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園 >

女老師的逆襲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女老師的逆襲


  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


  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


  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


  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隨著那名男子的進出而配合著他。口中則是不斷的呢喃著。


  “啊……那裡……用力一點…健……明……哦”””


  女子口中所說的健明,就是正在她身上沖刺的男子──陳健明,同時也是她今年任教班級的學生。


  而這名叫做陳健明的學生,因為父母期待他能健康聰明,所以取名叫健明。


  他自己本人對於這樣的名字倒是抱怨多多。(其實是作者不會取名字…)


  今年17歲,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外表是屬於眉清目秀的那型,身材並不高大,身體瘦長。在班上成績是屬於中上程度,雖然聰明,但是並沒有很認真在學習上。


  “老師的那裡…好棒……。好緊啊……每一次都……弄得我好舒服…”


  健明一邊親吻著他的老師一邊在她的耳朵邊說話。


  說完,雙手開始玩著那名女子的雙乳。


  兩顆雪白色的肉球,再配合著粉色的乳暈,健明特別喜歡著那名女子的這個部位。


  “快啊……健明……人傢想要啦……”


  因為重心放在那名女子的酥胸上,所以健明減緩瞭活塞運動的頻率,這讓原本要高潮的美女,快感開始消失。


  “可是…我喜歡玩這裡嘛……”就像是個小孩一樣,健明一邊玩弄的雙乳,一邊親吻著女子的耳後。


  “嗯”””小壞蛋,你真的不給人傢嗎………”


  女子看著健明露出的楚楚可憐的表情,眼中充滿瞭水氣,感覺隨時就要掉下淚來。


  這眼神足以讓這世上全部的生物感到不舍,當然,健明也不例外。


  “既然老師想要,那我就…………”


  面對眼前這可人兒的請求健明時在是狠不下心來拒絕,而“奸計”得逞的女子則是吻瞭健明一下。


  健明也隻好暫時放下對於雙乳的攻勢,又開始努力的進行著打地基運動。


  “啊””好棒啊…不愧是我的…健明……”


  而健明將女子的左腳舉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半跪的方式,加大進去女子體內的深度。


  就像鉆地基一樣,狠狠的進攻女子的陰道。


  兩人的私處緊密的結合,巨大的武器每一次攻入她的體內,都讓她有著滿足的充實感。


  而女子的陰道則是緊緊的包覆著健明的小弟,健明可以感覺的到女子的私處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小弟,健明的每一次攻擊,都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噴射。


  “她真的是絕世尤物……”健明不禁這樣子想。


  “啊…用力一點啊…那裡…喲…啊…好棒…要死瞭…”


  女子在健明的攻擊下,理智又逐漸的喪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於無限的快感。


  “啊””歐””…啊…哦””””


  到瞭最後,女子的理智早已不存在,她隻想要追求的更多的快樂,她想要上天堂的感覺。


  健明又換瞭個姿勢,他將女子的身體背向自己,以後進式繼續攻擊。


  而讓人驚訝的是,在健明轉變動作時,女子的小洞居然能緊緊的咬住健明的小弟不放。


  而在轉動身體時,健明感受到小弟傳來的感覺,真的是爽死啦。


  橫向的旋轉所帶來的快感,跟一般的活塞運動又不同,感覺就像是有人輕輕的在搓揉著小弟弟。


  “啊…快要…啊…”


  女子已經忘記瞭一切,包況自己是誰,傢住哪之類的。


  現在的她隻有一個感覺,就是自己要飛天瞭。


  從小弟傳來的情報顯示,自己跨下的美人已經要高潮瞭,也差不多要進行最後的階段瞭。


  健明加快進入女子小穴的節奏,然後配合著女子的高潮,將現榨的新鮮豆漿送進女子的體內。


  “啊”””””!”女子高聲的叫瞭,隨即便昏瞭過去。


  “喂…喂…不是吧,這樣子就昏過去瞭……”健明苦笑著說。


  “真是的……我又不是什麼啞犯提,也不是什麼聾使的,這樣居然能把女人幹暈…這是不是在寫色文啊。”


  健明持續的抱怨中。


  (迷之聲:你這樣寫不怕被人罵嗎?)


  (THANATOS1204:我相信兩位大神們跟他們的忠實的粉絲們是不會計較這樣的事。)


  (迷之聲:哀……請保重。)


  過瞭許久,兩人大戰的過後的痕跡已經被健明收拾完畢。


  而健明一剛收完,之前昏過的女子“剛好”就醒過來……這樣如此剛好的事讓健明有種自己被人給陰瞭的感覺。


  健明將女子抱在懷中,說:


  “我說美玲啊…妳該不會是故意要我收拾殘局,所以才裝暈的吧……”


  那名叫做美玲的女子吃吃的笑說


  “誰叫上次我們兩個在做愛時你都不早點給我,還在那邊想玩調教,看是你調教我,還是我調教你。”


  “好啊…妳這傢夥,這麼容易記恨,這哪是當老師該有的個性。當老師應該要慈悲為懷,看到學生有不對的地方就要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哪有玩報復的……”


  健明一邊伸出手在美玲身上搔癢,一邊說著。


  “啊…好癢啦,不要用瞭啦。人傢知道錯瞭嘛…………”


  眼見沒法子阻止健明的攻擊,美玲隻好再拿出自己的絕技──裝可憐。希望能化解健明的攻勢。


  “真是的,妳每次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作弊啦!”


  健明對於這樣的表情相當沒辦法。


  隻要美玲一露出這樣楚楚可憐的表情,就算健明有再大的怒氣,也會瞬間消失。


  剛剛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早早就把豆漿送給瞭美玲。


  “嘻嘻,誰叫我是你的女人。換成是別人,我才不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是”是”我偉大的美玲老婆,說什麼都對、做什麼都對……。”


  健明抱著美玲,不自覺的想起兩人的過去。


  自己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原先有個交往一年多的女友,婉玉。


  兩人都是同所高中的學生,雖然分屬不同班,但是兩人常常到對方的班級找對方。


  所以兩班的學生都知道兩人是一對。


  至於美玲,全名是林美玲,24歲。是健明高二時,才轉到健明的學校任教的女老師。


  在健明班上的負責教英文的。


  由於外型出眾,才剛進入學校就成為不少男同學玩C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的對像。


  而也是在高二的時候,健明跟婉玉,開始出現瞭感情上的問題。


  原先兩人都還很熱烈的到對方班級報到,可是突然有一陣子,健明發現婉玉很少來自己的班上。


  而自己過去時,婉玉又常常不在班上。這開始讓健明覺得奇怪,到底是怎麼瞭?


  打手機給她時,婉玉總是說有事,或是以各種理由表示自己很忙。


  這讓健明覺得也許……也許兩人之間就要玩完瞭。


  有瞭這樣的感覺後,健明打算找婉玉把事情給談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不希望自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和婉玉結束關系。


  接連打瞭好幾天的電話,對方都沒有響應。


  而自己到班上去找人,婉玉的同學都說她沒有來。


  這讓健明覺得會什麼兩人之間會發生這樣的關系呢,頓時間健明感覺相當無奈,有種莫名的無力感。


  而健明也因為這樣的事情,導致在課堂上不專心,屢屢被任課老師“註意”。


  其中最為“註意”健明的就是美玲瞭。


  原先美玲一到健明的班上,就開始盯住健明。搞的健明常常在想,自己是哪裡得罪她瞭。


  而現在健明上課常分心的情況下,美玲盯的更緊瞭。


  “陳健明,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剛剛上課恍神的健明,馬上就被美玲給抓包。


  旁邊的同學小小聲的打暗號給健明


  “誰告訴他答案的,今年的英文就別想過瞭…”


  此話一出。不論是再好的朋友,都要在顧及成績的情況下,果決的割舍掉友情瞭……“答不出來是嗎……到後面罰站!”


  健明心中一邊抱怨著自己那群好友沒義氣外,對於這位屢屢盯上自己的老師,心中充滿瞭怒氣。


  “可惡…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則我一定會把妳給這樣…那樣的…”健明在心中想著


  “陳健明,關於剛剛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明又中彈瞭…………


  幾天之後,健明跟著父母到市內的一間頂級餐廳用餐。


  由於很少跟父母見面,加上自己又住在外面。而父母也長期不在國內,所以三人很少見面。


  健明傢是個相當富有的傢庭,父母白手起傢,不到45歲便創立瞭跨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健明卻因為個性的緣故,很少對其他人提起自己的傢境。


  甚至是自己的女友,健明也沒有說過,隻有說自己的父母開間小公司,算是個小商人吧…不過沒想到健明在這碰到她……婉玉。


  “婉玉……”


  健明看見自己的女友跟著一位年輕人說話,兩人正坐在位置上聊得非常愉快。


  “健明,怎麼瞭?”


  健明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臉色不對,便開口關心。


  “啊…沒什麼…等我一下,爸、媽。”


  說完也不等父母的回答,健明便往婉玉那桌走去。


  “王婉玉同學,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好巧喔。”


  健明若無其事的打招呼。


  對於健明的出現,婉玉倒是嚇瞭一跳,印像中健明傢不是非常有錢,要來這裡消費,有點難度吧…“你好啊,陳同學。”


  婉玉也若無其事的回答。


  而與婉玉一起用餐的人則是起身向健明身出手說:


  “你好,我是婉玉的未婚夫,我姓戴名律茂。”


  健明聽到對方的名字,呆瞭一下……這世上真的有這麼經典的名字……


  雖然自己跟婉玉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可是這名字也……“你好,我叫陳健明。”


  健明也友好的伸出手來。


  “…我從小就跟婉玉訂婚,如果不是這陣子有空,我也不會回來跟婉玉見面……”


  從跟綠帽兄…咳…我是說律茂兄的談話中知道原來婉玉早在小時候就跟他訂婚瞭。


  而自己不過是綠帽不在時的代替品而已。


  而婉玉這一陣子都聯絡不到人是因為律茂回來瞭,兩人整天在一起的緣故。


  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健明也不打算再跟兩人廢話,便找個借口就離開瞭。


  雖然那天跟久違的父母吃飯,但是對於健明來說,那頓飯大概是吃過的東西理最難吃的一次瞭。


  晚上,健明走在街頭。雖然說自己跟婉玉的分手是早已預料到的事。


  但沒想到實際上居然會這麼難過,大概是自己放瞭感情進去的緣故。


  走進一間PUB,健明雖然沒有想在這裡放蕩自己的打算,但是偶而來這裡玩玩也不錯。


  沒想到的是,健明居然在這看見熟悉的臉孔。


  “那個臭女人!”


  健明口中的臭女人自然是最近盯他很兇的林美玲。


  “什麼嘛……看見有錢的女人就自己貼過去…要錢…本小姐沒有嗎!”


  美玲看來已經喝醉瞭。


  “林老師,妳怎麼會在這裡?”


  看到美玲喝成這個樣子,健明決定過去關切一下。


  畢竟在這裡喝成這樣子,也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像是被人拖到暗巷去強暴啦…之類的事。


  “啊呀…這不是小健明嗎?來陪我喝一杯。”


  小健明?!喝一杯?!


  健明認為美玲已經喝醉瞭…再喝下去應該就會過頭瞭。


  “老師,妳喝多瞭…不要再喝瞭。”


  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制止美玲繼續喝。


  “煩死瞭!不陪我喝就滾!”


  對於想要搶走杯子的健明,美玲發出瞭驅逐令。


  “老師,我們改喝果汁好瞭……請給我兩杯果汁。”


  實在是不能這樣放著她不管,健明雖然很討厭這個老師,但是總不能就這樣不理她。


  “喝果汁也可以啊……幹杯∼”


  拿著服務生遞上來的果汁,美玲一口就幹掉它…然後又點瞭一杯酒。


  “好…好猛…”


  “話說…老師,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想要借由著多說話,來減少美玲喝酒的次數。


  “啊…都是那個負心漢,看見有錢的肥婆就貼上去。什麼嘛…有錢有什麼瞭不起。本小姐也有啊!”


  美玲一邊喝著一邊抱怨著。同時也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健明。


  “老師,喝果汁啦…”健明將手上的果汁給遞瞭過去。


  美玲拿到手又直接把它幹掉…“又是一口喝掉它……。”


  “那你呢………最近上課怎麼都不專心……”


  美玲突如其來的問著健明。


  “我…我沒什麼啦…隻是被女生給甩瞭。對方早就已經有未婚夫瞭,可是我都不知道……”健明苦笑著說。


  然後就向美玲說著自己跟婉玉的事。


  “這樣啊…看來大傢都是一樣可憐。來…喝一杯吧…喝完苦悶就會過去瞭。”


  說完美玲便把酒遞給健明。


  “老師,我未成年呢…”


  “這樣啊…麻煩啊…老師說你可以喝就可以喝,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老太婆似的。”


  “可是……”


  正當健明還想辯解什麼時,美玲將酒倒入自己口中,然後吻上健明,把酒送進健明口中。


  “!!”


  健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酒進入自己的嘴中,好像還帶有點美玲身上的香味。


  而美玲軟軟的嘴唇貼在自己的嘴上,就像個棉花糖一樣,健明忍不住想要多嘗幾口。


  可是美玲卻在此時分開,說:


  “不錯喝吧…?”一點都沒有註意到自己到底做瞭什麼的美玲問著。


  “嗯…啊…”健明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腦中還在回味著剛剛的感覺。


  “哪…再來一次…”


  美玲說完就重復剛剛的動作。


  而這次健明不會再錯失良機,趁著美玲將嘴貼上來把酒送進來的同時,伸出雙手抱住她。


  健明吻著美玲的嘴,不讓她離開。剛開始美玲還有些驚慌,但是很快就適應。


  同時還輕輕的伸出舌頭進入健明的口中,健明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反擊。


  過瞭許久,兩人才分開來。


  也許是剛剛的吻的緣故,美玲好像有點清醒瞭。


  “你知道自己剛剛在做什麼嗎……健明。”


  美玲質問著健明,健明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我要走瞭……”


  美玲起身離開。


  健明追瞭出去,說


  “老師…我…對不起。”


  “沒有想到……你果然是個色狼。”“那是因為老師太美的緣故!”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幾乎是同時就響應。


  “這句話可是對我沒有用呢。”美玲很明快的回應著


  “嗯…這…。那個……”對於美玲的響應,健明倒是反應不及。


  “嘻嘻…笨蛋。”美玲對於健明的反應覺得相當有趣。


  “我……”健明反倒是被美玲弄到臉紅瞭。


  “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可是會毀瞭我們兩個人呢………”


  美玲沒頭沒腦的迸出這一句。


  健明楞瞭一下,老師是想說什麼?


  “回答啊…”


  “回答什麼?”健明還在思考著美玲剛剛的話。


  “你……喜歡我嗎?”美玲開口問著。


  “!!老…老師…妳喝多瞭吧……”健明以幾乎是錯愕的口氣回答著。


  “我說過瞭…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我……。”健明不知道眼前的這位老師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美玲看見健明這樣的反應,也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就走。


  看著美玲的身影隨著遠去的高跟鞋聲逐漸變小,健明的心裡有個什麼在產生。


  健明做出這一輩子所做的最重要的決定,他追瞭上去。


  “老師……我…”


  他跑到美玲面前,擋住瞭美玲。


  “有什麼事嗎?陳同學。”林美玲又回復到在學校時的表情,這是她身為老師的一號表情。


  “就算…就算老師把我當成是個替代品也無所謂;就算我跟老師在一起會毀掉彼此也無所謂。現在的我,隻想跟老師在一起!”


  健明大聲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很遺憾呢,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沒有好好把握……!”美玲的話被健明的吻給中斷瞭。


  美玲推開健明說


  “請你尊重我,陳健明!”


  “我喜歡妳,老師…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我是你的“老師”,所以請不要說這樣子的話。”美玲在回話時特意加中瞭老師兩個字。


  “我……”健明頓瞭頓…想到瞭什麼。


  “妳說的沒錯…妳是我老師,而我不能喜歡上自己的老師……所以…我喜歡的是林美玲,沒錯!我喜歡的是林美玲!”


  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健明興奮的說著。


  “喂喂…你是不是會錯意啦…”美玲有些想笑的說著。“還有…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應該…應該是從那個吻開始吧……”健明臉紅的說著…“我就知道…喝酒會誤事…”美玲抱著頭說。可是健明卻沒有看見美玲眼中的一絲狡猾的光芒。


  “美玲,我……。”健明想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惡…自己不是平常說自己很聰明嗎…怎麼現在發揮不出來。”健明在心中想著。


  看著健明發呆的表情,美玲慢慢的走近健明,然後…抱住健明,向健明吻瞭下去。


  “!!”


  “怎麼又被偷襲瞭。”健明在心裡想著


  唇分後,美玲笑嘻嘻的說:“我說小笨蛋,你到底想起來瞭沒?”


  “想?想起來什麼…??”健明越來越不懂眼前的這位老師瞭。


  “你忘瞭…有人在我高中的時候,就奪走我的初吻呢……”


  “!?咦∼?”健明越來越不懂瞭…“………………你這傢夥…你明明就說要對我負責的…結果你什麼都忘瞭!”美玲像發瞭瘋似的狂打健明。


  “啊∼不要打啦…”健明依然是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玲氣呼呼的從包包中拿出眼鏡,然後當美玲戴上眼鏡時。健明的心中就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被浮上來瞭。


  美玲接著把自己的長發拉起來,用手綁成雙馬尾。


  “想起來瞭嗎?”


  當健明看到美玲這個大大又厚厚的眼鏡,外加上呆到不行的發型時。他就知道是誰瞭……“妳是…那個大姊姊!!”


  原來,以前健明傢附近有住著一個女高中生,當時那位女高中生是標準的乖乖牌,隻知道念書的那型。


  當時的健明隻有10歲,雖然年紀很小,可是因為父母長期不在傢的緣故,所以健明異常的早熟。


  而自己當時不過是覺得無聊所以常常跑去找她玩。


  美玲也因為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所以對於健明這樣的小弟弟常常跑來覺得不會那麼無聊。


  不過沒想到健明居然在有一次的到美玲傢去時,吻瞭美玲一下!


  結果是……美玲當場大哭,所以健明隻好安撫她說:“等我長大瞭…我絕對會負責的!”


  沒想到等到自己長大(17歲),美玲還真的回來瞭……………“你想起來瞭嗎?”美玲不爽的問著


  對於美玲的怒氣,健明隻敢點點頭。


  “很好…那你還要負責嗎?”


  “要!”健明也不是傻子…有美女送上來,自然不會推出去。


  健明抱住美玲,說:


  “對不起…我差一點就忘記跟妳的約定瞭……”


  “是差一點嗎……你不是都有女朋友瞭…”美玲依然很不爽的說


  “我…那個…我…”健明又再一次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美玲。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對我負責?”


  “對!”健明點點頭的說


  “那…陪我去個地方。”美玲下定決心的說


  說完,便拉著健明走。


  兩人來到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一進到屋內,健明還沒來得及問美玲什麼,美玲便撲上來瘋狂的向健明索吻。


  健明雖然有些許的莫名其妙,但美玲的舉動確實挑起他的欲火。


  健明也不想思考什麼,他也同樣的瘋狂的吻著美玲。


  兩人一邊吻著一邊除去身上的衣物。接著健明抱起已經發情的美玲走進美玲的臥室裡。


  “這樣好嗎…?”健明問著,今天發生的事,讓健明覺得相當錯愕。


  “嗯…一但我跟你發生關系後,你就別想甩開我瞭…所以應該是我問你才是。”美玲笑著說。


  “我才不怕妳呢…”


  說完健明開始吻著美玲的臉。


  “嗯∼人傢還是第一次…不要太大力…”美玲一邊享受著健明的吻,一遍說著。


  “放心好瞭…我也是第一次…”健明笑笑著說。


  健明一邊吻著,一邊搓揉起美玲的胸部。


  兩顆白白的山東大饅頭,玩起來相當的有意思。


  “好美啊…”健明忍不住贊嘆的說


  說完,健明開始含著饅頭上的小紅豆,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啊…健明…不要……好難為情。”第一次被人這樣玩弄的美玲,羞澀的說著,臉上盡是緋紅。


  “我…很喜歡嘛………”健明一邊用舌頭玩弄小紅豆,一邊說著。


  同時健明也伸出手摸像美玲的下面,深怕弄痛美玲,所以隻有在洞口輕輕撫摸。


  不過這樣的動作反而刺激瞭美玲。幽暗的小穴中開始流出涓涓細流來。


  “啊…怎麼會……?”對於自己下面的反應,美玲的臉已經紅到可以吃的地步瞭。


  “咦∼老師很濕呢…”


  “討厭啦……還有不要叫我老師…”美玲最後的反抗著,在健明上下二路進攻下,自己的理智幾乎快要被磨光。


  “可是我喜歡跟老師做愛,這樣比較好玩。”健明笑嘻嘻的說


  同時手還不忘記在美玲的陰蒂四周打轉,可是卻又不去處碰哪裡。


  “沒想到平常看色文,這下可以發揮用處瞭!”健明在心中興奮的想著。


  健明低下頭去對著美玲的小穴開始舔著。


  “啊∼∼不要…那裡…很臟啊…”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不也理她,持續的舔著。


  在這樣的動作下,美玲體驗到瞭人生的第一個高潮。


  “啊∼∼∼”美玲弓起身子,腦中什麼東西都沒有,隻感覺到過去24年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滋味。


  健明看著美玲的下面已經相當濕潤瞭,他也舉起自己的尖端武器,對準美玲的山洞,準備進行攻擊。


  “美玲…要進去瞭…”


  正在享受著高潮滋味的美玲點點頭


  “啊∼!”隨著健明的進入,原先眼睛微閉的美玲,因為受到刺激而睜大瞭眼睛。


  當健明進入美玲的體內時,首先感受到的有東西擋住洞口。


  而在健明用力刺入後,美玲便開口叫瞭出來。


  因為害怕美玲會受不瞭,所以健明在進入體內後並沒有馬上乘勝追擊,反而是靜靜的待在山洞中。


  同時一手輕輕的撫摸的美玲的臉。


  “健…明…沒關系,我沒有問題瞭…你可以繼續瞭。”美玲在適應健明的武器後這樣說著。


  “嗯…那我繼續瞭。”


  健明慢慢的運行著活塞運動,剛開始,美玲的臉上還有露出些微的痛苦。


  然而到瞭後來,美玲臉上的痛苦消失瞭,取而代之的是享受的表情。


  同時美玲配合健明的動作,擺動自己的身體,尋求自己最大的快樂。


  “啊∼嗯…喔∼啊…”美玲開始不自覺的發出一些單音調的詞。


  “美玲…妳那裡…好緊啊…”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動作著。


  “老公……人傢就要……死啦∼∼”


  美玲眼睛微閉,雙手抱住健明的脖子。健明則是扶著美玲的細腰,不斷的進行沖刺。


  就這樣進行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動作。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感覺的下面的異常。


  美玲眼睛往上一翻,身子又再次的弓瞭起來,她感覺的自己好像飛瞭出去那樣。


  同時她也感覺的自己尿尿瞭……。


  而在美玲體內的,健明的小弟被美玲體內的洪水刺激到,也吐瞭一口大口的新鮮豆漿反擊。


  做完後,兩人喘息著。兩人都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同時也都精疲力盡。健明幫頭發凌亂的美玲整理頭發,美玲則是靠在健明的懷中。


  “老公…老公…”美玲的聲音把健明從回憶中拉回來。


  “怎麼瞭?”


  “真是的…你在想什麼啦…”美玲對於健明恍神不滿的抱怨著。


  “我隻是想到我們剛剛第一天交往的事而已。”


  美玲聽到健明的話,不自覺的臉又紅瞭。


  第一天交往……兩人第一天交往就上瞭床。


  而且從那天之後,兩人幹脆就住在一起,沒事就做愛。


  基本上就是相當糜爛的生活,可是兩人卻是相當喜歡過這樣的日子。


  “老公…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淫蕩…?”美玲把投靠在健明的懷中說著。


  “嗯…會呀…不過我知道妳隻會在面對我時淫蕩,這樣就好瞭。那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做愛時是淫蕩的。”


  “…………那這樣的話………”美玲聽到健明的回答後,眼中露出瞭一絲閃光。


  “??”


  “老公∼∼我們再來一次吧!”美玲以甜到不行聲音說著


  “咦∼可是明天早上一二節是妳的英文課呢!”


  “我是英文老師…我可以準許你在課堂上睡覺啊!”


  健明覺得……這應該就是叫做濫用特權吧…“………可是妳不可以在課堂上睡覺啊…!”


  “很簡單啊…我打電話給英文小老師,叫她發考卷下去寫就好啦…”


  “咦∼!那…我沒有考試…這樣不行吧…”


  “我說過瞭…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再說…我是你的英文老師,你的英文成績可是操在我手上的。”美玲露出狡詐的眼光說。


  “所以啦…你隻要在傢裡喂飽我就可以瞭…”說完,美玲露出吃吃的笑聲。


  “既然老婆有令,那作老公的自然是要完成它啦。”健明說完便向美玲的臉吻去。


  “老公∼∼我真的好愛你∼∼。”


  “老婆∼我也真的好愛妳。”


  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


  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


  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


  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隨著那名男子的進出而配合著他。口中則是不斷的呢喃著。


  “啊……那裡……用力一點…健……明……哦”””


  女子口中所說的健明,就是正在她身上沖刺的男子──陳健明,同時也是她今年任教班級的學生。


  而這名叫做陳健明的學生,因為父母期待他能健康聰明,所以取名叫健明。


  他自己本人對於這樣的名字倒是抱怨多多。(其實是作者不會取名字…)


  今年17歲,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外表是屬於眉清目秀的那型,身材並不高大,身體瘦長。在班上成績是屬於中上程度,雖然聰明,但是並沒有很認真在學習上。


  “老師的那裡…好棒……。好緊啊……每一次都……弄得我好舒服…”


  健明一邊親吻著他的老師一邊在她的耳朵邊說話。


  說完,雙手開始玩著那名女子的雙乳。


  兩顆雪白色的肉球,再配合著粉色的乳暈,健明特別喜歡著那名女子的這個部位。


  “快啊……健明……人傢想要啦……”


  因為重心放在那名女子的酥胸上,所以健明減緩瞭活塞運動的頻率,這讓原本要高潮的美女,快感開始消失。


  “可是…我喜歡玩這裡嘛……”就像是個小孩一樣,健明一邊玩弄的雙乳,一邊親吻著女子的耳後。


  “嗯”””小壞蛋,你真的不給人傢嗎………”


  女子看著健明露出的楚楚可憐的表情,眼中充滿瞭水氣,感覺隨時就要掉下淚來。


  這眼神足以讓這世上全部的生物感到不舍,當然,健明也不例外。


  “既然老師想要,那我就…………”


  面對眼前這可人兒的請求健明時在是狠不下心來拒絕,而“奸計”得逞的女子則是吻瞭健明一下。


  健明也隻好暫時放下對於雙乳的攻勢,又開始努力的進行著打地基運動。


  “啊””好棒啊…不愧是我的…健明……”


  而健明將女子的左腳舉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半跪的方式,加大進去女子體內的深度。


  就像鉆地基一樣,狠狠的進攻女子的陰道。


  兩人的私處緊密的結合,巨大的武器每一次攻入她的體內,都讓她有著滿足的充實感。


  而女子的陰道則是緊緊的包覆著健明的小弟,健明可以感覺的到女子的私處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小弟,健明的每一次攻擊,都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噴射。


  “她真的是絕世尤物……”健明不禁這樣子想。


  “啊…用力一點啊…那裡…喲…啊…好棒…要死瞭…”


  女子在健明的攻擊下,理智又逐漸的喪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於無限的快感。


  “啊””歐””…啊…哦””””


  到瞭最後,女子的理智早已不存在,她隻想要追求的更多的快樂,她想要上天堂的感覺。


  健明又換瞭個姿勢,他將女子的身體背向自己,以後進式繼續攻擊。


  而讓人驚訝的是,在健明轉變動作時,女子的小洞居然能緊緊的咬住健明的小弟不放。


  而在轉動身體時,健明感受到小弟傳來的感覺,真的是爽死啦。


  橫向的旋轉所帶來的快感,跟一般的活塞運動又不同,感覺就像是有人輕輕的在搓揉著小弟弟。


  “啊…快要…啊…”


  女子已經忘記瞭一切,包況自己是誰,傢住哪之類的。


  現在的她隻有一個感覺,就是自己要飛天瞭。


  從小弟傳來的情報顯示,自己跨下的美人已經要高潮瞭,也差不多要進行最後的階段瞭。


  健明加快進入女子小穴的節奏,然後配合著女子的高潮,將現榨的新鮮豆漿送進女子的體內。


  “啊”””””!”女子高聲的叫瞭,隨即便昏瞭過去。


  “喂…喂…不是吧,這樣子就昏過去瞭……”健明苦笑著說。


  “真是的……我又不是什麼啞犯提,也不是什麼聾使的,這樣居然能把女人幹暈…這是不是在寫色文啊。”


  健明持續的抱怨中。


  (迷之聲:你這樣寫不怕被人罵嗎?)


  (THANATOS1204:我相信兩位大神們跟他們的忠實的粉絲們是不會計較這樣的事。)


  (迷之聲:哀……請保重。)


  過瞭許久,兩人大戰的過後的痕跡已經被健明收拾完畢。


  而健明一剛收完,之前昏過的女子“剛好”就醒過來……這樣如此剛好的事讓健明有種自己被人給陰瞭的感覺。


  健明將女子抱在懷中,說:


  “我說美玲啊…妳該不會是故意要我收拾殘局,所以才裝暈的吧……”


  那名叫做美玲的女子吃吃的笑說


  “誰叫上次我們兩個在做愛時你都不早點給我,還在那邊想玩調教,看是你調教我,還是我調教你。”


  “好啊…妳這傢夥,這麼容易記恨,這哪是當老師該有的個性。當老師應該要慈悲為懷,看到學生有不對的地方就要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哪有玩報復的……”


  健明一邊伸出手在美玲身上搔癢,一邊說著。


  “啊…好癢啦,不要用瞭啦。人傢知道錯瞭嘛…………”


  眼見沒法子阻止健明的攻擊,美玲隻好再拿出自己的絕技──裝可憐。希望能化解健明的攻勢。


  “真是的,妳每次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作弊啦!”


  健明對於這樣的表情相當沒辦法。


  隻要美玲一露出這樣楚楚可憐的表情,就算健明有再大的怒氣,也會瞬間消失。


  剛剛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早早就把豆漿送給瞭美玲。


  “嘻嘻,誰叫我是你的女人。換成是別人,我才不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是”是”我偉大的美玲老婆,說什麼都對、做什麼都對……。”


  健明抱著美玲,不自覺的想起兩人的過去。


  自己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原先有個交往一年多的女友,婉玉。


  兩人都是同所高中的學生,雖然分屬不同班,但是兩人常常到對方的班級找對方。


  所以兩班的學生都知道兩人是一對。


  至於美玲,全名是林美玲,24歲。是健明高二時,才轉到健明的學校任教的女老師。


  在健明班上的負責教英文的。


  由於外型出眾,才剛進入學校就成為不少男同學玩C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的對像。


  而也是在高二的時候,健明跟婉玉,開始出現瞭感情上的問題。


  原先兩人都還很熱烈的到對方班級報到,可是突然有一陣子,健明發現婉玉很少來自己的班上。


  而自己過去時,婉玉又常常不在班上。這開始讓健明覺得奇怪,到底是怎麼瞭?


  打手機給她時,婉玉總是說有事,或是以各種理由表示自己很忙。


  這讓健明覺得也許……也許兩人之間就要玩完瞭。


  有瞭這樣的感覺後,健明打算找婉玉把事情給談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不希望自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和婉玉結束關系。


  接連打瞭好幾天的電話,對方都沒有響應。


  而自己到班上去找人,婉玉的同學都說她沒有來。


  這讓健明覺得會什麼兩人之間會發生這樣的關系呢,頓時間健明感覺相當無奈,有種莫名的無力感。


  而健明也因為這樣的事情,導致在課堂上不專心,屢屢被任課老師“註意”。


  其中最為“註意”健明的就是美玲瞭。


  原先美玲一到健明的班上,就開始盯住健明。搞的健明常常在想,自己是哪裡得罪她瞭。


  而現在健明上課常分心的情況下,美玲盯的更緊瞭。


  “陳健明,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剛剛上課恍神的健明,馬上就被美玲給抓包。


  旁邊的同學小小聲的打暗號給健明


  “誰告訴他答案的,今年的英文就別想過瞭…”


  此話一出。不論是再好的朋友,都要在顧及成績的情況下,果決的割舍掉友情瞭……“答不出來是嗎……到後面罰站!”


  健明心中一邊抱怨著自己那群好友沒義氣外,對於這位屢屢盯上自己的老師,心中充滿瞭怒氣。


  “可惡…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則我一定會把妳給這樣…那樣的…”健明在心中想著


  “陳健明,關於剛剛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明又中彈瞭…………


  幾天之後,健明跟著父母到市內的一間頂級餐廳用餐。


  由於很少跟父母見面,加上自己又住在外面。而父母也長期不在國內,所以三人很少見面。


  健明傢是個相當富有的傢庭,父母白手起傢,不到45歲便創立瞭跨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健明卻因為個性的緣故,很少對其他人提起自己的傢境。


  甚至是自己的女友,健明也沒有說過,隻有說自己的父母開間小公司,算是個小商人吧…不過沒想到健明在這碰到她……婉玉。


  “婉玉……”


  健明看見自己的女友跟著一位年輕人說話,兩人正坐在位置上聊得非常愉快。


  “健明,怎麼瞭?”


  健明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臉色不對,便開口關心。


  “啊…沒什麼…等我一下,爸、媽。”


  說完也不等父母的回答,健明便往婉玉那桌走去。


  “王婉玉同學,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好巧喔。”


  健明若無其事的打招呼。


  對於健明的出現,婉玉倒是嚇瞭一跳,印像中健明傢不是非常有錢,要來這裡消費,有點難度吧…“你好啊,陳同學。”


  婉玉也若無其事的回答。


  而與婉玉一起用餐的人則是起身向健明身出手說:


  “你好,我是婉玉的未婚夫,我姓戴名律茂。”


  健明聽到對方的名字,呆瞭一下……這世上真的有這麼經典的名字……


  雖然自己跟婉玉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可是這名字也……“你好,我叫陳健明。”


  健明也友好的伸出手來。


  “…我從小就跟婉玉訂婚,如果不是這陣子有空,我也不會回來跟婉玉見面……”


  從跟綠帽兄…咳…我是說律茂兄的談話中知道原來婉玉早在小時候就跟他訂婚瞭。


  而自己不過是綠帽不在時的代替品而已。


  而婉玉這一陣子都聯絡不到人是因為律茂回來瞭,兩人整天在一起的緣故。


  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健明也不打算再跟兩人廢話,便找個借口就離開瞭。


  雖然那天跟久違的父母吃飯,但是對於健明來說,那頓飯大概是吃過的東西理最難吃的一次瞭。


  晚上,健明走在街頭。雖然說自己跟婉玉的分手是早已預料到的事。


  但沒想到實際上居然會這麼難過,大概是自己放瞭感情進去的緣故。


  走進一間PUB,健明雖然沒有想在這裡放蕩自己的打算,但是偶而來這裡玩玩也不錯。


  沒想到的是,健明居然在這看見熟悉的臉孔。


  “那個臭女人!”


  健明口中的臭女人自然是最近盯他很兇的林美玲。


  “什麼嘛……看見有錢的女人就自己貼過去…要錢…本小姐沒有嗎!”


  美玲看來已經喝醉瞭。


  “林老師,妳怎麼會在這裡?”


  看到美玲喝成這個樣子,健明決定過去關切一下。


  畢竟在這裡喝成這樣子,也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像是被人拖到暗巷去強暴啦…之類的事。


  “啊呀…這不是小健明嗎?來陪我喝一杯。”


  小健明?!喝一杯?!


  健明認為美玲已經喝醉瞭…再喝下去應該就會過頭瞭。


  “老師,妳喝多瞭…不要再喝瞭。”


  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制止美玲繼續喝。


  “煩死瞭!不陪我喝就滾!”


  對於想要搶走杯子的健明,美玲發出瞭驅逐令。


  “老師,我們改喝果汁好瞭……請給我兩杯果汁。”


  實在是不能這樣放著她不管,健明雖然很討厭這個老師,但是總不能就這樣不理她。


  “喝果汁也可以啊……幹杯∼”


  拿著服務生遞上來的果汁,美玲一口就幹掉它…然後又點瞭一杯酒。


  “好…好猛…”


  “話說…老師,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想要借由著多說話,來減少美玲喝酒的次數。


  “啊…都是那個負心漢,看見有錢的肥婆就貼上去。什麼嘛…有錢有什麼瞭不起。本小姐也有啊!”


  美玲一邊喝著一邊抱怨著。同時也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健明。


  “老師,喝果汁啦…”健明將手上的果汁給遞瞭過去。


  美玲拿到手又直接把它幹掉…“又是一口喝掉它……。”


  “那你呢………最近上課怎麼都不專心……”


  美玲突如其來的問著健明。


  “我…我沒什麼啦…隻是被女生給甩瞭。對方早就已經有未婚夫瞭,可是我都不知道……”健明苦笑著說。


  然後就向美玲說著自己跟婉玉的事。


  “這樣啊…看來大傢都是一樣可憐。來…喝一杯吧…喝完苦悶就會過去瞭。”


  說完美玲便把酒遞給健明。


  “老師,我未成年呢…”


  “這樣啊…麻煩啊…老師說你可以喝就可以喝,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老太婆似的。”


  “可是……”


  正當健明還想辯解什麼時,美玲將酒倒入自己口中,然後吻上健明,把酒送進健明口中。


  “!!”


  健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酒進入自己的嘴中,好像還帶有點美玲身上的香味。


  而美玲軟軟的嘴唇貼在自己的嘴上,就像個棉花糖一樣,健明忍不住想要多嘗幾口。


  可是美玲卻在此時分開,說:


  “不錯喝吧…?”一點都沒有註意到自己到底做瞭什麼的美玲問著。


  “嗯…啊…”健明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腦中還在回味著剛剛的感覺。


  “哪…再來一次…”


  美玲說完就重復剛剛的動作。


  而這次健明不會再錯失良機,趁著美玲將嘴貼上來把酒送進來的同時,伸出雙手抱住她。


  健明吻著美玲的嘴,不讓她離開。剛開始美玲還有些驚慌,但是很快就適應。


  同時還輕輕的伸出舌頭進入健明的口中,健明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反擊。


  過瞭許久,兩人才分開來。


  也許是剛剛的吻的緣故,美玲好像有點清醒瞭。


  “你知道自己剛剛在做什麼嗎……健明。”


  美玲質問著健明,健明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我要走瞭……”


  美玲起身離開。


  健明追瞭出去,說


  “老師…我…對不起。”


  “沒有想到……你果然是個色狼。”“那是因為老師太美的緣故!”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幾乎是同時就響應。


  “這句話可是對我沒有用呢。”美玲很明快的回應著


  “嗯…這…。那個……”對於美玲的響應,健明倒是反應不及。


  “嘻嘻…笨蛋。”美玲對於健明的反應覺得相當有趣。


  “我……”健明反倒是被美玲弄到臉紅瞭。


  “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可是會毀瞭我們兩個人呢………”


  美玲沒頭沒腦的迸出這一句。


  健明楞瞭一下,老師是想說什麼?


  “回答啊…”


  “回答什麼?”健明還在思考著美玲剛剛的話。


  “你……喜歡我嗎?”美玲開口問著。


  “!!老…老師…妳喝多瞭吧……”健明以幾乎是錯愕的口氣回答著。


  “我說過瞭…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我……。”健明不知道眼前的這位老師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美玲看見健明這樣的反應,也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就走。


  看著美玲的身影隨著遠去的高跟鞋聲逐漸變小,健明的心裡有個什麼在產生。


  健明做出這一輩子所做的最重要的決定,他追瞭上去。


  “老師……我…”


  他跑到美玲面前,擋住瞭美玲。


  “有什麼事嗎?陳同學。”林美玲又回復到在學校時的表情,這是她身為老師的一號表情。


  “就算…就算老師把我當成是個替代品也無所謂;就算我跟老師在一起會毀掉彼此也無所謂。現在的我,隻想跟老師在一起!”


  健明大聲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很遺憾呢,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沒有好好把握……!”美玲的話被健明的吻給中斷瞭。


  美玲推開健明說


  “請你尊重我,陳健明!”


  “我喜歡妳,老師…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我是你的“老師”,所以請不要說這樣子的話。”美玲在回話時特意加中瞭老師兩個字。


  “我……”健明頓瞭頓…想到瞭什麼。


  “妳說的沒錯…妳是我老師,而我不能喜歡上自己的老師……所以…我喜歡的是林美玲,沒錯!我喜歡的是林美玲!”


  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健明興奮的說著。


  “喂喂…你是不是會錯意啦…”美玲有些想笑的說著。“還有…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應該…應該是從那個吻開始吧……”健明臉紅的說著…“我就知道…喝酒會誤事…”美玲抱著頭說。可是健明卻沒有看見美玲眼中的一絲狡猾的光芒。


  “美玲,我……。”健明想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惡…自己不是平常說自己很聰明嗎…怎麼現在發揮不出來。”健明在心中想著。


  看著健明發呆的表情,美玲慢慢的走近健明,然後…抱住健明,向健明吻瞭下去。


  “!!”


  “怎麼又被偷襲瞭。”健明在心裡想著


  唇分後,美玲笑嘻嘻的說:“我說小笨蛋,你到底想起來瞭沒?”


  “想?想起來什麼…??”健明越來越不懂眼前的這位老師瞭。


  “你忘瞭…有人在我高中的時候,就奪走我的初吻呢……”


  “!?咦∼?”健明越來越不懂瞭…“………………你這傢夥…你明明就說要對我負責的…結果你什麼都忘瞭!”美玲像發瞭瘋似的狂打健明。


  “啊∼不要打啦…”健明依然是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玲氣呼呼的從包包中拿出眼鏡,然後當美玲戴上眼鏡時。健明的心中就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被浮上來瞭。


  美玲接著把自己的長發拉起來,用手綁成雙馬尾。


  “想起來瞭嗎?”


  當健明看到美玲這個大大又厚厚的眼鏡,外加上呆到不行的發型時。他就知道是誰瞭……“妳是…那個大姊姊!!”


  原來,以前健明傢附近有住著一個女高中生,當時那位女高中生是標準的乖乖牌,隻知道念書的那型。


  當時的健明隻有10歲,雖然年紀很小,可是因為父母長期不在傢的緣故,所以健明異常的早熟。


  而自己當時不過是覺得無聊所以常常跑去找她玩。


  美玲也因為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所以對於健明這樣的小弟弟常常跑來覺得不會那麼無聊。


  不過沒想到健明居然在有一次的到美玲傢去時,吻瞭美玲一下!


  結果是……美玲當場大哭,所以健明隻好安撫她說:“等我長大瞭…我絕對會負責的!”


  沒想到等到自己長大(17歲),美玲還真的回來瞭……………“你想起來瞭嗎?”美玲不爽的問著


  對於美玲的怒氣,健明隻敢點點頭。


  “很好…那你還要負責嗎?”


  “要!”健明也不是傻子…有美女送上來,自然不會推出去。


  健明抱住美玲,說:


  “對不起…我差一點就忘記跟妳的約定瞭……”


  “是差一點嗎……你不是都有女朋友瞭…”美玲依然很不爽的說


  “我…那個…我…”健明又再一次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美玲。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對我負責?”


  “對!”健明點點頭的說


  “那…陪我去個地方。”美玲下定決心的說


  說完,便拉著健明走。


  兩人來到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一進到屋內,健明還沒來得及問美玲什麼,美玲便撲上來瘋狂的向健明索吻。


  健明雖然有些許的莫名其妙,但美玲的舉動確實挑起他的欲火。


  健明也不想思考什麼,他也同樣的瘋狂的吻著美玲。


  兩人一邊吻著一邊除去身上的衣物。接著健明抱起已經發情的美玲走進美玲的臥室裡。


  “這樣好嗎…?”健明問著,今天發生的事,讓健明覺得相當錯愕。


  “嗯…一但我跟你發生關系後,你就別想甩開我瞭…所以應該是我問你才是。”美玲笑著說。


  “我才不怕妳呢…”


  說完健明開始吻著美玲的臉。


  “嗯∼人傢還是第一次…不要太大力…”美玲一邊享受著健明的吻,一遍說著。


  “放心好瞭…我也是第一次…”健明笑笑著說。


  健明一邊吻著,一邊搓揉起美玲的胸部。


  兩顆白白的山東大饅頭,玩起來相當的有意思。


  “好美啊…”健明忍不住贊嘆的說


  說完,健明開始含著饅頭上的小紅豆,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啊…健明…不要……好難為情。”第一次被人這樣玩弄的美玲,羞澀的說著,臉上盡是緋紅。


  “我…很喜歡嘛………”健明一邊用舌頭玩弄小紅豆,一邊說著。


  同時健明也伸出手摸像美玲的下面,深怕弄痛美玲,所以隻有在洞口輕輕撫摸。


  不過這樣的動作反而刺激瞭美玲。幽暗的小穴中開始流出涓涓細流來。


  “啊…怎麼會……?”對於自己下面的反應,美玲的臉已經紅到可以吃的地步瞭。


  “咦∼老師很濕呢…”


  “討厭啦……還有不要叫我老師…”美玲最後的反抗著,在健明上下二路進攻下,自己的理智幾乎快要被磨光。


  “可是我喜歡跟老師做愛,這樣比較好玩。”健明笑嘻嘻的說


  同時手還不忘記在美玲的陰蒂四周打轉,可是卻又不去處碰哪裡。


  “沒想到平常看色文,這下可以發揮用處瞭!”健明在心中興奮的想著。


  健明低下頭去對著美玲的小穴開始舔著。


  “啊∼∼不要…那裡…很臟啊…”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不也理她,持續的舔著。


  在這樣的動作下,美玲體驗到瞭人生的第一個高潮。


  “啊∼∼∼”美玲弓起身子,腦中什麼東西都沒有,隻感覺到過去24年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滋味。


  健明看著美玲的下面已經相當濕潤瞭,他也舉起自己的尖端武器,對準美玲的山洞,準備進行攻擊。


  “美玲…要進去瞭…”


  正在享受著高潮滋味的美玲點點頭


  “啊∼!”隨著健明的進入,原先眼睛微閉的美玲,因為受到刺激而睜大瞭眼睛。


  當健明進入美玲的體內時,首先感受到的有東西擋住洞口。


  而在健明用力刺入後,美玲便開口叫瞭出來。


  因為害怕美玲會受不瞭,所以健明在進入體內後並沒有馬上乘勝追擊,反而是靜靜的待在山洞中。


  同時一手輕輕的撫摸的美玲的臉。


  “健…明…沒關系,我沒有問題瞭…你可以繼續瞭。”美玲在適應健明的武器後這樣說著。


  “嗯…那我繼續瞭。”


  健明慢慢的運行著活塞運動,剛開始,美玲的臉上還有露出些微的痛苦。


  然而到瞭後來,美玲臉上的痛苦消失瞭,取而代之的是享受的表情。


  同時美玲配合健明的動作,擺動自己的身體,尋求自己最大的快樂。


  “啊∼嗯…喔∼啊…”美玲開始不自覺的發出一些單音調的詞。


  “美玲…妳那裡…好緊啊…”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動作著。


  “老公……人傢就要……死啦∼∼”


  美玲眼睛微閉,雙手抱住健明的脖子。健明則是扶著美玲的細腰,不斷的進行沖刺。


  就這樣進行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動作。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感覺的下面的異常。


  美玲眼睛往上一翻,身子又再次的弓瞭起來,她感覺的自己好像飛瞭出去那樣。


  同時她也感覺的自己尿尿瞭……。


  而在美玲體內的,健明的小弟被美玲體內的洪水刺激到,也吐瞭一口大口的新鮮豆漿反擊。


  做完後,兩人喘息著。兩人都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同時也都精疲力盡。健明幫頭發凌亂的美玲整理頭發,美玲則是靠在健明的懷中。


  “老公…老公…”美玲的聲音把健明從回憶中拉回來。


  “怎麼瞭?”


  “真是的…你在想什麼啦…”美玲對於健明恍神不滿的抱怨著。


  “我隻是想到我們剛剛第一天交往的事而已。”


  美玲聽到健明的話,不自覺的臉又紅瞭。


  第一天交往……兩人第一天交往就上瞭床。


  而且從那天之後,兩人幹脆就住在一起,沒事就做愛。


  基本上就是相當糜爛的生活,可是兩人卻是相當喜歡過這樣的日子。


  “老公…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淫蕩…?”美玲把投靠在健明的懷中說著。


  “嗯…會呀…不過我知道妳隻會在面對我時淫蕩,這樣就好瞭。那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做愛時是淫蕩的。”


  “…………那這樣的話………”美玲聽到健明的回答後,眼中露出瞭一絲閃光。


  “??”


  “老公∼∼我們再來一次吧!”美玲以甜到不行聲音說著


  “咦∼可是明天早上一二節是妳的英文課呢!”


  “我是英文老師…我可以準許你在課堂上睡覺啊!”


  健明覺得……這應該就是叫做濫用特權吧…“………可是妳不可以在課堂上睡覺啊…!”


  “很簡單啊…我打電話給英文小老師,叫她發考卷下去寫就好啦…”


  “咦∼!那…我沒有考試…這樣不行吧…”


  “我說過瞭…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再說…我是你的英文老師,你的英文成績可是操在我手上的。”美玲露出狡詐的眼光說。


  “所以啦…你隻要在傢裡喂飽我就可以瞭…”說完,美玲露出吃吃的笑聲。


  “既然老婆有令,那作老公的自然是要完成它啦。”健明說完便向美玲的臉吻去。


  “老公∼∼我真的好愛你∼∼。”


  “老婆∼我也真的好愛妳。”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女老師

  • 我是個不但好色而且變態的人。在高中的時候,我是數學課代表。我的數學老師叫林志玲,個子高,偏瘦,也長得有八分似名模林志玲,是一個小鳥依人型的女人,不過身材卻比名模林志玲有過之而無不及。別看她長得溫柔體貼,說話時音韻嬌滴滴的,管起學生來,那可真是一隻母老虎,嚴厲得很。林老師平時總愛穿窄身吊帶上衣加同色外套和牛仔褲,這使得她
  • 藥姦女老師

  •   我是個不但好色而且變態的人。在高中的時候,我是數學課代表。我的數學老師叫林志玲,個子高,偏瘦,也長得有八分似名模林志玲,是一個小鳥依人型的女人,不過身材卻比名模林志玲有過之而無不及。別看她長得溫柔體貼,說話時音韻嬌滴滴的,管起學生來,那可真是一隻母老虎,嚴厲得很。林老師平時總愛穿窄身吊帶上衣加同色外套和牛仔褲,這使
  • 與幾個女老師

  • 老師,女,31歲,已婚,無錫人,某幼兒院老師。短髮,165高,體重52公斤,相貌中上,胸部高聳。她也是我在聊天室認識的,其實我聊天很老套,都公式化瞭, 「你好,可以聊聊嗎?」從平平淡淡的問候開始,我們慢慢的深入。先探探她上網的目的,當然一開始女人都不會承認來找情人或一夜情的。
    試探要有技巧,隻要聊得她不迴避這樣的問題,
  • 和女老師在野外作愛

  • 今年22歲,是一個大學阿拉伯語專業的學生,全班一共30人,有25人是女生。另4個男生長的委瑣不堪,個子又小,身體又單薄,是南方人的身材,有點像民工而我是典型東北大漢的身材,身高182,高中時就是校隊的主力,面貌清秀,典型的0618黃金身材,自然也就成瞭我們學院的院草,也是我們班的班長。大傢都知道,大學很自由。我們也是如
  • 女老師

  • 武春燕是我在沈陽上學時的老師。她那時25歲左右吧,167的身高。十分有韻味,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就如初婚的少婦一樣。每逢她的課,我總喜歡看著她的大屁股扭動的樣子,心裡很想摸摸。可她是我的老師,我一直控制住自己的綺念。那天剛過五一節,天氣暖瞭。武老師穿瞭緊身短裙,露出兩條白嫩誘人的美腿。25歲成熟女性的迷人身材讓我看瞭個口
  • 誘奸瞭女老師

  • 男,十七歲,正值精力旺盛的青春期。其人沒有什麼優點,除瞭那些奇奇怪怪的發明以外。也正是這些奇怪的發明,人送外號「流氓」。劉芒就讀於XX中學,今年高二。這個高中是出瞭名的優秀,H省的高考狀元在這兒出瞭一個又一個,而伴隨盛名的同時,該校也是出瞭名的管理嚴格。時不時的強制對學生的所帶物品進行檢查就是其中的一項,劉芒在前幾次突
  • 能和我一起高潮的女老師

  • 這個女人也是四年前的事瞭!她的名字叫艷,當時是她加的我,剛認識她的時候她說她是白衣天使, 我還以為是個醫生或者護士呢,結果接觸久瞭愛知道原來是人民教師。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結婚沒有!她在我心中一 直很神密的哪種,我們剛開始也是就隨便聊聊的哪種。隻要小狼手裡有女人時從來就不會主動招惹另外一個女人!時間和精力上都來不及的!就
  • 狂幹獨居女老師

  • 上三年級的時候,我爸領著我去做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就跟我媽離婚。他走瞭之後,我媽也跟人跑瞭,如果不是我大伯,也許我要餓死街頭。自從親身父母拋棄我後,我變得沉默寡言,特內向,有點抑鬱。上高中的時候,班上同學基本上都知道我的事兒,當著面罵我是野種,說我媽是婊子,我爸頭頂一片綠,有人還編順口溜嘲笑我。有一段時間我天天被打,也沒
  • 訓導主任爆操女老師

  • 那年我年約五十,在市裡有名的學校做高三年級的訓導主任。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雖然已經快五十歲瞭,但我的性欲依然很旺盛,傢裡的黃臉婆根本不能滿足我。而我們年級有一個美女英語老師雪利,30幾歲彌漫成熟女性的性感魅力,正是一個女人最妖嬈溝人的年齡,一對胸我目測得有35D,一雙長腿每天配上一雙黑絲,那種誘惑使我每次看見她都不由得
  • 跆拳道黑帶女老師的小穴


  • 雖說是重點高中,其實美女還是不少,但我夢中情人卻是我們學校的團委書記,校長身邊的大紅人薛敏,重點大學剛畢業不久的英語老師。165高、長發披肩、相貌清秀。每每看到她白裡透紅的臉、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修長的腿、微翹的臀部和精致挺立的胸部,仙女般的從身邊飄過,腦子裡就不免胡思亂想起來。
    可是這樣一個美女卻著實讓我領教瞭次她的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女教師們的表演

  • 事情是關於我媽媽的,我媽媽叫于麗麗,今年四十歲,是一個大學的干部,在學校婦女工作委員會任職。一到寒假以后,媽媽和往年一樣忙碌了起來,今年當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勁了,每天早出晚歸的,好像在趕著做什麽,每天回到家還似乎挺累的,但看起來又挺開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樣。這個星期六,媽媽早上七點匆匆吃完早飯就急著往外走
  • 淫女教師

  • 第一章老師來安慰你的東西第<1>集下腹部還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覺。在旁邊的床上,治輝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現在頭皮上。整個房間充滿老醜的氣味,加上沒有冷氣的關係,空氣顯得非常的悶熱。美倫對出汗的身體感到不舒服,懶洋洋的起來向樓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對面的管理員的房間紙門上沒有投影,美倫可能就那樣走進浴室,可是投影造成
  • 一個人被兩人上啦

  • 我呢剛從國外回到國內剛回國不久,就上高中了因為在國外生活很久 對國內的還是不太習慣 有一天呢…剛好是週末 我住校 在校園不遠騎著我得Motor 到處晃 突然看到路上有一位 長髮女 我挺愛看長髮女的說不由自主的 停下車去問她我: 小姐 要去那裡嗎?她: 喔∼你是誰啊 我又不認識你 幹嘛 問我 我要做什麼啊
  • 淫蕩少女的假陰莖

  • 沈麗珍,今年十六歲,就讀於臺北中X高中舞蹈班。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約好要一起跳韻律舞,就搭公車來到表姊家。這時表姊正和她同學沈秀華聊天,因為表姊經常和秀華在一起,並且一同出去好幾次,所以麗珍也是認得秀華。美玲看看人都到齊了,並一起來到樓上的臥房,打開電視及錄放影機,要秀華將帶子拿出來,並且開始換衣服。麗珍穿的是一套白色
  • 淫蕩的體育老師

  •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
  • 和女友在廁所做愛

  • 有次晚上和女友走在學校裡,女友那天正好穿著小短裙搭配黑色網襪(拉到膝蓋下方的那種),走著走著,看著她那雙迷人的腿,我突然想和她做愛,於是我告訴她:妳今天穿這樣很吸引我,我快受不了、想和妳做……我們從第一次做愛(在宿舍)直到那時都沒有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做愛過,女友面有難色的問我:你不要這樣啦!現在在學校,宿舍又有人在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女老師的逆襲

  •   女老師的逆襲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
  • 女兒的小菊蕾

  •   去年夏天女兒她母親和我正式簽訂瞭離婚合同,我也正式開始瞭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法院把女兒判給瞭我,這樣一個人在傢裡也不會覺得太孤單。女兒很懂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無理取鬧,也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要這要。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父親有負女兒良多,所以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女兒的開心,那樣自己也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 內射女朋友

  •   中國有個成語,叫逢兇化吉,其實我看可以改成逢胸必急。一說起大胸,我的腦海中就會有兩團巨大的誘惑物,上面粒粒在目,揮之不去。回味自己的人生,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女人的大胸。我的戀胸情節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在唸小學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姓羅的女生,她個子高高的,她的致命處就是她的大胸。對我來說,早熟讓羅姓同學不再是
  • 便利商店被強奸

  •   大傢好我叫李少霞,今年剛剛20歲,長還算的上是個美女,身材自我感覺沒的說,追我的人哪也不少,可沒喜歡的。我是無意中找到這個網站的,我本來是想找一些關於手淫的東西就來到瞭這裡,看到大傢的故事我也想給大傢講講我的故事。我在學校和傢裡都是乖乖女,可到瞭學校我就自由瞭。不過我是住在學校的所以也不是太“自由”。我說的“自由”
  • 直播舔堂嫂

  •   我在京都上大一,來到京都一年的時間,讓我充分體會到「京城居大不易」的真正意味。這句話不僅僅指的生活,更多的則是一種狀態,一種集這個泱泱民族數千年歷史傳承,和現如今十幾億國民向往的精神狀態。一年的大學生活,讓我見識到瞭什麼叫做一切向錢看,也見識到瞭什麼叫做真正的民族精英,更多的,是深刻認識到在這個躁動中正在高速發展的
  • 豐滿淫蕩的老板娘

  •   想必大傢都上過大學,知道大學附近是有很多小旅館的,小旅館都是些大學生情侶常去的地方,各位狼友肯定也都去過,不過我要跟大傢說的是,我怎樣上瞭小旅館的老板娘。因為我上學的時候傢裡比較窮,每月的生活費很少,於是,我就找做兼職,經過尋覓找瞭這傢小旅館當服務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給人開房、賣點生活用品、收拾房間什麼的,倒不是很累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