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強暴 >

男友的調教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陳梵優,大學一年級,到18歲生日前裡裡外外都保證是原裝的!卻在聯考前夕慘遭自己的……同班男友周健澤強行進入。

而後,男友以她不是「在室」為理由,開始找他那些豬狗朋友來家裡一起享用美味的「佳餚」。

剛開始小優非常抗拒,認為自己遇人不淑,才會落到這種下場,聯考前夕被強暴,考不到理想的大學,還要跟男友以外的男人做愛!

而且他那些朋友都非常變態,喜歡在奇怪的地方做愛,還常餵她吃一些網購的春藥或按摩棒來折磨她,但漸漸地,小優也慢慢接受這種奇特的待遇。

在阿澤租屋處,房間裡擺著一張廣大的雙人床,床上零散著各種的情趣用品和潤滑液。

小優的兩粒嬌嫩的乳頭上貼著跳蛋,男友阿澤用力地幹著自己的嫩穴,搞的小優嬌喘連連,兩手也不停閒地幫阿澤剛找來的兩位朋友打手搶。

嘴裡還含著阿澤剛射出來的腥臭精液,他不準自己喝進去也不能吐出來,只能含到他射在下面的小穴為止。

「靠!要射了……小優……你希望我射進哪裡呢?!嘴裡?還是淫穴啊?」 阿澤一邊用力地挺進,一邊問著,不時還停下來觀察小優的表情。

但小優嘴裡含著精液無法說話,只能嗯嗯嗚嗚的叫著。

「不說話就是不要我幹囉!那我只好抽出來了。」

 

小優不能說話,又怕阿澤真的不幹了,雙腳用力夾著阿澤,見阿澤還是不為所動,小優的腰部竟然上下律動了起來。

看到小優的動作,三人輕笑著。

「小優好淫蕩唷!真怕阿澤不幹啊!阿澤,你也快點,我快忍不住了。」

阿澤捧起小優的上身開始大力抽送,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小優的嫩穴給搞壞一樣。

再插了百來下後,才將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小優的蜜穴中。

小優也把口中的精液嚥下,嘴裡還不時發出嬌喘和好爽等字眼。

一見阿澤抽出,另一名朋友趕緊填捕空缺,捧著發燙的肉棒用力往滿是精液的蜜穴插入。

高潮未退的蜜穴又被狠狠的插入,小優只能哀叫一聲,嘴裡立即又補上一根肉棒。

原來是另一位沒能搶到好位子,只好拿小優的嘴來發洩。

「恩……啊……就是那裡……再用力多插一點……用力插小穴……」

床上的小優不斷的呻吟,腰部的動作沒停過,紅嫩的嘴裡含著男人的肉棒,胸前也趴著一個男人不斷地抽插著她的蜜穴,小穴裡還留著男友剛剛射入的精液。

「小優好棒,好會吸!再多含一點……對……很好……連根部都要舔到,還有蛋蛋也要一起含到!」

在上頭的男人叫阿佑,是阿澤的高中同學,長得一副相貌堂堂的模樣,骨子卻崇尚著SM的性愛,那些情趣用品都是他珍藏。

雖然與阿澤上不同大學,不過都還是有再連絡!也是繼阿澤之後第二個強暴小優的。

「不行……太爽了……我要射了,要出來了……啊……全射進去了……」在下面的男人是阿佑的朋友,叫阿新,因為常常在一起喝酒,所以也就認識阿澤和小優了。

「不要……還沒高潮……還不要……啊……啊……再插進來……」

不管小優的喊叫,阿新不斷加快速度用力往內部衝刺射精,射完還用力地抽插了兩下才拔出肉棒。

因得不到滿足的小優不停擺動身軀,還把阿佑的肉棒吐出來,手指開始幫自己自慰起來,嘴裡還一直發出嗯嗯啊啊的淫叫,伴隨著高潮的來臨,手指越動越快。

「要去了,啊……啊……小優要去了……」

卻在要高潮之際,手指卻被阿佑硬生生抓開,快感再一次被打斷,小優難忍痛苦地求擾。

「拜託……給我,好辛苦……下面好想要……」

阿佑冷笑著,單手將小優的兩手高舉過頭。

「小優哪裡想要,不說清楚,我們怎麻幫妳?」

「下面……小優的淫穴想要高潮……想要大肉棒用力地幹,給我……」

「小優真不乖,我這根肉棒都還沒爽到,給我繼續含,如果讓我射了,我就考慮讓妳用手。」

站在一旁阿新和阿澤也都加入戰局,只將一根細小的棒子插入小優的蜜穴,便要她將三人的肉棒都含過才讓她高潮。

三人高高地站在小優的面前,小優只能蹲在床上幫他們含著肉棒。而他們不時還用腳趾去撥弄那根細棒,讓小優根本無法認真幫他們吸!

小優真的受不了,不管三人是否射了,竟然自己頂著細棒摩擦床鋪達到高潮。

三人見狀都傻眼了,尤以阿佑更不爽,他都還沒爽到,這女人敢比他更早,骨子裡那SM的血液又開始沸騰。

「哼,看來小優希望更被慘忍地對待喔!」

阿澤和阿新都明白阿佑口中的意思,笑了笑就走到旁邊看好戲了!

阿佑拿起一根按摩棒,上頭還有一粒粒的突起物,長度更達25公分,看得小優內心既怕又癢癢地!心想如果被這麼大根的搞過,小穴會不會壞掉。

阿佑將小優的雙手用麻繩綁起來,把貼在乳頭的跳蛋撕開,將按摩棒交給阿新,要阿新用力地插入搞小優的嫩穴,阿新當然義不容辭,掰開小優的蜜穴大力地插入。

小優從沒被這麼大按摩棒的搞過,痛苦地擺動身軀,還好之前的精液還在裡頭,要不然一定會裂開的。但小優還是不斷叫痛,眼淚直流!

阿佑繞到她身後將她抱起,用潤滑液抹在肉棒上,頂著另一個洞來回地摩擦。

從未被開發的地方被來回摩擦,小優本能地緊縮後頭,被又因前頭被插著巨大的按摩棒而放鬆。

「啊……好痛……不要了……啊啊……小穴插壞了……再用力一點插……把嫩穴搞壞吧!啊……太爽了……要高潮了……就是那裡……用力插……用力……小穴要爽死了……」

小優一邊抗拒卻又一邊迎合阿新的動作,嘴裡胡亂淫叫著,在痛苦中達到了高潮。身軀不斷顫抖著,就算高潮了,阿新的動作沒停過,還是不停地往深處插入。

「小優好色,這樣都能高潮,那我們來看看用屁洞玩是否會一樣爽?記住喔!是我幫小優的屁洞開苞的。」

話才剛說完,阿佑就用力插進小優的屁洞裡,未事先潤滑和愛撫過的地方被人用力地玩弄,小優痛到話都說不清,連叫出口的聲音都嫌無力。

「啊啊……痛……好痛……別……插了……會死……痛……」

阿佑不管小優的哀叫,不斷地挺進作活塞運動。嘴裡還唸著︰「媽的,有夠緊,爽。」

並瘋狂地幹了起來,以報剛剛沒爽到的仇。

「叫什麼叫,等一下就有妳爽了,先幫我含吧!敢咬下去,就要妳好看!」

阿澤提著肉棒塞進小優的嘴裡要她含,但她痛到沒力氣,阿澤只好捧著她的頭直接幹起來。

阿新看到大家都有得插,就將小穴的按摩棒拔出,拔出時還發出噗哧一聲,之前的精液還流了出來,阿新伸手將大部分的精液挖出後,將早已挺立的肉棒趕緊插入。

小優這下三個洞都被插入肉棒,下體的兩個肉棒還不斷相呼應,搞的她淫水直流。浸溼了床單。

「你們看看這小淫婦,剛剛直喊痛,現在已經自己挺腰要我們幹了。」

阿佑一邊幹一邊說著,兩手還用力掐著小優的乳頭。

「對啊,我的肉棒都被她的淫水給弄溼了,淫穴還不斷吸著我的肉棒。」

「小淫婦,我們這樣搞你爽不爽?含深點,快……射了!全吃進去。」

阿澤不斷深進小優的喉頭,還將精液射進,小優將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進去。還把他的肉棒舔的一乾二淨。

阿佑這時也射精了,但他卻不想射在動裡,而是抓起小優的頭,將插過肛門的肉棒塞進嘴裡,一陣惡臭傳來逼的小優想吐,卻又因阿佑的肉棒硬塞著而無法吐出,阿佑就這樣射進小優的嘴裡,還故意不把肉棒抽出來,硬是要小優將精液吞入。

阿新也如法泡製要小優吞精液,就這樣小優的嘴裡和喉頭滿是精液的味道。

「她的屁洞還開著,接下來換我吧!」阿新猴急著想插入,卻被阿澤抓住︰「換我吧!我等很久了。」

兩人在那爭著誰要先插入,阿佑冷笑著發表他的高見。

「有什麼好爭的,兩個一起插就好了!」

聽到這話,三人都愣住了,一人是小優,她無法想像兩根肉棒在她屁洞裡,會是怎樣的折磨,二人是阿澤和阿新,他們沒想到阿佑會這麼說,兩根一起進入,小優肯定會死的。不過!那會是怎樣的爽法呢?那兩人又都想躍躍欲試。

陳梵優,大學一年級,到18歲生日前裡裡外外都保證是原裝的!卻在聯考前夕慘遭自己的……同班男友周健澤強行進入。

而後,男友以她不是「在室」為理由,開始找他那些豬狗朋友來家裡一起享用美味的「佳餚」。

剛開始小優非常抗拒,認為自己遇人不淑,才會落到這種下場,聯考前夕被強暴,考不到理想的大學,還要跟男友以外的男人做愛!

而且他那些朋友都非常變態,喜歡在奇怪的地方做愛,還常餵她吃一些網購的春藥或按摩棒來折磨她,但漸漸地,小優也慢慢接受這種奇特的待遇。

在阿澤租屋處,房間裡擺著一張廣大的雙人床,床上零散著各種的情趣用品和潤滑液。

小優的兩粒嬌嫩的乳頭上貼著跳蛋,男友阿澤用力地幹著自己的嫩穴,搞的小優嬌喘連連,兩手也不停閒地幫阿澤剛找來的兩位朋友打手搶。

嘴裡還含著阿澤剛射出來的腥臭精液,他不準自己喝進去也不能吐出來,只能含到他射在下面的小穴為止。

「靠!要射了……小優……你希望我射進哪裡呢?!嘴裡?還是淫穴啊?」 阿澤一邊用力地挺進,一邊問著,不時還停下來觀察小優的表情。

但小優嘴裡含著精液無法說話,只能嗯嗯嗚嗚的叫著。

「不說話就是不要我幹囉!那我只好抽出來了。」

 

小優不能說話,又怕阿澤真的不幹了,雙腳用力夾著阿澤,見阿澤還是不為所動,小優的腰部竟然上下律動了起來。

看到小優的動作,三人輕笑著。

「小優好淫蕩唷!真怕阿澤不幹啊!阿澤,你也快點,我快忍不住了。」

阿澤捧起小優的上身開始大力抽送,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小優的嫩穴給搞壞一樣。

再插了百來下後,才將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小優的蜜穴中。

小優也把口中的精液嚥下,嘴裡還不時發出嬌喘和好爽等字眼。

一見阿澤抽出,另一名朋友趕緊填捕空缺,捧著發燙的肉棒用力往滿是精液的蜜穴插入。

高潮未退的蜜穴又被狠狠的插入,小優只能哀叫一聲,嘴裡立即又補上一根肉棒。

原來是另一位沒能搶到好位子,只好拿小優的嘴來發洩。

「恩……啊……就是那裡……再用力多插一點……用力插小穴……」

床上的小優不斷的呻吟,腰部的動作沒停過,紅嫩的嘴裡含著男人的肉棒,胸前也趴著一個男人不斷地抽插著她的蜜穴,小穴裡還留著男友剛剛射入的精液。

「小優好棒,好會吸!再多含一點……對……很好……連根部都要舔到,還有蛋蛋也要一起含到!」

在上頭的男人叫阿佑,是阿澤的高中同學,長得一副相貌堂堂的模樣,骨子卻崇尚著SM的性愛,那些情趣用品都是他珍藏。

雖然與阿澤上不同大學,不過都還是有再連絡!也是繼阿澤之後第二個強暴小優的。

「不行……太爽了……我要射了,要出來了……啊……全射進去了……」在下面的男人是阿佑的朋友,叫阿新,因為常常在一起喝酒,所以也就認識阿澤和小優了。

「不要……還沒高潮……還不要……啊……啊……再插進來……」

不管小優的喊叫,阿新不斷加快速度用力往內部衝刺射精,射完還用力地抽插了兩下才拔出肉棒。

因得不到滿足的小優不停擺動身軀,還把阿佑的肉棒吐出來,手指開始幫自己自慰起來,嘴裡還一直發出嗯嗯啊啊的淫叫,伴隨著高潮的來臨,手指越動越快。

「要去了,啊……啊……小優要去了……」

卻在要高潮之際,手指卻被阿佑硬生生抓開,快感再一次被打斷,小優難忍痛苦地求擾。

「拜託……給我,好辛苦……下面好想要……」

阿佑冷笑著,單手將小優的兩手高舉過頭。

「小優哪裡想要,不說清楚,我們怎麻幫妳?」

「下面……小優的淫穴想要高潮……想要大肉棒用力地幹,給我……」

「小優真不乖,我這根肉棒都還沒爽到,給我繼續含,如果讓我射了,我就考慮讓妳用手。」

站在一旁阿新和阿澤也都加入戰局,只將一根細小的棒子插入小優的蜜穴,便要她將三人的肉棒都含過才讓她高潮。

三人高高地站在小優的面前,小優只能蹲在床上幫他們含著肉棒。而他們不時還用腳趾去撥弄那根細棒,讓小優根本無法認真幫他們吸!

小優真的受不了,不管三人是否射了,竟然自己頂著細棒摩擦床鋪達到高潮。

三人見狀都傻眼了,尤以阿佑更不爽,他都還沒爽到,這女人敢比他更早,骨子裡那SM的血液又開始沸騰。

「哼,看來小優希望更被慘忍地對待喔!」

阿澤和阿新都明白阿佑口中的意思,笑了笑就走到旁邊看好戲了!

阿佑拿起一根按摩棒,上頭還有一粒粒的突起物,長度更達25公分,看得小優內心既怕又癢癢地!心想如果被這麼大根的搞過,小穴會不會壞掉。

阿佑將小優的雙手用麻繩綁起來,把貼在乳頭的跳蛋撕開,將按摩棒交給阿新,要阿新用力地插入搞小優的嫩穴,阿新當然義不容辭,掰開小優的蜜穴大力地插入。

小優從沒被這麼大按摩棒的搞過,痛苦地擺動身軀,還好之前的精液還在裡頭,要不然一定會裂開的。但小優還是不斷叫痛,眼淚直流!

阿佑繞到她身後將她抱起,用潤滑液抹在肉棒上,頂著另一個洞來回地摩擦。

從未被開發的地方被來回摩擦,小優本能地緊縮後頭,被又因前頭被插著巨大的按摩棒而放鬆。

「啊……好痛……不要了……啊啊……小穴插壞了……再用力一點插……把嫩穴搞壞吧!啊……太爽了……要高潮了……就是那裡……用力插……用力……小穴要爽死了……」

小優一邊抗拒卻又一邊迎合阿新的動作,嘴裡胡亂淫叫著,在痛苦中達到了高潮。身軀不斷顫抖著,就算高潮了,阿新的動作沒停過,還是不停地往深處插入。

「小優好色,這樣都能高潮,那我們來看看用屁洞玩是否會一樣爽?記住喔!是我幫小優的屁洞開苞的。」

話才剛說完,阿佑就用力插進小優的屁洞裡,未事先潤滑和愛撫過的地方被人用力地玩弄,小優痛到話都說不清,連叫出口的聲音都嫌無力。

「啊啊……痛……好痛……別……插了……會死……痛……」

阿佑不管小優的哀叫,不斷地挺進作活塞運動。嘴裡還唸著︰「媽的,有夠緊,爽。」

並瘋狂地幹了起來,以報剛剛沒爽到的仇。

「叫什麼叫,等一下就有妳爽了,先幫我含吧!敢咬下去,就要妳好看!」

阿澤提著肉棒塞進小優的嘴裡要她含,但她痛到沒力氣,阿澤只好捧著她的頭直接幹起來。

阿新看到大家都有得插,就將小穴的按摩棒拔出,拔出時還發出噗哧一聲,之前的精液還流了出來,阿新伸手將大部分的精液挖出後,將早已挺立的肉棒趕緊插入。

小優這下三個洞都被插入肉棒,下體的兩個肉棒還不斷相呼應,搞的她淫水直流。浸溼了床單。

「你們看看這小淫婦,剛剛直喊痛,現在已經自己挺腰要我們幹了。」

阿佑一邊幹一邊說著,兩手還用力掐著小優的乳頭。

「對啊,我的肉棒都被她的淫水給弄溼了,淫穴還不斷吸著我的肉棒。」

「小淫婦,我們這樣搞你爽不爽?含深點,快……射了!全吃進去。」

阿澤不斷深進小優的喉頭,還將精液射進,小優將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進去。還把他的肉棒舔的一乾二淨。

阿佑這時也射精了,但他卻不想射在動裡,而是抓起小優的頭,將插過肛門的肉棒塞進嘴裡,一陣惡臭傳來逼的小優想吐,卻又因阿佑的肉棒硬塞著而無法吐出,阿佑就這樣射進小優的嘴裡,還故意不把肉棒抽出來,硬是要小優將精液吞入。

阿新也如法泡製要小優吞精液,就這樣小優的嘴裡和喉頭滿是精液的味道。

「她的屁洞還開著,接下來換我吧!」阿新猴急著想插入,卻被阿澤抓住︰「換我吧!我等很久了。」

兩人在那爭著誰要先插入,阿佑冷笑著發表他的高見。

「有什麼好爭的,兩個一起插就好了!」

聽到這話,三人都愣住了,一人是小優,她無法想像兩根肉棒在她屁洞裡,會是怎樣的折磨,二人是阿澤和阿新,他們沒想到阿佑會這麼說,兩根一起進入,小優肯定會死的。不過!那會是怎樣的爽法呢?那兩人又都想躍躍欲試。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輕聲呢喃

  • 今天呢,是茉莉的香味。在空氣中肆無忌憚的彰顯自己的存在,又不會濃郁到膩人的地步,介於青澀與成熟之間,對於二十多歲的女孩子來說是最爲合適不過的了。「……這個be動詞加過去分詞,就表示被動語態。明白了嗎?」路楠一邊講解,一邊把定義用娟秀的小字工工整整地謄寫在演草紙上。因爲課本擺在司毅面前的緣故,坐在一側的她只能微微探
  • 小舅子的女朋友

  • 和老婆結婚幾年我們都是在外租賃房子,但台北的物價實在太高,房租也貴,我們根本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花費,幾經考慮之後,還是決定與其繳房租,還不如買自己的房子比較實在,存了好一陣子的錢之後,終於我們也有了自己的窩,我的小舅子知道了之後,也嚷嚷的要搬來跟我們一同住,拗不過老婆的拜託〈我向來疼老婆,尤其是老婆跟我撒嬌的時候,我就什
  • 誰能告訴我

  • 剛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又聽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愛傳來的聲音,被挑起了情慾,一時無聊便打開了電腦上網,想也不想的就點進了成人聊天室,才上線沒多久,便有一堆豬哥前來打招呼。有一個自稱強姦累犯的網友,引起了我的興趣,他不斷告訴我他強姦女生的經過,以及凡被他的大懶叫強姦過的女生,從抗拒轉而淫蕩的過程,不知不覺中,我發現我
  • 修電話的來了

  • 幸好我沒有感冒。想想看,將自己的臉緊緊的埋進女孩子的大腿間,正在忘我的努力品嘗蜜穴,當最甜美的時刻來臨時,想要獲取適當的空氣補充會是個問題;尤其是這位女郎的短裙正蓋住了你的頭,而更爲複雜的,是你被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三面都是硬梆梆的表面,剩下來的一面,則正好面對著我們所討論的女郎。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我還有
  • 姐妹同床

  • 先自我介紹下:我,遼寧人,26歲,無固定職業,不帥,身高173,體重55KG。本人相當好色,不過自認不下流。因為不喜歡帶套所以找女人向來不找小姐,都是花點時間找個目標,乾淨又安全。為了讓女人滿意咱可按古法對自己的兄弟下了一翻工夫去鍛煉它,對它我絕對有自信!!古人雲:計劃沒有變化快,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十一出行會有這麼
  • 逛服飾店被店長幹了

  • 鈺慧有個室友叫淑華,身材苗條,腰身纖細,但胸脯飽滿結實,屁股小巧圓翹,日常都喜歡穿著短薄衣裙,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令男人注目。淑華認識了一個剛剛才服完兵役的男朋友,感情發展迅速,倆人打得火熱。這一天晚上,倆人相約去看MTV,在小包廂裡面,彼此親吻愛撫,一時忍不住,淑華掏出男友的雞巴,玩弄不停。她男友自然也對她全身上
  • 姦淫12歲小妹妹

  • 我是一個大二學生,叫童宇威,人前我是個斯文人,人後則是一個大淫魔,總是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A片,並且自慰。有一天,爸爸、媽媽要和朋友出去玩,那是個阿姨,我也認識,平常都叫她蘭姨,因為她名字裡有個蘭字。原本我也打算去的,但因為還有許多報告沒完成,所以也就沒參加了。知道我不去的理由後,蘭姨便把謹謹12歲的小女兒託我照顧,
  • 老婆自訴出軌

  • 多年前我生意失敗,受不了債主追討,只好跑到大陸避難。留下老婆小惠一人在台灣。她已經有夠傷心了,又知道一些我在外頭的豔史,更加傷心。每天都喝酒來麻醉自己的不安。這時她的多年好友小玉就經常的陪她,也瘋狂的玩在一起。當然也發生了一些事,導致我與老婆也差點分手。小玉長的非常漂亮,不過她老公是個小混混,真是可惜。這
  • 火車上的美麗人妻

  • 車對於大家來說是個蠻普通的交通工具。對於我自己,在印象中和汽車、輪船、飛機也沒太大差別,都是從這裡到那裡,僅此而已。沒想到狗血的劇情卻是從這裡展開。火車緩緩駛進站台,停止。乘務員打開車門,我提著包跟著人流檢票進入了車廂,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過道邊面朝上車的方向,放好行李坐下。因為是一個人所以只是和同座的人禮貌的打個招
  • 玉妮與小偷

  • 玉妮是一間日式夜總會裡當紅的舞小姐,她雖在歡場浮沉多年,但因為下海得早,年紀還輕,加上保養得好,樣子仍很美艷,再加上她懂得怎樣服侍客人,令客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所以每個晚上她都有很多捧場客,沒有一刻可閑下來,每逢收工,她都疲倦得提不起勁來。今晚,也如往常一樣,她帶著疲倦的身軀收工,在路邊截了一部的士,返回自己的家中。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在家里慘遭輪奸

  • 我叫龍梅,今年26歲,家住楓橋路45號院的402室,是一個250平米的復式大房子。我的老公高義,今年34歲,8年前開始經商。他的生意做得十分順利,現在已經有五百多萬的資產了。我在一家國有公司作職員,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仿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
  • 保險銷售員的強姦

  • 有一天,我換好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突然聽見門鈴響了,我就走過去打開一道門縫往外看,看到一個穿西裝的男人站在門口。我說:「請問你找誰?」他說:「您好,小姐,我是推銷保險的。」我說:「我不需要買保險。」他說:「你先聽我介紹一下。」我說:「不好意思,我很忙,我準備要出去了。」他說:「我只耽誤你十分鐘,很快就好,不
  • 強姦女友的妹妹

  • 我一下班便打手機給婷婷,響了許久都沒人接,我就想說先回家洗個澡在去找她吧,回到家,吃完飯、洗完澡後,我打到她家,依然沒人接,打手機也是轉進語音信箱這時我在家已經無聊到不知道要幹嘛了,所以便想直接到婷婷家等她,反正我有她家們的鑰匙,而且跟她家人都這麼熟了進了婷婷家,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心理覺得滿奇怪的,所以便在打給婷婷問她
  • 交易(催眠)

  • 咚咚咚咚”壹陣急促的敲門聲,讓我從睡夢中醒來。雖然我已經睜開眼睛,但大腦還處於朦朧之中。環顧四周,漆黑的屋內只有幾臺顯示器的電源指示燈發出的微弱光芒。正當我略微清醒想要查看下時間的時候,耳中傳來壹個略帶怒氣的清麗女聲,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妳怎麽還在睡覺呢?是不是又熬夜到今天中午了,起來吃飯吧。”哦原來已經是晚上九
  • 野外淩辱

  • 淑惠是一位28歲漂亮的新婚主婦,身高165cm,體重48kg,三圍是34C/25/33,膚色白晰如雪,身材山巒起伏,懸崖峭壁、婀娜多姿美不勝收,加上標準的美人臉龐,優雅的談吐氣質學養,每與先生相偕同行時,經常會被路人、親朋好友投以豔羨注目的眼光『好一對匹配的才子佳人啊。』他們的心中往往發出由衷的讚嘆。先生在竹科的一家
  • 天台小屋的強姦

  • 這是一個炎熱的夜晚。雪玲寫好了交班記錄,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是10點45分,還有15分鐘就到交班時間了。雪玲最後一次巡視了病房,由於是週末,不少病人請假回了家,所以好幾間病室都是空的。巡了一遍回到護士辦公室,接班的同事已經到了,兩人談笑了幾句,雪玲就把幾個重病號的病情交代了一下,結束了她當值的上夜班。像往常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男友的調教

  • 陳梵優,大學一年級,到18歲生日前裡裡外外都保證是原裝的!卻在聯考前夕慘遭自己的……同班男友周健澤強行進入。而後,男友以她不是「在室」為理由,開始找他那些豬狗朋友來家裡一起享用美味的「佳餚」。剛開始小優非常抗拒,認為自己遇人不淑,才會落到這種下場,聯考前夕被強暴,考不到理想的大學,還要跟男友以外的男人做愛!而且他
  • 輕聲呢喃

  • 今天呢,是茉莉的香味。在空氣中肆無忌憚的彰顯自己的存在,又不會濃郁到膩人的地步,介於青澀與成熟之間,對於二十多歲的女孩子來說是最爲合適不過的了。「……這個be動詞加過去分詞,就表示被動語態。明白了嗎?」路楠一邊講解,一邊把定義用娟秀的小字工工整整地謄寫在演草紙上。因爲課本擺在司毅面前的緣故,坐在一側的她只能微微探
  • 廣告明星

  • 我在家處理業務弄了通宵,第二天睜著一隻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進公司大門,看到一位長髮女孩子安靜的坐在接待廳裡,由於隔著雕花玻璃,隱約間只覺得那個女孩個子不高,微微低垂著頭,看不清臉孔,穿著寶藍色的及膝裙,我以為她是來應徵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個人辦公室。我才坐下點了煙,想趕緊處理完公司的事回家睡覺去,這時秘書陳小姐冷
  • 小背心女同事

  • 七月的天氣令人悶不過氣來,烈日當空下的尖沙咀就更是令人熱瘋了,真不知老闆為何不聘請速遞而要我山長水遠的過海來這裡送一兩份不算太急的急件。我是在一所小型的貿易公司裡當一個小小的文員,倒茶影印叫外賣送文件都由我一手包辦,差在未要我去洗地洗廁所罷。不過也沒法子了,誰叫我是新入行又沒有工作經驗的初哥,在這個時勢能找到一份工作
  • 淫樂局長愛亂來

  • 秦守仁是南國A市的警察局長。他從一名警察、支隊長、大隊長、分局長坐到市局一把手,一路官運亨通,在這個位子上已經坐了十多年,才四十八歲,年富力強,在本市他已是風雲人物,關係縱橫,手眼通天,是跺一腳八方亂顫的人物,但是在老百姓口中他的口碑卻不太好,不但不好,簡直壞透了,人們背後叫他的名字秦守仁——-禽獸人。他的外號三寶局長
  • 誘姦日本婦

  • 從國內來到日本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體驗過了,下面把經過簡單的轉述一下。我到了日本後就住在一棟並不是很新的三層樓裡面,整個樓都是房東的。她住在一樓,而我們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樓和三樓,我住在三樓,一層樓有三家的住戶,我住在中間的房子,兩邊住的都是日本人。雖然房子不是很大,但還算舒服,和兩邊住的日本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