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愛,性,兩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幾乎不會缺少的字眼,而每個人的第一次愛,第一次性則都會讓人刻骨銘心,一生難忘。第一次對很多人來說,隻有一次,但是對於有些人,有些時候,不同的經歷也許會為人生添上不一樣的第一次,也許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的名字叫雲,在生活中,我有三個關系非常好的姐妹,一個是舅舅傢的表妹,一個是叔叔傢的堂姐,還有一個,則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幹妹妹。也許,在正常人看來,這三種關系當中的任意一種,都應該是純潔的兄弟姐妹之情。但不知是陰差陽錯,還是命中註定,我卻與她們都有瞭最親密的關系——男女之愛。

  (一)妍

  差不多是二十年前,我在幼兒園裡第一次見到瞭我的幹妹妹,妍。那時,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文叔和君姨是非常好的朋友,兩個男人是工作上的同事,兩個女人是大學時的室友。也許隻是為瞭讓兩傢的關系更親密,亦或是大人單純的對孩子的玩笑,從那時起,文叔便開始以「姑爺」來稱呼我。當時我並不明白,什麼是姑爺,隻是覺得有個「爺」字,聽起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於是,和妍還有文叔君姨熟悉瞭之後,隻要是和文叔走在一起,但凡遇見認識的人,我都會很驕傲地告訴他們,「我是文叔的姑爺。」直到一年後的一次假期,我回到姥姥傢,聽到瞭姥姥與別人說話時,稱我父親為姑爺,一問之下,才明白是怎麼回事。羞得我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屁孩子滿臉通紅地沖回臥室,把頭埋在被裡,好久都不願意起來。

  之後,我不再自稱是文叔的姑爺,但卻漸漸地對妍有瞭和別人不一樣的感覺。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隻知道我喜歡和妍一起吃飯,一起玩,甚至有的時候還突然襲擊似的親她一下,一起走路時也喜歡牽著她。每當大人們問起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時,我總是用一句「因為她長得好看」來回答,惹得大傢紛紛大笑著罵我是一個小色狼。

  中班的時候,我已經在平時的摟摟抱抱中摸到瞭女孩子大部分的身體部分,隨之而來的,便是對那些平時看不到的部位的強烈好奇。一天中午,我在午睡時試著向妍提出摸摸她屁股的想法,她扭捏瞭一番,終於也同意瞭。於是,我趁著老師出門的空隙,悄悄地把手伸到瞭睡在我旁邊床上的妍的身體上。不知何時,妍已經把她的褲子向下拉瞭一部分,我很輕易地便摸瞭進去。很小,很軟,很圓,我又用另一隻手摸瞭摸自己的,似乎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同。而與我的平靜甚至是稍許的失望相反的是,妍卻噗嗤一聲輕笑瞭起來,直說癢癢。於是,我又輕輕抓瞭兩下,便收回瞭手,這也許算是我和妍第一次有瞭相對親密的身體接觸。

  過瞭幾天,又是一個中午,妍突然問我,男孩子和女孩子的下體到底有什麼不同,我說也許是女孩子沒有小雞雞。妍便順勢而上,要求在午睡的時候摸摸我的,我心想上次我摸瞭她,這次讓她摸回來也沒什麼大不瞭的,便欣然同意,隻是要求也摸一摸她的下面,妍也同意瞭。於是,又是趁著老師在大傢午睡的時候出去的空隙,我和妍的手互相摸到瞭對方的身上。妍的手剛摸到我的下面時,我不由得打瞭一個寒顫,自從記事開始,我就不再讓人輕易碰我的小雞雞,哪怕是父母也很難得到我的同意,這次很突然的接觸,讓我沒來由地緊張瞭起來。我咽瞭口唾沫,也把手伸到瞭妍的下體,嗯,和男孩子果然不一樣,似乎是缺瞭一塊的肉,很軟,很嫩。妍又像上次一樣地笑瞭起來,輕輕地拍瞭一下我的手,我並沒有停止,而是想繼續找到女孩子小便的位置,卻被妍阻止瞭。一方面,我並不想讓她不高興;另一方面,也怕被別人發現,於是我也沒有強迫她,兩個人一起收回瞭手。

  那是我第一次直觀地感受男女身體的差異。同樣地,也讓我對妍有瞭與對其他女生更加不一樣的感情。

  之後的十幾年間,我和妍一直都在同一所學校上學,每天也一起上學放學,直到高中才分開。而上瞭初中之後,她便開始叫我老哥,我則是有時叫她妍,有時叫她老妹。在那段時光中,也有和我關系非常好的朋友或者是同學建議我去追她,或是追問我們倆有沒有更親近一層的關系,但我始終都是笑著否定。因為至少在那個時候,我對妍更多的還是好朋友和兄妹的感情。至於未來會怎麼樣,那時的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二)表妹

  從那時起,大約有十年的時間,我沒再細致地接觸女孩子的身體,直到十六歲那年的夏天。那時,我剛剛參加完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考試——中考,本以為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卻又被父母趕到瞭高中課程的補習班。這本來是讓我極度不開心的一件事,卻因為舅舅傢表妹的到來而變得似乎有意義起來。

  表妹小我兩歲多,整個人生得小巧玲瓏,算不上是美女,但也還算耐看。她從小就很喜歡粘著我和姨媽傢的表哥兩個人,我們的關系也很是親密。似乎也是由於這個原因,表妹來到我傢之後,母親很自然地讓我和她晚上睡在一張床上。

  一起睡的第一晚,我和表妹在熄瞭燈之後躺在床上聊著天。由於大半年的時間沒見,每個人都有好多話好多事想要聊,不知不覺,從門的玻璃上看到,父母房間的燈也已經關瞭。不知為何,我突然來瞭膽子,輕輕地在表妹耳邊說想要親她,但並沒有說親哪兒,表妹猶豫瞭一番,同意瞭。我輕輕地摟住她,慢慢地靠向她的嘴唇,直到現在,我還清晰地記得當時那種渾身顫抖的緊張感。說起來,雖然那並不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但是和表妹,卻還是有一種別樣的緊張刺激。終於,我和表妹的唇碰到瞭一起,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的顫抖。我並沒有采取更多的行動,隻是輕輕地吮著她的唇,順便平復一下心情。大約過瞭半分鐘,我停下瞭我的動作,回身躺瞭下來,問表妹感覺如何。她說很緊張,因為那是她的初吻,還對我沒說明白就親瞭她的嘴表示瞭微微的不滿。接著,我倆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過瞭一會兒,我又起身吻住瞭她。這一次,我延長瞭時間,並趁著她張口呼吸的時候把舌頭伸瞭進去。表妹渾身僵瞭一下,但隨即便漸漸放松瞭下來。我慢慢地在她的口中探索著,而她也似乎想試一試電視劇裡的情景,逐漸地和我的舌頭糾纏瞭起來。就這樣,這一次接吻大概持續瞭兩三分鐘才算停止。

  隨後,表妹似乎上瞭癮一樣,過一會兒就主動來親我一會兒,有時隻是蜻蜓點水地一下,有時則是持續一兩分鐘的長吻。我也被她逗起瞭興致,想要嘗試一下更進一步地接觸。於是,我又向表妹表示我想摸一摸她的胸,正當我想找一些理由來說服她時,她卻非常爽快地答應瞭下來,讓我有點吃驚。不過我還是立刻采取瞭行動,慢慢地把手伸進瞭她的小背心中。表妹的胸很小,畢竟還隻是一個初中生,但已經足夠讓我感到興奮。雖然我初中時交過女朋友,但最多也隻是停留在接吻的階段,因為那時我並不喜歡在有可能被人發現的時候做摸胸之類的事情。所以,這次對表妹胸部的撫摸,便成瞭我對女孩子開始發育的胸部的第一次接觸。我摸著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和開始長大的乳頭,聽著她因為緊張而逐漸變重的呼吸,心中不由得生出有朝一日和表妹做愛的心思。但很明顯,當時並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表妹還小,傢中也有父母在,如果我當時采取行動,或許表妹不會拒絕,但一旦被發現,我的下場一定是可想而知的悲慘。

  從那天之後,表妹一共在我傢住瞭五六天,每天晚上,我和她都會做一些這樣的「活動」,但也僅限於胸部,並沒有更深的接觸。不過,這幾天發生的事也算是為我和表妹在未來發生更親密的行為打下瞭基礎。

  (三)寒

  在姥姥傢一邊,表妹是和我關系最親近的女孩子,而在爺爺傢一邊,和我最親的女生則是叔叔傢的堂姐,寒。是的,我並不喜歡稱呼她為堂姐,而且因為我從小就這樣叫,所以傢裡人久而久之,也就接受瞭我對她這樣的稱呼,寒大我兩歲,是爺爺傢一邊的直系血親中和我年紀最相近的同齡人,所以,每次我回爺爺傢,和寒待在一起的時間總會是最長的。由於爺爺傢,叔叔傢和姑姑傢都在偏僻落後,自然環境惡劣的農村,所以我並不是很喜歡,甚至可以說是討厭回爺爺傢。

  雖然我知道爺爺很想我,傢裡人都很疼我,每次回去也總會有各種雞鴨鵝兔豬牛羊可以吃,但這並不能改變我對那裡的成見。我對那裡最大的,也幾乎是唯一的好感,就是每次回去,都可以見到寒。

  寒個子不是很高,就算是成年之後也隻有一米六,但是人卻生得很美,很像twins裡的阿嬌。小時候每次回爺爺傢,和寒一定會玩的就是抱著傢裡的小貓,滿院子地找地方玩爸爸媽媽和小貓的遊戲。現在想起來,總會覺得很幼稚,但也很溫馨,也許就是那時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讓我和寒一直保持著極為親近的關系,而不會像有些傢庭的姐弟一樣,互相厭煩,甚至是勾心鬥角。

  我的父母都在一所大學內任職,而借著這層便利的關系,寒高中畢業後便考到瞭我父母任職的學校。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的腦子裡所有的不愉快全部被拋到瞭九霄雲外,剩下的隻有興奮,連帶著學習成績也一舉提高瞭很多。開學後的第一次考試,我的成績第一次進入瞭全年級前二百名,這對於我這個就讀於年級人數超過一千五百的全省第一高中的普通班學生來說,已經可以說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瞭,這讓我的父母非常高興,還特地把寒叫到傢裡一起吃瞭一頓繼算是慶祝也算是歡迎的晚餐。吃完飯又聊瞭好一會兒,當大傢想起看表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學校的寢室已經封寢瞭。母親便建議寒留在我傢和我一起睡,可能是因為小時候也曾經一起睡過,寒也欣然同意。回到屋裡,我關好門,便欣喜地一把將寒抱在瞭懷裡。

  「太好瞭,你這次一來,我們就可以經常見面,不用像以前那樣兩三年才能見一面瞭!」

  「是啊,要不我怎麼能報這兒呢。對瞭,你還好意思說兩三年才能見一面的事,要說怪,還不是怪你,你爸年年回咱爺傢,你怎麼就不能跟著一起回去?」「嘿嘿,你也知道,傢那邊的環境實在是差瞭一點,別的還好,就是上廁所這一塊實在是鬧心,上個大號還得看著點後面有沒有豬拱,真的有點受不瞭。」「噗!看你說的,還豬拱,好像你被豬拱過似的。」「要不是差點成真的,我哪能想出這事來?要是被豬爆瞭後面我可真就再也沒臉見人瞭。」

  「哈哈,好啦好啦,別說什麼豬不豬的事瞭,快躺下吧,也不早瞭。」「好啊,睡覺!走嘍!」我一邊說,一邊將寒抱瞭起來,寒嚇瞭一跳,驚叫一聲之後,便急忙用雙手摟住我的脖子。

  「幹什麼你,嚇死我瞭!」寒說著便使勁拍瞭拍我的後背。

  「抱你上床睡覺啊,怎麼,不喜歡我抱的話,我可就撒手瞭啊。」「你敢!你撒手一個試試?看我以後還理不理你!」我笑瞭笑,輕輕地吻瞭吻寒的臉頰,把她放在瞭床上。

  關燈之後,我們倆習慣性地繼續聊天。相信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體驗:如果有一個不是經常和你一起睡的人躺在一起,那麼不好好地大聊一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從學習成績到日常生活,從親朋好友到未來計劃,等到我們想起來看一看時間,已經是接近凌晨一點瞭。

  「哎呀,都這麼晚瞭,快先別說瞭,趕緊睡覺,以後有的是時間聊呢。」說著,寒摟住我的胳膊,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等會兒,親我一下再睡行不?」

  「聽話,快點睡吧。」

  「不行,你不親我我就不讓你睡瞭。」

  「哎,好吧,真拿你沒辦法。」寒拗不過我,隻好輕輕在我的臉上親瞭一下。

  「不行,太輕瞭,不滿意。」我不依不饒起來。

  寒睜開瞭眼睛,和我對視瞭大約有五六秒鐘的時間,突然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地啄瞭一下。「怎麼樣,這回可以瞭吧?快睡吧。」說完,寒閉上眼睛,繼續睡瞭起來,隻剩下心臟狂跳的我呆呆的不知道該做什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連胳膊似乎也在顫抖。

  那天晚上,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麼睡著,什麼時候睡著的,隻知道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上午九點半,而身邊的寒已經不在。

  (四)破身

  自從寒來瞭之後,每周五晚上母親都會讓她來我傢,周日才回去,而周五周六兩天晚上,我們兩個就會睡在一起。每次一起睡她都是抱著我的胳膊睡著,牽手擁抱的事時常發生,偶爾的接吻也會在晚上發生在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寒的到來確實讓我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那段時間,在學校我幾乎可以用九成以上的註意力聽完每一堂課,從前看小說的時間也變成瞭跑到操場上打籃球,鍛煉身體。之前我因為中考前天天坐在屋裡學習而養成瞭沒事就待在屋裡的習慣,體重也不斷地增加,但因為重新打起瞭籃球,漸漸出現的虛胖重新變回瞭strong。我知道,父母一定也感覺到瞭寒到來之後我的變化,我隻有繼續保持這個良好的勢頭,才能說服父母繼續讓寒每周都可以來,以保持住我良好的生活狀態。

  那段時間,班裡有一個平時和我關系不錯的女同學向我暗示瞭想要交往的想法,被我委婉地拒絕瞭,因為那時,我的心裡隻有寒一個人,雖然是姐弟關系,但我真的幾乎已經把她當成瞭我的女朋友。有什麼事情我都會喜歡和她說,不管是分享快樂還是承受難過。幸運的是,父親由於公事經常很晚才會回傢,而母親對於這方面向來看得很開,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把我和寒的關系往那方面想,所以我們得以繼續保持這種親密的狀態而並沒有被父母看出什麼端倪。

  我們的關系在那年十一月的一個周末有瞭更進一步的進展。

  那天周五,父親母親都有公事出差,但寒依然像往常一樣來到瞭我傢。我倆一起做飯吃飯,又一起坐在床上看電視。因為沒有瞭父母的約束,我們都比平常更能放得開,看電視的時候我幾乎一直在寒身後抱著她,而她也欣然接受我對她的親熱。很快,已經是到瞭晚上十一點鐘,我們關瞭燈之後就繼續聊著天,聊著聊著,我便習慣性地把寒摟在懷裡,輕輕地吻著她的唇。平常,每當我吻她的時候,她總是被動地接受,但是今天,也許是因為傢裡隻有我們兩個人的緣故,寒竟然破天荒地回手抱住瞭我,這讓我很是興奮。於是,我嘗試著用舌頭去頂開她的牙齒,不出所料,她並沒有做出拒絕的舉動,而是迅速地和我唇舌相交起來。

  吻瞭好一會兒,兩人唇分,透過窗簾縫隙中照進屋子的月光,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寒的臉明顯紅瞭起來,而我自己,估計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看著她,她看著我,兩人竟一時無言。看瞭好一會兒,我們又默契地重新吻到瞭一起。這一次,我又試著再進一步,手隔著睡衣慢慢地攀上瞭她的一隻白兔。寒的身子有瞭非常明顯地顫抖,抱在我後背上的手也猛地抓瞭我一下,但是我並沒有感覺到她有拒絕的意思。隨後,我在她的身子放松下來之後,又把手探到瞭她的衣服裡。這一次,寒的手打瞭我一下,但我並沒有停止,而是加大瞭手上揉捏的力度。

  寒打著我的力度也漸漸地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最後慢慢從拍打變成瞭撫摸。我感覺到,今天的寒似乎不比平常,之前我也試過去碰她的胸,不過被她拒絕瞭。但是今天她卻對我的這些舉動統統來者不拒,這讓我感到一陣興奮。我繼續突破著從前沒有到達過的程度,慢慢地解開瞭寒睡衣的扣子。寒睡覺的時候會脫下自己的胸罩,所以解開衣服之後,她的上半身便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瞭我的眼前。我繼續摸瞭幾下之後,便把嘴移到瞭寒的胸部,大快朵頤起來。寒的呼吸越來越重,身體也漸漸低變得潮紅起來,透過她的胸脯,我可以清晰地感覺得到她比平常快瞭許多的心跳聲。寒緊緊地抓著我放在一邊的手,努力地喘著粗氣,手指隨著我吸吮的動作不停地放松收緊。漸漸地,我的腦中幾乎再也沒有任何事物,隻想在我最愛的女孩子身上不停地探索。

  很快,寒下半身的衣服也已經被我脫掉,而我的手也覆蓋上瞭那一片草地。

  出乎我的意料,寒下面修剪得又平又齊,摸起來很是整潔,並不像有的成人影片裡的女人那樣雜草叢生。之前,表妹是唯一一個被我摸過下體的女生,寒是第二個。跟表妹比起來,已經成人的寒下面明顯更大一些,但同樣繃得緊緊的。我的手不斷地摸索著,希望能找到隻在網上見過的蚌珠。在尋找的過程中,寒的呼吸變得又急又快,我的手已經可以逐漸感覺到從她的下體處傳來的潮濕,這讓我更加急切地想要找到。但心急終究是吃不瞭熱豆腐,找瞭好久,還是一無所獲。我索性不再刻意尋找,一邊繼續撫摸著寒,一邊重新吻上瞭她。很明顯,在我的上下其手之下,寒也已經動情,她的手不斷在我的身上撫摸著,到後來幹脆直接脫掉瞭我的內褲,我們終於到瞭赤裸相見的一刻。寒的手也逐漸開始向我的下身移動,當我的小兄弟被握住的一刻,我的腦中一片暈眩,幾乎就要噴薄而出。我急忙學著網上看來的方法吸氣提肛,全力才堪堪止住瞭射精的欲望。我停下瞭手上和嘴上的動作,寒感覺到瞭我的變化,也停手和我對視著。

  「行嗎?」

  「不行你還能停嗎?」

  「估計不能。」

  「那你還問什麼問。」

  「我是第一次。」

  「我也是。」

  「沒有那個要不要緊?」

  「沒關系,來吧。」

  「那最好瞭,準備好,要走起瞭。」

  「嗯,你輕點。」

  我忍住快要爆炸的欲望,慢慢地將兄弟移到瞭寒下體的入口。摩擦瞭好一會兒,寒的花園又開始滲出水來。

  「快點啊,還等什麼呢?」

  「怕你下邊太幹,直接進去你喊疼啊。」

  「沒事,不能,快點吧。」

  得到寒的許可,我急忙瞄準洞口,用力向裡面擠去。隨著我的插入,寒雙手握緊,眉頭緊蹙,口中也不停地呻吟著。之前看網上說的處女都很緊窄,我還不以為然,親身實踐過才知道所言非虛。也許是因為寒緊張的原因,她的下面不停地收縮著,一次又一次地讓我都感覺到有些疼痛。費瞭九牛二虎之力後,我終於整根插瞭進去,但奇怪的是,我並沒有感到傳說中的處女膜的阻礙。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真是第一次。」寒似乎看出瞭我的疑惑,向我解釋著。

  「沒事,我知道很多女人都是平時不小心就把那個弄破瞭,第一次的時候就不見紅。」

  「知道就好,我好多瞭,你試著動動吧。」

  我連忙俯身趴在瞭寒的身上,正要試著抽動,寒卻小聲叫瞭起來。

  「哎呀,疼疼,等會兒,你壓著我頭發瞭。」

  「啊啊,沒事吧,沒看見,別怪我啊。」我親瞭寒的額頭一下,以示歉意。

  「毛手毛腳的,也不看著點。」寒也回吻瞭我一下,整理好瞭頭發後,便抱住我說道:「這回動吧,慢點啊。」

  於是,我嘗試著開始慢慢地抽插,前幾十下,寒都是皺著眉頭,表情看起來有些痛苦,而我也始終很耐心地一邊一下一下地緩慢運動,一邊吻著她,希望她可以盡快地進入狀態。說起來,也許也是因為速率緩慢的原因,同樣是第一次的我居然堅持瞭有七八分鐘還依然沒有射出來的沖動。過瞭好一會兒,我感覺到寒的身體已經漸漸地放松下來,不單是手腳不再像之前一樣緊繃著,下面也不像以前那樣緊得不行,我的抽插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每進出一次都像是翻山越嶺一樣。

  於是,我開始逐漸地加快運動的頻率,寒的口中已經不再呼痛,而是像之前的愛撫時一樣開始呼吸變重,偶爾夾雜著一絲呻吟。漸漸地,我抽插的速率加快到瞭一秒兩下左右,寒已經是不停地嬌吟著,而我也快到瞭爆發的邊緣。

  「我快到瞭!」

  「嗯!直接……直接進來就行。」

  我忽地感到整個背部一陣顫抖,陽精猛然噴薄而出。我可以感覺得到,這次射精根本不是之前自己用手所能比擬的,無比的暢快。我的每一次噴射,都伴隨著寒的一聲輕微的呻吟,一直到我射出最後一股,整個人趴在寒的身上,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躺瞭好一會兒。

  「寒。」

  「怎麼瞭?」

  「我好愛你啊。」

  「我也是,我也愛我自己~ 」

  「嗯?耍我?皮癢癢瞭是不是?」說著,我把手伸到寒的腋下開始撓她的癢癢,搞得她連連求饒。

  「哎呀哎呀,我錯瞭,我錯瞭,快停手。」

  「好,那你說,還敢不敢逗我瞭?」

  「不敢瞭。」

  「那你愛不愛我。」

  「嗯。」

  「『嗯』是什麼意思?我想聽你說。」

  「愛你。」

  「說完整的。」

  寒看瞭看我,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吻上瞭我,好久才分開。

  「這回行瞭吧?你可真是的。」

  我掉轉瞭上下的位置,把寒放在瞭我的身上。我並不打算再來一次,隻是靜靜地抱著她,享受著這一刻的幸福和溫馨。漸漸地,我們倆都在這寧靜的氣氛中睡著瞭,而且一睡就到瞭第二天上午。果然,我是比寒先醒一步。不知什麼時候,寒的身體滑到瞭我的側面,隻剩下一邊的腿和胳膊還搭在我的身上。而最令我驚訝的是,我們的下體竟然還將將連在一起。撫摸著寒光滑的身體,我的欲望和下體都漸漸低抬起頭來,而也許是下體脹感的逐漸明顯讓寒也醒瞭過來。

  「幹嘛啊,大早上的,別鬧瞭,想要晚上再說。」寒打瞭我一下,似乎還想睡。

  「自己看看表,都十點瞭,還不起來啊?」我一邊說,一邊拍瞭拍寒的臉蛋。

  「啊?真的假的,這麼晚瞭,都得準備吃中午飯瞭。」寒急忙爬起身來,開始穿衣服。無意中,寒碰到瞭我依然高聳的兄弟,臉紅瞭紅,說道:「對不起啦,白天讓我休息休息,晚上再跟你在一起。」

  「嗯,你說瞭算。」

  我也起床開始穿衣服,可以預見,這一定又是美好的一天。

  (五)醉好一晚

  自從和寒有過瞭那一次之後,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之內,我倆便一直保持著這種關系。在傢人面前我們依然隻是非常親密的姐弟,但是一旦我倆獨處,就是另一番景象。自那天之後,我們又趕上瞭兩次我父母同時不在傢的情況,一次是兩人趁著假期一起去瞭外婆傢待瞭幾天,一次是父親出差,母親和單位一起旅遊。而這兩次機會,自然不會被我們放過,都在我傢大戰瞭「三百回合」。而平時沒有這種機會的時候,我們倆則會一月一兩次地去離傢比較遠的區找個酒店開個房間,以解相思。關於我們倆以後的關系,至少到那時為止,我們兩人都心照不宣地沒有提及這個敏感的話題。而因為有瞭寒,妍和表妹也都各自有瞭男朋友,我便一直沒有找女朋友,對其他女生也根本生不起什麼興趣,甚至連關系非常好的女同學也隻是有一個而已。大多數時間,我在學校隻是學習打球,成績雖然比不上競賽班的高手們,但也基本保持在二百名到五百名左右,一直比較穩定,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也讓我的父母感到比較滿意。

  轉眼間,已經是高三下學期,我即將迎來高考的洗禮。原本以為,這半年會是在枯燥的學習中忙忙碌碌地轉瞬即逝,但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學期開學沒多久,居然發生瞭一件讓我和妍的關系又發生瞭巨大變化的事。

  那天晚上,已經是十一點鐘,我已經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突然接到瞭妍給我的短信。她告訴我,幾天前她和男朋友江吵瞭架,而且雖然她現在想要和好,但是江並不打算再和她在一起,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說實話,我並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因為關於這種事情,我並沒有什麼經驗。我和初中時的女朋友是和平相處,和平分手,就算吵架頂多是早上吵架晚上和,並沒有鬧出這樣的事情。我就這樣一直躺在床上和妍發著短信,不停地勸著她,希望她可以平靜下來。之前,因為我和妍的關系,我和江也見過面,並且關系很不錯。江為人很是仗義,對妍也很好,隻是脾氣比較急。這樣的人,平常的生氣也許很快就可以消氣,但如果是忍瞭很久的話,一旦爆發就幾乎是無可挽回的局面。那時,在我看來,她們倆幾乎沒有和好的可能,或者說幾乎沒有江重新答應妍和好的可能。我把我的想法原原本本地全部告訴瞭妍,之後過瞭好一會兒,我都沒有再收到妍的短信。正當我有些著急,想要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妍的短信發瞭過來:「我要去他傢和他好好談談,祝我好運吧。」

  我一時間有些發愣,沒有想到妍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別傻瞭,以他的脾氣,你現在去除瞭要在外面凍上一兩個小時,沒有任何意義。」

  「至少我要試一試,不用擔心我。」

  但我不可能不關心她。妍的父母由於工作原因租住在很遠的一個區,為瞭妍上學方便,便讓妍留在瞭學校附近的傢中。好在妍自小便是個比較獨立的女生,所以自己一個人生活倒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困難。但一個女生,在半夜十二點獨自一人出傢門,我怎麼也放心不下。恰好之前我也曾經和幾個跟我和妍一起長大的朋友去過江的傢中玩,也算知道他傢的地址。於是,我想瞭一會兒,便做出瞭決定。我穿好衣服,給父母留瞭一張字條,告訴她們妍和男朋友之間有瞭點麻煩,我去看看她,讓他們不要告訴妍的父母。以我們兩個的關系,我相信父母看到之後,會理解我的舉動。

  走出傢門,外面有些不尋常地飄起瞭小雪,地面上已經悄悄蓋上瞭薄薄的一層雪花。我打車直奔江的傢,一路上,已經到瞭的妍還在給我發著短信,其中一條是江發給的她的非常幹脆的拒絕短信。隔著手機屏幕,我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妍在江傢樓下無助甚至是絕望的樣子。

  由於是半夜,路上車並不是很多,隻用瞭十幾分鐘便到瞭目的地。我急忙向著江傢跑過去,遠遠地可以看到妍蹲在樓下,抱著肩膀似乎在想著什麼。我在過去與不過去之間猶豫瞭很久,最終還是決定讓她一個人先好好地靜一會兒,等她情緒稍微穩定瞭之後,再去和她見面,送她回傢。

  我剛走到一個角落,竟然接到瞭江打來的電話。

  「喂,雲哥嗎?是我。」

  「我知道,怎麼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我和妍分瞭的事你知道嗎?」

  「隻知道你們吵架瞭。怎麼,不可能和好瞭?」「不可能瞭,我和她根本就不適合在一起,就算和好,以後也是吵架比開心多。」

  「好吧,這是你和她之間的事,我就不發表什麼意見瞭。」「她現在在我傢樓下,你能來把她送回傢嗎?大半夜的,她自己回去不安全。」「你這不還是關心她麼?」

  「隻是出於作為一個人的基本人性。」

  「我現在就在你傢樓下,等她緩過來瞭,我就送她回去。」我的話似乎讓江愣瞭一下,好幾秒之後才重新說起來:「怪不得她總是說你對她怎麼怎麼好,這次算是真的見識到瞭。」

  「還好吧,這要不是太晚瞭,我也不一定來。」「雲哥,你別怪我。」

  「有什麼可怪的,不合適就分唄,這又不是離婚,也不是因為你做瞭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再說咱們才多大,多經歷點兒沒啥大壞處。」「那就好,那她就拜托你瞭。」

  過瞭有大約二十分鐘,我看到妍站瞭起來,看起來是準備回去。我正要追上去,妍的短信發瞭過來:「看來我倆是真的完瞭,他太絕瞭。」「你現在還好?」

  「倒是死不瞭。」

  我一邊和她發著短信,一邊向著她走過去。走著走著,卻接到瞭妍打來的電話。

  「喂,怎麼瞭,怎麼不發短信打電話瞭。」

  「我後面有個人一直跟著我,我有點害怕。我如果說什麼話你都別奇怪。」妍一邊說,一邊跑瞭起來。

  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想一想,一個女孩子半夜獨自在外面,後面有一個人一直跟著,任誰都會感到害怕的。

  「別跑瞭,回頭看看吧。」

  「啊?你說什麼?」

  「我說你別跑瞭,自己看後面是誰。」

  妍停下瞭奔跑的腳步,回過頭來,才看到拿著手機的我向她走過去。我走到她跟前,撣瞭撣她頭上落下的一點雪花,說道:「怎麼樣,現在死心沒有?我說過的,你如果來的話,除瞭要在外面凍一會兒,沒有任何意義。」妍盯著我看瞭一會兒,突然撲到我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我隻能抱著她,拍著她的背,希望她能快點緩過來。妍哭瞭好一會兒,才安靜下來,我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妍的唇猛地堵瞭回去。我整個人愣在瞭原地,沒有想到妍居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自從懂事以來,我倆雖然也有過牽手擁抱的行為,但那完全是出於朋友和兄妹之間的感情。像今天這樣的接吻,我連想都沒有想過。我猶豫過要不要推開她,但仔細想想,現在的她正是最脆弱,需要擁抱關心的時候,如果我再那樣做瞭,真的不知道她會怎麼樣。於是,我把心一橫,也抱住瞭她,回吻過去。

  大約有一分多鐘的時間,妍似乎是有些喘不過氣,這才放開瞭我。

  「老哥,沒想到你居然來瞭。」

  「不來,難道還讓你自己在外面一邊凍著一邊哭?」「果然還是你最疼我,我老哥最好瞭。」

  「誰讓你是我妹,我肯定得疼你啊。再說瞭,小時候在你身上占那麼多便宜,總不能白占不是?」不知為何,我腦中突然浮現出小時候和妍在幼兒園互相撫摸的場景來。

  「說什麼呢你,壞死瞭。」妍有些不好意思,把頭埋在我的懷裡,不停地捶打著我。我們又這樣抱瞭一會兒,我看瞭看表,已經過瞭半夜一點瞭,幸好第二天是星期日,學校並不上課,否則到瞭上課的時候,八成會睡覺。

  「妍,太晚瞭,我送你回傢吧。」

  「你明天有事嗎?」

  「沒有,怎麼瞭?」

  「陪我回傢喝點兒酒好嗎?」

  「你確定?我不記得你很能喝啊。」

  「確定,我真的很想喝。」

  「好吧,但是這麼晚瞭,你要上哪兒買酒呢?」「我傢裡有,我晚上買的。」

  「行,那就回你傢吧。」

  我們運氣不錯,剛走到街邊,就有一輛出租車恰好經過。司機還很八卦地問起瞭我倆的關系,我告訴他我們是兄妹,趁著周末來朋友傢玩,他也就沒再多問什麼。

  到瞭妍的傢裡,我一眼就看到瞭桌子上的一口袋易拉罐裝的啤酒。看樣子,她早就準備好瞭今天晚上要喝一通,隻是現在多瞭一個我而已。妍拉著我在桌邊坐下,替我開瞭一罐酒,自己也開瞭一罐,仰頭就開始大喝起來。看她這個樣子,我並不想阻止她,等她喝完這一大口之後才問她:「你不知道喝酒時應該吃點東西嗎?」

  「不想吃,就想喝。」

  「那行,反正明天都沒事,我就陪你喝一回。」我知道以她現在的狀態,勸她什麼都不會聽,不如就這樣陪她好好醉一次,等醒來之後也許就會好轉很多。

  而且,由於就快要面對高考,所以我的學習壓力也很大,開學之後寒都沒有來過我傢,就借著這個機會好好放松一下,我覺得倒也不錯。

  於是,我和妍就這樣一罐接一罐地喝著。我平時的酒量一般,啤酒的話最多也就是六七瓶的樣子,妍更是喝個兩三瓶就要上臉上頭,女人天生半斤酒這句話,在她的身上似乎並不適用。妍這次一共買瞭二十罐,我甚至很懷疑這是不是她自己拎到傢的。就這樣,兩個有心事的人什麼也不幹,就是對著喝酒,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失去瞭意識,但我隱約感覺到似乎有人把我攙到瞭床上。

  (六)晨練

  睡瞭不知多久,我被窗簾縫隙中射進來的陽光打醒。我揉瞭揉眼睛,突然發現有個人正躺在我的肩膀上。我仔細一看,是渾身赤裸著的妍,整個人靠在我的身邊,一隻手還搭在我的胸前。看著妍還顯得有些凌亂的下體,我不禁有些發懵,我根本不知道昨晚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我呆呆地看著天花板,腦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直到身邊的妍也醒瞭過來。

  「老哥,你在想什麼呢?」

  「這是怎麼回事?我根本不記得喝完之後發生什麼瞭。」妍坐瞭起來,抿嘴一笑,很是嬌媚,也有些狡詐。

  「昨天晚上我突然就想和你那個瞭,正好你喝多瞭,也沒拒絕,然後就這樣瞭。」

  「你膽子可真夠大的。」

  「你昨天晚上對我那麼好,我總要做點什麼表示感謝吧。反正除瞭最後一步,我全身你也不陌生,跟你來一回,我也願意。怎麼,難不成我這麼做你覺得還不夠?」

  「那倒不是,我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你主動獻身,我肯定來著不拒。」我一邊說,一邊摸著妍光滑的身體。

  「哼,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妍撅瞭撅嘴,打瞭我一下,又笑著躺回瞭我的肩膀上。

  「真可惜,這麼好看的妹妹,我昨天晚上居然做的一點記憶都沒有,還真是豬八戒吃人參果啊。」

  「怎麼?還想要嗎?」妍的臉上露出瞭挑逗的笑容,手向著我的下體滑瞭過去。

  「我C?!我還沒動彈你,你個妮子還主動上瞭?」我一邊說,一邊翻身將妍壓在瞭身下,用力地吻上瞭她的唇。妍似乎很享受這種被主導的感覺,隨著我摸上瞭她的白兔和花園,她的手也勾在瞭我的脖子上。我不停地吻著她的唇,她的脖子,她的胸;妍似乎有些意亂情迷,胡亂地在我的臉上吻著。漸漸地,我已經可以感覺到妍的下體已經開始變得濡濕,我的下面也變得越來越硬。我覺得已經到瞭時候,便握住對準瞭妍的下體,簡單摩擦瞭幾下便一貫而入。

  「啊!」妍發出瞭一聲帶著疼痛,也帶著歡愉的呻吟。

  「怎麼樣?還適應嗎?」我停下瞭動作,怕弄疼瞭她。

  「還行,比昨天剛進來的時候好多瞭。小時候摸你那東西,感覺就像是一條小蟲子似的,沒想到現在已經長這麼大瞭,跟要吃人似的。」「怎麼,昨天我很粗暴?」

  「廢話,你喝多瞭,還能知道什麼叫溫柔體貼啊?」「你要不把我拽上床,我也不能強上你啊。」

  「什麼叫我把你拽上床,真煩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哈,我不光是不吐象牙,吃人也不不吐骨頭。」說著,我開始在妍的身體上沖鋒起來。也許是因為兩個人早已進入狀態的關系,我抽插的速度格外快,而妍的身體看起來也非常敏感,抱著我不停地嬌吟著,沒多久就小泄瞭一次。

  「啊……啊……老哥,你好厲害啊,我和他做從來沒這麼好過!」「哈!哈!雖然我喜歡你誇我,但是咱倆做的時候,還是別提別人瞭。」「嗯,行,我今天就是你的,你想怎麼樣都行。」「我就想讓你好好發泄發泄,好好爽一爽。」

  「啊,我爽!我很爽,我太……太爽瞭!老哥,你真好!」「又可以照顧你,又可以幫你學習,哈!還能讓你鬱悶的時候好好發泄滿足,我是不是也算個全能哥哥瞭!」

  「啊……是……你是最好的老哥……我愛你!啊!」「好妹子,我也愛你!」

  「老哥,再快點,我要……要來瞭!」

  「我也快瞭!呼!我是射在外面還是裡面?」

  「啊!裡……啊!裡面!這幾天沒關系的!射進來!老哥!全射進來,我要你!我要你!我……啊!啊!!」隨著我最後的幾十下猛烈抽插,妍在尖叫中泄身瞭。受到她愛液的沖擊,我也無法繼續忍住,精液一泄如註,統統地灌入瞭妍的花房中。

  我們倆互相抱著喘瞭一會兒氣,算是回過瞭神來。妍摸著我的臉,眼中盡是濃濃的愛意,我也不時地吻著她,告訴她我的心意。

  「老哥,我當你女朋友好不好。」

  「女朋友?」

  「是啊,我現在看看,還是你對我最好,我也最喜歡你。」「你現在難道不是我的女朋友嗎?從十幾年前起,我們就在談戀愛瞭吧。」「就會說好聽的,煩人。」

  「不過事先說好,我覺得你現在更多的還是因為沒有依靠,現在是我在你身邊,所以你會有這種想法。如果你以後有瞭相中的男生,你盡管和他處,不要緊。

  不管你是我女朋友還是妹妹,我都會對你好的。」「可能吧,我知道也許確實是沖動,但是至少現在,我真的好愛你。」「我也一樣啊。」

  「哎,對瞭,我看你這完全不是第一次吧,熟練得很。你初中時候不是沒和你對象那個嗎?高中也沒聽說你有女朋友啊。」妍的問題讓我愣瞭愣,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到目前為止,我隻跟寒和妍有過這種關系,但是妍是否能接受我和寒做過的事情,我心裡一點把握沒有。畢竟男生和女生的想法不同,如果是男生聽說這事,可能隻是會單純地覺得很厲害,或是有一些羨慕;但是女生會怎麼想,會不會認為我是個大淫棍,亂倫男之類的,我完全不知道。

  「怎麼瞭?不好說嗎?」

  「我怕告訴你之後,你會看不起我的。」

  「怎麼會呢?是出去找的小姐?」

  「不是。」

  「約的?」

  「不是。」

  「炮……炮友?」

  「也不是。」

  「那是什麼?你快別賣關子瞭,我保證,不會對你有看法,也不告訴任何人,這樣總放心瞭吧?」

  「好吧。是……是……是跟我……我姐。」

  「啊?!你姐?」

  「嗯,我叔傢的堂姐,你以前去我傢見過的。」「是……寒姐嗎?」

  「嗯。」

  「怪不得你和她那麼親,原來是因為有這麼一層關系。」妍像是終於抓到我的把柄一樣,嘿嘿地笑瞭起來。

  「你可別這麼笑,跟個怪蜀黍似的。」

  「你才怪蜀黍呢,誘騙我這個小蘿莉心甘情願被你吃瞭。」「你還蘿莉?」我在妍的胸上抓瞭一把「自己摸摸,你這像是蘿莉該有的東西?自己什麼尺碼還不知道?」結果得到的是妍的一聲嬌吟和一對白眼。

  「對瞭對瞭,別岔開話題,你和寒姐怎麼好上的?那麼漂亮個人,怎麼就心甘情願地跟你瞭?」

  「先不說這個,你不覺得我倆的關系……有點……有點亂倫嗎?」「那有什麼,古時候不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不是很多結婚的嘛。再說瞭,你倆又不是要結婚生小孩,反正我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我還一直叫你哥呢,不是也被你上瞭?」

  「哈哈,言之有理。走,洗個澡去吧,剛才弄得一身都是汗。」我不等妍答應,便一把將她抄在懷裡。

  「來,我也玩玩公主抱。」說完,在妍的小聲埋怨和輕輕捶打中,走進瞭浴室。

  打開淋浴頭,我倆站在水下互相為對方搓洗著,也時不時地親個嘴。過瞭一會兒,很自然地,我倆很快又都有瞭欲望。妍蹲瞭下去,一口將我的小兄弟含瞭進去,這不禁讓我爽得打瞭個哆嗦。說起來,寒不是每次都會給我玩口交,我也不願意強迫她,隻是讓她隨著她自己的心情走。雖然我倆已經好瞭一年多,但是直到去年我們倆好上一年之後,我才第一次享受到瞭她的侍奉。妍這猛地一下,幾乎要讓我射出來,我急忙「屏息凝氣,收斂心神」方才堪堪止住。妍的技術並不算很熟練,隻是不停地吞吐著我的傢夥,沒有什麼其他的挑逗動作,但這已經讓我足夠興奮。我撫摸著妍的頭發,享受著她的侍奉,心裡說不出的滿足。

  漸漸地,我發現妍的動作慢瞭許多,看起來應該是累瞭。我把她扶起來放到浴缸邊的臺上,嘴移到瞭她的下體處。

  「啊,你要幹啥?」

  「你都幫我口瞭,我肯定也得幫你舔舔啊,來,把腿分開。」妍不好意思地用手擋住瞭臉,但腿還是順從地分瞭開來。

  我先在她的大腿根附近輕輕地舔著,隨後在花園的外圍一圈一圈地滑動著,妍這裡的皮膚似乎很敏感,每次我一觸碰到她,都會引來她的一聲輕輕的呻吟。

  我在周圍活動瞭大約有四五分鐘,才把目標轉移到最重要的一塊陣地。我才剛用舌頭在妍的洞口點瞭一下,就讓妍渾身抽搐瞭一下,不禁把我嚇瞭一大跳。

  「怎麼,這麼敏感?第一次有男生幫你舔下面嗎?」妍紅著臉點瞭點頭。

  「那好,老哥今天就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之前每次和寒一起做的時候,我經常會給寒口一會兒,畢竟比起男人來,女人進入狀態相對要更慢一些。而且,我始終認為我和她的事情是我占瞭更大的便宜,所以這樣做,我也算是心甘情願。妍之前沒有被人舔到下面,這讓我很是意外,不過某種程度來說,我這也算是拿走瞭她的一個別樣的第一次。很快,妍已經被我吃得浪花四起,每次我舌頭的卷動,舔舐或是抽插,都會伴隨著幾滴花蜜從妍的花園飛濺而出。此時的妍已經說不出話來,隻是用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後背,渾身緊繃著,臉紅如血。也許是因為她第一次被舔還不適應,隨著我在她的陰蒂上的一次大力的吮吸,一股猛烈的春水從妍的花園中激射而出,還未等我反應過來,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接踵而至,連續的沖擊甚至把我的口腔崩的有點發麻。我不禁又驚又喜,驚的是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看起來像是「潮吹」的情景;喜的是我居然讓妍有瞭這樣的體驗,這讓我很是自豪。這時,我才想起來看看妍的反應:她整個人癱坐著,雙眼無神地看著屋頂,小嘴大大地張著,不停地喘著氣,過瞭好久才算緩過來。我坐進來浴缸,把她抱在瞭懷裡。

  「怎麼樣,舒服嗎?」

  「嗯,我從來都沒這麼舒服過,謝謝你,老哥。」「你人都給我瞭,我怎麼也要好好地讓你爽一回不是?」妍把頭靠在瞭我的肩膀上,手滑瞭下去。

  「那你怎麼辦啊?你這兒還硬著呢,我也幫幫你吧。」「哦!妮子你恢復過來瞭是不?恢復過來就上正菜。」我把妍抱到我的腿上,借著愛液的潤滑一貫而入。

  「啊!要幹什麼啊你,也不知道提醒人傢一聲。」被突然襲擊的妍不由得嬌嗔起來。

  「提醒不提醒,不是都得被我進去?別說沒用的,就告訴我你喜不喜歡這樣。」「嗯,喜歡。」

  「那準備好,我要開始瞭啊。」我抱起妍的腰,上下做起瞭活塞運動,妍摟著我的脖子,享受著我的沖擊,浴室中滿室皆春……(七)第三人

  時光飛逝,轉眼間,小我兩屆的表妹也已經經歷瞭高考,而即將大三的我則正準備著到另一個城市做交換生的諸多事宜。在這兩年間,我考上瞭本市最好的一所在全國排名也非常靠前的大學;妍考到瞭江南的一所大學,並且在大二時有瞭自己新的男朋友;寒本科畢業,在本市的一傢規模不算小的公司找到瞭一份收入還算不錯的工作。不過不變的是,她們兩個一直沒中斷和我的關系。寒自不必說,我上大學的第一年,因為我倆還都算比較空閑,所以在一起的時間也增加瞭很多。即使第二年她因為畢業和實習的關系非常忙碌,我們一個月也總會有一兩次單獨相會的機會。而且,因為開始上班的關系,寒還在單位附近租瞭一間房子,這讓我們不用再每次都去找酒店。妍每次放假回來,都會找我出去玩,順便開個房間大戰一通。而且,大一的寒假我們倆還單獨出去旅遊瞭一次,連續五六的同居讓我倆不知道留下瞭多少的後代在酒店的床上。在她有瞭新的男朋友之後,我本以為我和她的男女關系就算是到此為止瞭,但是假期她回來之後,依然和前一年一樣地找我出去一起睡幾次。我曾經忍不住問過她為什麼要這樣,她給瞭我答案:「我和她現在隻是對象,不是夫妻。再說瞭,就算是我結瞭婚,你在我心裡面還是最重的,我還是會找你,除非你不再讓我找。」這番話不禁讓我感動不已,當晚毫無保留地把全身的精力放在瞭她的身上。

  至於她的男朋友,我不想管,也管不著,隻能對這兄弟說一句抱歉,畢竟哥們和妍談戀愛比你早瞭十八年。

  至於表妹,則是考上瞭一所位於本省一座沿海城市的大學,雖然不是名校,但相比她平時的中等成績,也算是可以讓傢裡人滿意瞭。報完志願之後,表妹提出要到我傢這邊來玩,因為接著並沒有什麼事情,舅舅和舅媽也沒攔著她,便讓她自己來瞭。不過表妹來瞭之後,我卻並沒有機會和她睡在一張床上。原因很簡單,父親被單位外派出國,過年都未必回得來,原本的雙人床上空瞭一半,表妹來瞭,自然是要和母親一起睡。表妹來的第一周就這樣平淡無奇地過去瞭。

  第二周,我們突然得到瞭姥姥和姥爺要來我傢的消息,這讓我非常高興。因為父母房間的大床很大,足夠躺下三個人,這三個人選八成會是母親和姥姥姥爺,那麼,自然而然地,表妹就會來我的床和一起睡瞭。想到這裡,我樂得嘴都有些歪瞭。妍在外地上學,而寒被單位派到瞭鄰省的一傢新店幫忙,至今已經走瞭一月有餘。也就是說,我已經幾十天沒有嘗到肉味,突然間表妹居然又可以和我睡在一起,就算不能玩真的,小小地發泄一下精力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之前,有一次我在放假回姥姥傢過年的時候,得到瞭和表妹更親密一些的機會。那天晚上,因為舅舅和舅媽都出差不在傢,傢裡隻有表妹一個人,我便「義不容辭」地到她傢去陪她睡。當晚,表妹為我做瞭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口交。我沒有嘗試進行最後一步,摘她的初紅,而是跟她約好,等她跟男朋友有過第一次,不再是處女瞭之後,我們再一起做一次。我不知道她現在是否還保留著第一次,但若是隻讓她用嘴幫我解決一下,想來還是不會有什麼問題。

  姥姥和姥爺來的那天,通宵看球的我直到下午才被表妹叫醒。因為是夏天,所以我們穿的都很少。我睡覺的時候渾身上下隻穿著一條內褲,而表妹則是一身粉色的寬松睡衣。和表妹臉貼著臉聊天,很快就讓我有瞭點欲望。我借著一個機會,猛地在表妹的唇上吻瞭一記,表妹愣瞭一下,隨後卻並沒有不開心的意思,反而回敬瞭一下。我見狀大喜,一把將表妹抱在懷裡,痛吻起來。剛開始表妹還有點矜持,但很快也不再顧慮什麼,抱住我回吻起來。持續瞭大約一分鐘之後,兩人才分瞭開來。我正要再來一次的時候,卻被表妹阻止瞭。

  「你現在先別,她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回來瞭,你有反應該不好瞭。你想幹什麼的話,等晚上再說行不行?」

  「哦?晚上幹什麼都行?」

  「別弄出太大聲音就行。」

  「嗯,這好像是我怎麼都不會吃虧的樣子嘛,好,那現在就先放過你瞭。」說完,我又在表妹的唇上狠狠地吻瞭一下,才把她放開。

  到瞭晚上,如我之前所想,母親和姥姥姥爺三個人睡在母親臥室的大床,而表妹和我睡在我臥室的床。姥姥開始還有些猶豫,一對都已經成年的男女睡在一張床上是否合適,讓我稍稍有些緊張,但卻被母親用我和寒就經常睡在一起,兄弟姐妹之間沒什麼大不瞭的說服瞭。這個時候,我心中隻想高唱一曲《世上隻有媽媽好》。

  入夜後,我等到外面燈都關上之後便一把摟住身邊的小綿羊大嚼起來,表妹因為沒什麼顧忌,也很迎合我。我由嘴至胸,再至最後一道關,慢慢地摸瞭下去。

  表妹顯然經驗還不是很足,隻是被動地接受著我的愛撫,半晌才想起也回握住我的分身。表妹的胸很小,也就是一個A罩杯,不管是和寒還是妍相比,都小瞭不止一點半點,但是對於現在的我來說,A也已經足夠,畢竟有就比沒有要好得多瞭。互相撫摸瞭一會兒,我提出讓表妹給我含一會兒,她很順從地照做瞭。我一邊摳挖著她的小穴,一邊和她聊著天:「怎麼樣?現在和你男朋友還處著嗎?」「算是分瞭吧,他考的是廣州的一個學校,和我離得太遠瞭,就算是和平分手吧。」

  「那你和他做過瞭嗎?」

  「嗯,考試前壓力太大瞭,他跟我提出來,我也就沒反對,就給他瞭。」「那是不是就是說,我可以……嗯?」

  「嗯,是啦,以前說好的,我沒忘。」

  「那什麼時候可以?你說個時間。」

  「明天你要是能陪我去逛街,我就答應你。」

  「你是說逛完街之後找個地方開個房間?」

  「嗯,傢裡大人太多瞭,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啊,你要是想,就隻能這樣瞭。」我沒有想到表妹居然會答應的這麼爽快,心裡不由得一陣激動,下體已經有瞭射意。

  「那個,我射到你嘴裡行嗎?」

  「嗯,射唄,反正都給你含瞭,一會兒我怎麼都得去刷刷牙,想射就射吧。」表妹一邊說,一邊加快瞭吞吐的速度。我不再忍耐射精的欲望,很快,隨著一聲長嘆,我在表妹的口中爆發瞭。表妹似乎被我的爆發嚇瞭一跳,一聲幹嘔之後便是幾聲咳嗽,連帶精液也咳瞭不少在我的腿上。

  「你還好嗎?」

  「煩死人瞭,你射之前倒是跟我說一聲啊,嚇我一跳,根本就一點準備沒有。」表妹抹瞭抹嘴,便翻身下床刷牙去瞭。回來之後,她對我說明天還要逛街,最好早點休息,我便沒有再和她繼續下去,兩人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和表妹如約好的一樣一起出去逛街。說起來,女人在逛街時的體力真的是讓男人感到驚訝甚至是恐懼,平常看起來很嬌弱的表妹,逛起街來的體力比我這個年年參加運動會的人要強得太多。表妹似乎看出瞭我有些焦慮和不耐煩,便帶著些許挑逗地說道:「別不高興瞭,一會兒你想怎麼樣都隨你還不行嘛?」「這可是你說的,別到時候進瞭屋就又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嗯,我說的,說話不算話是小狗。」

  得到瞭表妹的承諾,我這才又重新打起精神來。

  終於,逛瞭有五六個小時之後,表妹終於表示她已經逛得差不多瞭,可以任我處置瞭。於是,我帶她進瞭一所環境還算不錯的快捷酒店,準備開始拿回我應得的「報酬」。

  剛一進屋,我拉上瞭窗簾之後,便很猴急地把表妹按在墻上,一邊狠狠地吻著,一邊脫著我們兩個人的衣服,而她也很配合地讓我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剝落。

  很快,我們兩個人便是赤裸相見瞭。我正待進行下一步行動的時候,表妹阻止道:

  「走一天瞭,全身都是汗,先洗澡吧。」

  「嗯,行,反正你也跑不瞭。」

  我走進浴室,待水溫放得差不多熱的時候,便出去把表妹也拉瞭進來。

  站在淋浴頭下,我一邊吻著表妹的全身,一邊用手指慢慢地在她的花園附近活動著,一會兒在洞口來回地滑動,一會兒又深入進去來回抽插,很快就讓表妹嬌喘連連。我見時機已經差不多,便把身子微微下沉,找準位置之後便一桿進洞。

  已經被我挑逗得差不多的表妹隻是呻吟瞭一聲,便緊緊地抱住瞭我的脖子。我把她的一條腿抱起盤在我的腰上,便大力抽插起來。自從我第一次拿走瞭表妹的初吻之後,我就發現,每次和表妹親熱,她都會喜歡我表現得粗野一點,甚至是暴力一點。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這樣,她給我的回答是,她認為這樣很有激情。

  那麼,我自然不能「辜負」瞭表妹的期望,最粗野的進出也許就是她最喜歡的方式。

  事實證明,我的選擇沒有出錯,在我大力的活塞運動下,表妹呻吟連連,臉色變得越來越潮紅,四肢抱著我的力量也越來越大。漸漸地,表妹開始有些站不住瞭,不停地搖晃著。我見狀便將她推在墻上,以求讓她保持平衡。表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忍不住開始想要調侃她。

  「如何?舒不舒服?」

  「嗯……舒……舒服……」

  「喜不喜歡?」

  「喜……喜……喜歡……」

  「以後還讓不讓我上?」

  「讓……讓!」

  「主不主動?」

  「不主……不主動……」

  「嗯?」我見狀便抱緊瞭表妹的腰,用盡全力狠狠地抽插起來,讓表妹不禁連連討饒。

  「啊……啊……我主動……主動……」

  我滿意地笑笑,這才重新把速度降瞭下來,讓她繼續享受著我的抽插。期間,我又換瞭幾個姿勢,以求讓自己可以持續得更長一點。而最後,我也成功地堅持到瞭表妹來到高潮的一刻,已經分不清到底是誰先噴發出來,隻記得兩個人在水聲中一個高吟,一個低吼地一起到達瞭頂峰。我抱著表妹一起坐在瞭地上,任水流在頭上洶湧而下。

  「妹子,爽不爽啊?」

  「別問我,我不想說話。」表妹小聲呢喃著,頭靠在我的胸前,看起來很虛弱。我見此也就沒再強迫她什麼,隻是和她一起坐著恢復著體力。說起來,之前我站著做愛的經驗並不多,而且不管跟寒還是跟妍,她們兩個都可以很好地配合我運動,所以相對而言,這一次和經驗匱乏的表妹站著做,體力消耗可以說是非常大。足足坐瞭四五分鐘,我才算恢復瞭大部分力氣。我把表妹渾身的水擦幹凈,把她抱到瞭床上。我本想整裝再戰,卻發現表妹已經疲憊地睡瞭過去,我無奈地笑笑,隻好作罷。表妹睡著,我則是在一旁刷微信和微博。

  這一覺一直睡瞭快兩個小時,表妹才算是醒瞭過來。我拍拍她的屁股道:

  「睡夠瞭?你要是再不起來,天都黑瞭。」

  「還不是怨你,使那麼大勁幹啥,我這才是第二次啊。」「你不是一直都喜歡我對你狠一點,用力一點嗎?再說瞭,剛才我那麼用力的時候,也沒見你不開心啊。

  「你弄得我都迷糊瞭,哪還能分得清你到底說的是什麼啊……」「哈,那換句話說,你不還是享受的嘛。」

  「凈強詞奪理。」表妹一邊說,一邊在我的胳膊上扭瞭一下。

  之後,表妹又在我傢待瞭半個月,期間我和她又一起出去瞭兩次。雖然每次都是以我的勝出告終,但是表妹堅持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讓我更加滿足的同時,也驚嘆於表妹的適應能力。

  不過說起來,至少到目前為止,這是我和表妹第一段,也是唯一的一段在一起的時間。表妹上瞭大學幾個月後,找到瞭自己的男朋友。而因為我和她很少待在同一座城市,機會也很少,所以也就不再多想和她再做。但我們的兄妹關系,還是保持的非常好。也許有一天,我和表妹會「重敘舊情」,但那也是未來的事情瞭。

  【完】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媽媽 哥哥 妹妹

  • 兩個女兒爬進瞭媽媽,兩個嫩舌不住的舔唆著媽媽的臉,時不時探進媽媽的嘴裡,吸吮著媽媽還未吞下的精液,並不住的誇好吃。媽媽又讓兩個女兒過去幫大雞巴清理幹凈。兩個少女並排跪到哥哥身前,兩片香唇舔弄著,吸吮著逐漸變下的雞巴,直到完全看不見精液。芳芳驚奇的問媽媽,為什麼大雞巴變小瞭?媽媽解釋說:“哥哥這是剛射精,過一會兒就會恢復
  • 妹妹讓我不再孤單

  • 我是一個孤兒,但卻從來不感到孤單。我是一個純血的中國孩子,但卻在英國的一個小城鎮裡長大,也在倫敦呆過零零碎碎的一年。這個夏日的一個晚上,容格太太把最後的碗碟放進靠近地面的消毒碗櫃,拍瞭拍手說,「出去走走怎麼樣?」容格先生站起來太太一口,說「榮幸之至。」妹妹和我看瞭都太惜曰:「你們甜蜜去吧。我們在這看電視什麼的。」「你們
  • 我和父親的美好時光

  •  這種時光是很難得的,以前小時候,我和爸爸也曾經在這張床上,但那時是人小無猜、盡享父女天倫,可現在我已經變成瞭一個少婦,再和父親這樣躺在一起,尤其和父親充滿情欲的擁抱著,我和他的身體早就有所變化,我們的欲望滾滾湧來,沖擊著父女本不應該有的欲望閘門。老爸,多年前,你對我有沒有想法呀?我伏身趴在他上面。爸爸想瞭想,老實地回
  • 被人玩弄的媽媽和姐姐

  •  說起牛根傢,牛根50多歲,黑黑的胡子拉碴的~!常常用紙卷煙吸,一笑就露出掉瞭一半的大黃牙。看在建築工地當瓦工,身體很壯實。老婆死瞭三年多瞭。有三個兒子。大的20多歲。小的 也都 18 19歲瞭~!當時我們村隻有牛根傢有一臺17寸的黑白電視機,我小時候也很喜歡去他們傢看電視,往往會演《西遊記》《射雕英雄傳》之類的電視
  • 妹妹,褲襪,學生鞋

  • 在一個周六早晨的尋常民宅裡,一名少年正悠閑地吃著早餐。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竟是站著吃飯,甚至在吃飯的同時,腰間還不斷地前後聳動。隻見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著一位全身上下隻穿一雙黑色透膚絲襪的美麗少女。她將手肘撐在桌上,一雙修長筆直的絲襪美腿則是跨在少年的肩膀上,可愛中略帶性感的薄唇咬地緊緊的,似乎是在忍耐著什麼。再仔細一
  • 雨中的我和姐姐


  • 先介紹我的姐姐,我這位姐姐並不是親姐姐,怎麼說呢,應該算是表姐吧,是我媽媽兄妹排行中最小的一個的孩子,也是我們這幾個表兄弟姐妹中的唯一一個女孩,由於與我年齡更相近,所以隻和我比較親近,與其他幾個沒太多往來。我姐姐是某體育學院的女生,她說她是學健美操的,具體是個什麼專我也不知道。身材嘛,還行!別問我怎麼知
  •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發禁,姊姊索性把頭發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隻有傢人和排球。姊姊功
  • 為瞭不讓爸在外面找別的女人,媽竟然讓我和爸亂倫

  • 去年,我媽被查出患上瞭卵巢癌,手術切去瞭卵巢。從那以後,她就沒有辦法再盡作為一個妻子的義務瞭。有一天,我和媽聊天,媽突然問我:「小娜,你還是不是處女?」我一愣,「媽,你怎麼突然問人傢這種問題!」媽說:「你別管我為什麼問,你就告訴我,到底是還是不是?」我猶豫瞭一下,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告訴媽說:「不是啦?」媽長舒瞭一口氣
  • 跟姐姐不成功的第一次

  • 光顧黃色網站有很多年瞭,但是動手寫自己的經歷卻是第一次。不太會寫,隻是把自己的一些回憶寫下來,祭奠自己的青春,以後自己也是個念想。
    如果說第一個女人的話,那應該是我姐姐。姐姐比我大4歲,記得很小的時候,傢裡在農村住,條件一般,我7歲的時候,姐姐已經11瞭,農村的孩子好像對性的瞭解比城裡的要早,我那時候已經懵懂的知道瞭一
  • 上瞭姐姐的床

  • 自從爸媽去臨沂開店以後,我和姐姐就在一起生活,姐姐依舊在幼稚園上班,生活起居姐姐對我照顧的很好。
    剛開始還是和姐姐在一個房間裡住,可入夏後,濟南的天氣越來越悶熱,風扇隻能吹到下鋪,姐姐在上鋪,每晚都出好多汗。
    雖然姐姐不怎麼避諱我,穿的很清涼,但後來還是跑瞭到爸媽的房間,爸媽房間裡有空調。
    七月中旬,姐姐打電話讓我自己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

  • 愛,性,兩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幾乎不會缺少的字眼,而每個人的第一次愛,第一次性則都會讓人刻骨銘心,一生難忘。第一次對很多人來說,隻有一次,但是對於有些人,有些時候,不同的經歷也許會為人生添上不一樣的第一次,也許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的名字叫雲,在生活中,我有三個關系非常好的姐妹,一個是舅舅傢的表妹,一個是叔叔傢的堂姐,
  • 棠棣之花,媚兒肉香

  •  「啊~~終於把那幫小鬼弄畢業瞭,這個暑假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拜托,你自己也才剛大學畢業誒……」「哈,剛剛成年的不是小鬼是什麼呀!小媚,放暑假準備去哪裡玩?」「……等人」一抹淡淡的微笑綻放在我的唇邊。「吼吼吼,剛剛笑那麼甜蜜,等哪個大帥哥呀?你隱蔽工作也太好瞭,我都不知道!可憐那幫還給你獻殷勤的男老師,他們要是知
  • 愛媳如夢

  •   第一章 秋日東北的天就是這樣,才剛剛過瞭十月份,就已經開始天寒地凍,強勁的北風比刀子還狠,凍的黑漆漆的土地比鐵都還要硬。每年到瞭這個時候,東北人就開始瞭他們一年一度的貓冬,肥的幾乎快要出油的黑土地給瞭他們一年的好收成,即便整個冬天,就像是躲在樹洞裡的熊瞎子一樣什麼都不幹,也絕對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這是一個難得的晴
  • 做核酸認識的98年豐滿幼師

  • 我的真實經歷分享一下約炮幼兒園老師的經歷,因為之前花瞭398在98堂技術區大佬學過,所以搞瞭個邀請碼註冊瞭98堂來分享一下操幼師的經歷,畢竟這次約的這個幼師逼是非常緊的,而且特別會夾雞巴,所以就分享一下。之前疫情反復原因,需要做大規模核酸檢測,本來不想去的,但是公司組織去,而且又是上班時間去,就當偷懶一下,所以磨磨蹭蹭
  • 嫂子的饑渴空虛

  • 傢花沒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瞭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瞭,我的嬸子就成瞭孤傢寡人。上個禮拜天,她丈夫倒是回來瞭,一紙離婚協議扔在桌上扭頭就走。離婚對她又是個不小的打擊。結婚多年又沒生下一男半女,的確,有苦難言。這天我回傢就問:「嬸子,我叔呢?」嬸子氣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聽他那個王八蛋。」她的臉色鐵青,像染瞭層
  • 媽媽 哥哥 妹妹

  • 兩個女兒爬進瞭媽媽,兩個嫩舌不住的舔唆著媽媽的臉,時不時探進媽媽的嘴裡,吸吮著媽媽還未吞下的精液,並不住的誇好吃。媽媽又讓兩個女兒過去幫大雞巴清理幹凈。兩個少女並排跪到哥哥身前,兩片香唇舔弄著,吸吮著逐漸變下的雞巴,直到完全看不見精液。芳芳驚奇的問媽媽,為什麼大雞巴變小瞭?媽媽解釋說:“哥哥這是剛射精,過一會兒就會恢復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