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

  那還是去年的事瞭,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瞭一傢計算器公司。

  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傢兩

  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瞭。

  她二十六歲,穿瞭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瞭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

  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

  在我對面。應該說她是屬於保養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

  實在讓人有些沖動。大哥在傢外企工作,時常出差,留下孤單嫂子一人在傢,這

  給我這個色狼以機會填補嫂嫂內心的寂寞空虛,當然在身體上也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嫂嫂好像涼鞋挺多。有時穿一雙銀色的無帶涼鞋,有時

  又是一雙細帶黑色高跟涼鞋。

  一天中午,同事們都在午休,對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獨自在上網看

  小說,手裡拿著鉛筆把玩,一不小心,掉到瞭地上,我附身去揀。

  無意中我看到瞭對面嫂嫂的美腳從那雙黑色細帶涼鞋中取瞭出來,左腳踩在

  右腳上。

  她今天穿瞭雙發亮的黑色絲襪,腳趾塗著紫藍色的指甲油。

  我順著她光潔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開,我居然看到瞭她穿

  著一條半透明的三角內褲,內褲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瞭

  桌上的數碼相機……我慢慢的起來,坐到我的椅子上,環顧四周,同事們都在睡

  覺,有兩個後排的正在打遊戲呢。

  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

  我拿起相機,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動瞭快門……下班回傢後,我把相機中

  的偷拍相片導入計算器中,細細觀看起來。

  她的雙腳在細帶涼鞋的映襯下顯得很纖細,腳趾很圓潤,大拇指的指甲有些

  長,似乎要頂破絲襪似的。

  我邊看邊把褲子脫瞭,開始打起瞭手槍,心想什麼時候一定要把這雙美腳擁

  入懷中。

  我邊看著我偷拍的相片,邊用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那話兒,直到濃濃的液體噴

  湧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陸續拍瞭好多嫂嫂的高跟涼鞋美腿相片瞭,每天晚上就靠這

  些相片打飛機來泄欲。

  白天,看到嫂嫂時,眼神總不自覺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發現。

  一天中午有意無意的問我:「小傑,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實啊?」我說:「

  那還不是因為你漂亮啊,你要醜,我還不看你呢?」我忽然心起一念,說:「嫂

  嫂,我給你看一些東西,你到我機器的嫂嫂目錄來,我把共享打開。」這個目錄

  裝著我拍的嫂嫂的所有美腳相片。我看著對面的嫂嫂眼鏡盯著屏幕,眼神很吃驚。

  「你,你什麼時候拍的這些照片?」「因為我喜歡嫂嫂的美腿啊!」「你給

  別人看過沒有?」「沒有。就我自己看,也沒別的什麼意思,就是喜歡。」忽然,

  我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在輕觸我的下體,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瞭嫂嫂穿著談藍色

  涼鞋的腳。我的心狂跳瞭起來。

  她在對面不動聲色的說:「你把相片刪除瞭!」我說好,反正傢裡還有的。

  她的腳輕輕往回縮瞭回去,我看她彎腰下去瞭,過瞭一會,我的下體又被她

  的腳壓住,並輕輕的揉動瞭起來。原來,她把涼鞋脫掉瞭。我的手我住瞭她的腳。

  穿著肉色絲襪的腳顯得是那麼的光滑和細嫩。

  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腳趾在我的下體不住的扭動,我的那話兒鼓脹起來,

  頂在褲子上,難受異常。

  我用手捏弄著她的腳趾,輕輕搔瞭一下她的腳心,她的腳猛的縮瞭回去。

  過瞭一會,她起身對經理說她到隔壁的會議室去寫報價單,因為辦公室太鬧,

  經理讓她過去瞭。

  二十分鐘以後,經理接瞭一個電話,然後對我說:「你去隔壁幫雅馨看看她

  的筆記本,好像出問題瞭,然後你和她一起做一下報價,她對商用機型的報價不

  太熟悉。」我應聲出瞭辦公室,來到瞭隔壁。

  我敲門,門開瞭,我看到對面桌上的筆記本,但沒有人。忽而門自己關上瞭,

  我感覺我背後被人給抱住瞭,我扭身一看,嫂嫂把吊帶裙的吊帶拉瞭下來,一大

  片白色的胸脯露瞭出來,半個乳峰也顯現出來。

  「嫂嫂,你幹什麼呀,天!在上班!」「不幹什麼,門關上瞭的,吻我!」

  我的嘴壓在瞭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開,舌頭伸到瞭我的嘴裡,在我的嘴

  中滑動著。胸前的乳峰緊緊頂著我的胸膛。

  我感到下體漲得非常厲害。她的一條腿環扣在我的腿上,下體緊緊夾住我的,

  輕輕的扭動著身子。

  我這時心裡冒出個怪念頭:美女蛇!

  她纏得越來越緊,舌頭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攪著,我騰出一隻手,撫摸著她

  環扣著我的那條美腿。

  她口中呢喃著,時不時的發出「嗯……」的一聲。我在她耳邊說,我們到沙

  發上去吧。

  她的腿放下來,嘴仍然咬著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

  到瞭**上,我把她放到瞭。她面色潮紅,嘴裡說:「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個好

  東西瞭。」她說著,將腿橫放在我的膝蓋上,問道:「喜歡我的腿啊?」我說:

  「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瞭你的腿,實在忍不住,就拍瞭那些相片。」「

  漂亮嗎?」我說:「當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瞭你的腿才睡覺的。」她穿著淡藍

  色高跟涼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兩條美腿啊。

  「把鞋給我脫瞭。」我依言動手解開她的鞋扣。那雙包裹在肉色絲襪的雙腳

  正好壓在我的話兒上。

  我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兩條美腿。她把一條腿抬起壓在瞭我的肩上,另一條腿

  用腳趾隔著我的褲子逗弄起我的那話兒來。

  我俯身將她壓在身下,又開始輕吻她,她側頭避開我,問:「想要我嗎?」

  我的手猛的按住瞭她的乳房。隔著她的吊帶裙和白色的胸罩使勁的揉搓著回

  答道:「想死瞭!做夢都想幹你。」嫂嫂推開我,把吊帶裙從肩上褪下來,乳罩

  也從身上滑落,然後把裙擺拉到小肚上,挺起穿著粉色蕾絲內褲的屁股,一臉媚

  態的說:「脫掉它,來插小穴。」「在這嗎?」「不敢?!」我哪受得瞭這刺激,

  什麼也不說瞭馬上把她的內褲扯到腳踝處,把穿著肉絲長襪的玉腿扛在肩上,三

  兩下解開腰帶把下身的衣物除去,然後把嫂子的腿纏在我的腰間,用雞巴在陰蒂

  和陰唇上摩擦瞭十多下用雞巴從陰唇中間擠開條縫,對準勉強看到的穴口稍微用

  點力往裡頂瞭一下。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

  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

  嫂嫂好久沒做過瞭!」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

  這下爽瞭,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

  我重新調整瞭下姿勢,又對準瞭小穴,準備用力插進去,就在這時門外傳來

  腳步聲,嫂嫂慌忙松開雙腿從我身下逃開一邊整理衣衫,而我也急忙提起褲子望

  著嫂嫂性感妖嬈的身段說:「嫂嫂,對不起!」嫂嫂抬起頭茫然的看著我:「怎

  麼瞭小傑,嫂嫂不怪你,等有機會瞭嫂嫂給你最好的!」我們整理完以後做賊似

  的馬上離開瞭房間回到辦公室,我看到已經坐下的嫂嫂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

  頭,美麗的臉白裡透著紅,小嘴仍在努力的調整呼吸,我想以後和嫂嫂好的真正

  的大幹一場還是有機會的。

  一天中午,大傢吃過午飯,又是昏昏欲睡時,我感到下體又被什麼東西給觸

  弄著,我手伸下去握住那雙已經好些日子沒有觸摸過的腳。我左手把那支腳緊緊

  握住,右手開始解褲扣,我將那話兒從內褲側面掏出來,硬硬的,開始用頂部去

  觸弄那雙腳的腳心。可能嫂子也感覺有異,想伸回去。不料被我緊緊抓住。

  我輕聲對她說:「把腳趾分開,夾夾我。」她的腳趾頭輕輕的分開瞭,我把

  那話兒的頭插進瞭她的腳趾之間,她的腳趾開始夾動,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在我

  心頭湧動,那話兒在她腳趾的挫弄下,開始分泌粘液瞭。

  我用手把那話兒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腳上,輕輕的把它鋪開。

  忽然,嫂子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拿來一看,上面寫到:養精蓄銳噢,明晚你

  哥要出差幾天。

  好容易挨到第二天下班,我和嫂子一起上瞭電梯,心裡暗笑不已。終於可以

  占有嫂嫂瞭!!!

  我和她一起在她傢樓下的小餐館吃瞭點東西,來到瞭她傢。進屋後,燈還沒

  看,我一把將她摟在懷裡,嘴貼在瞭她的嘴上,雙手不安分的按在嫂嫂的乳房上

  把玩著,她掙紮開來,喘息著說:「你猴急什麼啊?整晚的時間都是你的,色樣!

  我先去洗個澡。」開瞭燈坐在客廳**上好像等瞭一個世紀之久,一股香氣伴

  隨著我迷人的嫂嫂終於從沐浴室出來瞭。

  她換瞭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濕濕的長發垂在肩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粉紅色

  的無帶胸罩,美腿上穿著肉色的長筒絲襪腳上,絲襪的頂端和粉色小內褲有兩條

  帶子連接著,腳下還穿著那雙讓我性欲驟起的白色的細帶高跟涼鞋。我的下體已

  經漲得很難受瞭。

  我說:「嫂嫂,我想要和你做愛!」她扭動腰肢來到我身旁,摟著我的脖子

  雙腿跨坐在我身上輕聲說:「抱我去臥室……」我將嫂嫂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

  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臺燈,把它調得稍微暗一點以增加氣氛。

  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上床把嫂嫂摟入懷中,親吻著她。

  我把她的睡裙前面的帶子拉開,將睡裙向兩邊鋪開,隻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

  上一副粉紅色襄著蕾絲的奶罩遮在胸前,兩隻玉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長絲

  襪下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粉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瞭。

  我把她的一條腿抬起。從大腿根部慢慢向上親吻。隔著絲襪親吻,感覺很滑

  很柔。

  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後,把乳罩扣解開,讓我把乳罩給她取下,然後把粉

  紅色的三角褲和絲襪的連接帶松開,把內褲也褪瞭下去和乳罩一起扔在一邊。

  待我把嫂嫂全身脫的隻剩下穿著肉絲襪的玉腿和涼鞋的美腳,嫂嫂已用一隻

  手遮住瞭乳房,一隻手遮住陰部。

  但這時的嫂嫂如我所想,再也沒有說一句不願意的話,這是嫂嫂的默許。

  我拉開嫂嫂遮羞的雙手,把它們一字排開。在暗暗的燈光下,赤裸裸的嫂嫂

  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

  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小乳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

  細嫩,又圓又大,裹著絲襪的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恥丘和濃黑的已

  被淫水淋濕的陰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濕淋淋的一片瞭。

  當我的手指碰觸到她的私處時,她「嗯嗯……」的叫出聲來。

  嫂嫂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欲火亢奮,無法抗拒。我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

  嫂嫂的乳房豐滿而堅挺,我張開嘴吮吸著紅色的乳頭,嫂嫂的奶子好香,使人很

  難想象居然有如此完美的乳房,用手揉搓著乳房,感覺飽滿而柔軟,松手後馬上

  恢復堅挺的形狀。含住乳頭使勁吸著,兩粒葡萄似的乳頭很滑。不一會嫂嫂的奶

  子變得更加豐滿,兩個乳頭也翹在乳峰中央頂端。

  「嗯……嗯……」嫂嫂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掙紮邊嬌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聲太美、太誘人。

  十分艱難才離開那對美乳,接著吻嫂嫂的肚臍、陰毛。

  嫂嫂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

  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緊緊地閉合在一起,

  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美的桃源洞!

  雖然嫂嫂剛剛已經清洗瞭身體,但這誘人的地方始終也是有點異味的,不過

  這點異味在現在的情況下隻能提升我的欲望,讓我更加沖動!!!

  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搭在我肩上,美麗誘人的玉穴呈現在我面前,

  我用手指輕輕分開兩片陰唇,用嘴先行親吻吸吮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弄她的

  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米粒般的陰核,舌尖刮著陰唇上的淫水,有意無意的

  對著穴空吹著熱氣,嫂嫂呼吸呼吸變的急促瞭。

  「啊……嗯……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好癢……我難受死瞭……

  你真壞……」「嫂嫂……木木木……嫂嫂的穴好美啊……太誘人瞭……」嫂

  嫂被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

  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傑……我受不瞭瞭

  …

  …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丟瞭……」聽到她要

  泄,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嫂嫂的小穴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

  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讓我更徹底的舔食她的

  甜美淫水。

  「嫂嫂……我這套吸穴的舌功你還滿意嗎?」我抬頭對嫂嫂說。

  「滿你的頭……小色鬼……你……你壞死瞭……小小年紀就會這樣子玩女人

  ……我……我可真怕瞭你啊……」嫂嫂用手指點瞭一下我的腦袋羞道。

  「別怕……好嫂嫂……我會給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嘗嘗……讓你嘗嘗老公

  以外的男人……」「小……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後可要對嫂嫂好…

  …」

  「嫂嫂,你就放心好瞭!」「小傑,你來躺下,我也讓你舒服舒服!」我不

  知道嫂嫂要搞什麼鬼,管她呢,我順從的在嫂嫂旁邊躺瞭下來,雞巴高高的挺立

  著,嫂嫂翻過身吻住我的嘴,香舌用力攪動著,我也極力的回應。接著嫂嫂朝我

  的胸膛滑去,一雙小手故意撥弄我的胸膛,手指在我胸膛畫圈圈,搞得我很難把

  持自己,嫂嫂笑吟吟的看著我,突然雞巴被一個溫暖柔軟的東西抓住,原來是嫂

  嫂的手,她用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雞巴已經分泌出好多晶瑩的液體,嫂嫂別

  過頭去看著雞巴說到:「好粗壯的東西呀!」一邊說著一邊把從雞巴留出的液體

  均勻的塗在龜頭上。

  我隻看到她低下頭,接著雞巴被溫暖潮濕的空間包圍。我暈,嫂嫂居然用嘴

  含住瞭我的肉棒!

  我腦袋一陣眩暈,用手愛摩著嫂嫂滑滑的背激動的說:「嫂子,不要這樣吧,

  它好臟的!」嫂嫂答道:「你剛才不也是這樣做的嗎,你都不怕我怕什麼。」說

  完移動到我對面趴下身體,用手扶住雞巴,嘴巴又含瞭過來。一陣陣酥麻傳到心

  頭,我不禁挺瞭挺雞巴。

  嫂嫂抬頭伸出調皮的舌頭在龜頭上刮瞭一下,然後笑嘻嘻的看瞭下我,然後

  用力含住肉棒上下使勁吸吮起來。

  「啊……好爽!嫂嫂你真好!」我想我是愛上嫂嫂瞭。

  嫂嫂就這麼趴在我腿中央,左右擺弄著圓滑的美臀,吸含肉棒足足有五分鐘,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嫂嫂對我的愛意,屁股稍微翹起讓肉棒更加高挺,我感覺雞巴

  越來越大,好像要爆炸一樣,雖然我咬緊牙齒用力控制著,但還是被嫂嫂察覺到

  瞭,嫂嫂輕咬瞭龜頭一下終於松開瞭快要爽死我的小嘴對我說:「小傑……我這

  套吸棒棒的舌功你還滿意嗎?」哈,嫂嫂學起我剛才說的話,真是太可愛瞭,我

  坐起來擁住她,捧著她漂亮的臉蛋神情的說:「嫂嫂,給我吧,我要和你做愛!

  我想插你下面的唇!」嫂嫂不語隻是輕輕的在我鼻頭上吻瞭一下,乖巧躺瞭

  下去,分開雙腿在等我行動。

  我得到嫂嫂的默許後跪在嫂嫂兩腿中央,右手掰開陰唇左手握住雞巴先用那

  大龜頭在嫂嫂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嫂嫂騷癢難耐,不禁挺動著屁股嬌羞:「小

  傑……別磨瞭……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雞巴插……插入小穴……求……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和自傢嫂子的淫欲

  • 1999年我有幸考上瞭嫂嫂和哥哥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裡的大學。臨近開學的時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傢住幾天,有意讓我先去那裡熟悉熟悉。勞累瞭一天,終於到瞭哥哥傢,嫂嫂把我接進傢裡,嫂嫂告訴我哥哥因公司的業務今天剛去出差,要半個月後才回來,現在我來瞭正好,可以跟她做個伴。隨後她給我弄瞭吃的,並安排瞭房間,讓我早點休息。哥哥和嫂嫂
  • 嫂子的饑渴空虛

  • 嫂子的饑渴空虛傢花沒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瞭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瞭,我的嬸子就成瞭孤傢寡人。上個禮拜天,她丈夫倒是回來瞭,一紙離婚協議扔在桌上扭頭就走。離婚對她又是個不小的打擊。結婚多年又沒生下一男半女,的確,有苦難言。這天我回傢就問:「嬸子,我叔呢?」嬸子氣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聽他那個王八蛋。」她的臉色
  • 嫂子的饑渴空虛

  • 嫂子的饑渴空虛傢花沒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瞭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瞭,我的嬸子就成瞭孤傢寡人。上個禮拜天,她丈夫倒是回來瞭,一紙離婚協議扔在桌上扭頭就走。離婚對她又是個不小的打擊。結婚多年又沒生下一男半女,的確,有苦難言。這天我回傢就問:「嬸子,我叔呢?」嬸子氣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聽他那個王八蛋。」她的臉色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那還是去年的事瞭,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瞭一傢計算器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傢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瞭。她二十六歲,穿瞭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瞭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
  • 我和表哥的嫂子

  • 嫂子是遠房表哥傢的,傢裡做生意的,28的年紀,因為善於保養,加上沒事總往美容院跑,看起來也就20出頭,皮膚很白。我因為長年在外地工作,不總回傢。因為老傢要辦理房產證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請假回老傢。傢裡常年每人住,遍佈灰塵,就回傢兩天,懶得打掃,所以我隻能在表哥傢落腳。我前天晚上7:45的飛機,到表哥傢已經快九點瞭。進門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那還是去年的事瞭,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瞭一傢計算器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傢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瞭。她二十六歲,穿瞭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瞭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
  • 嫂子伺候

  • 老婆的嫂子是一個36歲的農村婦女。雖然是生活在農村,但是她因為要照顧孩子,所以並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每天就是給孩子做飯,接送孩子上學,然後就是在傢裡上上網,聊聊天,追追劇什麼的;同時,老婆的哥哥在外地打工,一年難得回來個一兩次,所以她的生活其實是比較寂寞的。我走進她的生活其實也是偶然的因素。我沒有事情可做的時候也喜歡聊微
  • 我和化妝師嫂子

  • 表哥和嫂子處瞭一年多,去年結瞭婚。嫂子是一位婚紗攝影的化妝師,長相清純,36C的乳房,整個一S型曲線,一看見她我就有一種受不瞭的感覺。嫂子總來我傢,在夏天的時候穿著黑色的絲襪和高跟鞋,顯著腿非常有型。總有一種想上她的感覺。有一次姥姥過生日,嫂子因為著急下班就趕瞭過來,也沒有換衣服就穿著她們影樓的黑色制服。裡邊白色的襯衫
  • 我和表哥的嫂子

  • 嫂子是遠房表哥傢的,傢裡做生意的,28的年紀,因為善於保養,加上沒事總往美容院跑,看起來也就20出頭,皮膚很白。我因為長年在外地工作,不總回傢。因為老傢要辦理房產證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請假回老傢。傢裡常年每人住,遍佈灰塵,就回傢兩天,懶得打掃,所以我隻能在表哥傢落腳。我前天晚上7:45的飛機,到表哥傢已經快九點瞭。進門
  • 嫂子的饑渴空虛

  • 嫂子的饑渴空虛傢花沒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瞭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瞭,我的嬸子就成瞭孤傢寡人。上個禮拜天,她丈夫倒是回來瞭,一紙離婚協議扔在桌上扭頭就走。離婚對她又是個不小的打擊。結婚多年又沒生下一男半女,的確,有苦難言。這天我回傢就問:「嬸子,我叔呢?」嬸子氣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聽他那個王八蛋。」她的臉色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

  • 嫂子的小腳放在我的屌上那還是去年的事瞭,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瞭一傢計算器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傢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瞭。她二十六歲,穿瞭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瞭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
  • 我和女友的第一次

  • 現在回想起我和女友的第一次,既有興奮又有尷尬,直到現在女友還常掛在嘴邊。我和女友是別人介紹認識的,沒在一起的城市。電話聯系瞭一個月後,她第一次來到我在的城市。我在賓館訂瞭間房,就把他安頓下來瞭。我這個人吧,對長相看的挺重的,說心裡話,我對我女友也沒完全看上。隻是年紀大瞭傢裡催的緊,女友也追我追得緊,我便試著跟她來往瞭。
  • 愛的四重奏

  • 第一章、(滑)當周未的電視在播放時,她乖乖地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看著。“要不要看電視?”她看著電視說著。“嗯?”一旁的他,專心的坐在沙發看著手上的雜志回答著。她聽見他的回答,不經意的看著沙發上的他發愣著,而他也似乎發覺什麼似的,停住瞭手上的報紙,輕輕挪瞭挪手上的雜志看著她。而她也看著他,不語。她輕柔地弓起身子,輕柔地走到他
  • 樓頂上的實驗室

  • 一這幾天同學們都忙著保研的事。我們專業每年保研的名額不多,今年聽說隻能保上三個,我倒是不擔心,哪怕隻有兩個名額我也是穩上。不過讓人心煩的是我的女朋友鄭潔瑩有點懸,她學習雖然不差,可是總是四五名徘徊。像我們這種三流大學,畢業出去直接找工作幾乎沒戲,考研就成為一個跳板。那些成績靠後的已經開始復習考研瞭,穩上的人沒啥壓力就天
  • 吹簫吹來的女友

  • 「收房租!」像輕敲美玉的聲音在我門外響起。又一個月瞭嗎?又要繳房租瞭,時間過的真快。我從皮包掏出五張水藍鈔票,打開鐵門交出鈔票給眼前的高 中少女。她有著直又順的黑發,又黑又細的眉毛下是烔烔有神的眼睛,小巧微翹的瓊鼻加上粉紅的櫻桃小嘴,配上高 中制服就像是日本美少女漫畫中的女主角。一手抓過我的血汗錢,再由上而下的打量瞭我
  • 我上瞭別人的女朋友

  •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瞭,當時我還念大三。我有一個從大一開始交往的女朋友,從總的上講,我們的感情是很好的,當然現在也還在一起,也快要結婚瞭。但那時才大三,人還太年輕,也不太懂事,脾氣很不好。偶爾也會和我女朋友吵架。在5月的時候,一次吵架,很厲害,雙方都不願意道歉,我想到瞭分手,我打定註意要去外邊玩玩,離開我婦朋友些天,冷靜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