽媽的秘密

  • 我叫呂晨,生長在一個和諧美滿的傢庭,爸爸是公司的經理,媽媽是本地大學的副教授。也許是繼承瞭爸爸的優良基因,才十九歲的我已經長到瞭一米八五。因為要讀書的原因,所以媽媽結婚比較晚,今年已經四十二歲,雖然教學研究非常辛苦,但是由於媽媽勤於打扮和保養,再加上事業上的風光成就,反而使她容光煥發、愈加成熟美麗,渾身散發著女性和母性
  • 派翠希雅與她的兒子

  • 派翠希雅。傑克森看瞭看廚房的鬧鐘,時間是10∶30am。她的兒子安迪還沒起床,她越來越憂慮這二十歲兒子。自兩星期前從學院回傢後,大部份的時間不是賴在床上就是待在電視機前。令她生氣的是她兒子看的大部份是小電影。他兒子應該學他其他的朋友,利用暑假去打打工或是做些有益身心的的事。她來到兒子的房門前敲敲門,11∶00am還沒起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