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愛的四重奏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第一章、(滑)

  當周未的電視在播放時,她乖乖地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看著。

  “要不要看電視?”她看著電視說著。

  “嗯?”一旁的他,專心的坐在沙發看著手上的雜志回答著。

  她聽見他的回答,不經意的看著沙發上的他發愣著,而他也似乎發覺什麼似的,停住瞭手上的報紙,輕輕挪瞭挪手上的雜志看著她。

  而她也看著他,不語。

  她輕柔地弓起身子,輕柔地走到他所坐的沙發旁坐下,對他神秘的笑著。

  而他似乎還不明白身旁的她對他微笑,而用著一臉茫然的表情看著她。

  不一會兒,她緩緩地向他靠近,然後用她的手臂輕輕廝磨著他的手臂,那種舒服的觸感忽然令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著。

  她叫著他名字,輕輕、柔柔地。

  然後,她的嘴角邊朝他漾出一股誘惑的微笑。

  她伸出手,輕柔地撫著他的臉,然後她仍然保持著臉上的微笑著。她緩緩的起身向他所坐的沙發走去,然後像隻貓一樣的伏在他的身上。

  而他的雙手則靈巧的環住她的腰。

  “你變胖瞭呦。”他捏瞭捏她的腰說著。

  她聽見他的話之後,便嘟起嘴巴像個小孩淘氣的笑著。

  “哪有。”她嬌嗔的說著。

  他的手開始在她的腰際開始遊移,而她也隨著他手的遊移而跟著有節奏的擺動著,然後她俯身貼上他的胸膛,雙手開始解開他身上的鈕扣,輕柔地撫摸著男人身上的每一處肌膚。

  她看著他的表情而微笑著。

  “我…”她貼緊著他的胸膛看著他說著,而他隻是微笑的看著她。

  她開始貼近他的耳際,然後她輕咬著他的耳垂,更把自己身子往他的身上貼近,然後順著他所替她脫下的衣服順勢滑下,露出光滑的肌膚及豐盈的雙峰。她朝他更加往上挪移,然後伸出手臂環繞著他的脖子。

  “我…好想要你…”她的喉嚨發出一股欲望的聲音。

  他伸出手指,從她的耳垂下方開始往下滑著,然後順著她上身的曲線緩慢地往她的胸部滑動著,然後在她的雙尖上輕柔的劃著圈圈。而她則是閉上雙眼,用她身上的肌膚來感覺他手指的挪移。

  他和她一樣挑逗著彼此的感官。

  她脫掉內衣及胸罩,然後整個人俯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她悄悄地伸出她小巧的舌尖在他的乳暈附近周旋著,她滿足的看著他陶醉其中的模樣,也在看著她眼中的這個男人是否也喜歡她這樣的舉動。

  她並不太想做愛,但是喜歡挑逗著他的感官。

  男人的感官被她撥撩起來,於是她感覺到他的下腹開始炙熱,她放下她那半長不短的頭發,輕巧地撥到一旁,而他的雙手則是握緊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看著她的臉頰兩側泛出微微的紅,而嘴裡頭喃喃地囈語著。

  他喜歡看到她陶醉的模樣,那是一種滿足優越的感覺。

  她緩緩地往下滑著,小巧而靈活的舌也從他的乳暈開始往下滑走著,他發覺到身上有著一軀溫軟的身體貼緊著他,而她的舌就像是個點火器似的,每滑過他的一部份時,他內心裡頭的燥熱也更為高漲。

  這種感覺不知過瞭多久,他發覺有一股溫暖的觸感包圍著他的堅挺。

  他睜開眼一看,他看見她露出狐魅般的微笑看著他。而她的口中所含著的則是他的堅挺。她像個淫蕩的女人在他的雙腿間忽輕忽柔地吸允著,而她靈活的舌頭則是在他堅挺的尖端來回的滑動著。

  他粗魯的抓著她豐滿的雙峰,而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他的手指印子。

  閉上雙眼的他,聽見她興奮的叫聲。

  然後他又感覺到她緩慢的滑上他的胸膛,雙手按在他的肩頭。他能感覺到他的堅挺正感覺到滑溜溜的感覺,不一會兒,他感覺到一股忽緊忽松有著規律般的節拍在擺動著。她的呼叫聲愈來愈急促,在他身上的律動也更加的更快著,而他隻是看著這個身上的她恣意妄為的享樂表情。

  那是一種視覺上的滿足,以及欲望間的享樂。

  “咬我…咬我…快…快…”她忽然在他的耳際細細地喃語著。

  他雙手緊抓著她的腰,然後在她的雙乳及她的乳頭間時快時慢的輕咬著,而她似乎也些累瞭,在他身上的擺動速度開始變慢。於是男人開始左右罷動著他的身體,然後她又開始呻吟,開始忘情的呢喃著。

  “你…好像是個蕩婦似的…”他朝她說著。

  而她聽瞭之後卻隻是給瞭他一個不屑的眼神,夾帶著些令人誘惑的邪淫笑聲及享樂的表情。

  “因為我喜歡跟你做愛啊…”許久,她輕柔地撫著他的臉頰說著。

  呼吸聲愈來愈急促,而兩人的身體擺動也更加的急速著,她的叫聲愈來愈高亢,她不時地驚呼及歡愉地叫喊著,她就如他所說的,此時的她就好比是個娼婦,和她所愛的男人一同享受著最原始的亢奮…等到彼此都達到欲望的最高點時,彼此都聽見對方的叫喊聲。

  然後,她慢慢的伏下身子,像是沒瞭骨頭似的滑到他的身上。

  於是他抱起她,轉身往臥室走去。

  輕柔地,擁著她入眠。

  第二章、(誘)

  偌大的空間裡,隻有我與她的身影。

  我和她,一同走進瞭旅館的房間裡頭。小小的鬥室之中,隻有著一張幹凈的雙人床鋪及茶幾和椅子,我站在原地,熟練地看著她拿起錀匙,放到旅館專用的錀匙處,然後又看著她走向窗戶,悄悄地將窗簾拉起。

  她轉過身面向我,丟給我一個甜甜的微笑。

  我卻一如往常的習慣,準備要脫掉鞋襪。

  而她卻走近我,又朝我露出另一種表情。

  “怎瞭?”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我問。

  她安靜不語,隻是悄悄地挨近瞭我的身子,眼波之中流露著些許的無助。我看著眼前那他再熟悉不過的女子,近於黑色的紡織薄紗上衣緊緊貼她那豐腴的胸部,清楚地勾勒出那屬於女人專有的圓滑曲線,而她那棉質直筒長褲則緊緊地包裹著她那微微翹起的臀部,讓我的心裡泛起瞭一股不一樣的欲望。

  她伸出她的雙手環住我的腰際,緩緩地張開那紅潤的雙唇。

  “嗯…抱我…”她那甜膩又帶些慵懶的聲音對我說著。

  我將她擁入懷中,像呵護小孩般地輕柔安撫她的身子,我聽不清她在呢喃些什麼,隻是安靜地擁著她,緩緩地摸著她的長發,雙手環著她的細腰。我閉上雙眼,盡情地吸著有著她身上氣息的味道。

  一種,隻專屬於我鍾愛的女人香。

  “先讓我洗個澡,好嗎?”許久,我拉離她。

  “我幫你洗,好不?”懷中的她仰著頭看著我問著。

  “你?要幫我洗?”我露出曖昧的微笑。

  “嗯,替你擦擦背,不好嗎?”她也露出曖昧的微笑說著。

  我有些遲疑,但不久便恢復原有的表情,並且向懷中的女人額頭輕輕一吻,允許瞭她的要求。我脫下身上的衣物,靜悄悄地往浴室裡走去。而當我在浴室裡準備淋浴時,透過那明凈的玻璃窗,我看到她正專註地看著浴室中的我。我努力裝著若無其事的模樣,殊不知在那玻璃窗外的那雙眼眸是如此的強烈。

  突然間,在浴室中的我轉過身朝床上的她望去。

  隻見她微笑地面對著我,像是知道瞭我正在看著她似的,她輕柔地褪下瞭她身上的衣物,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見瞭一幅令人不禁亢奮的誘惑之美。她纖細的手指緩緩地將身上的衣扣一個一個地卸除,貼身般的薄紗快速地順從她身體的曲線滑下,隻留下那緊緊包裹著她雙峰的胸罩。她又悄悄地站起瞭身,扣卸掉長褲的鈕扣,輕巧的拉下拉鏈。她用著誘惑般的姿態勾引著在浴室的我的思緒。不一會兒,在她的身上隻留下一件與她胸罩同色系的誘人之色。

  而在浴室裡的我,早己興奮不己。

  不知何時,她走進浴室面對著我。

  而她身上最後的遮蔽,早己一掃而空。

  奶油般的肌膚,光滑般的曲線,誘人般的身體吸引著我的眼光,她拿起洗面臺上的肥皂,輕柔地在她的雙手裡頭搓揉出泡沫,又拿起蓮蓬頭向我的身體沖洗著。讓站在浴缸裡的我讓她的雙手不停地在身上來回反復的遊移著,從我的頸部、肩頭、手臂、胸膛、小腹、腰際等等,那若有似無的滑動,不禁讓我有些覺得被她挑起欲火般的想法,看著她眼中的愛戀及微緋的雙頰,我忍不住地輕撫瞭她的臉頰,而她停止瞭動作,不解的看著我。

  浴室裡的水聲依然存在,但是我的唇早己印上她的。

  她像是個知足的孩童似的滿意的看著我,又拿起肥皂在我的身上塗抹,用她的指腹輕揉地按摩著我身上每一處的疲憊,不時地陪我談天說地著,絲毫不羞赧地用她那沾滿瞭滑溜泡沫的雙手替我一絲不掛的身體塗滿泡沫。許久,她拿起蓮蓬頭,扭開水龍頭,拭瞭拭水溫,然後讓蓮蓬頭裡的水流盡情地沖洗掉我身上的泡沫。

  之後,我離開瞭浴缸,拿起毛巾擦拭著身體。

  而她卻挽起她的長發,讓蓮蓬頭裡的熱水沖洗著她的身體。

  她那微微蹙眉般的滿足表情,吸引著站在一旁觀看的我。

  我走出浴室,躺在那單薄的棉被裡頭,不一會兒,浴室的燈火熄滅,而她也半散著未幹的頭發,及用浴室裡的毛巾掩蓋住她美好的曲線,快步地挨進棉被裡頭的我。我經擁著她的腰,讓自己的小腹貼近她,而她幾乎也是迎合上來地貼近我的胸膛,溫熱的氣息及軟滑的肌膚一再地刺激著我的感官。

  “…”她又呢喃地在我耳邊低語著。

  “嗯?什麼?”我意識蒙朧的問著她。

  “我好想…”她用著微乎其微的聲音在我耳垂輕咬著。

  “想、想什麼?”我出瞭聲,讓自己不這麼快被她燃起欲望。

  “我想要你,好想…上你。”她用充滿著魅惑的語調說著。

  散發下的耳語撩起我的饑渴,銀鈴般的笑聲勾引著我的思緒,而纖細的小手在我的腹部不安地遊移著。她輕巧地轉瞭個身,趴在我的身上,雙手勾環著我的頸,像隻小喵似的將一頭長發側向一邊,用她的眼眸告訴我她眼底裡極度的需求,而我那放在她腰際的雙手早己在她的酥胸挑逗著。

  她的嘆息、她的興奮、她的嬌嗔充斥在我的耳邊。

  “你知道嗎…”突然地,她看著我說著。

  “嗯…?”我的手己經往她的小腹移去。

  “我很喜歡勾引你…”說罷,她曖昧的微笑著。

  “嗯…”我沈迷在她的肉體之中。

  “還有…”她垂下雙眼,欲言又止的看著我。

  “怎瞭?”我摸著她滾燙的雙頰,溫柔地問著。

  “我,我比較喜歡你從後面來…”說完,她曖昧的對我笑著。

  我輕捏著她富有彈性的豐臀,輕咬著她雙峰之間的頂點,她愉快的呻吟著,鼓勵著我更放肆的向她攻掠,她悄悄地將她的唇往下挪移著,不時地用她的舌頭挑撥著我的每寸肌膚,她溫熱的鼻息不時的喚起我那沈睡許久的欲望,玩弄著我最深處的感官理智。

  突然,一陣溫暖包圍著我的亢奮。

  忍不住的,我開始輕輕呻吟著。

  她像是得到一種莫名的快感,像貓一樣的瞇起瞭雙眼,浪蕩狐魅地微笑著,而我的一隻手緊緊地握住她那柔軟的乳房,另一隻手在她的雙腿之間輕輕地抖動著。我閉上雙眼,將自己的臉貼近那散發出誘惑香氣的雙峰,盡情貪婪的吸吮著那特有的氣息。

  我用最後的一點理智告訴自己,該換自己上場瞭。

  “來…換我瞭。”我輕咬她耳垂,緩緩的說著。

  拉起她蜷伏緊貼在自己胸膛上的嬌軀,我不禁深呼吸瞭一口氣,她的姿態,完全就像慵懶的貓似的半趴在床上,偶爾還轉過頭來,像個做瞭壞事的浪女般對我輕笑著。我半跪著身子,雙手抓著她纖細的腰枝,不時地挑逗著她下腹的潺潺欲水,而她像是吸不到毒似的毒販,不停地扭動著她的豐臀,企圖引誘著我的亢奮快些插入。

  “快…快…我要…我要嘛…”她乞求般的口氣向我哀求著。

  我曖昧的微笑,抓緊瞭她的腰,直刺刺地穿入。

  她興奮的弓起身子,吐出滿足的嘆息。

  “這樣…好不好?”我像個雄獅般的詢問著。

  “不好…不好…阿…唔…嗯…我…我…我還要…阿…唔…我…我…再快一些…再快…快…阿…”失去瞭理智的她,沈醉在肉欲的快感之中。

  我隨著她的驚呼抽動著,隻見她時而高亢大叫,時而低嘆驚吐,我抽出一隻手往她最敏感的地方摸去時,隻見她半張著眼眸,微微張開的雙唇,挑逗人心的魅惑微笑,一臉誘惑淫蕩的表情,十足地誘惑著他心裡的情欲。

  而沈浸在肉欲浪潮中的她卻是愈來愈加地亢奮著。

  “噢…噢…快…快點…快啊…快阿…阿…阿…”我露出勝利般的微笑,將手脫離潺潺的欲水浪潮,專心地將雙手緊緊地抓著她的腰,加快速度地恣意妄為著,而她的叫喊愈來愈快,愈來愈高漲。

  直到她的高聲驚呼,以及我的滿足嘆息。

  我仰躺在床沿一角,而她像個再度要糖的小孩似的吸吮著我己經疲軟的亢奮,那溫柔的舌尖輕輕地舔著。不一會兒,她帶著甜甜的微笑迎向我,滿意的撫摸著我的臉龐,嬌羞地對我微著。

  “你,真的很棒…”許久,她說。

  我輕揉地撥開那散在她額前的發,嘴角泛起一絲莫名的滿足。

  “那是因為你太具誘惑瞭…”我將手枕在腦後,微笑的說著。

  她輕咬著下唇,露出白晢的貝齒及幸福的微笑。

  “還有…”我故意頓瞭頓語氣。

  “還有…?”她有些緊張的問著。

  “還有,我喜歡被你勾引…”

  她故意嘟起瞭嘴,對我投以她的粉嫩雙拳。

  我輕輕將她擁入懷中,安靜地閉上雙眼,和她一同享受著高潮後的微微餘溫。

  在,這誘惑的夜色之中。

  第三章、(聲)

  『可不可以給我你的電話?』

  網路上的WWW聊天室裡,對方突然打出這麼一句。

  我沉默瞭幾秒,隨即在鍵盤上快速的按著鍵盤。

  突然發覺,我的手正在顫抖著。

  深夜裡的我,面對著冰冷的電腦,竟有股熱烈的感覺。

  『給我你的E-mail,我寫給你好瞭。』我打著。

  我開啟瞭E-mail信箱,寫下我房裡的專屬電話號碼,又寫下約定的時間,然後按下『傳送』指令。又回到剛才的對話裡頭,我安靜的看著隻有兩個人的聊天室。

  『好瞭,去看看吧,我等你的電話。』

  在關上瞭電腦的那一刻,我開始懷疑我剛才的言行舉動,呵,這算是一個認識朋友的新方法嗎?寫寫E-mail?留彼此的電話,到最後,出來見面?吃飯?聊天?上床?

  還等不及我想到結果,手邊的電話驟然響起。

  “喂…我拉低瞭音量說著。”我說。

  “你的聲音…真好聽。”電話那頭的他,說著。

  “是嗎?”我忽然輕笑著。

  “不是嗎?”男人有些輕浮的說著。

  “你的聲音也很好聽,很有,嗯,魅力。”

  我頓瞭頓口氣,想瞭一下形容這個我不太能夠拒絕的聲音。

  “謝謝你,不過,我倒喜歡聽你的聲音。”他說。

  “喔?還好,我不是做廣播的。”我低沈的笑著。

  子時午夜的電話線,牽引著兩個孤獨的靈魂在熟悉著,但是孤獨的靈魂忘瞭,在子時的午夜時分,也正是欲望升起的貪婪念頭。我知道,他也知道。

  “你的聲音,真的令人好舒服哪…”男人試探的問著。

  “喔?有多麼好聽呢?”我拿起電話,往床上移動。

  “像波斯貓那樣的高貴慵懶的感覺。”他幻想的說著。

  “呵…”我再度輕笑著。

  “那,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如何?”男子的口氣挑逗著。

  “呵呵…什麼遊戲?”我閉上眼睛,吐出一口氣。

  “嗯…聽過聲交嗎?”男人輕吐著。

  “聲交?”我疑惑的問著。

  “嗯…用聲音來做愛呀…聽過嗎?”男人再度試探性的問著。

  “聽過,呵。你,想?”我的口氣裡充滿瞭挑逗的氣味。

  “能和這麼好聽的聲音做愛,那是一種榮幸。”男人說。

  “那,你,要我怎麼做?”

  我熄瞭床頭燈,拉開輕柔的床被,閉上眼睛問著。

  “我現在和你一樣是躺在床上的,那麼,閉上雙眼,熄滅掉你房裡的任何光源,然後你伸出你的雙手,慢慢地、慢慢地、脫掉你身上的衣服,隻留下,你的內衣褲。”男人用著很感性的口吻對著我說著。

  我照著他所說的,邊躺著邊開始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褪下,脫掉瞭有些刺刺的羊毛上衣,還有那有些硬質的百慕達長褲。我一件一件地脫著,直到我照著他所說的,隻留下我身上的衣褲。

  “親愛的,你準備好瞭嗎?”男人安靜地等待著我的回答。

  “好瞭,接下來,我該怎麼做呢?”我茫茫然的問著。

  “親愛的,再來,你就什麼都不用想,照著我的話去做吧,我一定會讓你忘不掉今晚愉快的經驗的。”男人有些使壞的說著。

  而我,隻是含糊的應答著,因為在他還沒說那些話之前,我那冰冷的雙手早己開始觸摸著我的雙臂,一陣微顫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我來回不停的撫摸著,而那股興奮感也慢慢的升高,讓我有些開始昏眩著。

  “歐…原來你己經開始瞭…”男人聽到我的呻吟時晃然大悟的說著。

  “來,把你的手抓住你的胸,先輕輕地揉,是不是很軟?嗯,來,開始用一些力量去抓,對,就是這樣,親愛的,你做的很好,聽著你的浪叫,我也跟著你開始有些興奮瞭…”男人在電話那頭說著。

  “嗯…好舒服…嗯…嗯…”

  我開始覺得身體的溫度慢慢升高,體內似乎有股火從小腹底下開始往上沖擊著,我冰冷的指尖夾著己經硬起的乳頭,顫抖的快感使得我不由的開始呻吟。

  “親愛的,原來你己經開始瞭,先別那麼急,慢慢來,今夜還很長呢,你可別這麼快就興奮,我都還沒開始教你如何達到高潮呢,嘿嘿…”男人有些賊性的說著。

  我有些放肆的笑著,語氣裡頭充滿瞭征服的快感。

  “嘿嘿…我看你也是有過吧,不如你說給我聽吧…”男人聽著我淫欲般的笑聲,吞瞭吞口水急促的說著。

  “我在想像,你那厚重的雙手抓著我的乳房,然後又用你冰冷的指頭在我的乳頭周圍輕挑地劃著,嗯,你正在挑逗著我呢,呵呵…真好的感覺…”我恣意地說著。

  “呵呵…親愛的…那,再來呢?”男人接著又問。

  “嗯…然後你又往下移…嗯…你的手還是好冷哪,不過這卻令我好興奮,唔…喔…真好的感覺哪…”我再度地輕輕吐瞭一口氣,滿足的說著。

  “親愛的,然後呢,你想要我怎麼做才能讓你更興奮呢?”男人曖昧的問著我。

  “呵…唔…你的手往我的小腹下方移動著,嗯…咬著耳朵的感覺真好…呵呵。嗯,你在玩弄著我哩,哎呀…都濕瞭。”我學著男人剛才曖昧的口氣說著。

  “呵呵…親愛的,你真的很會勾引男人呢,聲音這麼迷人,叫的又這麼讓我欲火焚身,說的又讓我的心裡頭癢的要命,唉,隻可惜你不在我身邊哪,不然,我一定好好地疼你,讓你爽的舒舒服服的哪…”男人有些可惜的說著。

  “呵…是你要我說的,我不好好地說、好好地形容、好好地讓你欲火高漲的話,那你怎麼能更爽呢…呵呵…”說罷,我又笑瞭幾聲攝魂般的淫笑聲。

  “親愛的,那再來我就不客氣啦,嗯…你的小穴真好,來,腰抬高點,讓我好好摸摸、好好地安慰一下…呵呵…”男人也開始放肆的說著。

  “呵…來吧,快…快點呀…”我像個魔女似的說著。

  “呵…親愛的…呵…好好好…就來瞭…來…叫幾聲給我聽聽…唔…唔…喔…嗯…再叫…再叫大聲點…”男人像是著瞭魔般的低吼著。

  而我照著他的話興奮的淫邪的叫喊著,而棉被裡頭的身體早己赤裸的發燙冒汗著,我的叫聲愈來愈高吭,愈來愈急促。

  在茫然中,我和男人一同達到欲望的最高點。

  我睜開雙眼,看著漆黑房間裡的天花板嬌喘著。

  “親愛的…跟你聲交真是一種滿足哪…”許久,電話筒那端傳來男人滿足後的聲音。

  “呵…我也是…”我微弱的回答著。

  “那,親愛的,你也該睡瞭,早點休息吧,晚安。”男人恢復瞭原有一慣的溫柔說著。

  “呵…好的。”我懶懶的回答著。

  “親愛的,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男人興奮的說著。

  “好的,明天,同一時間,我等你電話。”我說。

  在互道晚安、掛上電話之後,我開始提醒我自己:明天,該到電信局去換個新的號碼瞭。

  第四章、(觸)

  “抱我。”我輕柔的說著。

  隻見他對我露出他那具有魅力的微笑,不時的從他的眼裡流露出他心裡真實的訊息。然後他瞇起他的雙眸,像是在看一件藝術品,屏住氣息的看著在他眼底中的我。

  他一直默默微笑著。

  安靜的旅館房間裡頭,隻有佈料摩擦拉扯間的聲音。

  “先去沖個澡,好嗎?”突然間,他說。

  “你先,好嗎?”我朝他笑瞭笑,接著他的話說著。

  他起身,背對著我,慢慢地褪下瞭他襯衫上的鈕扣,一顆、二顆、三顆。彷佛是在表演一場秀似的,而我卻是這場秀唯一的觀眾。之後緩緩地拉下西裝長褲的拉煉,若無其事的將長褲脫下,然後走進浴室裡,打開水龍頭、沖水。

  這一切,都讓坐在床上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有些瑟瞭瑟身子,看著化妝鏡中的自己。放下瞭綁束在頭發上的發夾,稍微用力地甩瞭甩頭發。我面對著鏡子,脫下瞭黑色的外套及我最愛的黑色短筒馬靴。走近鏡子前拿起桌上的面紙,悄悄地拭去瞭唇上的口紅,最後才撩起我的長裙,輕輕地脫下那膚色的絲襪。然後走回床邊安靜地坐著。

  “該你羅。”他的聲音喚起發愣中的我。

  我朝他點點頭,看著他往床的另一方走去。

  而我起瞭身,赤著腳走進浴室裡。

  “可是,我剛剛才洗過頭發…”我吞吞吐吐的說著。

  “沒關系,沖一下水也好。”躺在床上的他說著。

  我朝他露出迷人的笑容,走進浴室裡,我脫下緊包著自己身軀的線衫,以及那貼緊著腰的長裙。褪下瞭胸前的束縛及腹間的約束。打開蓮蓬頭,我挽起略微蓬松的長發,安靜地用著水沖刷著我。然後拿起和他一樣顏色的毛巾擦拭著我未幹的身體。

  最後,我拿起一條毛巾,緊緊地將自己包裹起來。

  在走出浴室門前時,我做瞭幾下深呼吸。

  走進床邊,我拉起床上的被子,急急地躲進裡頭。

  “床頭燈的開關在哪兒呢?”他問。

  “等等…我找找看。”我側身尋找著床頭燈的開關。

  在我調暗瞭床頭燈的亮度時,我能感覺得到在我背後的他急促的呼吸。我悄悄地在棉被裡頭拉下瞭那條毛巾,偷偷地放到一旁。而他也悄悄地俟近我,輕柔地伸出雙手,一手摟住我的腰,而一手則穿過我的脖子,溫柔地擁住。

  而我,則是伸出雙手環住眼前這個男人的脖子。

  我微笑著,而他也微笑著。親吻、愛撫、輕咬、吐氣、輕笑、還有不時的歡愉聲點綴著這整個房間裡頭,我半閉著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像尋寶似的在探索著,讓我時而嘆息、時而沈醉著。

  “這樣,舒不舒服?”他喚著我的名問著我。

  隨即,又印上唇印。

  我隻是沒意識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他笑瞭,像是個瞭解我善變心情般興奮的笑著。

  而我也笑瞭,像是曉得自己的反應而笑著。

  冰冷的手指觸碰著身上每一處的肌膚,像是點臘燭般,把身體裡每一處敏感的部份點燃,我弓起身子迎向壓在身上的男人,嘴裡不時的低吟著愉快的生理反應。

  而男人,早己興奮。

  酥癢的感覺由耳垂漸漸下滑著,慢慢地由鎖骨往兩端移去,他搓揉著柔軟的乳房,不時地輕柔咬著,像是抓住獵物之後,慢慢地玩弄折磨著。冰冷的手指滑過小腹、腰際、大腿等等,唯獨就是遺漏瞭一點。

  我著急著。

  突然他離開瞭壓在身上的我,躺在原來的另一個床位上。

  “該你瞭。”他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羞紅著雙頰看著他,慢慢地靠近溫暖的身子,用舌尖緩緩地親吻、愛撫、輕咬、用鼻尖不時地往小腹呼出熱氣,輕輕地伸出手,撫摸、輕舔、最後含住。

  立場換瞭,我慢慢地玩弄著眼前所獵獲的獵物。

  肌膚間的觸感,讓我迷戀不己。

  他拉起我,磨蹭著我的臉龐。而我卻是醉戀的看著眼前的男子,忘情的讓他勾起我內心深處的狂野欲望。

  “快…”我像是個急著要糖吃的小孩。

  簌的,他坐瞭起來,拉起夾在他腰圍的雙腿。

  “想要?”他像個毒販似的口吻問著。

  “要…我要…”而我像個毒癮者瘋狂的乞求著。

  “想要時,就說。”他像個勝利著般的說著。

  “我…我現在就要…”我像個弱者般的求著。

  他又笑瞭,但卻並沒照我的乞求去做,靈活的雙手不時的接觸著敏感的每一處,不時的刺激著那一波波襲卷而來的欲火浪潮。我再度的弓起腰迎向他。

  他抱起我,緊緊地摟住。

  我能感覺得到脖子有股卸不掉的吸力。

  “咬我…”

  於是我開始乞求。

  旅館的房間裡,除瞭佈料的磨擦聲之外,還包括瞭兩個人肌膚與肌膚的接觸,彼此肉體的刺激、還添加瞭欲望的渴求。我忘情的叫喊著,身體不自覺的抽動著,而他也閉上雙眼,滿足地發泄他的欲望。

  我,完全的被他所征服。

  【完】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男女四重奏

  • 第一章、(滑)當周未的電視在播放時,她乖乖地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看著。“要不要看電視?”她看著電視說著。“嗯?”一旁的他,專心的坐在沙發看著手上的雜志回答著。她聽見他的回答,不經意的看著沙發上的他發愣著,而他也似乎發覺什麼似的,停住瞭手上的報紙,輕輕挪瞭挪手上的雜志看著她。而她也看著他,不語。她輕柔地弓起身子,輕柔地走到他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愛的四重奏

  • 第一章、(滑)當周未的電視在播放時,她乖乖地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看著。“要不要看電視?”她看著電視說著。“嗯?”一旁的他,專心的坐在沙發看著手上的雜志回答著。她聽見他的回答,不經意的看著沙發上的他發愣著,而他也似乎發覺什麼似的,停住瞭手上的報紙,輕輕挪瞭挪手上的雜志看著她。而她也看著他,不語。她輕柔地弓起身子,輕柔地走到他
  • 樓頂上的實驗室

  • 一這幾天同學們都忙著保研的事。我們專業每年保研的名額不多,今年聽說隻能保上三個,我倒是不擔心,哪怕隻有兩個名額我也是穩上。不過讓人心煩的是我的女朋友鄭潔瑩有點懸,她學習雖然不差,可是總是四五名徘徊。像我們這種三流大學,畢業出去直接找工作幾乎沒戲,考研就成為一個跳板。那些成績靠後的已經開始復習考研瞭,穩上的人沒啥壓力就天
  • 吹簫吹來的女友

  • 「收房租!」像輕敲美玉的聲音在我門外響起。又一個月瞭嗎?又要繳房租瞭,時間過的真快。我從皮包掏出五張水藍鈔票,打開鐵門交出鈔票給眼前的高 中少女。她有著直又順的黑發,又黑又細的眉毛下是烔烔有神的眼睛,小巧微翹的瓊鼻加上粉紅的櫻桃小嘴,配上高 中制服就像是日本美少女漫畫中的女主角。一手抓過我的血汗錢,再由上而下的打量瞭我
  • 我上瞭別人的女朋友

  •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瞭,當時我還念大三。我有一個從大一開始交往的女朋友,從總的上講,我們的感情是很好的,當然現在也還在一起,也快要結婚瞭。但那時才大三,人還太年輕,也不太懂事,脾氣很不好。偶爾也會和我女朋友吵架。在5月的時候,一次吵架,很厲害,雙方都不願意道歉,我想到瞭分手,我打定註意要去外邊玩玩,離開我婦朋友些天,冷靜
  • 狗狗成瞭我女友和她奸夫的紅娘

  • 「老婆,我老板讓我7月份去北京出差,咱傢的狗狗就有勞你一個人帶瞭。」吃飯的時候,我抬頭對女友說。「不行,不行。」女友連連搖頭說:「7月份我哥要結婚瞭,我得回老傢一趟。」「啊?」我吃驚道:「咋這麼快呢?你以前不是說你哥是相親困難戶嗎?」女友說:「事事難料啊,我哥剛在微信上說他跟一個女的閃婚瞭,7月份就要結婚瞭,我還想跟你
  • 處女委培生

  • 那一年,LZ還是在那傢制衣廠做行政。那一年廣東的流動人口越來越少瞭,招工也越來越困難瞭,一般的車位還好。那些有技術,能看懂圖樣的技術車板工資是越開越高,人也越來越難找。跟公司的老總一商議,決定成立一個技術委培生的職務,就是從中專技校的服裝專業招一批剛畢業的學生,直接自己內部培養。後面就慢慢的推向一些技術性的崗位。小琴就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