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俠 >

換小說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有沒有換小說的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寂寞的黃蓉

  • 一日午后,黃蓉正側躺在柔軟的床上,一只手托着臉頰閉目養神。只聽門外一人喊道:「郭夫人,您的茶來了。」「進來。」黃蓉應道。進來的人叫做王成,是一個十分機靈的年輕人,由于北方戰事的關系,使得父母雙亡,于是他便來投靠住在襄陽城的爺爺-王鐵,剛好王鐵是在郭府里幫傭的,所以郭靖便順便也收留了王成,好讓他能跟爺爺有個照應。
  • 黃蓉襄陽淫史

  • 襄陽城外,百萬蒙古鐵騎虎視眈眈。連續攻打了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沒有被攻破,對於腐敗的宋朝軍隊來說,這簡直是個奇跡,而創造這個奇跡的人,並不是襄陽守備呂文德,而是兩個年輕的武林人士。一個是可與東邪西毒齊名的大俠郭靖,還有一個就是郭靖的新婚嬌妻、黃藥師之女、丐幫幫主、中原第一美女黃蓉。郭靖的號召力加上黃蓉的聰明智慧,百萬
  •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 雲中鶴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紅棉忽然聞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經晚了,一陣頭暈目眩,昏倒在地上!雲中鶴彎腰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秦紅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紅棉那嬌麗的粉臉上親了幾口,把秦紅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紅棉的衣裳,忽然轉念一想:玩一個無知無覺的木頭美人有什麼意思,可是放開她後又怕她不聽話,猛地計上心來
  • 朱元璋與周芷若

  • 話說陳友諒設計,先是借宋清書的刀殺了莫生谷,令其不容於師門。后又抓了周芷若,以其清白作要挾,逼宋清書對武當七俠和張三豐下毒。再后來有了丐幫宋清書逼婚,張無忌闖丐幫救芷若。這里要講的就是這段故事。當晚,在丐幫總垛,敲鑼打鼓,張燈結彩,方圓幾里,燈火通明。干嗎呢?原來是丐幫新近入夥的八袋弟子宋清書要娶親呢!只見那宋清書
  • 驢子告美人

  • 序:做人不可許下永諾,因為未必可以一一實現,不過,有時人到危急關頭,就任何事都答應,但危險一過,就會將承諾拋諸腦後,文中的婦人得到驢子相救後但踐諾,還恩將仇報,於是就出現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古道西風,一個廿六、七歲,身穿孝服的婦人,騎著頭驢子,踟躅前行。婦人蹙著眉心,一面憂鬱,但可以看得出她還是很俏麗。
  • 縱慾之禍

  • 馬可清,早年混跡江湖,結交了不少「奇能異士」,後來改邪歸正經營起茶葉生意,日子過得不錯。當年老馬年輕氣盛,好勇鬥狠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堂來,追隨者也不在少數。但江湖險惡難行,迫使他放棄了江湖生涯,年屆四十的他好不容易討了媳婦,只可惜紅顏多薄命,老婆早逝。他有三個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馬可清身為他們的大哥,年齡的差距也有十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

  • 愛,性,兩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幾乎不會缺少的字眼,而每個人的第一次愛,第一次性則都會讓人刻骨銘心,一生難忘。第一次對很多人來說,隻有一次,但是對於有些人,有些時候,不同的經歷也許會為人生添上不一樣的第一次,也許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的名字叫雲,在生活中,我有三個關系非常好的姐妹,一個是舅舅傢的表妹,一個是叔叔傢的堂姐,
  • 棠棣之花,媚兒肉香

  •  「啊~~終於把那幫小鬼弄畢業瞭,這個暑假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拜托,你自己也才剛大學畢業誒……」「哈,剛剛成年的不是小鬼是什麼呀!小媚,放暑假準備去哪裡玩?」「……等人」一抹淡淡的微笑綻放在我的唇邊。「吼吼吼,剛剛笑那麼甜蜜,等哪個大帥哥呀?你隱蔽工作也太好瞭,我都不知道!可憐那幫還給你獻殷勤的男老師,他們要是知
  • 愛媳如夢

  •   第一章 秋日東北的天就是這樣,才剛剛過瞭十月份,就已經開始天寒地凍,強勁的北風比刀子還狠,凍的黑漆漆的土地比鐵都還要硬。每年到瞭這個時候,東北人就開始瞭他們一年一度的貓冬,肥的幾乎快要出油的黑土地給瞭他們一年的好收成,即便整個冬天,就像是躲在樹洞裡的熊瞎子一樣什麼都不幹,也絕對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這是一個難得的晴
  • 做核酸認識的98年豐滿幼師

  • 我的真實經歷分享一下約炮幼兒園老師的經歷,因為之前花瞭398在98堂技術區大佬學過,所以搞瞭個邀請碼註冊瞭98堂來分享一下操幼師的經歷,畢竟這次約的這個幼師逼是非常緊的,而且特別會夾雞巴,所以就分享一下。之前疫情反復原因,需要做大規模核酸檢測,本來不想去的,但是公司組織去,而且又是上班時間去,就當偷懶一下,所以磨磨蹭蹭
  • 嫂子的饑渴空虛

  • 傢花沒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瞭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瞭,我的嬸子就成瞭孤傢寡人。上個禮拜天,她丈夫倒是回來瞭,一紙離婚協議扔在桌上扭頭就走。離婚對她又是個不小的打擊。結婚多年又沒生下一男半女,的確,有苦難言。這天我回傢就問:「嬸子,我叔呢?」嬸子氣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聽他那個王八蛋。」她的臉色鐵青,像染瞭層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