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園 >

清茗學院133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第一百三十章
  李珍妮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但我卻在她的笑容中感受到瞭幾分冷漠,還有幾分不屑,她站在我面前,就好像站在一堆垃圾前面一樣難耐。
  隻要是美女都會受到男生的追捧,心氣高一些也無可厚非,尤其是李珍妮這樣的校花級美女,即便是她已經成為王飛易的女朋友,依然有著一大群高富帥在瘋狂追求她。
  若是以前,李珍妮對我的輕視,我或許可以淡然處之,覺得理所當然,可是現在,對李珍妮的這種輕視,我卻覺得內心有一種沒由來的怒火,隻恨不得馬上把這個女人扔到床上,暴虐一番,才解心頭之恨。
  李珍妮說完很高興認識你之後,就趕緊在我身邊離開瞭,就像離開一隻討厭的蒼蠅,她剛一轉身,眼神中的漠視都懶得再掩飾,或許在她看來,我這樣一個人普通男生,就連保持表面的虛偽客套都沒有必要。
  李珍妮走到安知水面前,巧笑嫣然,這份笑容中帶著真誠,無論是因為安知水是她的室友,或者因為安知水安氏大小姐的身份。
  我見狀,也就隻有坐到安知水的書桌前,打開她的電腦,裝模作樣的修瞭起來,一邊側著耳朵傾聽著兩位漂亮女孩的聊天。
  “水水,你怎麼可以讓男生進到我們宿舍啊。”李珍妮略帶責怪的說道。
  李珍妮這句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在同一間宿舍裡,還是足以讓我聽的很清楚,也說明李珍妮也絲毫不介意被我聽到。
  我的表情淡然,就好像沒聽到這句話,倒是安知水的臉上有些尷尬,就是她提出,讓來她的宿舍來玩強暴遊戲的。
  “這個……沒辦法啊,我的電腦出問題瞭,陳曉是我們班上修電腦最厲害的,沒關系的,一下子他就修好瞭,就會離開瞭。”安知水眼神閃躲的解釋,仔細的觀察著宿舍的每一個角落,生怕哪裡有遺漏的細節被李珍妮察覺到。
  “真是便宜他瞭,還是我們宿舍第一個進來的男生呢,就水水你的男朋友李路悠和王飛易都沒這個機會呢。”李珍妮在我背後用毫不掩飾的厭惡眼神看著我。
  聽到李珍妮提起李路悠,安知水的眼神一黯,現在李路悠已經不是她的男朋友瞭。她勉強笑瞭笑,轉移話題道:“對瞭,珍妮,剛才我碰到你的男朋友王飛易瞭……”
  “哦,王飛易怎麼瞭?”李珍妮聽到王飛易的消息,眼神立馬冒出亮光,流露出柔意和關切。
  “他……”安知水斟酌瞭一下說道:“我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哦,我還以什麼呢,他本來就不止我一個女人啊,是蘇靈韻還是其她女人啊?”李珍妮顯得若無其事,隻是那微微嘟起的嘴唇,還是昭示著她的內心沒有那麼無所謂。
  “不是蘇靈韻,是法律系的寧櫻雪。”安知水說道。
  “寧櫻雪?她不是羅索琿的女朋友嗎?”李珍妮奇怪的問道,對於身為平民校花的寧櫻雪,還有身為副市長公子的羅索琿,這對情侶都是校內的知名人物,李珍妮自然是知道的。
  “寧櫻雪昨晚甩瞭羅索琿,他們已經分手瞭,今天我就看到她在勾引王飛易,就在圖書館,兩個人差點直接那個瞭。”安知水在李珍妮耳邊竊竊私語。
  聽到這裡我有些無語,安知水一邊在心裡萬分擔心,寧櫻雪會把她和我之間的事情說出去,可是一轉背,自己先把寧櫻雪的事情給說出去瞭。
  對於寧櫻雪是不是真的勾引王飛易,她的本性是不是真的那麼放蕩下賤,這些都隻是我們猜測,還有待商榷。如果李珍妮又把這件事傳播出去,恐怕寧櫻雪在清茗學院的名聲很快就會臭瞭。
  “什麼!真是氣死我瞭,我和蘇靈韻可是之前都沒談過戀愛的,才去追求王飛易的,像寧櫻雪這樣談過戀愛的女人,居然也勾搭我們傢王飛易。”李珍妮不悅的說道。
  “哦,對瞭,水水,你知道男生和女生之那個的吧?”李珍妮突然問道。
  “你是指……幹嘛突然問這個?”安知水臉上帶著一些驚慌的問道,以為李珍妮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瞭。
  “哎呀,我沒做過啊,所以我想問下你,寧櫻雪和羅索琿之間做過那個吧?”李珍妮臉上也帶著羞意的問道。
  聽到這裡,我十分的奇怪,李珍妮居然沒做過愛,這麼說她還是個處女。這個消息既然我感到喜悅,又讓我心中有瞭一個大大的疑惑。
  在我看來,給別人戴綠帽子和破處這兩件事,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畢竟我身邊這些女生都是極品美女,隻是看一眼,就足於讓正常男人產生無窮欲望,總不能要要求人傢的男朋友還苦苦忍耐,把她們的處子留給我來破吧。
  雖然我也很想完完全全的占有一個她們的全部,可我到目前為止上過的漂亮女生雖然不少,是其中處女卻隻有易溪箐一個。張苡瑜安知水寧櫻雪這些我最為深愛的女孩子,都被她們的男友奪走瞭第一次,始終讓我覺得遺憾。
  李珍妮還是處女對我而言自然是好事,當然讓我感到喜悅,這代表著,她極有可能是我上的第二個處女。
  同時我也覺得十分疑惑,沒想到王飛易居然沒上過李珍妮,可是看他在圖書館對寧櫻雪的調情手段明明很高明。當然更關鍵的地方在於他和寧櫻雪說的那句話,他找女人必須是處女。
  單獨這一點也沒什麼奇怪,畢竟這世上有著處女情節的男人多瞭去,尤其是處於社會高端,有著挑選自由的男人,王飛易雖然隻是個孤兒,可是憑借那種雌雄莫辨的臉蛋,如果他不嫌棄質量,隻要他願意,一天破一個處都沒任何問題,我們學校大把迷戀他的腦殘女生會張開雙腿等著他去操。
  可是如果王飛易自己的女朋友卻還是處女,那就十分奇怪瞭,難道他是個收藏控,隻是享受收集極品處女的樂趣,卻並不幫她們破處。當然如果這樣推論的話,就可以得出另一個結論。
  王飛易還是個處男。
  如果真是這樣就搞笑瞭,擁有著世界上最龐大後宮的男人,卻還是個處男,甚至他那一大群質量極高的女朋友,都有可能便宜別人,全部被別的男人搶先破處。
  對於李珍妮沒有和王飛易上過床,不僅僅是我覺得奇怪,就連身為她室友的安知水也覺得十分奇怪。
  “珍妮你沒有和王飛易做過?”安知水別有深意的問道。
  “是啊,王飛易每次都把我挑撥的不行,可就是不來真的。”李珍妮苦笑著說道。
  李珍妮的笑容中滿是遺憾和失落。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已經鼓起勇氣,準備把保管瞭十九年的清白身子獻給自己心愛的男生,可是那個男生卻始終不接受這份珍貴的禮物,這對一直憧憬著和王飛易溫柔纏綿的李珍妮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折磨。
  “哦,是這樣啊,說不定他是想留到結婚那天吧。”安知水松瞭一口氣,輕笑著說道。
  安知水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下瞭,她一直擔心李珍妮發現一些端倪,可是得知這位室友居然還是處女,那麼對真正的性愛還懵懂無知的李珍妮,自然不可能發覺在她回來之前,我和安知水在這間宿舍做過什麼瞭。
  “水水你說和王飛易結婚,我覺得我怕是沒有這個機會瞭。”李珍妮帶著遺憾的說道。
  “怎麼會呢?”安知水不明白的問道。
  “我們國傢可是不允許重婚的,無論一個男人愛著的女人有多少,可以他能夠明媒正娶的卻隻有一個。”
  李珍妮說道這裡,語氣中已經滿是遺憾和不甘:“水水,我還是有著自知之明的,雖然我在王飛易心中有著一席之地,可最後能幸運陪著王飛易一起正大光明的走進婚姻殿堂的女人,一定不是我。”
  “珍妮你別這麼說啊,你長的這麼漂亮。”安知水拉著李珍妮的手安慰道。
  李珍妮搖瞭搖頭,苦澀的笑著說道:“水水你別安慰我瞭,從小到大我都是校花,一直高高在上被那些男生追捧,可是直到遇到王飛易,我才第一次知道為一個人著迷是什麼滋味,不僅僅是我,還有太多女人為瞭王飛易著迷,他身邊的女人究竟有多少,連我都不確定具體數量,各種風格,各種年齡,各種身份的女人都有,在這些女人中,我真的隻是很普通的一個瞭,遠的不說,就說我們學校的蘇靈韻,她在校花榜中的排名可在我前面,而且她爸爸什麼身份水水你也是知道的,王飛易那輛頂級跑車就是她送的,這份豪氣我可遠遠做不到。”
  王飛易那輛跑車價值數千萬,而李珍妮也是一個富二代,畢竟不管是走秀還是芭蕾舞都要從小培養,這兩樣都是價格不菲,但應該遠遠不到安知水這種級別,據我所知,應該資產沒有超過一個億,也就是可以說,李珍妮傢的全部資產,也許還比不上蘇靈韻送的一次禮物。
  關於蘇靈韻,她是學生會的文娛部部長,我因為也在學生會,所以和她打過交道,可是對這個女人的背景我卻一無所知,隻是覺得她身上一直散發著優雅高貴的氣質。
  蘇靈韻身上的穿著往往不是那些昂貴的奢侈品,甚至經常就是一些普通的清新裝扮,但她始終能夠顯露出一種獨特的品味。
  這些都說明她出身不凡,唯有從小到大的頂級熏陶,才可以讓她在這般年紀,就像一瓶發酵到剛好的美酒,讓男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李珍妮的傷感也感染到安知水,女孩子對感情的憂慮總是感同身受。安知水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李珍妮,這個年紀的女生,有幾個不為感情而煩惱的呢。
  “水水,我真的好羨慕你和趙清詩,你們的男朋友都隻愛你們一個,你們都可以穿上潔白的婚紗,頭戴著聖潔的頭紗,和你們心愛的人手牽著手,在漫天的花瓣中,你們一起互相宣誓,一輩子不離不棄的走到天荒地老。”李珍妮眼神中流露出向往。
  我知道,李珍妮描繪的其實是她想象中,她和王飛易結婚的場景。不過我一定會阻止這一幕的發生,不管是趙清詩,還是安知水,我都會把她們在李路悠和齊鶴梅手中搶過來。
  齊鶴梅和李路悠他們能夠成為趙清詩和安知水的第一任男朋友,已經是他們一輩子的幸運,我又怎麼會他們再次擁有,和趙清詩安知水走進婚姻殿堂的幸運,這份幸運隻能夠屬於我。
  安知水沉默不語,類似李珍妮的煩惱,她不是第一次聽到瞭,張苡瑜以前也和她抱怨過。
  白毛有四個女朋友,雖然其中最愛的肯定是張苡瑜,可是張苡瑜卻要面對傢族的阻攔,兩人之間可以說是阻力重重,即便張苡瑜這個小妖精聰慧無比,她又何嘗不是面對一樣的困擾,能不能和心愛的男人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
  安知水帶著些許失落喪氣,她和李路悠之間原本可以算是一帆風順瞭,兩人之間的感情真摯無隙,可是偏偏多出一個喬念奴來搗亂,不僅把她父親可能是漢奸的事情透露給李路悠,讓李路悠對自己心生嫌隙,還在一旁對李路悠虎視眈眈,居然妄圖做出亂倫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水,扯遠瞭,寧櫻雪和羅索琿之間是做過的吧?”李珍妮問道,短暫的傷感後,她又調整好瞭心態,畢竟成為王飛易眾多女人之一,是她自己義無反顧的選擇。
  “這個我不太清楚。”安知水說道。
  不僅是安知水不太肯定寧櫻雪是否和羅索琿做過,就連我都有些懷疑,雖然他們是情侶,可是羅索琿的興趣卻一直都在遊戲上,讓人懷疑他對女人是不是有興趣,至少我們就幾乎沒見過,寧櫻雪和羅索琿在大傢面前有過很親熱的舉動。
  但可以肯定的是,寧櫻雪在和王鴻熙做的時候,就已經不是處女瞭,想到這裡,我不由有些同情羅索琿瞭,他的女朋友可能連他自己都沒碰過,就已經被別的男人破瞭處,而且至少被三個男人操過,我,王鴻熙,還有那個替寧櫻雪破處的男人。
  “那她不會還是處女吧?”李珍妮有些擔心的問道。
  “這個應該不是瞭。”安知水肯定的說道,她想起瞭在圖書館裡,王飛易離開時候說的那句話。
  “那我就放心瞭。”李珍妮點頭道。
  “珍妮你放心什麼瞭?”安知水疑惑的問道。
  “寧櫻雪既然不是處女瞭,就不可能和我們分享王飛易瞭。”李珍妮驕傲的說道:“我們傢王飛易可是不會接受非處女的女人的。”
  “什麼毛病,這年代還有這種思維的男人。”安知水不滿的說道。
  安知水對於那些經常在網絡上發表言論的直男癌,她一直是非常討厭的,明明自己一事無成,卻嫌棄女人沒有把處子留給他們。
  在安知水看來,一個女人當然應該潔身自好,不能隨便把身體交給男人,可是一旦女人把處子交給自己心愛的男人後,這並不代表這個女人就貶值瞭,男人更不應該以這個理由來嫌棄女人。
  “這有什麼,我就覺得很正常啊。”李珍妮無所謂的說道,在她心裡就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是處女控。
  對於安知水和李珍妮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我覺得很正常。
  處女就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隻要處女,那麼她們就可以待價而沽,非處女就覺得全世界隻要處女的直男都是變態。
  當然不隻是女人,男人的心態也普遍是這樣,沒錢的男人就覺得,女人喜歡有錢人都是拜金,醜陋的男人就覺得,女人喜歡帥氣的男人都是膚淺。沒錢沒勢的屌絲最受女孩子的歡迎,這恐怕是全世界大部分男人的真實想法。
  誰都希望自己擁有的東西,能夠賣出最高的價值。
  “哎,水水,不對啊,如果寧櫻雪和羅索琿之間沒做過,那她怎麼不是處女瞭啊?”李珍妮突然問道。
  “這個……”安知水一時有些語塞,她總不好告訴李珍妮,是她躲在圖書館角落偷窺王飛易和寧櫻雪,從王飛易口中得知的。
  “是這樣,昨天寧櫻雪和羅索琿分手,我跑過去安慰寧櫻雪,聽到一些消息……”安知水兩手交織在一起,顯得很猶豫。
  可是安知水越是這樣欲言欲止,李珍妮越是感興趣,立馬追問道:“還有什麼消息,水水,你快點說啊。”
  安知水猶豫瞭一下,才說道:“我聽到別人說……在他們分手之前,寧櫻雪就和京城來的那個王鴻熙也有一腿。”
  “哎呀,怎麼會有這種女人啊,你說她分手後做什麼都算瞭,可是分手之前,居然也……羅索琿好歹也是個副市長公子,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看上她的。”李珍妮憤憤不平的說道,那高聳的胸部上下起伏著,讓用眼角餘光偷瞄的我心動不已。
  “好瞭,我可就和你一個人說瞭啊,你可千萬別說出去啊。”安知水小心地說道。
  “放心好瞭,水水,我的嘴巴可以很牢的。”李珍妮拍著胸脯說道。
  “那就好,畢竟我和寧櫻雪關系也不錯,要是事情傳出去,那她肯定就知道是我說出去的。”安知水認真的說道,畢竟現在她和寧櫻雪相當於互相拿捏著把柄,如果寧櫻雪和王飛易的事情弄得滿城皆知,那麼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就很難保證寧櫻雪會保守秘密瞭。
  “水水你放心好瞭,真是沒想到寧櫻雪是這種女人,居然也敢來勾引王飛易,真是恬不知恥,幸好她早被別的男人上瞭,不然要是真被王飛易收瞭,說不定就要給王飛易也戴幾頂綠帽子瞭。”李珍妮心中一陣激憤,咬牙罵道。
  “我看王飛易對她也沒什麼興趣,這件事就這樣算瞭吧。”安知水說道。
  “要我說啊,這種從小生活在貧民區的女人啊,說的好聽叫什麼平民校花,其實就是從小都沒受過什麼教育,一點都不懂的廉恥和道德,都是骨子裡的下賤,就她這樣的女人,也妄想勾引王飛易,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李珍妮說完,不經意間頭顱微微上揚,精致的下巴上抬,嘴角流露出幾分傲意,就像一隻高傲的天鵝一般。
  聽到李珍妮侮辱寧櫻雪,我突然很想沖過去,給這個口無遮攔的女人扇幾個耳光,無論寧櫻雪是什麼樣的人,都不是她有資格可以侮辱的。
  如果說,李珍妮之前對我的輕視,我頂多隻是有些生氣,畢竟她是高高在上的校花,而我是普通的大眾學生,就像我對她自然的產生傾慕,那麼她對我的輕視也是理所當然,縱使有些不爽,也還在可以原諒的范圍。
  而她對王飛易感情的悵然若失,更讓我對她有瞭一種真實的感覺,她也是一個會為瞭愛情而煩惱的女孩子,盡管她愛的不是我,可是誰能夠不喜歡一個滿懷細膩心思的柔情女生呢。
  可是現在對她的全部好感,一瞬間就全部傾塌,在我心中,李珍妮一直都是一隻高傲的白天鵝。她除瞭是一位頂尖的模特外,還是一位舞蹈演員,而她最擅長的就是芭蕾舞,《天鵝湖》一直都是她的獨秀節目。
  每當帷幕慢慢拉開,全場烏黑,所有探照燈光聚攏在李珍妮身上,她穿著白色的蕾絲短裙,頭戴著精致的頭冠,微微抬起下顎,宛如湖面上一隻優雅高傲的天鵝。她的眉宇之間帶著哀傷,仿佛離別瞭心愛的人兒,她將手輕輕的抬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好看的痕跡,她立起腳尖緩緩移動出場,在湖面上徘徊。
  她一次又一次的嘗試著飛離湖面,卻最終失敗的倒在瞭湖面,一陣顫栗掃過她的全身,她在顫抖中,竭盡全力的抬起一隻翅膀,遙遠的指向天空,隨後閉上眼睛慢慢死去。
  這一幕一直留在我心中,帶給我極大的感情沖擊,久久不能忘懷,所以在我心中很久的時間裡,李珍妮都不是一個身材火爆的尤物,而是一隻向往天空的高傲的天鵝。
  我站起身來,對著安知水淡淡說道:“電腦已經修好瞭,我就先走瞭。”
  “好啊,我送你出去。”安知水也松瞭一口氣。
  她雖然也有些鄙視寧櫻雪的為人,可畢竟以前她和寧櫻雪的關系還不錯,李珍妮在一旁侮辱寧櫻雪,讓她夾在中間也頗為為難。
  安知水快步跟上我,兩個人一起先離開宿舍,我最後回過頭瞪瞭一眼李珍妮。現在在我心中,這隻白天鵝的羽毛全部被染上瞭漆黑的油墨,她不在聖潔唯美,反而醜陋不堪。
  若說我對她還有一絲欲望,那也僅僅隻是對她性感身體的肉欲罷瞭。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和安知水走到女生宿舍門口,安知水親切的和宿管大媽打瞭一個招呼。
  “電腦修好瞭啊?修的時間可真夠久的啊。”宿管大媽也笑著回應。
  宿管大媽掌管這棟女生大門已經很多年瞭,見識過不少眼高於天的女生,很多都對她這個宿管大媽惡語相向,對安知水這個出身不凡的大小姐卻一直對她禮貌有加,自然對安知水也是喜歡的很。
  “嗯,修好瞭,阿姨,那我帶我同學出去瞭啊。”安知水笑顔嫣然的道。
  我也沖宿管大媽笑瞭笑,說瞭聲謝謝,心思已經飄到男生宿舍,想到要在李路悠身邊操安知水瞭,我心裡就激動萬分。
  我和安知水走到女生宿舍前面一處空無一人的地方,安知水和我說道:“我就送你到這裡瞭啊,我先回宿舍瞭啊。”
  我的幻想直接被安知水一句話打碎瞭,我有些焦急的說道:“水水,不是說好瞭接下來……”
  “別想瞭,剛剛是胡說的,我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的。”安知水紅著臉打斷我的話。
  我也冷靜下來,明白要讓安知水現在就接受在李路悠身邊被我玩弄,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她剛才之所以答應我,不過是正好被我玩弄的神智模糊,沉淪在欲望之中。她如此深愛著李路悠,隻要稍微清醒一點,就會立馬拒絕這個玩法。
  看來調教安知水的任務還是任重而道遠啊,不過幸好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把這個純潔班長內心的淫性一點點激發出來。
  “那好吧,水水,那我先走瞭啊,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帶著略微失望道。
  其實安知水的內心又何嘗不糾結呢,在李路悠身邊被別的男人玩弄,這個念頭一直在她心頭煩擾,僅僅隻是想一想,下面的蜜穴都會有種瘙癢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想要呻吟出聲。
  可是對李路悠的愛意始終在提醒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做出這一步,李路悠愛的是純潔的水水,一定不能變成那個樣子,那樣李路悠會不喜歡的。
  “老公,水水答應你的不會變的,水水先去安排一下李路悠去天都大學做交換生的事情,等李路悠走瞭,這幾天時間一定讓老公滿意的。”安知水對我柔聲道,心裡想著,雖然不能在李路悠身邊被別的男人玩弄,可是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就好好放松下吧,隻有幾天時間而已,一切就會變成原樣。
  “那我還要到你宿舍來。”我搓瞭搓雙手,有些激動的說道。安知水這個小淫娃還是沒有讓我失望啊。
  安知水媚眼如絲的看瞭我一眼,沒有回答,而是走向宿管大媽身邊,我不明白她要幹什麼,隻要跟著她走過去。
  “阿姨,是這樣的啊,我的電腦不太穩定,老是出問題,以後我這位同學可能還要經常來幫我修電腦,你可不可以直接讓他直接進去啊。”安知水雙手合十,眼神祈求的望著宿管大媽。
  “當然可以,隻要水水你擔保,阿姨還是放心的,走吧,小夥子也不錯啊,一看就是老實人。”宿管大媽揮瞭揮手,很輕松就答應安知水的請求瞭。
  在宿管大媽的認識中,閑雜人混進宿舍,大部分是為瞭偷東西,可是安知水的身傢,買下這棟宿舍樓都綽綽有餘,而且安知水一直乖巧懂事,自然不會對安知水的請求起疑心。
  可是宿管大媽萬萬想不到,這麼多年她猶如鎮守城門的將軍,守護這一樓的女生免受男生的騷擾,可今天她因為出於對安知水的信任,給瞭我一張通行令牌,卻在日後,讓裡面最漂亮的那一些女孩子,受盡我的百般玩弄和凌辱,甚至還有不少女生宿舍,徹底淪為瞭供我縱欲的淫窩。
  我一個人走在校園裡,始終有些煩躁,可能是對於能在李路悠身邊玩弄安知水的期待值太高,而一旦希望落空,所帶來的後遺癥就越嚴重,我現在就覺得褲子裡的肉棒不安分,雖然並沒有脹的很大,可是我還是清晰的感受到,它想要出來透透氣的沖動。
  現在時間還早,張苡瑜還沒有聯系我,接下來再去享用一下誰比較好呢,目前可以供我發泄欲望的隻有兩個女生,都是白毛的女人,喬希兒和齊夢妮。
  想來想去,還是喬希兒比較穩妥,這位大明星已經調教的非常成功瞭,幾乎沒有違背我的可能瞭,而齊夢妮這個童顏巨乳的小妮子雖然也非常誘人,可是她現在站在高索線上,隨時都可能抱著我一起跌落萬丈深淵。
  ……
  在一傢高端的咖啡館裡,喬希兒正和白毛在約會,兩人互訴著情殤,這個時候,喬希兒的手機突然傳來短信聲音,她低頭一看信息的發件人,臉上微微一變,裝作很隨意的拿起手機,在確定白毛的視角看不到屏幕的內容,她才打開信息。
  “馬上來XX酒店XX房間。”信息很簡單,可是卻讓喬希兒絕美的臉蛋瞬間慘白。
  白毛看到身邊的女朋友臉色變化,有些擔憂的問道:“希兒,是有哪兒不舒服嗎?”
  “沒……沒事……”喬希兒的目光閃躲,盡量平靜的說道:“劇組那邊有點事情,我要先回去瞭。”
  “不是說明天才回去嗎?怎麼現在就要走瞭。”白毛心有不甘的問道,他已經很久沒有碰過喬希兒瞭,本來昨天喬希兒從影視城回來,他打算好好享用一下這位大明星女友,可是因為羅索琿分手,在酒吧喝的酩酊大醉,又錯失瞭一天時間,所以今天特意把喬希兒約出來,就是想好好把握最後一天。
  “嗯,劇組最近加瞭個女角色,可能需要改很多戲,導演那邊說要先去熟悉一下,還有很多戲可能需要改拍。”喬希兒面不改色的解釋道。
  “那好吧,我送你過去吧。”白毛也就沒有再堅持下去,他又何嘗不知道,喬希兒和他在一起,更多的原因是為瞭借助他白傢大少的身份,保護她在娛樂圈平穩的發展,這份戀情從某個角度來說,隻是一場交換。
  “不用瞭,我自己過去就可以瞭。”喬希兒柔聲拒絕瞭白毛的提議。
  ……
  XX酒店XX房間。
  喬希兒一打開門,就看到我端坐在沙發上,翹著舒服的二郎腿,而我面前的液晶電視正在播放著精彩的內容,一個漂亮的女人正跪在地上在幫一個男人吹簫,整個畫面淫穢無比,仿佛在預告著接下來喬希兒的命運。
  “你叫我過來幹什麼?”喬希兒緊咬著銀牙問道,眼中冒著怒火的望著我。
  “怎麼,經歷瞭這麼多事情,喬希兒你還沒有意識到你的命運嗎?你以後隻是供我發泄欲望的性奴罷瞭”我微笑著說道,站起身來拿起遙控把電視關瞭。
  電視播放的是一部很精彩的AV,是以前我最喜歡的一部AV,講述的故事很老套,一個漂亮的大明星遭人陷害,傢破人亡後,想要報復卻連自己都淪為對方的性奴。
  這個AV的女主演也十分漂亮,當然我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胭脂俗粉,比起我現在眼前真正的大明星來喬希兒來說,那是遠遠不如。
  “你……”喬希兒氣的連手指都在顫抖瞭,她很想反駁我,可是也知道我手裡的視頻被人看到,那她的下場簡直不敢想象。
  “明白瞭吧,現在你應該叫我什麼?”我走過去,伸出一根手指勾起喬希兒的下巴。
  “主人……”喬希兒垂下眼眸。
  “哈哈,隻要喬希兒你乖乖聽話,我要的其實很簡單,隻要你供我發泄欲望,每次都讓我滿意,我是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我摸瞭摸喬希兒的臉頰,她的肌膚滑膩至極,讓我愛不釋手。
  “那主人,這次你想要怎麼玩?”喬希兒無奈的問道,她已經明白,隻要她還在乎她天後明星的身份,她就沒有翻身的可能瞭。
  “先把這一身衣服換上吧。”我遞給喬希兒一個袋子。
  喬希兒接過袋子,從裡面拿出來一套衣服,隻是一套很普通衣服,在大街上經常可以看到有人穿著類似的衣服,可是卻讓喬希兒俏臉紅透,站在原地支支吾吾的半天還沒有動手換上。
  喬希兒在我面前不知道換過多少次衣服瞭,不管是多麼暴露淫蕩的服裝她都不在乎瞭,就連各種情趣制服她都穿過不少,可是這件衣服卻讓她羞愧難當。
  隻是一套普通的jk制服,雖然裙擺有點短,可也還遠遠沒到暴露的地步。
  “這樣太過分瞭。”喬希兒有些憤怒的說道。
  “要是沒有這件衣服,恐怕都沒有喬希兒你現在的名氣呢。”我輕笑著說道。
  這件衣服當然很普通,它就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制服而已,除瞭裙擺改的稍微短瞭點外,和現在高中生身上穿的一般無二。
  這件衣服是喬希兒拍的第一步電影裡面穿的衣服。
  喬希兒本來隻是網絡上發表過幾張唱片,卻是異常的火爆,然後就被國師張謀子挑選中,成為瞭他的新片《長安》的女主角,從而一步登天,火遍全國成為風頭無二的天後明星,還差點成為第一位拿下奧斯卡影後的中國女星。
  其實我並不太喜歡《長安》這部電影,我一開始以為它是一部古裝大片,結果卻是一部惡俗的青春片,但這並不妨礙它取得票房奇跡,而且獲獎無數,轟動一時,街頭巷尾的人們都在討論這部電影。
  電影的情節在我看來也很惡俗,喬希兒是個有錢人傢的小姐,馬瑞卿是個沒錢的窮小子,兩個人青梅竹馬,早讀高中時候就互生情愫,上大學時候成為一對戀人,最後戰勝一切走到一起。
  當然過程中少不瞭很多阻礙,比如喬希兒的有錢老爸,一直看不上沒錢的馬瑞卿,還比如另外一個名叫陳海峰的高富帥,一直單戀喬希兒,一開始設計讓喬希兒和馬瑞卿之間產生誤會,可是後來還是被兩人之間真摯的感情而感動到瞭,選擇放手祝福他們。
  而這件普通的JK制服,就是喬希兒在電影裡高中時候穿的校服。電影裡,喬希兒穿著這件JK制服時的清純模樣,不知道讓多少男生為止神魂顛倒。
  喬希兒緊緊抓著JK制服,手指的關節凸起,眼神倔強的看著我,抿著嘴唇沒有說話。這件衣服對她意義非凡,可以說是為她打開另一個世界的鑰匙,讓她享受到瞭萬眾吶喊的歡呼聲。
  之後她為瞭能在娛樂圈平穩發展,違心的成為瞭白毛的女朋友,更是寧可淪為我的性奴,也不願意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而在《長安》中扮演的那個女孩,就成為瞭喬希兒心中最後一塊凈土。她也希望她可以像那個女孩一樣,為瞭守護愛情,為瞭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可以不顧一切的去奮爭,可以有著放棄一切的勇氣。
  “希兒,你覺得你現在還有拒絕的餘地嗎?”我冷酷的笑著說道。
  本來我隻是在和安知水的強暴遊戲中,找到瞭角色扮演的樂趣,想讓喬希兒扮演成電影裡的人物來被我玩弄,可是喬希兒的絕烈連我都有些意外。
  在喬希兒的眼中,我就猶如來自地獄的惡魔,她可以接受我的百般凌辱,縱使是再過分的玩弄她都可以忍痛接受。
  可是一旦穿上這件JK制服,就代表著,不僅僅是她在被我玩弄,還有那個為瞭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女孩也在被我玩弄,這才是喬希兒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的。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清茗學院136

  • 第一百三十三章“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穿上這件衣服被你玩弄的。”喬希兒的語氣平淡,低垂著眼眸,就像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本來我以為喬希兒已經被調教的很成功瞭,她最在乎是她的名聲,隻要我保證她大明星的的身份不會受到影響,她對我而言,就已經是砧板上的肉,隨便我大快朵頤。可是沒想到她居然還敢違抗我的命
  • 清茗學院108

  • 第一百零五章柳曉堯軟綿綿地偎在我的懷中,嘴角含著滿足的笑容,幾乎是下意識的追著我索吻,體會高潮後的甜蜜,不願離開我的懷抱,嬌柔無力的四肢摟緊瞭我,隻想繼續沉醉在我的懷抱。一旁已經壓抑不住情欲的黃巧虞,她癡癡的看著我和柳曉堯的瘋狂,看完好姐妹和我之間的亂侖禁忌,她發覺自己的身子已經徹底的被我的肉棒給征服瞭,她內心的邪火讓
  • 清茗學院113

  • 第一百零八章柳曉堯把車子停在路邊上,說道:“很簡單啊,現在悟提經在爸爸你手裡,爸爸你完全可以拿這本書來要挾瑜瑜,瑜瑜和小姐的感情很好,她一定會願意為瞭小姐付出的。”聽柳曉堯說完後,我略微有點失望,這個計策我也想過,聽起來似乎沒有問題。張苡瑜當然會願意為瞭燕傾舞付出,不然她當初也不會不惜在教室幫我吹簫,來換取劉飛升手裡的
  • 清茗學院118

  • 第一百一十三章在我的印象中,安知水一直都是一個驕傲純潔的大小姐,就像一張白紙一樣無暇。她擁有的人生是那麼的完美無缺,傢境優越,長得漂亮,氣質高雅,成績優異,人緣又好,就算是談戀愛,也是和同樣完美無缺的校園男神李路悠。在兩人的戀愛期裡,也是同樣的恩愛和諧,李路悠和羅索琿簡直是兩個極端,李路悠做到瞭一個優秀男友所應該做的一
  • 清茗學院120

  • 第一百一十八章隨著男生走進來,我又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瞭。在昏暗的環境下,遠遠的隻能看清一個輪廓,‘他’身材高挑,大概一米七出頭,從上往下,脖頸修長,從肩胛處到‘他’纖細的小蠻腰,線條比例極其完美柔和,再往下,是突然翹挺的臀部,猶如山丘般隆起,繼續往下,雙腿驚人的筆直修長。單憑這個輪廓,‘他’看起來是個不折不扣的極品
  • 清茗學院124

  • 第一百二十章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衣冠禽獸,今天早上瞭羅索琿的女朋友寧櫻雪,中午又上瞭李路悠的女朋友安知水,晚上不出意外我應該還會上瞭白衣山最心愛的女朋友張苡瑜。所以我也有些緊張,在這圖書館不大的角落,我摟著李路悠的女朋友安知水躲在窗簾裡,而外面羅索琿的女朋友寧櫻雪和王飛易在火熱的進行著前戲,恐怕要不瞭多
  • 清茗學院97

  • 第九十三章當然對於我的野心,外面三個室友是不知道的,白毛繼續說道:“羅索琿,老子帶你飚車,你連一百碼都不敢飚,害的我們輸掉瞭,你還記得吧?”上次從趙清詩的生日宴會回宿舍,白毛就在宿舍提過一次這件事情瞭,沒想到到瞭現在還是耿耿於懷。羅索琿點點頭,卻沒有顯得多在意,說道:“記得啊,怎麼瞭?”白毛一手撐在羅索琿的書桌上,俯下
  • 清茗學院99

  • 第九十七章我這才意識到車子已經開到瞭一個小院子裡瞭,風格倒是挺古樸的,門前都是青石板鋪成的路,我把肉棒從黃巧虞的嫩穴中拔出,將她的裙擺放下,黃巧虞手腳無力,我隻能攙扶著她下瞭車。沒想到從車上下來的另一位美女表現的比黃巧虞更是不堪。柳曉堯身穿白色露肩長裙,腳穿黑色高跟鞋,飄逸烏黑的長發高高挽起,露出雪白脖頸,渾身上下透露
  • 清茗學院102

  • 第九十九章“那我先好好想想,反正時間也還早。”我也走到蘇青蟬的面前,近距離的看著她,試圖在她的臉上發現一些端倪。我很難想象,究竟蘇青蟬用瞭什麼秘術,居然可以改頭換面,面前這一張略顯普通的臉,就算精心打扮一番,也頂多隻是清秀可人,走在路上恐怕都難以讓人側目,可是這個女孩的另一面,居然是一個讓白毛都一直念念不忘的絕代佳人。
  • 清茗學院105

  • 第一百零二章眼前的女孩子實在太漂亮瞭,超出我的預料。我之前很多次猜測,蘇青蟬究竟有著怎樣的風華絕代,我知道她甚至比張苡瑜還要勝過一籌,可是我對她最高的預期也不過是可以和趙清詩相媲美。若要把女人的美貌用分值來評價,在此之前,我對趙清詩的打分是一百分,在我心中,她全身上下每一處都是完美,可以說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子,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女教師們的表演

  • 事情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媽媽叫于麗麗,今年四十歲,是一個大學的干部,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一到寒假以后,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麽,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
  • 淫女教師

  • 第一章老師來安慰你的東西第<1>集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
  • 一個人被兩人上啦

  • 我呢剛從國外回到國內剛回國不久,就上高中了因為在國外生活很久 對國內的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呢…剛好是週末 我住校 在校園不遠騎著我得Motor 到處晃 突然看到路上有一位 長髮女 我挺愛看長髮女的說不由自主的 停下車去問她我: 小姐 要去那裡嗎?她: 喔∼你是誰啊 我又不認識你 幹嘛 問我 我要做什麼啊
  • 淫蕩少女的假陰莖

  • 沈麗珍,今年十六歲,就讀於臺北中X高中舞蹈班。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約好要一起跳韻律舞,就搭公車來到表姊家。這時表姊正和她同學沈秀華聊天,因為表姊經常和秀華在一起,並且一同出去好幾次,所以麗珍也是認得秀華。美玲看看人都到齊了,並一起來到樓上的臥房,打開電視及錄放影機,要秀華將帶子拿出來,並且開始換衣服。麗珍穿的是一套白色
  • 淫蕩的體育老師

  •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
  • 和女友在廁所做愛

  • 有次晚上和女友走在學校裡,女友那天正好穿著小短裙搭配黑色網襪(拉到膝蓋下方的那種),走著走著,看著她那雙迷人的腿,我突然想和她做愛,於是我告訴她:妳今天穿這樣很吸引我,我快受不了、想和妳做……我們從第一次做愛(在宿舍)直到那時都沒有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做愛過,女友面有難色的問我:你不要這樣啦!現在在學校,宿舍又有人在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清茗學院133

  • 第一百三十章李珍妮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但我卻在她的笑容中感受到瞭幾分冷漠,還有幾分不屑,她站在我面前,就好像站在一堆垃圾前面一樣難耐。隻要是美女都會受到男生的追捧,心氣高一些也無可厚非,尤其是李珍妮這樣的校花級美女,即便是她已經成為王飛易的女朋友,依然有著一大群高富帥在瘋狂追求她。若是以前,李珍妮對我的輕視,我或許可以
  • 清茗學院136

  • 第一百三十三章“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穿上這件衣服被你玩弄的。”喬希兒的語氣平淡,低垂著眼眸,就像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本來我以為喬希兒已經被調教的很成功瞭,她最在乎是她的名聲,隻要我保證她大明星的的身份不會受到影響,她對我而言,就已經是砧板上的肉,隨便我大快朵頤。可是沒想到她居然還敢違抗我的命
  • 女老師的逆襲

  •   女老師的逆襲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
  • 女兒的小菊蕾

  •   去年夏天女兒她母親和我正式簽訂瞭離婚合同,我也正式開始瞭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法院把女兒判給瞭我,這樣一個人在傢裡也不會覺得太孤單。女兒很懂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無理取鬧,也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要這要。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父親有負女兒良多,所以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女兒的開心,那樣自己也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 內射女朋友

  •   中國有個成語,叫逢兇化吉,其實我看可以改成逢胸必急。一說起大胸,我的腦海中就會有兩團巨大的誘惑物,上面粒粒在目,揮之不去。回味自己的人生,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女人的大胸。我的戀胸情節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在唸小學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姓羅的女生,她個子高高的,她的致命處就是她的大胸。對我來說,早熟讓羅姓同學不再是
  • 便利商店被強奸

  •   大傢好我叫李少霞,今年剛剛20歲,長還算的上是個美女,身材自我感覺沒的說,追我的人哪也不少,可沒喜歡的。我是無意中找到這個網站的,我本來是想找一些關於手淫的東西就來到瞭這裡,看到大傢的故事我也想給大傢講講我的故事。我在學校和傢裡都是乖乖女,可到瞭學校我就自由瞭。不過我是住在學校的所以也不是太“自由”。我說的“自由”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