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

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課只能算還好,但卻是運動高手,是她們學校排球隊的主力選手,因為常運動的關係,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圍也很突出,標準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請用台語唸)。

姊雖然是校隊,但因為要負責N晚飯,所以只能練習到5點,就要趕公車回家,本來她自己有一輛腳踏車,可以早一點到學校練習,但是壞了還沒修,所以練習的時間根本不夠。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興,因為有我可以來接她,她就可以多練習一個鐘頭,所以她拜託我可不可以以後每天都來接她,那樣她就來得及在媽媽回家之前把飯煮好。

我還在猶豫著,姊姊已經拉著我的手拜託起來。她一直搖著我的手,偶而我的手會擦到她的胸部,她還沒有警覺,我卻已經回想到廖嘉宜稚嫩的乳房而硬直起來。我怕會當場出醜,連忙答應,她高興的猛親我,害得我滿臉通紅,姊姊還取笑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會害羞。我也覺得奇怪,平常我的臉皮滿厚的,怎麼現在會這麼容易臉紅。

姊姊跟她那些同學不知道說什麼,笑個不停,然後跟她那些同學說再見道別。我問她,她們剛剛在說什麼,笑的那麼開心?姊姊說她那些同學問我是誰。

「那你怎麼說?」我好奇的問。

「我說你是我小男朋友啊。」姊姊笑著說。

我抗議說:「誰小啊!我不小了。」

姊姊嬌笑著從後面抱緊我,說:「是,是,小俊是不小了,可以了吧!」

我感受著姊姊豐滿的胸部壓在我背上的美妙感覺,我心裡想著:「姊姊,很快你就會知道,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我一直在找機會想和姊姊在一起,但是姊姊跟小妹睡在同一間房,要避開小妹不讓她知道的難度很高,我一直想不到辦法,所以只有在接姊姊回家時,偷偷享受一下姊姊豐滿胸部的觸感。

終於,就在我快要憋不住的時候,機會來了,老爸出海了,老媽又帶著小妹去參加漁會3天的員工旅遊,姊姊因為還要練排球,所以沒辦法去。而我自然是以不想去為由,故意跟姊姊留在家裡,就這樣,家裡只剩我跟姊姊兩個人。

媽和小妹出門的第一天,我就跟姊說:「姊,這3天妳就努力的練,練到幾點都沒關係,晚飯我會自己解決。你看要練到幾點,我再去接妳。」

姊好感動,抱著我狂親,說:

「小俊,你對姊真好,姊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心理暗笑著:「姊這可是妳說的哦,我很快就會要妳的報答的。」

姊姊要我8點再去接她,我自然同意,姊姊高高興興的去上學。我決定就在今天,就在今晚,我要完成我這幾天的綺想,我要拋去童子之身,我要破姊姊的處女。

8點整,我準時到學校去接姊姊,姊姊看起來很累,幾次差一點就在機車上睡著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姊姊載回家,姊姊問我吃了沒,我說還沒,我想等姊姊回來一起吃。姊姊一付好心疼的樣子,趕忙就要去做飯,我跟姊說:「姊,別麻煩了,妳那麼累了,不如妳先去洗澡,我們泡麵吃就好了,好不好?」

姊姊感激的點點頭,先去洗澡。我把麵泡好,等姊姊一起吃。姊洗澡一向很快,雖然她今天很累,也不過遲了一點。只是姊姊從浴室出來時,我一下子被姊姊的美麗震住了,姊姊穿著一件可以蓋到大腿的寬大白T恤,姊姊為了貪涼快輕便,竟然沒有帶胸罩,只穿了一件白色三角褲,她的豐滿的雙峰挺立,乳頭清楚的撐起T恤來,姊姊並沒有把頭髮吹乾,水從髮梢滴落在T恤上,讓她有些地方根本就什麼都遮不住。我看的目瞪口呆,小弟弟翹的都要貼到肚皮上了。

姊姊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只顧低頭吃麵。我從姊姊敞開的寬大圓領中,看到她雪白的胸乳,姊姊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輕輕的搖晃著,晃得我的眼睛都花了,恨不得一把就抓住猛搓。

姊姊吃完就去睡了,我強壓著心中的慾望,硬是等了一個小時,才躡手躡腳的潛進姊姊房間。

姊姊的房間只開著小燈,但是我仍然看的很清楚,姊姊側躺著睡著了,雖然她睡的很熟,但是我仍然很小心的靠上去。我從姊姊上面看下去,她的乳房被她的手臂擠壓成圓鼓鼓的,中間也擠出深深的乳溝來,還差一點點就把乳頭擠出來。

我顫抖著伸出我的手,緩緩的摸著姊姊柔軟的嘴唇,姊姊一點反應都沒有,我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我順著姊姊的嘴唇,頸子往下摸,摸到了姊姊的鎖骨,姊姊的鎖骨長的很纖細清秀,看起來很性感,是我最愛的地方。我愛憐的在那裡停留了一下,然後向著第一個重點,姊姊的乳房前進。

我的手順著姊姊的曲線向下滑,只覺得心跳很快。當我終於摸到姊姊的乳房時,心中那種感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我按了按姊姊的乳房,竟然被姊姊乳房的反彈力震的我手指發麻。

「姊姊的乳房彈性真好啊!」我不禁讚嘆著。我把手指插進姊姊深深的乳溝中搓動著。

姊姊可能覺得不舒服,一翻身,變成仰著天大字形的躺著,我嚇了一跳,以為姊姊醒來了,還好姊姊只是翻了一下身,但我馬上被姊姊惹火的睡姿,刺激的差點流鼻血。

姊姊兩條修長的美腿分的開開的,T恤翻到了她的乳下,露出了整個纖細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而最吸引我的,當然是姊姊胯間的神秘地帶,姊姊的白色三角褲,緊密的包住姊姊的小穴,但是姊姊的陰毛卻從邊邊跑出來,白色三角褲的中間也映著一團黑影,姊姊的陰毛長的很茂盛。我激動的撫摸著姊姊雪白柔嫩的大腿,心裡想的卻是想要看姊姊的小穴。可是姊姊的這個姿勢讓我沒辦法去脫她的內褲,我正在為難中,突然想到一個方法,急忙到外面拿剪刀。

我把姊姊的內褲輕輕的拉開,然後把剪刀伸進去,小心翼翼的把姊姊的內褲兩邊的褲頭剪掉。顫抖著把布片掀開,終於,我看到了姊姊美麗的陰戶。姊姊的陰戶真的非常美麗漂亮,柔細的陰毛稀疏的環住陰戶,艷紅色的陰核配上粉紅色的陰唇,紅嫩紅嫩的看起來很亮眼,小穴裡有兩個洞,只是我不知道那一個是陰道,那一個是尿道?

我把自己脫光,然後溫柔的輕撫著姊姊柔細的陰毛,軟棉的觸感刺激著我的感官,姊姊的陰戶也隨著我的撫摸而顫動,慢慢的流出透明滑潤的液體。這是姊姊的愛液!我心中無比感動的,忍不住將臉靠在姊姊的陰戶舔呧著姊姊的愛液淫水。

「小俊,你在幹什麼?」姊姊終於被我愛撫的動作喚醒,我從姊姊的胯間擡頭看著姊姊,臉上還沾著姊姊小穴流出來的淫液,姊姊一臉震驚的看著我,美麗的臉龐嚇的粉白。

我順著姊姊的嬌軀往上爬,然後壓在姊姊豐滿的乳房上,一臉癡迷的說:「姊姊妳醒了?妳別怪我,我實在是愛妳愛的快發瘋了,姊,妳給我吧!讓我進去好嗎?」

姊姊看到赤身裸體的壓著她,堅硬的小弟弟正在她的禁區前不斷的嘗試進入,她想將兩腿夾緊,也因為我夾在中間而變成不可能的事。她感受到我小弟弟的強壯,忍不住驚慌起來。

「小俊,你別鬧了,你先讓姊姊起來。」

「我不要,妳先告訴我,妳是愛我的,妳不是告訴妳同學說我是妳的男朋友,那就表示妳是愛我的。」

我赤裸的身體全面緊壓著姊姊豐滿的肉體,我還不停的蠕動著來刺激著姊姊。姊姊果然經不起我的全面刺激,粉臉開始泛紅,連頸項耳朵都紅了起來,她央求我說:「小俊,姊姊拜託你,你先起來姊姊受不了。」我當然不依不饒的要她先說。

「姊姊當然也愛你啊,只是我們不能這個樣子,這是亂倫啊,我們會被爸爸打死的。」姊姊無奈的說。

我故作慷慨激昂的說:「既然我愛妳,妳也愛我,那我們還怕什麼,我們又沒有妨礙到別人,說到亂倫,我們也不是第一個,像廖嘉偉和廖嘉宜他們還不是亂倫,不也沒人怪她們。」

姊姊嚇了一跳,說:「你在胡說什麼,這種事也能拿來亂說?」

我心裡一喜,知道有門了,連忙說:「我才沒有亂說,妳還記不記得,我那天去學校接妳的事.......」我把當天看到廖嘉偉廖嘉宜在海防崗哨兄妹亂倫的事,加油添醋添枝加葉的說了出來,我故意將過程細節講得很詳細,存心刺激著姊姊。

姊姊聽得目瞪口呆,臉上的警戒之色越來越鬆懈,也忘了繼續掙扎,穴裡的淫水又開始分泌了。我暗暗得意,知道姊姊已經被我挑動春情了。

「...所以妳說,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妳也說過妳是愛我的,那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而他們就可以?」其實我真對不起姊姊,我那時候那知道什麼叫愛情,滿腦子只有肉慾的衝動,甚至一直到現在,我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愛情,我自己也不確定。只是我知道姊姊愛聽這一套,所以就投其所好的說了一大堆。

聽完後,姊姊沈默了很久,才說:「廖嘉偉廖嘉宜他們那是沒人知道....」

我連忙說:「那我們也別讓人知道不就行了?姊拜託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啦,妳感覺一下,我的小弟弟都快漲爆了,姊....」我努力的哀求著。

姊姊被我一直拜託,開始心軟了起來,只是她想了一下,還是說:「小俊,姊姊真的不能跟你做那種事。不過你不是說廖嘉宜會用嘴幫廖嘉偉吸嗎?既然你那麼難過,那姊也用嘴幫你吸,好不好?」

我當然不願意,只是我看這已經是姊姊最大的尺度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同意了,只是我也提出了我的要求:「那妳要讓我摸妳的奶子」

姊想了一下,才紅著臉同意。

我先從姊姊身上爬起來,講真的,真是捨不得。姊姊去了我這個重壓,這才能好好呼吸。她埋怨我說:「臭小俊,那麼重,快壓死我了。」

我只好傻笑著當沒聽到。姊姊叫我半躺在床上,我當然照辦,還自動的把兩條腿張的開開的。姊姊看到我的傻像,忍不住笑出來。但當她看到我的小弟弟,她就笑不出來了。那時候我的小弟弟已經有7吋長了,她驚訝說:「小俊,你不是才國二而已嗎?怎麼就有那麼大啊!」

我竟然有點不好意思,沒有正面回答,只忙著催她說:「姊,說話要算話啊,快啦!別光在那邊笑,妳想拖到天亮啊。」

姊姊皺了一下玉蔥般的鼻子,說:「急什麼,時間還長的很呢。」

「嘿嘿,沒錯,時間還長得很,姊妳放心,我一定要玩到天亮。」我心裡想著。

我們把姿勢對調,變成我半躺著,姊姊在我的胯間。姊姊扶起我的小弟弟,很乾脆的就含進小嘴裡,我過於長大的陰莖,讓她有點辛苦,但她仍然勉強將我的陰莖全部納入。我感覺到小弟弟進入一個濕濕熱熱的地方,一條又溼又軟舌頭一次又一次的輕掃著我的龜頭,感覺非常舒爽,我忍不住:「啊...」的叫出聲。「姊姊妳的舌頭舔的我好舒服,姊,妳好棒,我好愛妳喲」我半呻吟的說。

姊姊受到我的鼓勵,更加努力的逗弄著我的小弟,老實說,如果以我現在的水準來說,姊姊的口交技術真的是很差勁,但是因為我是第一次,所以那種感覺是非常銷魂的,即使是在我身經百戰的現在,那種感覺,也只有在那一次才有。我只覺得一陣酥麻的感覺由小弟弟傳到腦後,我趕緊用手緊抓一下姊姊的乳房,姊姊痛的叫了一聲:「死小俊,輕一點好不好很痛噯。」

我連忙道歉說:「姊姊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姊姊瞪了我一眼,才又繼續舔呧我的小弟弟。

我一面把姊姊的乳房揉圓捏扁,一面看著自己的小弟弟在姊姊紅豔的嘴裡進進出出的,真的爽到不行。

姊姊一下把我的小弟弟當作棒棒糖一樣舔,一下又整支含入嘴裡,花樣百出,我開始認為姊姊是天生淫蕩的,因為我清楚知道,她在第一次的口交中,就得到了樂趣。

很多年後,我再和姊姊聊起這一次的經驗時,姊姊不好意思的說,其實她當時真的就已經覺得很好玩,甚至到後來,她嫁給姊夫後,仍是喜歡口交勝過真正的性交。

在姊姊的努力下,我終於有了尿意,我跟姊說:「姊姊,快一點,我快射了。」

姊姊聽到我的話,連忙賣力的快速擺動瑧首,要讓我趕快射出來。終於我忍不住的狂嚎一聲,射精了,姊姊想跑,我連忙把她的頭按住,姊姊沒法,只好將我的精液全部吞了進去,誰知道量太多了,吃不完還從嘴角流出來,那是我的初精啊。

我在噴射完後才放開姊姊,姊姊大發嬌嗔說:「臭小俊,你是什麼意思啊,竟然讓我吃你的髒東西,很腥噯。」

我陪笑說:「什麼髒東西,書上說童子精,滋陰潤喉,是女人的美容聖品哦!」

姊姊半信半疑的說:「真的嗎?那本書上說的?」

我亂扯說:「是美華報導啦!」

姊姊還是有點懷疑,不過也沒說什麼,只是要爬起來說:「好了吧,你已經發洩過了,可以回房睡覺了吧,我洗一洗也要睡了,明天還要練球呢。」

我一急,連忙抱住姊姊,說:「姊姊,我知道妳也很難過吧,妳剛才幫過我,現在讓我幫妳吧。」

姊姊臉一紅,又羞又急的說:「不用,不用,我不用你幫我。」姊姊沒說自己不難過,只說不用我幫,這表示她是真的很難過。我把姊姊翻倒在床上,又把頭壓在姊姊的小穴上,雙手從姊姊的大腿下面繞上去,然後在姊姊的小腹上交叉,壓住姊姊讓她無法掙扎。

姊姊驚慌的說:「小俊,你要幹什麼?」

我說﹔「我也用嘴幫妳啊。」

姊姊害羞的叫說﹔「不要不要。」

我沒理她,兩手把她固定住,然後我的嘴巴肆無忌憚的把姊姊的騷穴裡裡外外的所有地方盡情舔呧吸吮著。我把舌頭伸到裡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讓姊姊覺得又麻、又酸、又癢。姊姊一直叫著不要不要的,但是聲音越來越低,逐漸被「嗯……嗯……啊……啊……」的聲音所取代。

而我的小弟弟也已經重整旗鼓了。

我看到姊姊原本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宛如要滴出水來,柔軟的腰肢不停的擺動著,姊姊的神智不清,時機已經成熟了。我迅速的把小弟弟抵住姊姊的穴口,慢慢的插進去。在姊姊還沒搞清楚前,我已經到達姊姊處女膜前面。姊姊突然發現我的企圖,連忙一推我的胸膛,驚叫著:「小俊,不要。」

不過已經太遲了,我的腰用力一挺,在姊姊一聲痛叫中,我已經突破了姊姊的處女膜。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姊姊陰道裡的皺摺緊緊的框住我的小弟弟。姊姊痛的眼淚都飆出來了,俏臉一片煞白,我心疼的吻掉姊姊眼角的淚珠。姊姊慢慢的從疼痛中恢復過來,看到我正吻著她的眼淚,不禁心中一甜,相信我是愛她的,只是她放不下臉,一拍我的臉頰,佯怒說:「死小俊,不是不準你插進來嗎?你怎麼能硬來呢?」

姊姊的表情怎麼騙得了我,但我知道以後是不是可以繼續吃香喝辣,就要看現在了。

我故作痛苦狀的說:「姊姊,我錯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我對不起妳,隨便妳要打要罵,我絕對不會反抗的。但妳一定要知道,我是真心愛妳的。」

姊姊看到我痛苦的樣子,果然中計,她不捨的輕撫著我的臉說:「傻瓜,姊姊怎麼會打你罵你呢?姊姊剛聽到妳說妳愛我,姊姊心裡不知道有多麼開心,你是我最愛的小弟啊,要不然姊姊怎麼會幫你口交?」我大喜說:「姊姊,妳不怪我嗎?」

姊姊笑著說:「姊姊怎麼會怪你呢?我的傻弟弟。」

我趁著這個機會,接著說「那我可不可以動一動?我好難過哦。」

姊姊紅了紅臉,點點頭。我高興的馬上就要大力的抽送起來,誰知道剛動一下,姊姊就又雪雪呼痛起來,沒辦法,我只好先慢慢來,漸漸的,姊姊的眼睛迷濛了起來,小嘴裡又亂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說什麼,我知道,我可以開始大幹一場了。我一邊抓住姊姊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著。姊姊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我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輕哼:「喔……喔……好弟弟……癢死了……喔……你……真會弄…」

我聽到姊姊鼓勵的淫叫聲,弄得更起勁,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紅葡萄一樣。姊姊被我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她叫著:「好弟弟,別光弄姐姐的奶奶了,姐姐下面好……好難受……」

我連忙一聲「得令。」開始狂抽猛送起來,我猛、狠、快的連續的抽插,插得姊姊的淫水四射,浪聲不絕。我熱情的吻著姊姊的香唇,她也緊緊的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姊姊修長的雙腿緊緊勾住我的腰,那豐滿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我的小弟弟更加深入。

「哎呀……弟弟……喔……小俊你……插的……我……快死了……」姊姊一面極力迎合我的狂抽猛送,一雙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得更快更狠。

「小俊……你……你……快……快要……幹……幹死……姊姊了……啊……我死了……哦……」姊姊猛的長叫 一聲,達到了高潮。 我覺得姊姊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我的雞巴,陰道裡用力的收縮一下, 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衝向我的龜頭。

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雞巴頂住姊姊的子宮,然後一股熱精全射進姊姊的子宮裡。

姊姊被我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去,她用力地抱著趴在她身上的我,而我的雞巴還留在姊姊的子宮內呢。高潮之後,我們兩個全身都是汗水淋漓。我輕吻著姊姊臉上的香汗,姊姊臉上的香汗,正說明著我們剛剛的歡娛。姊姊緩緩的睜開她迷濛的雙眼,她溫柔的回吻我,滿足的笑說:「沒想到做愛竟然會那麼舒服,我們剛剛好像瘋了似的,小俊,姊告訴你,姊好快樂哦!」

我緊擁著姊姊說:「姊,我也是啊,姊,我有一個請求,」

姊姊問我說:「什麼事?」

我一臉癡迷的說「我可不可以開大燈?」

姊姊驚訝的說:「為什麼?」

我充滿感情的說:「姊姊,我從未看過妳全裸的樣子,妳讓我仔細看看好嗎?」

「玩都被你玩過了,還有什麼好看的?」姊姊害羞的說。

我看姊姊並沒有拒絕,便起身把大燈打開。

姊姊不好意思的側躺著,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因為長年運動隱約的分出兩種顏色。自胸上到腿間,皮膚極為柔嫩,顯得白皙皙的,被後頸部和雙腿的棕色襯托的更是白嫩。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乳上兩粒艷紅的乳頭更是美麗動人,使我更加陶醉、迷戀。

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柔細黑亮的陰毛,更加迷人。

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我剛剛的精液夾混著姊姊的處女落紅和淫水,還在緩緩的流出來,整個畫面散發著極度淫靡的氣氛。我看的情動起來,整條神經又收緊了,馬上伏身下去,向姊姊全面進襲,此時的我,簡直就像是一條飢餓已久的餓狼。我的手、口,沒有一分鐘休息,我狂吻著,狂吮著姊姊豐滿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豐腴的大腿,還有那最令我銷魂迷戀的地方,雙手也毫不客氣地展開全面的搜索、摸撫。

姊姊忍不住的又發出動人心魄的淫聲,回身用力的抱我,吻我。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又硬了起來,頂在姊姊的小腹上。姊姊一下就感覺到,吃驚的看著我:「你……你怎麼那麼快又……又硬起來了……」

看著姊姊吃驚的樣子,我得意的道:「當然是因為我美麗嬌艷的姊姊又讓它硬起來的,姊姊,我們再來一次!」在姊姊的驚訝聲中,我們展開第三回合。

那一個晚上,我們一共幹了5次,真的幹到天亮。初嚐禁果的男女總是特別癡纏,沒想到我和姊姊竟然在初次性交中,就嚐到了高潮的快感。性的歡娛讓我們不覺疲倦的抵死纏綿。直到精疲力盡,完全沒法動彈為止。我們緊緊擁抱的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姊姊仍蜷曲在我的懷裡,嬌美的容顏還帶著昨夜風雨後的慵懶。只是她嘴角掛著一抹滿足的微笑,說明了她昨夜有多快樂幸福。

我輕吻著姊姊泛著桃紅的臉頰,紅唇,姊姊被我的輕吻喚醒,水汪汪的眼睛半睜半閉著問我說:「小俊,你醒啦,現在幾點了?」

我看著姊姊慵懶的美態,哪還忍得住啊,只來得及說:「不知道。」

就俯身痛吻姊姊。姊姊的小嘴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沒法說話。我將舌頭伸進姊姊的小嘴裡,不停的翻攪撥弄著姊姊的香舌,還把它吸到我的嘴裡糾纏著。我的一隻手抱住姊姊,撫摸著姊姊光滑的玉背,另一隻手又抓著姊姊的奶子揉捏起來。姊姊被我上下夾攻的又迷茫起來,而我昨天操勞過度的小弟弟竟然又漲大勃起了。我伸手摸向姊姊的小穴時,姊姊卻突然痛的叫出聲來。我一呆,連忙向下看,只看見姊姊原本美麗的小穴,現在竟然紅腫的像個包子一樣,我手摸上去,還會燙手。

我傻傻的問姊姊說:「怎麼會這樣?」

姊姊往我頭上敲下去,滿臉羞紅的罵說:「廢話,誰叫你昨天那麼瘋,硬上也就算了,竟然還做了5次,這樣當然會腫啊!你姊可是處女耶。」

我呆呆的說:「那怎麼辦?」

姊姊看我的呆像,忍著笑,兩手一攤說:「沒有辦法,你沒有得玩了,我也沒辦法練球,只好在家休息了。」我看著姊姊紅腫的小穴,沒想到自己一時色慾薰心,竟造成姊姊這麼大的傷害。滿心內咎的向姊姊說:「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姊姊看我自責的樣子,愛憐的摸著我的頭說:「小俊,你別擔心,姊姊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姊姊的安慰讓我更加歉疚。我看姊姊跟我全身充滿異味,都是昨天荒唐後的痕跡,就跟姊姊說:「姊,我先抱妳去洗澡,然後再打電話跟妳教練請假,好不好?」

姊姊點頭同意。我一把抱起姊姊,走到浴室。姊姊一觸地就痛,我只好先把水放滿,然後再把姊姊放進浴缸裡去,我自己隨便沖沖水,交代姊姊慢慢洗,然後就趕著去打電話去向姊姊的教練請假,教練問說早上電話怎麼沒人接,我騙他說姊姊熱感冒,沒辦法聽電話,而我是睡死了。

教練聽到姊姊熱感冒後很關心,交代她多休息幾天,還要我帶姊姊去看醫生,我才想到,姊姊那也算是發炎,吃點消炎藥應該會好的快一點。請好假後,我開始處理善後,只是那床沾著姊姊處女落紅的毯子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想了半天,我把我的毯子拿到姊姊房間給姊姊用,姊姊的毯子拿到我房間去收好,我想留個紀念。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去把姊姊抱出來,天地良心,我本來是沒有邪念的,只是一碰到姊姊年輕豐潤的肉體,我的小弟弟又勃起,頂在姊姊的玉臀下。

我只是隨便套一件運動褲而已,薄薄的布料那掩飾的住?姊姊感受到我又翹起來了,一拍我鼓漲的陰莖,取笑我說:「你的壞東西又想作怪了啊,我可是沒辦法哦!」

我尷尬的笑著,也不回嘴,只是趕緊找衣服幫姊姊穿好,只盼眼不見為淨。想不到一直到我拿泡麵給姊姊吃的時候,我的小弟弟還是不安分,尤其看到姊姊時它變得更加興奮。姊姊看到我胯間腫的利害,知道我忍的很辛苦,溫柔的說:「小弟,你過來」

我走到姊姊旁邊,姊姊撫摸的我腫漲的陰莖說:「你一直強忍也不是辦法,要不姊姊用嘴幫你吸出來好不好?」我當然是大喜過望,可是又擔心姊姊:「可是妳不累了嗎?」

姊姊拍了我小弟第一下:「如果你昨天就這麼體貼的話,那你今天也不用忍的那麼辛苦了。少囉唆了啦,把褲子脫下來!

我尷尬的把褲子脫下來,姊姊就坐在椅子上幫我口交,我又進入昨天初次進入的溫暖濕滑的地方,再一次感受到姊姊香舌的靈活,白天的明亮讓我清楚的看著自己的陰莖在姊姊美麗的小嘴中進出,我甚至看到姊姊小小的鼻扇漸漸泛出的汗珠,在視覺的強烈刺激下,我射精了。

令我驚訝的是,姊姊不但把我的精液全部吃了進去,還把我陰莖舔的乾乾淨淨的,然後嬌俏的看著我,長那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姊姊這麼女性化的表情,我忍不住抱住她痛吻起來。現在姊姊的嘴裡還有一股很濃的精液的腥味,但那又如何?

姊姊都肯吃進去了,我還會在乎自己精液的味道嗎?接下來的兩天,因為姊姊小穴的傷還沒好,所以我們都沒有再做愛,每一次都是姊姊用嘴幫我解決,當然每一次她都是把我的精液喝下去,而我也一定會馬上跟她作深吻。

奉勸天下的男人,如果你不敢這麼做,那就不要要求你的伴侶幫你做口交,因為你沒有資格。
媽和小妹回來的以後,姊姊走路還會怪怪的,媽問姊姊是怎麼回事,姊姊騙媽說是大腿肌肉發炎,我心理暗笑,是發炎沒錯,只不過不是大腿,是還要更上面一點.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

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課只能算還好,但卻是運動高手,是她們學校排球隊的主力選手,因為常運動的關係,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圍也很突出,標準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請用台語唸)。

姊雖然是校隊,但因為要負責N晚飯,所以只能練習到5點,就要趕公車回家,本來她自己有一輛腳踏車,可以早一點到學校練習,但是壞了還沒修,所以練習的時間根本不夠。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興,因為有我可以來接她,她就可以多練習一個鐘頭,所以她拜託我可不可以以後每天都來接她,那樣她就來得及在媽媽回家之前把飯煮好。

我還在猶豫著,姊姊已經拉著我的手拜託起來。她一直搖著我的手,偶而我的手會擦到她的胸部,她還沒有警覺,我卻已經回想到廖嘉宜稚嫩的乳房而硬直起來。我怕會當場出醜,連忙答應,她高興的猛親我,害得我滿臉通紅,姊姊還取笑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會害羞。我也覺得奇怪,平常我的臉皮滿厚的,怎麼現在會這麼容易臉紅。

姊姊跟她那些同學不知道說什麼,笑個不停,然後跟她那些同學說再見道別。我問她,她們剛剛在說什麼,笑的那麼開心?姊姊說她那些同學問我是誰。

「那你怎麼說?」我好奇的問。

「我說你是我小男朋友啊。」姊姊笑著說。

我抗議說:「誰小啊!我不小了。」

姊姊嬌笑著從後面抱緊我,說:「是,是,小俊是不小了,可以了吧!」

我感受著姊姊豐滿的胸部壓在我背上的美妙感覺,我心裡想著:「姊姊,很快你就會知道,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我一直在找機會想和姊姊在一起,但是姊姊跟小妹睡在同一間房,要避開小妹不讓她知道的難度很高,我一直想不到辦法,所以只有在接姊姊回家時,偷偷享受一下姊姊豐滿胸部的觸感。

終於,就在我快要憋不住的時候,機會來了,老爸出海了,老媽又帶著小妹去參加漁會3天的員工旅遊,姊姊因為還要練排球,所以沒辦法去。而我自然是以不想去為由,故意跟姊姊留在家裡,就這樣,家裡只剩我跟姊姊兩個人。

媽和小妹出門的第一天,我就跟姊說:「姊,這3天妳就努力的練,練到幾點都沒關係,晚飯我會自己解決。你看要練到幾點,我再去接妳。」

姊好感動,抱著我狂親,說:

「小俊,你對姊真好,姊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心理暗笑著:「姊這可是妳說的哦,我很快就會要妳的報答的。」

姊姊要我8點再去接她,我自然同意,姊姊高高興興的去上學。我決定就在今天,就在今晚,我要完成我這幾天的綺想,我要拋去童子之身,我要破姊姊的處女。

8點整,我準時到學校去接姊姊,姊姊看起來很累,幾次差一點就在機車上睡著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姊姊載回家,姊姊問我吃了沒,我說還沒,我想等姊姊回來一起吃。姊姊一付好心疼的樣子,趕忙就要去做飯,我跟姊說:「姊,別麻煩了,妳那麼累了,不如妳先去洗澡,我們泡麵吃就好了,好不好?」

姊姊感激的點點頭,先去洗澡。我把麵泡好,等姊姊一起吃。姊洗澡一向很快,雖然她今天很累,也不過遲了一點。只是姊姊從浴室出來時,我一下子被姊姊的美麗震住了,姊姊穿著一件可以蓋到大腿的寬大白T恤,姊姊為了貪涼快輕便,竟然沒有帶胸罩,只穿了一件白色三角褲,她的豐滿的雙峰挺立,乳頭清楚的撐起T恤來,姊姊並沒有把頭髮吹乾,水從髮梢滴落在T恤上,讓她有些地方根本就什麼都遮不住。我看的目瞪口呆,小弟弟翹的都要貼到肚皮上了。

姊姊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只顧低頭吃麵。我從姊姊敞開的寬大圓領中,看到她雪白的胸乳,姊姊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輕輕的搖晃著,晃得我的眼睛都花了,恨不得一把就抓住猛搓。

姊姊吃完就去睡了,我強壓著心中的慾望,硬是等了一個小時,才躡手躡腳的潛進姊姊房間。

姊姊的房間只開著小燈,但是我仍然看的很清楚,姊姊側躺著睡著了,雖然她睡的很熟,但是我仍然很小心的靠上去。我從姊姊上面看下去,她的乳房被她的手臂擠壓成圓鼓鼓的,中間也擠出深深的乳溝來,還差一點點就把乳頭擠出來。

我顫抖著伸出我的手,緩緩的摸著姊姊柔軟的嘴唇,姊姊一點反應都沒有,我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我順著姊姊的嘴唇,頸子往下摸,摸到了姊姊的鎖骨,姊姊的鎖骨長的很纖細清秀,看起來很性感,是我最愛的地方。我愛憐的在那裡停留了一下,然後向著第一個重點,姊姊的乳房前進。

我的手順著姊姊的曲線向下滑,只覺得心跳很快。當我終於摸到姊姊的乳房時,心中那種感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我按了按姊姊的乳房,竟然被姊姊乳房的反彈力震的我手指發麻。

「姊姊的乳房彈性真好啊!」我不禁讚嘆著。我把手指插進姊姊深深的乳溝中搓動著。

姊姊可能覺得不舒服,一翻身,變成仰著天大字形的躺著,我嚇了一跳,以為姊姊醒來了,還好姊姊只是翻了一下身,但我馬上被姊姊惹火的睡姿,刺激的差點流鼻血。

姊姊兩條修長的美腿分的開開的,T恤翻到了她的乳下,露出了整個纖細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而最吸引我的,當然是姊姊胯間的神秘地帶,姊姊的白色三角褲,緊密的包住姊姊的小穴,但是姊姊的陰毛卻從邊邊跑出來,白色三角褲的中間也映著一團黑影,姊姊的陰毛長的很茂盛。我激動的撫摸著姊姊雪白柔嫩的大腿,心裡想的卻是想要看姊姊的小穴。可是姊姊的這個姿勢讓我沒辦法去脫她的內褲,我正在為難中,突然想到一個方法,急忙到外面拿剪刀。

我把姊姊的內褲輕輕的拉開,然後把剪刀伸進去,小心翼翼的把姊姊的內褲兩邊的褲頭剪掉。顫抖著把布片掀開,終於,我看到了姊姊美麗的陰戶。姊姊的陰戶真的非常美麗漂亮,柔細的陰毛稀疏的環住陰戶,艷紅色的陰核配上粉紅色的陰唇,紅嫩紅嫩的看起來很亮眼,小穴裡有兩個洞,只是我不知道那一個是陰道,那一個是尿道?

我把自己脫光,然後溫柔的輕撫著姊姊柔細的陰毛,軟棉的觸感刺激著我的感官,姊姊的陰戶也隨著我的撫摸而顫動,慢慢的流出透明滑潤的液體。這是姊姊的愛液!我心中無比感動的,忍不住將臉靠在姊姊的陰戶舔呧著姊姊的愛液淫水。

「小俊,你在幹什麼?」姊姊終於被我愛撫的動作喚醒,我從姊姊的胯間擡頭看著姊姊,臉上還沾著姊姊小穴流出來的淫液,姊姊一臉震驚的看著我,美麗的臉龐嚇的粉白。

我順著姊姊的嬌軀往上爬,然後壓在姊姊豐滿的乳房上,一臉癡迷的說:「姊姊妳醒了?妳別怪我,我實在是愛妳愛的快發瘋了,姊,妳給我吧!讓我進去好嗎?」

姊姊看到赤身裸體的壓著她,堅硬的小弟弟正在她的禁區前不斷的嘗試進入,她想將兩腿夾緊,也因為我夾在中間而變成不可能的事。她感受到我小弟弟的強壯,忍不住驚慌起來。

「小俊,你別鬧了,你先讓姊姊起來。」

「我不要,妳先告訴我,妳是愛我的,妳不是告訴妳同學說我是妳的男朋友,那就表示妳是愛我的。」

我赤裸的身體全面緊壓著姊姊豐滿的肉體,我還不停的蠕動著來刺激著姊姊。姊姊果然經不起我的全面刺激,粉臉開始泛紅,連頸項耳朵都紅了起來,她央求我說:「小俊,姊姊拜託你,你先起來姊姊受不了。」我當然不依不饒的要她先說。

「姊姊當然也愛你啊,只是我們不能這個樣子,這是亂倫啊,我們會被爸爸打死的。」姊姊無奈的說。

我故作慷慨激昂的說:「既然我愛妳,妳也愛我,那我們還怕什麼,我們又沒有妨礙到別人,說到亂倫,我們也不是第一個,像廖嘉偉和廖嘉宜他們還不是亂倫,不也沒人怪她們。」

姊姊嚇了一跳,說:「你在胡說什麼,這種事也能拿來亂說?」

我心裡一喜,知道有門了,連忙說:「我才沒有亂說,妳還記不記得,我那天去學校接妳的事.......」我把當天看到廖嘉偉廖嘉宜在海防崗哨兄妹亂倫的事,加油添醋添枝加葉的說了出來,我故意將過程細節講得很詳細,存心刺激著姊姊。

姊姊聽得目瞪口呆,臉上的警戒之色越來越鬆懈,也忘了繼續掙扎,穴裡的淫水又開始分泌了。我暗暗得意,知道姊姊已經被我挑動春情了。

「...所以妳說,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妳也說過妳是愛我的,那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而他們就可以?」其實我真對不起姊姊,我那時候那知道什麼叫愛情,滿腦子只有肉慾的衝動,甚至一直到現在,我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愛情,我自己也不確定。只是我知道姊姊愛聽這一套,所以就投其所好的說了一大堆。

聽完後,姊姊沈默了很久,才說:「廖嘉偉廖嘉宜他們那是沒人知道....」

我連忙說:「那我們也別讓人知道不就行了?姊拜託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啦,妳感覺一下,我的小弟弟都快漲爆了,姊....」我努力的哀求著。

姊姊被我一直拜託,開始心軟了起來,只是她想了一下,還是說:「小俊,姊姊真的不能跟你做那種事。不過你不是說廖嘉宜會用嘴幫廖嘉偉吸嗎?既然你那麼難過,那姊也用嘴幫你吸,好不好?」

我當然不願意,只是我看這已經是姊姊最大的尺度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同意了,只是我也提出了我的要求:「那妳要讓我摸妳的奶子」

姊想了一下,才紅著臉同意。

我先從姊姊身上爬起來,講真的,真是捨不得。姊姊去了我這個重壓,這才能好好呼吸。她埋怨我說:「臭小俊,那麼重,快壓死我了。」

我只好傻笑著當沒聽到。姊姊叫我半躺在床上,我當然照辦,還自動的把兩條腿張的開開的。姊姊看到我的傻像,忍不住笑出來。但當她看到我的小弟弟,她就笑不出來了。那時候我的小弟弟已經有7吋長了,她驚訝說:「小俊,你不是才國二而已嗎?怎麼就有那麼大啊!」

我竟然有點不好意思,沒有正面回答,只忙著催她說:「姊,說話要算話啊,快啦!別光在那邊笑,妳想拖到天亮啊。」

姊姊皺了一下玉蔥般的鼻子,說:「急什麼,時間還長的很呢。」

「嘿嘿,沒錯,時間還長得很,姊妳放心,我一定要玩到天亮。」我心裡想著。

我們把姿勢對調,變成我半躺著,姊姊在我的胯間。姊姊扶起我的小弟弟,很乾脆的就含進小嘴裡,我過於長大的陰莖,讓她有點辛苦,但她仍然勉強將我的陰莖全部納入。我感覺到小弟弟進入一個濕濕熱熱的地方,一條又溼又軟舌頭一次又一次的輕掃著我的龜頭,感覺非常舒爽,我忍不住:「啊...」的叫出聲。「姊姊妳的舌頭舔的我好舒服,姊,妳好棒,我好愛妳喲」我半呻吟的說。

姊姊受到我的鼓勵,更加努力的逗弄著我的小弟,老實說,如果以我現在的水準來說,姊姊的口交技術真的是很差勁,但是因為我是第一次,所以那種感覺是非常銷魂的,即使是在我身經百戰的現在,那種感覺,也只有在那一次才有。我只覺得一陣酥麻的感覺由小弟弟傳到腦後,我趕緊用手緊抓一下姊姊的乳房,姊姊痛的叫了一聲:「死小俊,輕一點好不好很痛噯。」

我連忙道歉說:「姊姊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姊姊瞪了我一眼,才又繼續舔呧我的小弟弟。

我一面把姊姊的乳房揉圓捏扁,一面看著自己的小弟弟在姊姊紅豔的嘴裡進進出出的,真的爽到不行。

姊姊一下把我的小弟弟當作棒棒糖一樣舔,一下又整支含入嘴裡,花樣百出,我開始認為姊姊是天生淫蕩的,因為我清楚知道,她在第一次的口交中,就得到了樂趣。

很多年後,我再和姊姊聊起這一次的經驗時,姊姊不好意思的說,其實她當時真的就已經覺得很好玩,甚至到後來,她嫁給姊夫後,仍是喜歡口交勝過真正的性交。

在姊姊的努力下,我終於有了尿意,我跟姊說:「姊姊,快一點,我快射了。」

姊姊聽到我的話,連忙賣力的快速擺動瑧首,要讓我趕快射出來。終於我忍不住的狂嚎一聲,射精了,姊姊想跑,我連忙把她的頭按住,姊姊沒法,只好將我的精液全部吞了進去,誰知道量太多了,吃不完還從嘴角流出來,那是我的初精啊。

我在噴射完後才放開姊姊,姊姊大發嬌嗔說:「臭小俊,你是什麼意思啊,竟然讓我吃你的髒東西,很腥噯。」

我陪笑說:「什麼髒東西,書上說童子精,滋陰潤喉,是女人的美容聖品哦!」

姊姊半信半疑的說:「真的嗎?那本書上說的?」

我亂扯說:「是美華報導啦!」

姊姊還是有點懷疑,不過也沒說什麼,只是要爬起來說:「好了吧,你已經發洩過了,可以回房睡覺了吧,我洗一洗也要睡了,明天還要練球呢。」

我一急,連忙抱住姊姊,說:「姊姊,我知道妳也很難過吧,妳剛才幫過我,現在讓我幫妳吧。」

姊姊臉一紅,又羞又急的說:「不用,不用,我不用你幫我。」姊姊沒說自己不難過,只說不用我幫,這表示她是真的很難過。我把姊姊翻倒在床上,又把頭壓在姊姊的小穴上,雙手從姊姊的大腿下面繞上去,然後在姊姊的小腹上交叉,壓住姊姊讓她無法掙扎。

姊姊驚慌的說:「小俊,你要幹什麼?」

我說﹔「我也用嘴幫妳啊。」

姊姊害羞的叫說﹔「不要不要。」

我沒理她,兩手把她固定住,然後我的嘴巴肆無忌憚的把姊姊的騷穴裡裡外外的所有地方盡情舔呧吸吮著。我把舌頭伸到裡面,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讓姊姊覺得又麻、又酸、又癢。姊姊一直叫著不要不要的,但是聲音越來越低,逐漸被「嗯……嗯……啊……啊……」的聲音所取代。

而我的小弟弟也已經重整旗鼓了。

我看到姊姊原本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宛如要滴出水來,柔軟的腰肢不停的擺動著,姊姊的神智不清,時機已經成熟了。我迅速的把小弟弟抵住姊姊的穴口,慢慢的插進去。在姊姊還沒搞清楚前,我已經到達姊姊處女膜前面。姊姊突然發現我的企圖,連忙一推我的胸膛,驚叫著:「小俊,不要。」

不過已經太遲了,我的腰用力一挺,在姊姊一聲痛叫中,我已經突破了姊姊的處女膜。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姊姊陰道裡的皺摺緊緊的框住我的小弟弟。姊姊痛的眼淚都飆出來了,俏臉一片煞白,我心疼的吻掉姊姊眼角的淚珠。姊姊慢慢的從疼痛中恢復過來,看到我正吻著她的眼淚,不禁心中一甜,相信我是愛她的,只是她放不下臉,一拍我的臉頰,佯怒說:「死小俊,不是不準你插進來嗎?你怎麼能硬來呢?」

姊姊的表情怎麼騙得了我,但我知道以後是不是可以繼續吃香喝辣,就要看現在了。

我故作痛苦狀的說:「姊姊,我錯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我對不起妳,隨便妳要打要罵,我絕對不會反抗的。但妳一定要知道,我是真心愛妳的。」

姊姊看到我痛苦的樣子,果然中計,她不捨的輕撫著我的臉說:「傻瓜,姊姊怎麼會打你罵你呢?姊姊剛聽到妳說妳愛我,姊姊心裡不知道有多麼開心,你是我最愛的小弟啊,要不然姊姊怎麼會幫你口交?」我大喜說:「姊姊,妳不怪我嗎?」

姊姊笑著說:「姊姊怎麼會怪你呢?我的傻弟弟。」

我趁著這個機會,接著說「那我可不可以動一動?我好難過哦。」

姊姊紅了紅臉,點點頭。我高興的馬上就要大力的抽送起來,誰知道剛動一下,姊姊就又雪雪呼痛起來,沒辦法,我只好先慢慢來,漸漸的,姊姊的眼睛迷濛了起來,小嘴裡又亂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說什麼,我知道,我可以開始大幹一場了。我一邊抓住姊姊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著。姊姊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我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輕哼:「喔……喔……好弟弟……癢死了……喔……你……真會弄…」

我聽到姊姊鼓勵的淫叫聲,弄得更起勁,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紅葡萄一樣。姊姊被我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她叫著:「好弟弟,別光弄姐姐的奶奶了,姐姐下面好……好難受……」

我連忙一聲「得令。」開始狂抽猛送起來,我猛、狠、快的連續的抽插,插得姊姊的淫水四射,浪聲不絕。我熱情的吻著姊姊的香唇,她也緊緊的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姊姊修長的雙腿緊緊勾住我的腰,那豐滿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我的小弟弟更加深入。

「哎呀……弟弟……喔……小俊你……插的……我……快死了……」姊姊一面極力迎合我的狂抽猛送,一雙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得更快更狠。

「小俊……你……你……快……快要……幹……幹死……姊姊了……啊……我死了……哦……」姊姊猛的長叫 一聲,達到了高潮。 我覺得姊姊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我的雞巴,陰道裡用力的收縮一下, 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衝向我的龜頭。

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雞巴頂住姊姊的子宮,然後一股熱精全射進姊姊的子宮裡。

姊姊被我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去,她用力地抱著趴在她身上的我,而我的雞巴還留在姊姊的子宮內呢。高潮之後,我們兩個全身都是汗水淋漓。我輕吻著姊姊臉上的香汗,姊姊臉上的香汗,正說明著我們剛剛的歡娛。姊姊緩緩的睜開她迷濛的雙眼,她溫柔的回吻我,滿足的笑說:「沒想到做愛竟然會那麼舒服,我們剛剛好像瘋了似的,小俊,姊告訴你,姊好快樂哦!」

我緊擁著姊姊說:「姊,我也是啊,姊,我有一個請求,」

姊姊問我說:「什麼事?」

我一臉癡迷的說「我可不可以開大燈?」

姊姊驚訝的說:「為什麼?」

我充滿感情的說:「姊姊,我從未看過妳全裸的樣子,妳讓我仔細看看好嗎?」

「玩都被你玩過了,還有什麼好看的?」姊姊害羞的說。

我看姊姊並沒有拒絕,便起身把大燈打開。

姊姊不好意思的側躺著,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因為長年運動隱約的分出兩種顏色。自胸上到腿間,皮膚極為柔嫩,顯得白皙皙的,被後頸部和雙腿的棕色襯托的更是白嫩。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乳上兩粒艷紅的乳頭更是美麗動人,使我更加陶醉、迷戀。

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柔細黑亮的陰毛,更加迷人。

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我剛剛的精液夾混著姊姊的處女落紅和淫水,還在緩緩的流出來,整個畫面散發著極度淫靡的氣氛。我看的情動起來,整條神經又收緊了,馬上伏身下去,向姊姊全面進襲,此時的我,簡直就像是一條飢餓已久的餓狼。我的手、口,沒有一分鐘休息,我狂吻著,狂吮著姊姊豐滿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豐腴的大腿,還有那最令我銷魂迷戀的地方,雙手也毫不客氣地展開全面的搜索、摸撫。

姊姊忍不住的又發出動人心魄的淫聲,回身用力的抱我,吻我。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又硬了起來,頂在姊姊的小腹上。姊姊一下就感覺到,吃驚的看著我:「你……你怎麼那麼快又……又硬起來了……」

看著姊姊吃驚的樣子,我得意的道:「當然是因為我美麗嬌艷的姊姊又讓它硬起來的,姊姊,我們再來一次!」在姊姊的驚訝聲中,我們展開第三回合。

那一個晚上,我們一共幹了5次,真的幹到天亮。初嚐禁果的男女總是特別癡纏,沒想到我和姊姊竟然在初次性交中,就嚐到了高潮的快感。性的歡娛讓我們不覺疲倦的抵死纏綿。直到精疲力盡,完全沒法動彈為止。我們緊緊擁抱的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姊姊仍蜷曲在我的懷裡,嬌美的容顏還帶著昨夜風雨後的慵懶。只是她嘴角掛著一抹滿足的微笑,說明了她昨夜有多快樂幸福。

我輕吻著姊姊泛著桃紅的臉頰,紅唇,姊姊被我的輕吻喚醒,水汪汪的眼睛半睜半閉著問我說:「小俊,你醒啦,現在幾點了?」

我看著姊姊慵懶的美態,哪還忍得住啊,只來得及說:「不知道。」

就俯身痛吻姊姊。姊姊的小嘴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沒法說話。我將舌頭伸進姊姊的小嘴裡,不停的翻攪撥弄著姊姊的香舌,還把它吸到我的嘴裡糾纏著。我的一隻手抱住姊姊,撫摸著姊姊光滑的玉背,另一隻手又抓著姊姊的奶子揉捏起來。姊姊被我上下夾攻的又迷茫起來,而我昨天操勞過度的小弟弟竟然又漲大勃起了。我伸手摸向姊姊的小穴時,姊姊卻突然痛的叫出聲來。我一呆,連忙向下看,只看見姊姊原本美麗的小穴,現在竟然紅腫的像個包子一樣,我手摸上去,還會燙手。

我傻傻的問姊姊說:「怎麼會這樣?」

姊姊往我頭上敲下去,滿臉羞紅的罵說:「廢話,誰叫你昨天那麼瘋,硬上也就算了,竟然還做了5次,這樣當然會腫啊!你姊可是處女耶。」

我呆呆的說:「那怎麼辦?」

姊姊看我的呆像,忍著笑,兩手一攤說:「沒有辦法,你沒有得玩了,我也沒辦法練球,只好在家休息了。」我看著姊姊紅腫的小穴,沒想到自己一時色慾薰心,竟造成姊姊這麼大的傷害。滿心內咎的向姊姊說:「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姊姊看我自責的樣子,愛憐的摸著我的頭說:「小俊,你別擔心,姊姊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姊姊的安慰讓我更加歉疚。我看姊姊跟我全身充滿異味,都是昨天荒唐後的痕跡,就跟姊姊說:「姊,我先抱妳去洗澡,然後再打電話跟妳教練請假,好不好?」

姊姊點頭同意。我一把抱起姊姊,走到浴室。姊姊一觸地就痛,我只好先把水放滿,然後再把姊姊放進浴缸裡去,我自己隨便沖沖水,交代姊姊慢慢洗,然後就趕著去打電話去向姊姊的教練請假,教練問說早上電話怎麼沒人接,我騙他說姊姊熱感冒,沒辦法聽電話,而我是睡死了。

教練聽到姊姊熱感冒後很關心,交代她多休息幾天,還要我帶姊姊去看醫生,我才想到,姊姊那也算是發炎,吃點消炎藥應該會好的快一點。請好假後,我開始處理善後,只是那床沾著姊姊處女落紅的毯子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想了半天,我把我的毯子拿到姊姊房間給姊姊用,姊姊的毯子拿到我房間去收好,我想留個紀念。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去把姊姊抱出來,天地良心,我本來是沒有邪念的,只是一碰到姊姊年輕豐潤的肉體,我的小弟弟又勃起,頂在姊姊的玉臀下。

我只是隨便套一件運動褲而已,薄薄的布料那掩飾的住?姊姊感受到我又翹起來了,一拍我鼓漲的陰莖,取笑我說:「你的壞東西又想作怪了啊,我可是沒辦法哦!」

我尷尬的笑著,也不回嘴,只是趕緊找衣服幫姊姊穿好,只盼眼不見為淨。想不到一直到我拿泡麵給姊姊吃的時候,我的小弟弟還是不安分,尤其看到姊姊時它變得更加興奮。姊姊看到我胯間腫的利害,知道我忍的很辛苦,溫柔的說:「小弟,你過來」

我走到姊姊旁邊,姊姊撫摸的我腫漲的陰莖說:「你一直強忍也不是辦法,要不姊姊用嘴幫你吸出來好不好?」我當然是大喜過望,可是又擔心姊姊:「可是妳不累了嗎?」

姊姊拍了我小弟第一下:「如果你昨天就這麼體貼的話,那你今天也不用忍的那麼辛苦了。少囉唆了啦,把褲子脫下來!

我尷尬的把褲子脫下來,姊姊就坐在椅子上幫我口交,我又進入昨天初次進入的溫暖濕滑的地方,再一次感受到姊姊香舌的靈活,白天的明亮讓我清楚的看著自己的陰莖在姊姊美麗的小嘴中進出,我甚至看到姊姊小小的鼻扇漸漸泛出的汗珠,在視覺的強烈刺激下,我射精了。

令我驚訝的是,姊姊不但把我的精液全部吃了進去,還把我陰莖舔的乾乾淨淨的,然後嬌俏的看著我,長那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姊姊這麼女性化的表情,我忍不住抱住她痛吻起來。現在姊姊的嘴裡還有一股很濃的精液的腥味,但那又如何?

姊姊都肯吃進去了,我還會在乎自己精液的味道嗎?接下來的兩天,因為姊姊小穴的傷還沒好,所以我們都沒有再做愛,每一次都是姊姊用嘴幫我解決,當然每一次她都是把我的精液喝下去,而我也一定會馬上跟她作深吻。

奉勸天下的男人,如果你不敢這麼做,那就不要要求你的伴侶幫你做口交,因為你沒有資格。
媽和小妹回來的以後,姊姊走路還會怪怪的,媽問姊姊是怎麼回事,姊姊騙媽說是大腿肌肉發炎,我心理暗笑,是發炎沒錯,只不過不是大腿,是還要更上面一點.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特別的生日禮物

  • 進到公司已經半年多了!尤於工作的關係很快就和工廠裡的一位同事阿弟成為要好的朋友,更因為年紀差不多所以倆人成為無所不說的死黨。有一天阿弟跟我說星期六是她姊姊的生日,阿弟約到她家一起幫她姊姊慶生。剛開始我以不認識她姊姊為由不打算去參加她姊的慶生會,可是阿弟一直要求我說什麼也要我一定要去參加她姊的慶生會,經不起他的一在要求我
  • 501的性奴

  • 我有一棟5層的公寓,每層4個房間,由于裝修和環境好而且價錢不貴,所以很多人搶著租。平常我很少回來,所以請了我小時候的奶媽幫我看房,當作養老用。而這段時間,奶媽老家有事要回去,于是我便自己回來看房子。奶媽沒有孩子,所以從小就把我當親兒子看。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奶媽見我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其實不是沒有,只是沒固定的
  • 女友答應願意3P

  • 相信很多人,跟另一半在做的時候都會講越來越淫蕩的話從某一次開始,之後就會說找別人來跟你做要不要或是把女友挑逗的很想要,然後問她老公不幹你想不想找別人來幹等等的事後女友都會問是認真的嗎?當然就是笑笑地跟她說增加情趣而已雖然我知道自己是很想要因為以往的某段經歷看過某任女友被小王中出累翻趴在床上我怎麼知道呢?
  • 第一次就被多人同時上

  • 各位好,我是Jackie,我的女友叫Mon,她很喜歡SEX,很喜歡含男人的熱棒棒。而且她的第一次是給很多人幹掉的……話說當她還是中二生的時候,有天放學後到一位男性朋友的家玩耍,那人家中除他外還有另外三個男生(女友說,他們大概都是二十多歲,其中兩個她以前曾見過,所以並沒有懷疑),當時她並沒有想過會發生任何關於性交的事情啦
  • 雙飛之夜

  • 自從有了互聯網,自從帶寬有了增加,自從BT開始氾濫,自從成人娛樂開始發展,雙飛就成了很多人,特別是很多男人的終極目標。不排除很多女人在豐富的成人資訊引導下也暗自有了DoublePlay的想法,但是僅僅局限於一種性幻想罷了。作為東方人來說,女性固有的傳統思維觀念還是佔據了上風。而男性則大大不同,很多人已經將幻想付諸了實
  • 我的辣姊姊

  • 我的雙手在顫抖著,因為,它們正為我獲取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腦袋正充滿熱血,因為,我完成了我長久以來的願望。我,我的雙手正掌握著一對乳房,一對漂亮、尖挺的乳房,那對我姊姊的乳房。姊姊用那迷濛的雙眼看著我,似乎一邊享受著胸前的溫熱與快感,一邊欣慰自己能替最親愛的弟弟解決生理的需要。今天是星期日,早上,我一如往常地叫姊
  • 跟鄰家女生偷情

  • 我已經四十多歲了,名字叫茂松,身裁微胖,長得也不怎麼樣,從來沒有想到我也會有外遇。這個女孩從我國中開始,我就認識她了,她的名字叫莉婷,在我國二時,我們家買房子時,剛好他們家買在我家隔壁,那時她才小五,但看得出她已開始發育,胸部非常挺,而且至少有富士大蘋果那麼大。在高中時,我一直想追莉婷的姊姊,她姊姊小我一歲,那時在外
  • 不斷被強姦的美女,竟然成為女首富

  • 11年間、我被同一男人不斷姦淫我、影曦,25歲,是香港大學醫科學士,主修婦產科;兼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並通過了香港中醫藥委員會的考核成為香港的註冊中醫師,亦主攻婦科的。我相信是香港少數擁有中、西醫學位的婦產科醫生。我樣子標緻漂亮、但更要命的是擁有天賦的野火身材、性感誘惑。水汪汪迷人的大眼睛配上一頭及肩直髮、清秀脫
  • 18歲少女羞澀的援交

  • 一起跟我走進賓館的是一位年僅十八歲的少女;應我的要求穿著她們學校身黑色水手服和泡泡襪的她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清秀的外表絕對算的上上品。在我打開賓館的門之後,她就自動的走到單人床邊坐在上面,雙手環著腿抱在膝蓋附近,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盯著地板看,從頭到尾都一語不發的。因為只是作為援交的場地,所以我選的這個賓館只能有算是破
  • 美麗的處女姊姊

  • 悅芹,一個二十歲的美麗女孩,有著完美的身材,172cm的身高,以及36c_24_35的肉體 尤其那一對豐滿的美乳跟那雙修長漂亮的美腿,引人遐想,姊姊今天所穿的黑色高跟涼鞋,是兩條黑色細繩交叉繞著腳踝到小腿上的款式,再加上透明絲襪的誘惑,另人無法抗拒姊姊喜歡穿露趾的高跟涼鞋,當我看到那絲襪包著的腳趾,搭配涼鞋在路上走時真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淫蕩學生妹

  • 一、衝刺補習班(上)就要升高三了,小柔雖然平時在校成績十分的優秀,但還是利用暑假與好朋友小雪一起去上一些衝刺補習班。一樣都是難得一見的美少女,不過小雪卻擁有E-CUP的豐滿好身材,加上纖細的小蠻腰與俏臀,一直都是小柔非常羨慕與妒忌的地方。雖然有比小雪更可愛漂亮的臉蛋,同樣的纖腰與俏臀,可惜讓他自盃的是自己只有A-
  • 辣屄小欣

  • 第一章  初識小欣與小欣在網路上認識已經有四年了,最初是因為我在某個網站中與幾位原本交情很好的網友翻臉,心情極度惡劣卻又在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就隨便找了一個聊天網站找陌生人閒聊。一開始,雖然認識了不少新網友,不過多半聊沒幾次就沒有再繼續聊下去,幾天後,一如往常般的我又趁著公司午休時上在那個聊天室找人聊天,就在
  • 強姦友達之母

  • 這絕對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是1987年生的今年28歲.高2那年我就把同學的媽媽給奸了!高3奸的他姐姐.要想說清楚這件事的全部經過那得從頭說起楚這件事的全部經過那得從頭說起我自小就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裡(爺爺在台灣)上初一時我就看過A片就知到口交是咋回事.還看過人獸大站每但看完給同學講時他們當時都不相信。由於我性早熟條
  • 姐都快被你搞死了

  • 302宿舍的五個女孩中最淫蕩的應屬白娜了,她天生麗質,在宿舍帶頭手淫的就是她。高窕的身材,一頭烏黑秀麗的長發,她的雙眼是迷人的桃花眼,性感的嘴唇讓人見了就流口水,她的皮膚白晰而細膩,她是個愛笑的姑娘,整齊潔白的牙齒象玉一樣。豐滿的乳房高聳在胸前,兩瓣肥臀撐的牛仔褲緊邦邦的,好像隨時都要裂開似的。修長的雙腿一點浮肉都沒
  • 江湖路上顏如玉

  • (一)我叫金堅,今年二十三歲,在香港長大。母親在我五歲時就過世了,父親在深圳,珠海等地有幾間製衣廠,家裏算是比較富裕。我自小讀書不好,在香港那種公式化的教育底下沒有發展空間,所以我爸在我十八歲那年,送我到美國的野雞大學去留學。但我對『溝女』的興趣比學習濃,所以就算在野雞大學也讀不好,別人讀四年的課程我讀了五年還未
  • 公公睡上了兒媳

  • 1995年5月,家住市郊的廿七歲的劉建華,經人介紹迎娶了鄰村的十九歲姑娘楊貴蓮。貴蓮可是一個讓任何男人見了她都會心動的女人,白玉似的肌膚細嫩紅潤,豐滿修長的嬌軀,纖細的柳腰,一頭又亮又長的秀髮,顯得格外的動人,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平常比較會打扮。即使不濃裝艷抹,也是美艷迷人。鄉里上下都誇建華好福氣,娶了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