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

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著我搬回老家一起住。

然後….

咦….一陣又一陣的快意從胯下傳來….喔….

啊….如觸電般的快感隨著射精的感覺直衝大腦。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坐了起來。

大腦還在回味著快感,喔….真好的起床方法….咦,不對!我是在睡覺啊,怎麼會有這種….?這時我才突然查覺有個溫暖且熟悉的觸感正包含著我的股間,而且那位置的棉被鼓著好大一塊。我急忙地掀開被子,「蜜兒!」

女孩把頭抬了起來,略帶潮紅且可愛的臉龐面對著我,唾液及精液混合的絲線從她小巧的嘴巴連接到我的胯下。

「咕!」的一聲,蜜兒把剛才我射出的東西吞了下去,閉著眼睛享受了一下。

田蜜,十二歲,小六學生,她是我的….女兒….

蜜兒張開眼睛,吐著舌頭對著我輕笑了兩聲。紅紅的臉蛋用著一副「早餐還不夠」的笑容看著我,模樣實在很俏皮可愛。

我急忙穿好褲子,「蜜兒!妳在想什麼啊!我可是妳的….」

蜜兒卻不管我要說些什麼,她一把抱住我,用銀鈴一般清脆的聲音跟我說:「太陽曬屁股囉!快起床吧,我-親-愛-的-爹-地!」

天啊,真是熱情的叫人起床方法,以前和妻子住在一起的時候….唉,兩年前的事實在沒什麼好記述的。

蜜兒放開了我,但還是趴在身上問我:「爹地,舒不舒服呢?」

「這….這當然是….舒服啦….」我把她稍為推開,讓她坐在我的對面,「這個….聽我說,蜜兒,妳和我可是父女呀,所以呢….這個….我們應該停止這種行為才對的….」

蜜兒不等我說完,「可是,是你先開始的啊!搬進來之後先找我愛愛的是你耶!」

「慘了,我都忘了….」我想到那個時候….

是的,各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和蜜兒搬到母親家裡的五天後開始的….

剛到新環境的我晚上悄悄的走進蜜兒的房間。蜜兒睡得很沉,清秀的臉龐像嬰兒一樣的安祥。

我本來只想看看她而已,畢竟分別了一年,好不容易才又聚在一起。

突然間,蜜兒翻了個身,身上的被子被踢掉了。

如果是共同生活很久的父女,此時做爹地的應該是幫女兒把棉被拉上蓋好。但是,蜜兒和我是久別重逢,完全沒有「我們是父女」的自覺…

我吞了口口水,原來蜜兒睡覺時只穿了件T恤,翻身時順帶地露出雪白而渾圓的大腿,而白色的三角內褲也無法完全擋住曲線優美的臀部,把半裸的臀部面對著我。

天啊,好美….

我閃過一個念頭:「我好想和她作愛….」

理智嚇了一跳:「你在想什麼啊!不行!」

但此時慾望開始向我進讒言:「有什麼不行,你喜歡她吧!」

理智在旁反駁:「她是女兒!不可以!」

慾望不理這套:「上吧!你看,她多棒!」

理智還在掙扎:「不….」

慾望終究是占了上風:「猶豫什麼!快做啊!」

理智被趕跑了,我一把抱起蜜兒,把她的T恤脫掉,熱烈地吻著她。

「喔!蜜兒!」我一邊吻著她尖翹的乳房,一邊呼喚著她的名字。

蜜兒從睡夢中驚醒,但一看是我,立即喜悅地抱住我。

我把蜜兒的內褲也脫了下來,年輕的花瓣立即展示在我面前。跟著我把我的睡褲脫了下來,膨脹許久的東西立即彈了出來….

就這樣,我和自己的女兒在床上翻雲覆雨了好久….

然而,從那次以後,她就每天早上、每天下午都要和我來個一發;每天晚上甚至會向我要求兩次….

我從沒想到蜜兒對愛愛這件事那麼感興趣,真是個好色女孩….

「呀!蜜兒….」原來在我回想的時候,蜜兒把她的T恤掀了起來,又露出渾圓堅挺的乳房。

蜜兒把手伸到內褲裡自慰,有些害羞地把頭稍為轉開並閉上眼睛,但小巧的嘴巴並沒有不好意思。「喔….爹地….我….我不能….不能再忍受下去了!」

「啊!親愛的爹地….快….快和我愛愛吧!」

天啊….我就是不能抗拒可愛的女兒熱情的誘惑。理智雖然乘著戰艦出來想打醒我,但慾望魚雷卻把理智一發擊沉!

隨著理智沉沒在慾望之海,我的感官全部被慾望所控制。

蜜兒還在呼喚著我:「來吧!爹地!」

我用力地分開蜜兒的雙腿,蜜兒雖然有些訝異,但馬上就發出喜悅的聲音。「啊!爹地!….喔!」

我的眼神變得有些邪惡,輕佻的嘿嘿笑聲取代了平時溫文的我。

是的各位,很不幸的,我似乎有雙重的人格….有時,實在會造成自己的麻煩..

我把蜜兒的內褲脫了下來,用手指玩弄她那尚未張開花瓣與細縫。手指雖然沒有插進去,但可以蜜兒的花蜜還是弄濕了指尖。

我的手指離開了蜜兒的私處,看著透明的液體,「嗯….有意思!」

我把沾著花蜜的手指指著蜜兒:「嘿嘿!妳這個好色的女孩!蜜兒,看這些液體,妳那裡全部都濕淋淋的了!」

蜜兒嘴裡雖然喊著:「哎呀!討厭….」但那可不是厭惡的聲音,而是歡娛。

蜜兒把我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裡吸吮自己的愛液,當我抽出時唾液拉出一條可愛的細線。我把蜜兒摟到我懷裡,熱情地吻著她。而蜜兒也主動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兩條溫暖濕潤的舌頭互相纏繞,蜜兒逐漸地脫力了。

我把兩人礙事的衣服脫掉,我坐在床上,把蜜兒抱起來,用已經恢復的股間插入了蜜兒的花瓣中。蜜兒「噢」的一聲叫了出來,她的雙腿環繞在我的腰際,開始動了起來。我用手抱住她的腰部,讓她能很輕鬆地抽動。我也沒閒著,我配合著她的韻律,讓我的東西能更深地插入蜜兒的深處。

「啊….鍾愛我的爹地….喔….」蜜兒如夢似幻的聲音在傾訴她對我的愛意,我則是以用力的擺動還回報她。

蜜兒愛愛時的表情相當可愛,羞紅的臉配合甜美的泣叫,加上豐滿的乳房也隨著擺動而不斷地晃動,更強烈地刺激了我的慾望。

我又吻了蜜兒,她那濕潤的眼睛微睜,一股想要更加侵犯她的想法湧上。我讓蜜兒轉身趴下,並把她的臀部高高舉起,已經沒什麼力氣的她只能用手肘撐住。對準她的花瓣,再次插了進去。

我抓住她的腰,用力地向她進攻。蜜兒的愛液已經流到大腿上,讓我的股間能更順暢地探索她的花心。結合的部位隨著每一次的抽動而用力的拍擊,加上蜜兒的愛液被我抽動時所帶出的聲音,讓兩人的心情更加地高亢。

我想要把蜜兒換個方向,於是抽離了蜜兒。斗然間空虛的她張開已經迷矇的媚眼,向我需索著。我讓她面朝上躺下,把她修長的腿扛在我的肩上,又再度插入。

由於這個角度能讓我倆更深入地結合,蜜兒已經陷入忘我的狀態。

「喔….爹地….啊~~~~~」

好像在解放她的忍耐一樣,在大聲地叫喊聲中,蜜兒達到了高潮。而我的東西也鑽進蜜兒的子宮裡,把白濁的精液用力地噴射出去。我能感覺得到,蜜兒和我的液體混合在一起,溫暖地包含著我….

我讓蜜兒躺平,她正在喘息著,並享受著高潮後的快意….

「咦!」

理智突然恢復了,看著全身赤裸的蜜兒,「啊~~該死的!我又做了這種事!」我抱著頭哀嚎著,才說不能和自己的女兒做這種事,但馬上就….

我用衛生紙把胯下的液體擦掉,「這個邪惡的雙胞胎….我要怎麼控制他呢?」唉,想歸想,我還是不清楚。

我把衣服穿好,疲累的蜜兒已經在我的床上睡著了,我幫她蓋好被子。

「蜜兒,我先下去囉。」我輕聲的告訴她。但蜜兒已經睡熟,沒聽到我說的話。

「也罷….」看著又恢復成天使睡姿的蜜兒,我心想「反正已經做過了….還是讓她睡一下吧。」

於是我輕輕的走出房間,到樓下去。

「乾杯!」

聖誕節,是全家人團聚的節日。我、蜜兒及媽媽圍坐在小暖桌旁,桌上擺著媽媽做的小菜,還有些零食,由於是特別的節日,我們開了瓶啤酒。

「呼~~嗝~~!!」蜜兒的酒量實在不怎麼樣,一兩杯就讓她有點天旋地轉了。

「蜜兒….親愛的?妳還好吧?」媽媽有些擔心。

「嘿嘿嘿~~嗝~~」蜜兒用手指著她的紅紅的臉頰笑道:「我….我還好。」

「在家過這個聖誕節真好。」我越想越悲哀「啊~~我恨要睡在地上….還沒得洗澡….我幹嘛要當上這個考古學課程的負責指導呢?」

媽媽柔聲安慰我:「言瑄,現在你已經回到家裡,和媽媽及女兒在一起,應該是很幸福,很安全的。」蜜兒也搖搖晃晃地點點頭:「嗯嗯,沒錯!」

「啊~~別說這些了~~嗝!~讓….讓我們~嗝!~一起唱聖誕歌曲吧~~」 :收音機裡放著Jingle Bell的音樂,蜜兒醉聲醉調地大聲唱著,我和媽媽兩人也快樂地和著。

蜜兒還是不勝酒力的趴在暖桌上睡著了,媽媽愛憐的撫摸著她的秀髮,「可憐的蜜兒,都十二歲了,還是沒有辦法應付啤酒。」

「我也倦了。」媽媽對我說,「我上房睡覺,你照顧蜜兒。」

「好的。晚安,母親。」

「蜜兒….」我過去摸了摸蜜兒的頭,看著她天真的睡臉,心裡甚是感動。

就在這時候,蜜兒用迷朦的眼神看著我,她的手撫上我的下身。「爹地….讓我….」,我就聽從的坐在沙發上,女兒坐在地上,握住我挺立許久的東西舔了起來。蜜兒每天向我需索,口交的技術已經很不錯,她時而用舌尖輕舔我的敏感部位,時而用溫熱的口把我的股間吞到喉嚨深處,同時還不忘用舌頭及雙頰用力地吸吮….

面對女兒對我的雄性象徵熱情的舔食及吸吮….天啊!我好像置身於天堂一樣….已….已經控制不住了….

一股白濁的精液直射而出。蜜兒喜悅地迎接,讓它灑在臉上及頭髮上。

最初的衝力消失後,液體開始從她的烏黑的秀髮及紅通通的臉蛋上緩緩地流下,蜜兒把我射在臉上的精液吞下。

我和蜜兒熱烈地擁吻在一起,我把舌頭伸進蜜兒的嘴裡,兩人的嘴裡都混合著精液及唾液,彼此的舌頭相互品味著、糾纏著。

理性早就被壓制的我,發洩過的慾望之根又挺立了起來。我有些邪惡地笑道:「美人兒!」惡魔接管了所有的感官,我對女兒下指令:「蜜兒寶貝!用膝蓋跪下,讓我瞧瞧妳的屁股!」

「遵命,爹地!」蜜兒用嬌媚的語氣服從我的命令,順從地背對我跪下,並把臀部抬高。

蜜兒穿的毛織連身衣,我不客氣的把衣裙往前翻開,然後把她的蕾絲內褲給拉了下來。

蜜兒似乎很高興我這麼做。雖然她說:「喔~~!壞爹地!」但充滿媚態的笑臉斜視著我,給我更多想侵犯她的刺激。

我的雙手撫摸著豐滿且有彈性的臀部,同時細細的端詳她的花瓣及珍珠,由於之前的口交及熱吻,蜜兒的花瓣呈現著濕潤的狀態。

我用食指與中指插進蜜兒的花瓣,手指開始抽動,她的愛液能讓我更順暢地探索她秘洞裡的敏感部位。蜜兒有點招架不住我的手指攻勢,更多的花蜜從花瓣間流出,身體不安份地擺動著,可愛的小嘴也發出甜美的呻吟。

時候差不多了,我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同時也把蜜兒身上的衣服脫光。

我平躺在地上,示意蜜兒把美麗且濕潤的花瓣直接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我拉開蜜兒的鮮豔欲滴的花瓣,用舌頭細細地舔著花蕾上的花蜜。花瓣的頂端是蜜兒淡紅色的珍珠,我用舌尖滾動著。我盡情地挑動蜜兒最敏感的部位,如觸電般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我們二人。

「爹地!快~~快舔我的珍珠!啊~~」蜜兒已經有點脫力了。

是時候了,我讓蜜兒在下,挺立的抽插她的花瓣。

「喔!我快發狂了….啊~!爹地!再用力點~!再深一點~!」我當然是努力地回應蜜兒的要求。我用盡可能的深入來滿足蜜兒,隨著蜜兒達到高潮,我也幾乎在同時解放。在最後一刻,我把男根抽離蜜兒身體,把灼熱的白色液體射在她的乳房及臉上。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

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著我搬回老家一起住。

然後….

咦….一陣又一陣的快意從胯下傳來….喔….

啊….如觸電般的快感隨著射精的感覺直衝大腦。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坐了起來。

大腦還在回味著快感,喔….真好的起床方法….咦,不對!我是在睡覺啊,怎麼會有這種….?這時我才突然查覺有個溫暖且熟悉的觸感正包含著我的股間,而且那位置的棉被鼓著好大一塊。我急忙地掀開被子,「蜜兒!」

女孩把頭抬了起來,略帶潮紅且可愛的臉龐面對著我,唾液及精液混合的絲線從她小巧的嘴巴連接到我的胯下。

「咕!」的一聲,蜜兒把剛才我射出的東西吞了下去,閉著眼睛享受了一下。

田蜜,十二歲,小六學生,她是我的….女兒….

蜜兒張開眼睛,吐著舌頭對著我輕笑了兩聲。紅紅的臉蛋用著一副「早餐還不夠」的笑容看著我,模樣實在很俏皮可愛。

我急忙穿好褲子,「蜜兒!妳在想什麼啊!我可是妳的….」

蜜兒卻不管我要說些什麼,她一把抱住我,用銀鈴一般清脆的聲音跟我說:「太陽曬屁股囉!快起床吧,我-親-愛-的-爹-地!」

天啊,真是熱情的叫人起床方法,以前和妻子住在一起的時候….唉,兩年前的事實在沒什麼好記述的。

蜜兒放開了我,但還是趴在身上問我:「爹地,舒不舒服呢?」

「這….這當然是….舒服啦….」我把她稍為推開,讓她坐在我的對面,「這個….聽我說,蜜兒,妳和我可是父女呀,所以呢….這個….我們應該停止這種行為才對的….」

蜜兒不等我說完,「可是,是你先開始的啊!搬進來之後先找我愛愛的是你耶!」

「慘了,我都忘了….」我想到那個時候….

是的,各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和蜜兒搬到母親家裡的五天後開始的….

剛到新環境的我晚上悄悄的走進蜜兒的房間。蜜兒睡得很沉,清秀的臉龐像嬰兒一樣的安祥。

我本來只想看看她而已,畢竟分別了一年,好不容易才又聚在一起。

突然間,蜜兒翻了個身,身上的被子被踢掉了。

如果是共同生活很久的父女,此時做爹地的應該是幫女兒把棉被拉上蓋好。但是,蜜兒和我是久別重逢,完全沒有「我們是父女」的自覺…

我吞了口口水,原來蜜兒睡覺時只穿了件T恤,翻身時順帶地露出雪白而渾圓的大腿,而白色的三角內褲也無法完全擋住曲線優美的臀部,把半裸的臀部面對著我。

天啊,好美….

我閃過一個念頭:「我好想和她作愛….」

理智嚇了一跳:「你在想什麼啊!不行!」

但此時慾望開始向我進讒言:「有什麼不行,你喜歡她吧!」

理智在旁反駁:「她是女兒!不可以!」

慾望不理這套:「上吧!你看,她多棒!」

理智還在掙扎:「不….」

慾望終究是占了上風:「猶豫什麼!快做啊!」

理智被趕跑了,我一把抱起蜜兒,把她的T恤脫掉,熱烈地吻著她。

「喔!蜜兒!」我一邊吻著她尖翹的乳房,一邊呼喚著她的名字。

蜜兒從睡夢中驚醒,但一看是我,立即喜悅地抱住我。

我把蜜兒的內褲也脫了下來,年輕的花瓣立即展示在我面前。跟著我把我的睡褲脫了下來,膨脹許久的東西立即彈了出來….

就這樣,我和自己的女兒在床上翻雲覆雨了好久….

然而,從那次以後,她就每天早上、每天下午都要和我來個一發;每天晚上甚至會向我要求兩次….

我從沒想到蜜兒對愛愛這件事那麼感興趣,真是個好色女孩….

「呀!蜜兒….」原來在我回想的時候,蜜兒把她的T恤掀了起來,又露出渾圓堅挺的乳房。

蜜兒把手伸到內褲裡自慰,有些害羞地把頭稍為轉開並閉上眼睛,但小巧的嘴巴並沒有不好意思。「喔….爹地….我….我不能….不能再忍受下去了!」

「啊!親愛的爹地….快….快和我愛愛吧!」

天啊….我就是不能抗拒可愛的女兒熱情的誘惑。理智雖然乘著戰艦出來想打醒我,但慾望魚雷卻把理智一發擊沉!

隨著理智沉沒在慾望之海,我的感官全部被慾望所控制。

蜜兒還在呼喚著我:「來吧!爹地!」

我用力地分開蜜兒的雙腿,蜜兒雖然有些訝異,但馬上就發出喜悅的聲音。「啊!爹地!….喔!」

我的眼神變得有些邪惡,輕佻的嘿嘿笑聲取代了平時溫文的我。

是的各位,很不幸的,我似乎有雙重的人格….有時,實在會造成自己的麻煩..

我把蜜兒的內褲脫了下來,用手指玩弄她那尚未張開花瓣與細縫。手指雖然沒有插進去,但可以蜜兒的花蜜還是弄濕了指尖。

我的手指離開了蜜兒的私處,看著透明的液體,「嗯….有意思!」

我把沾著花蜜的手指指著蜜兒:「嘿嘿!妳這個好色的女孩!蜜兒,看這些液體,妳那裡全部都濕淋淋的了!」

蜜兒嘴裡雖然喊著:「哎呀!討厭….」但那可不是厭惡的聲音,而是歡娛。

蜜兒把我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裡吸吮自己的愛液,當我抽出時唾液拉出一條可愛的細線。我把蜜兒摟到我懷裡,熱情地吻著她。而蜜兒也主動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兩條溫暖濕潤的舌頭互相纏繞,蜜兒逐漸地脫力了。

我把兩人礙事的衣服脫掉,我坐在床上,把蜜兒抱起來,用已經恢復的股間插入了蜜兒的花瓣中。蜜兒「噢」的一聲叫了出來,她的雙腿環繞在我的腰際,開始動了起來。我用手抱住她的腰部,讓她能很輕鬆地抽動。我也沒閒著,我配合著她的韻律,讓我的東西能更深地插入蜜兒的深處。

「啊….鍾愛我的爹地….喔….」蜜兒如夢似幻的聲音在傾訴她對我的愛意,我則是以用力的擺動還回報她。

蜜兒愛愛時的表情相當可愛,羞紅的臉配合甜美的泣叫,加上豐滿的乳房也隨著擺動而不斷地晃動,更強烈地刺激了我的慾望。

我又吻了蜜兒,她那濕潤的眼睛微睜,一股想要更加侵犯她的想法湧上。我讓蜜兒轉身趴下,並把她的臀部高高舉起,已經沒什麼力氣的她只能用手肘撐住。對準她的花瓣,再次插了進去。

我抓住她的腰,用力地向她進攻。蜜兒的愛液已經流到大腿上,讓我的股間能更順暢地探索她的花心。結合的部位隨著每一次的抽動而用力的拍擊,加上蜜兒的愛液被我抽動時所帶出的聲音,讓兩人的心情更加地高亢。

我想要把蜜兒換個方向,於是抽離了蜜兒。斗然間空虛的她張開已經迷矇的媚眼,向我需索著。我讓她面朝上躺下,把她修長的腿扛在我的肩上,又再度插入。

由於這個角度能讓我倆更深入地結合,蜜兒已經陷入忘我的狀態。

「喔….爹地….啊~~~~~」

好像在解放她的忍耐一樣,在大聲地叫喊聲中,蜜兒達到了高潮。而我的東西也鑽進蜜兒的子宮裡,把白濁的精液用力地噴射出去。我能感覺得到,蜜兒和我的液體混合在一起,溫暖地包含著我….

我讓蜜兒躺平,她正在喘息著,並享受著高潮後的快意….

「咦!」

理智突然恢復了,看著全身赤裸的蜜兒,「啊~~該死的!我又做了這種事!」我抱著頭哀嚎著,才說不能和自己的女兒做這種事,但馬上就….

我用衛生紙把胯下的液體擦掉,「這個邪惡的雙胞胎….我要怎麼控制他呢?」唉,想歸想,我還是不清楚。

我把衣服穿好,疲累的蜜兒已經在我的床上睡著了,我幫她蓋好被子。

「蜜兒,我先下去囉。」我輕聲的告訴她。但蜜兒已經睡熟,沒聽到我說的話。

「也罷….」看著又恢復成天使睡姿的蜜兒,我心想「反正已經做過了….還是讓她睡一下吧。」

於是我輕輕的走出房間,到樓下去。

「乾杯!」

聖誕節,是全家人團聚的節日。我、蜜兒及媽媽圍坐在小暖桌旁,桌上擺著媽媽做的小菜,還有些零食,由於是特別的節日,我們開了瓶啤酒。

「呼~~嗝~~!!」蜜兒的酒量實在不怎麼樣,一兩杯就讓她有點天旋地轉了。

「蜜兒….親愛的?妳還好吧?」媽媽有些擔心。

「嘿嘿嘿~~嗝~~」蜜兒用手指著她的紅紅的臉頰笑道:「我….我還好。」

「在家過這個聖誕節真好。」我越想越悲哀「啊~~我恨要睡在地上….還沒得洗澡….我幹嘛要當上這個考古學課程的負責指導呢?」

媽媽柔聲安慰我:「言瑄,現在你已經回到家裡,和媽媽及女兒在一起,應該是很幸福,很安全的。」蜜兒也搖搖晃晃地點點頭:「嗯嗯,沒錯!」

「啊~~別說這些了~~嗝!~讓….讓我們~嗝!~一起唱聖誕歌曲吧~~」 :收音機裡放著Jingle Bell的音樂,蜜兒醉聲醉調地大聲唱著,我和媽媽兩人也快樂地和著。

蜜兒還是不勝酒力的趴在暖桌上睡著了,媽媽愛憐的撫摸著她的秀髮,「可憐的蜜兒,都十二歲了,還是沒有辦法應付啤酒。」

「我也倦了。」媽媽對我說,「我上房睡覺,你照顧蜜兒。」

「好的。晚安,母親。」

「蜜兒….」我過去摸了摸蜜兒的頭,看著她天真的睡臉,心裡甚是感動。

就在這時候,蜜兒用迷朦的眼神看著我,她的手撫上我的下身。「爹地….讓我….」,我就聽從的坐在沙發上,女兒坐在地上,握住我挺立許久的東西舔了起來。蜜兒每天向我需索,口交的技術已經很不錯,她時而用舌尖輕舔我的敏感部位,時而用溫熱的口把我的股間吞到喉嚨深處,同時還不忘用舌頭及雙頰用力地吸吮….

面對女兒對我的雄性象徵熱情的舔食及吸吮….天啊!我好像置身於天堂一樣….已….已經控制不住了….

一股白濁的精液直射而出。蜜兒喜悅地迎接,讓它灑在臉上及頭髮上。

最初的衝力消失後,液體開始從她的烏黑的秀髮及紅通通的臉蛋上緩緩地流下,蜜兒把我射在臉上的精液吞下。

我和蜜兒熱烈地擁吻在一起,我把舌頭伸進蜜兒的嘴裡,兩人的嘴裡都混合著精液及唾液,彼此的舌頭相互品味著、糾纏著。

理性早就被壓制的我,發洩過的慾望之根又挺立了起來。我有些邪惡地笑道:「美人兒!」惡魔接管了所有的感官,我對女兒下指令:「蜜兒寶貝!用膝蓋跪下,讓我瞧瞧妳的屁股!」

「遵命,爹地!」蜜兒用嬌媚的語氣服從我的命令,順從地背對我跪下,並把臀部抬高。

蜜兒穿的毛織連身衣,我不客氣的把衣裙往前翻開,然後把她的蕾絲內褲給拉了下來。

蜜兒似乎很高興我這麼做。雖然她說:「喔~~!壞爹地!」但充滿媚態的笑臉斜視著我,給我更多想侵犯她的刺激。

我的雙手撫摸著豐滿且有彈性的臀部,同時細細的端詳她的花瓣及珍珠,由於之前的口交及熱吻,蜜兒的花瓣呈現著濕潤的狀態。

我用食指與中指插進蜜兒的花瓣,手指開始抽動,她的愛液能讓我更順暢地探索她秘洞裡的敏感部位。蜜兒有點招架不住我的手指攻勢,更多的花蜜從花瓣間流出,身體不安份地擺動著,可愛的小嘴也發出甜美的呻吟。

時候差不多了,我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同時也把蜜兒身上的衣服脫光。

我平躺在地上,示意蜜兒把美麗且濕潤的花瓣直接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我拉開蜜兒的鮮豔欲滴的花瓣,用舌頭細細地舔著花蕾上的花蜜。花瓣的頂端是蜜兒淡紅色的珍珠,我用舌尖滾動著。我盡情地挑動蜜兒最敏感的部位,如觸電般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我們二人。

「爹地!快~~快舔我的珍珠!啊~~」蜜兒已經有點脫力了。

是時候了,我讓蜜兒在下,挺立的抽插她的花瓣。

「喔!我快發狂了….啊~!爹地!再用力點~!再深一點~!」我當然是努力地回應蜜兒的要求。我用盡可能的深入來滿足蜜兒,隨著蜜兒達到高潮,我也幾乎在同時解放。在最後一刻,我把男根抽離蜜兒身體,把灼熱的白色液體射在她的乳房及臉上。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不穿內褲的女孩

  • 從小,我就是一個不愛穿內褲的女孩。因為我喜歡那種刺激的感覺。我喜歡那涼風鉆入我裙內的感覺。可是,媽媽從來都是反對我這麼做的,她根本就不瞭解我的心思。那天下午,她叫我去商店買內褲,沒想到她竟然叫我一個人去,我感到驚訝,可我答應瞭,反正買瞭也可以不穿的。我進屋拖下睡衣,從鏡子中欣賞我迷人的身體,豐滿的胸部和修長的雙腿曾經令
  • 下藥的男人

  • 這是這裡的制服嗎?雨墨不自在地拉著身上的超短裙,這裙子也未免太省佈料瞭吧?總感覺屁股涼颼颼的。綻夜酒吧,一傢在午夜12點過後才開啟的酒吧。這裡隻招待上層人士,凡是進得來綻夜的,就說明他(她)不僅有錢,而且還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所以這裡的隱秘性極高,服務員也是要經過精心選拔,專業培訓的,雨墨還記得那經理把制服扔給她時候鄙夷
  • 上瞭廟會在臺上表演的女孩

  • 節目已經快結束瞭,臺上還有兩個女孩,一個是小敏身材很好但是臉蛋部不出眾。另一個是小莉,不論臉蛋跟身材都是廟會表演中一等一的,就算在路上也不容易遇到。看相幹的,快靠過來。快,要上來相幹的舉手。我數到3….1…2…..3不是我不要,是你們不硬喔。我再算一次,1…2….3。結果…….一個年紀50多歲的遊民舉手瞭。上瞭臺先坐在
  • 七個男人的新娘

  • 每個參加我婚禮的人,可能都沒發現有什麼不尋常,其實新娘遲到瞭半個小時,不過當她穿著美麗的白紗、踏上紅毯的那一端時,看來還是那麼的美麗和神采奕奕,她一直走到我的身邊,在我的耳旁低語。“謝謝你。”“別客氣。”我輕聲回道。如果有人聽到我們之間的對話,一定會以爲她是謝我送瞭他什麼結婚禮物,不過他們一定猜錯瞭。結婚儀式進行得十分
  • 一段回憶 一個女孩兒

  • 還在國內念書的時候,由於合作研究的原因,出差去外地的一個實驗室。對方老板很熱情,主動給安排瞭住處,和那裡的學生們住在一棟樓裡。走進實驗室的時候我就註意到有一個皮膚很白,紮馬尾辮的女生,靜靜的坐在角落的一個位置,正眨巴眼睛在看著我。本想再多看兩眼長什麼樣,但那個時候我已經很累,而且想到往後每天都壓力很大,而且在這裡隻待短
  • 一般般的男人放開瞭

  • 我叫風延,男。來自南方的一個小城市。如果用兩個字來個自我介紹的話,就是“一般”。一般的樣貌,一般的身高,一般的傢境,一般的能力,在一個一般的大學學瞭幾年的一般的設計。或許是一般太久瞭,畢業後,我想讓自己變得不一般,於是狠下心獨自來到一個不一般的城市——燕京。不過來瞭後的第一個星期我就開始懷疑人生瞭。一個什麼都一般的大學
  • 一個早熟的女孩

  • 我叫林,一個18歲的女孩,生在一個繁華的都市中多少有一點空虛於是就向往一些讓人瘋狂的遊戲。當我15歲那年第一次由內褲的自然摩擦而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時,我纔開始發覺那是一種多麼有趣的遊戲。我已經成瞭一個婷婷玉立的女孩,我擁有163的驕俏玲瓏的身材,追我的男孩不計其數,然而我不喜歡他們愛我。我喜歡一種沒有負擔的遊戲。我有一
  • 一個女孩子的性經歷

  • (一)初出茅廬那年我16歲。終於畢業瞭,我的心情像小鳥在藍天上自由飛翔一樣。少瞭學校的那緊張的氣氛、老師的管束,我從縣城回到瞭我們的小山村。我傢在南部山區一個丘陵地帶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帶著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爺爺病故,傢裡隻有我奶奶一個守者。我初中的學習成績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個不錯的高中繼續學業,因為傢庭條件的限制,
  • 一個15女孩的自述

  • 【短篇】一個15女孩的自述一個15女孩的自述一個15女孩的自述我是一個初三的學生,從小四面的人都喜歡我,我作文非凡好,總當語文課代表,大人總誇我漂亮,但是小學5年紀時,我爸媽離婚瞭,我和媽媽過,爸到別的地方工作去瞭,一年有時都不來看來一次。我就變得越來越內向越自卑瞭,總希望像別的同學那洋有個好爸爸。我上初中後,班主任老
  • 一位新新女孩的墮落

  • 直到大學畢業我都沒交過男朋友。不是我長的醜,比我醜十倍的女孩子都有人追。我也不是沒人要,是我沒給別人機會。我不知道男人罵女人最難聽的是什麼,但我知道那些被我冷落的男人肯定都罵過。罵什麼我無所謂,反正他們不能罵我“破鞋”——因為他們都沒占有我的機會。據說女人最大的武器是美麗。有的女人用美麗來裝點周圍的世界,可我不。我用美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與姊姊一夜情

  • 在一個颱風夜的睡夢中,姐姐急急忙忙地把我搖醒,此時的我睡得正香甜,不耐煩地問她到底要幹嘛,原來她是被外面的風雨聲驚醒瞭。姐姐從小就膽小,一但打雷或風雨大作,她就會跑去與爸媽同睡,長大後雖然好瞭點,但今天的風勢及雨勢似乎比往常還要大,我甚至還聽到招牌被吹落的聲音,難怪她會如此驚恐,今天爸媽又剛好回鄉下去瞭,她隻好來找我瞭
  • 與媽咪最爽的車震

  • 一早,下著小雨。媽咪還沒起床,也許昨天累瞭吧,約瞭死黨要拿車,穿上雨衣後就出門瞭。回來後,媽咪已經盥洗完畢,穿上瞭她第一天的衣服,白毛衣跟黑長裙,媽咪的神色並沒有因為昨天的事有所改變,而透過白毛衣的應該是第一天的黑色胸罩。昨天,雖然看到瞭媽咪給我的回答,不過有點失望,媽咪還是選瞭深色系的內衣褲,對於女人來說,內衣的顏色
  • 與女秘書的一次

  • 自從老婆生瞭孩子後,下面不在像以前那麼緊致,每次愛愛時一點感覺都沒,慢慢地我也逐漸失去瞭興致,房事從一周兩次變得一次,甚至半個月一次。雖然,妻子對這頻率沒在意,但我內心十分饑渴。有些事情真的就那麼巧,當你渴望什麼東西,都會有這樣那樣的誘惑出現,甚至讓你無法把持住自己的沖動,導致犯下不該有的錯誤。她是我的秘書,身材十分火
  • 與女神的一次

  • 今天天氣很好,叫上瞭我的女神(PS:此女神不女神,就是我的一朋友,開她玩笑,說她是女神經,簡稱女神,她閨蜜才是女神)和她閨蜜嘉欣,一起去逛街瞭。我們在街上邊逛邊聊,聊天中我得知,她閨蜜的男朋友已經畢業瞭,雖然感情很好,但畢竟很久都沒在一起瞭。我開玩笑的問瞭一句:“有沒有很寂寞啊?”誰知嘉欣很大方的回瞭一句:“確實很寂寞
  • 與女神的一夜纏綿

  • 小文最近很失落,因為他一直暗戀的女神要結婚瞭。女神是小文的高中同學,叫蘇雅婷,那時的她清純美麗,典雅大方,幾乎是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當然小文也不例外,對她的愛慕之心隻比別人多,不比別人少。從高中二開始,小文和蘇雅婷的關系變得很親密,甚至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在談戀愛瞭,其實不是,隻是小文和雅婷兩個人的性格很合拍,所以平時看起
  • 與女神同事的一次

  • 先交代下背景,我隻是公司的一名普通職員,每個月拿著高不成低不就的工資,開著一輛破車,高富帥和我半點關系都沒有。去年的時候會計部忽然來瞭一名絕色少婦,精致的五官、飄逸的秀發,飽滿的胸脯,渾圓的屁股,這簡直就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再加上剛進公司,穿著上也是很性感的那種。大概想把最美的一面展示出來吧,這是女人的虛榮心,大傢都懂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