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以母為榮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瑪拉結婚,現在她妻子處在懷孕中,已經去她母親傢等待生產。阿南德已經大約兩個月沒有過性生活瞭,他於是開始在對妻子的幻想中進行手淫,從而發泄他的性饑渴。但慢慢地,他發覺當他想起他妻子時他已經很難達到興奮瞭。
  
  這時,他發現內心深處有一種神奇的慾望--為什麼不對昨晚讀到的亂倫小說裡的情景做些嘗試呢?那裡面的女主人公多像她四十五歲的母親啊!想到這裡,阿南德的雞巴翹的老高,他飛快的跳下床,匆匆從走廊走向主臥室,希望看到性感嬌美的媽媽躺在床上的撩人睡姿。
  
  他的父親這些天出差在外。他慢慢地推開主臥室的門,向裡望去,她的母親正慵懶地躺在雙人床的中間,床單柔柔地蓋上睡夢中她嬌柔的軀體上。阿南德一想到父親正出門在外,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他慢慢地走進母親的床,癡癡的註視著眼前這個睡美人,她是如此的美麗,如此地性感。
  
  阿南德忍不住走瞭上去,輕輕拉掉床單,凝視著媽媽緊裹在內衣裡的性感乳房,這是一對遠比他妻子瑪拉要豐滿和有形的乳房,他想要撫摸和吸吮這嬌美的凸起,但他更想要看到的是母親那在雪白色大腿根部掩映下的美屄,於是他慢慢地掀去蓋在媽媽大腿上的被單。
  
  令他感到狂喜的是,當他掀去被單後發現睡夢中的媽媽大腿呈張開狀。當媽媽那覆蓋著整齊陰毛的美屄呈現在眼前時,阿南德的心開始變得砰砰直跳,他用顫抖的手撥開母親濕潤、腫脹的陰唇,凝視她淫水泛濫的陰縫,沉思著母親在不知不覺中發出的饑渴的性暗號。眼前這個全身赤裸、門戶大開的媽媽曾無數次地出現在他幻想的夢中。
  
  當他的手遊移到母親的臀部時,阿南德得以看到母親整個赤裸的陰部,這是怎樣一個美妙的凸起啊,他呆呆地註視瞭好幾秒鐘不能自已。床上迷人的美熟女雖已年過四十,但她身上似乎沒有留下任何歲月的痕跡,嬌熟的美體好似一個風韻的少婦,姿色勝過《少女》雜志上年輕女模特。於是,當臉上劃過一絲淫靡的微笑後,阿南德輕輕爬上瞭床,雙膝跪立到母親張開的大腿間。
  
  阿南德輕嗅著母親那檀香陣陣、沁人心扉的穴口,感到這種不同於妻子的氣味是如此地讓人心碎。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把母親光潔性感的修長大腿分得更開,然後俯身吻上那閃爍著淫汁的狹長陰縫,他把舌頭打成卷,自由地進出裡面那個粉嫩的美妙通道,這種滋味甚至使他無法抗拒。
  
  同時,阿南德開始揉弄母親赤裸的腹部和光滑性感的大腿內側,用指尖撩摸母親潮濕卷曲的陰毛。
  
  阿南德能夠感到母親的屄心散發出的熱氣,他已被眼前豐韻的女體搞得神魂顛倒。他抬起頭,伸手撫弄母親錯落有致的陰毛,慢慢地把手指插入她的美穴,母親輕輕呻吟著,本能地迎合著來自於外部的襲擊,看來熟睡的她一定在做著交媾的淫夢。
  
  緊接著阿南德把第二隻手指伸進母親的蜜穴,在一進一出地抽插著睡夢中動人女體的同時密切地觀察她的反應,不一會兒,蜜穴便被開發地泥濘不堪,蜜汁順著他的手流瞭出來,沾滿瞭身下的床單。
  
  貪婪的阿南德再一次俯下身去,狠命的吸吮這散發檀香的美味蜜汁,正當他靈活的舌頭進出在母親滑嫩的陰道時,媽媽睜開瞭眼,當她看到兒子的頭部正位於她張開的大腿間賣力地工作,那是怎麼一種讓人銷魂的滋味啊,她雖然知道這是不養該發生的事,但這種足以讓人達到意亂情迷的感受促使瞭她的妥協,她在享受著巨大興奮的同時握住瞭阿南德的頭,使之緊緊接觸她饑渴的穴口。
  
  阿木花與其他母親一樣,在兒子阿南德結婚時深刻地感受到瞭失落和妒忌,她無法接受他親愛的兒子就這樣突然被另一個陌生的女人搶瞭去。她也曾幻想著阿南德有朝一日離開他的妻子回到自己身邊來的情景,盡管她知道這種想法很邪惡。如今,親生兒子正擒在她身上開始做她內心深處熱切期盼的事,這使她感到極度的興奮。
  
  當阿南德用火熱的唇覆住那芬芳,忘情地攪動舌頭吮吸那醉人的花蜜時,阿木花禁不住渾身顫抖、嬌聲連連,慾火中燒的她根本顧不上考慮任何羞辱感,她的門戶被兒子的頭撐得更開,裡面不斷流出母子淫亂的分泌物,而阿南德這時就像一隻饑渴的公狗一樣吸吮著這為他而分泌的蜜汁。
  
  他用雙手緊緊按住阿木花的屁股,以使他的舌頭能夠最大限度地進入她的蜜穴,在不斷的努力下,他的舌尖得以接近那個曾給予他生命的出口,阿南德高超的舌技把阿木花淫弄得欲死欲仙。
  
  阿南德忘情地馳騁在阿木花的雙腿間,恨不得把整個頭塞入母親的陰道,當他靈活的舌頭再一次打成卷,伸進蜜穴深處時,阿木花突然全身僵直,杏眼迷離的她此時達到瞭第一次高潮。
  
  阿木花就這樣意亂情迷地進入瞭屬於他們母子兩人的極樂世界,阿南德的舌頭如陰莖一樣進出在她柔嫩、顫抖的蜜穴中,亂倫的快感帶來的巨大波瀾充斥在阿南德迷醉的心田。
  
  空虛的阿木花亦一樣,超越倫理的母子關系給她帶來瞭前所未有的快感,當他們忘情享受著彼此身體的同時,他們不再把母子關系當成障礙,而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人一樣盡情享受著男歡女愛。
  
  在阿南德鼻子一次又一次的碰觸下,阿木花的陰蒂明顯起瞭反應,她的呻吟聲也變得愈來愈大,她的蜜穴開始變得顫抖不已,使阿南德逐漸感到很難呼吸,這樣過瞭沒多時,阿南德也快要達到極樂狀態。
  
  「啊啊啊啊啊!吮我,阿南德!用你的嘴唇狠狠地吸吮我!我要去瞭,噢噢噢噢噢!」
  
  阿木花的穴口在兒子舌頭的蹂躪下張得更大,她再一次瀕臨高潮,她豐富的蜜汁順著兒子的下巴流瞭出來,緩緩地沾滿瞭她豐滿的屁股。
  
  阿木花亦可以感到她體內蓄勢待發的高潮,一波波洶湧如潮的快感霎時襲遍全身,她死死按住正在吮吸她陰道的頭,在高潮來到前尖叫著、顫抖著……
  
  山洪般湧出的屄汁進入阿南德嘴裡,隨後,滿溢的汁液順著他的臉頰流下。就這樣,阿木花在兒子舌頭的挑弄下達到一個又一個的高潮,直到最後癱軟無力崩潰在床。
  
  這個年輕人望著他的母親,他的下巴仍貼在母親的屄上,凝視著母親那豐滿的奶子和硬挺的乳頭,阿木花也低頭含笑,深情地註視著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想幹我嗎,阿南德?」,她氣喘籲籲地湊到他嘴邊說道:「你想要和媽媽性交嗎?」
  
  「噢,當然!我想要和你性交!這是我很久以來的渴望」.阿南德說道。
  
  阿木花於是跪立到兒子強壯的大腿之間,伸出手握住兒子腫大勃起的硬挺,上上下下用力套弄起來。
  
  緊接著,阿木花任由迷離的兒子解開她的上衣,露出她豐韻的乳房。饑渴的兒子撲到母親胸脯上開始忘情地吸吮,他把幾乎一半的乳房含在嘴裡不斷舔吸,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初生兒一樣又回到瞭母親的懷抱。
  
  阿木花開始輕聲呻吟,同時緊緊抱住兒子的頭,她想起當年年幼的兒子最喜歡有事沒事吮吸她的乳頭瞭,那種情形一直到兒子五歲那年由於丈夫的堅決反對而被禁止,不過說實話,她很喜歡那樣的感覺,當兒子癡迷地吸吮她豐滿的乳房時,她的下體甚至會變濕。而如今,兒子又重新回到瞭她的懷抱,他的親吻和吮吸使她感到一種久違的興奮。
  
  「阿南德,幹我吧,把你的陰莖插進媽媽的陰道吧,我現在已經等不及瞭」。阿木花在兒子耳邊輕語。阿南德聽罷,起身拉開褲襠,把早已高高挺起的肉棒對準母親的屄心,慢慢調整速度,緩緩行進,阿木花顫動著,呻吟著,感受著兒子肉棒的溫存。
  
  慢慢地,阿南德開始擺動腰部,用長長的堅挺深淺結合來回抽插母親濕潤的蜜穴,阿木花欠起身,呆呆地註視著眼前的場景,凝視著兒子那進出於他身體的肉棒,阿南德見狀,俯身吻上母親的額頭。
  
  這種寧靜片刻後便化做狂喜,激勵著阿南德激動不已的心,他於是加快瞭抽插力度,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狠狠插幹眼前的美母,同時用手揉摸她的美乳,翹臀和蠻腰,盡情撫弄她的每一片肌膚。很快,阿木花便被幹得杏眼迷離,嬌喘連連,阿南德繼續使用九淺一深的抽插方式,進過一番努力後,他的硬挺終於插入母親的子宮口。
  
  「噢……哦哦哦哦哦!……我終於進去瞭,媽媽!」,阿南德氣喘籲籲地說道,伴隨著沙啞的嗓音。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兒子啊,這裡是你出生的地方,別停下!狠狠地幹!我要去瞭!啊啊啊啊啊!」
  
  母親的告白堅定和鼓勵瞭阿南德的鬥志,他更加用力地插幹身下的女體,竭盡全力創造著屬於他們母子兩人的性愛高潮!
  
  在一聲聲忘我的嬌吟聲中,阿南德感到母親的高潮快要到來瞭,他於是攢足力量,把堅挺一貫到底,刺穿媽媽的陰道底端進入她的子宮口。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阿南德!我的孩子!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啊噢噢噢噢噢!」,阿木花在高聲淫叫的同時感到兒子滾燙的濃精正一發發地射進她的體內,母子兩人像是兩隻忘我的牲畜,盡情交配,享受高潮。當阿南德把他多年來對母親的思念以精液的形式全部灌入身下美母的子宮裡後,兩人的高潮均告一段落,癱軟地躺在混合著他們分泌物的床上。
  
  「感覺真是太棒瞭,媽媽!」,阿南德喘著氣說道,「你感覺如何?」
  
  阿木花用手指圈住兒子射精後的陰莖,感受它此刻並未疲軟的形態,輕揉上面沾著的淫液。
  
  「噢噢噢!阿南德!阿南德!」,阿木花感嘆道,「這太棒瞭,親愛的!我簡直就像在天堂,阿南德!比起你的妻子,我怎麼樣啊?」,她急切地問。
  
  「當然是你棒瞭。你要比她強上一千倍。我真想這一切發生在我和她結婚之前,那我將不會和她結婚瞭。阿南德說道。
  
  「是的,阿南德,我們都犯瞭一個錯誤。那時我們如果勇敢一些,我們可以有很多很多的享受。你的父親那時總是出差在外,而我和你總是孤獨地呆在傢中,那時的我們真不應該分開睡覺而應該放心大膽去享受啊,好在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不會浪費屬於我們兩人的機會瞭。阿木花認真的說。
  
  阿南德凝視著阿木花的眼睛,深情地說:「媽媽,我想要你做我的妻子。」
  
  阿木花聽罷,感覺心像被融化瞭一樣,這將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事--嫁給自己的親生兒子。
  
  她緊緊地抱住阿南德,忘情地親吻他的嘴唇和面頰,緩緩說道:「阿南德,心愛的,我很高興能夠成為你的妻子,要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你啊。」
  
  「我也愛你,親愛的。」阿南德說道,「你和爸爸離婚吧,同樣,我也將和瑪拉離婚,然後我就正式娶你。」
  
  阿木花內心欣喜若狂,她的兒子並不是為瞭簡單的性要和她在一起,他想要和她結婚,相互愛慕走完一生。但是,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她知道,這是不切合實際的。她望著她的兒子,充滿愛意地說,「噢,阿南德,親愛的。我們是可以結婚,但是我們真的不能把丈夫和妻子的身份公開於眾,此外,離婚還會給其他人造成一些問題,尤其是現在,瑪拉即將產下你們的嬰兒」。
  
  聽罷這些,阿南感到很不高興。他問阿木花,「媽媽,這個問題有沒有解決的方式?我今後的生活已經離不開你瞭。」
  
  阿木花回答說:「我也離不開你啊,親愛的。我們應該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我們不要太聲張,在外面仍以母子相稱,但在傢裡,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在這裡找個工作,找到和我住在一起的理由,然後在你父親外出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找機會做愛,我們還可以在你外婆的房間盡情做愛。
  
  這個決定實施後,阿木花和阿南德常常整日沉迷在母子交媾的樂趣裡。這樣一段時間後,阿南德發覺她母親並沒有得到滿足,同樣他也是如此,於是母子二人決心找機會彌補所有的損失。
  
  根據阿木花的計劃,阿南德在那附近找到瞭一份工作,以光明正大地住到他母親那裡,即使在阿南德的妻子生下一名女嬰回傢後,阿南德和他的母親還常常找時間做愛。
  
  他們時常去拜訪他們的祖母,以利用那間專門提供給他們的房間做愛,這樣美好的時光大約過瞭六個月,一個難以避免的情況發生瞭--阿木花的月經沒有按時來,當她第二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時,她特地去醫院做瞭檢查,結果證實她已經懷孕。當阿木花回傢把這一消息告訴他兒子時,兒子很高興。
  
  對阿南德來說,這亦算得上終極的幸福。為瞭使阿南德感到更加幸福,有一天,當他們在床上時,阿木花告訴他,「阿南德,現在,我成為你的妻子已有八個多月瞭,將來我還要生下屬於我們的寶寶,你的祖母說,「我已經不合適再戴著你父親個我的頸鏈瞭,你需要找到一個吉祥日把你自己的頸鏈套在媽媽的脖子上,讓我成為你正式的妻子」。
  
  一個月後,在一個特意安排的吉祥日裡,阿南德移去他母親的舊金頸鏈,然後給她戴上自己買的白金鉆石頸鏈,使她成為屬於自己一人的妻子。七個月後,阿木花為她的兒子生下瞭一個美麗的女兒。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瑪拉結婚,現在她妻子處在懷孕中,已經去她母親傢等待生產。阿南德已經大約兩個月沒有過性生活瞭,他於是開始在對妻子的幻想中進行手淫,從而發泄他的性饑渴。但慢慢地,他發覺當他想起他妻子時他已經很難達到興奮瞭。
  
  這時,他發現內心深處有一種神奇的慾望--為什麼不對昨晚讀到的亂倫小說裡的情景做些嘗試呢?那裡面的女主人公多像她四十五歲的母親啊!想到這裡,阿南德的雞巴翹的老高,他飛快的跳下床,匆匆從走廊走向主臥室,希望看到性感嬌美的媽媽躺在床上的撩人睡姿。
  
  他的父親這些天出差在外。他慢慢地推開主臥室的門,向裡望去,她的母親正慵懶地躺在雙人床的中間,床單柔柔地蓋上睡夢中她嬌柔的軀體上。阿南德一想到父親正出門在外,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他慢慢地走進母親的床,癡癡的註視著眼前這個睡美人,她是如此的美麗,如此地性感。
  
  阿南德忍不住走瞭上去,輕輕拉掉床單,凝視著媽媽緊裹在內衣裡的性感乳房,這是一對遠比他妻子瑪拉要豐滿和有形的乳房,他想要撫摸和吸吮這嬌美的凸起,但他更想要看到的是母親那在雪白色大腿根部掩映下的美屄,於是他慢慢地掀去蓋在媽媽大腿上的被單。
  
  令他感到狂喜的是,當他掀去被單後發現睡夢中的媽媽大腿呈張開狀。當媽媽那覆蓋著整齊陰毛的美屄呈現在眼前時,阿南德的心開始變得砰砰直跳,他用顫抖的手撥開母親濕潤、腫脹的陰唇,凝視她淫水泛濫的陰縫,沉思著母親在不知不覺中發出的饑渴的性暗號。眼前這個全身赤裸、門戶大開的媽媽曾無數次地出現在他幻想的夢中。
  
  當他的手遊移到母親的臀部時,阿南德得以看到母親整個赤裸的陰部,這是怎樣一個美妙的凸起啊,他呆呆地註視瞭好幾秒鐘不能自已。床上迷人的美熟女雖已年過四十,但她身上似乎沒有留下任何歲月的痕跡,嬌熟的美體好似一個風韻的少婦,姿色勝過《少女》雜志上年輕女模特。於是,當臉上劃過一絲淫靡的微笑後,阿南德輕輕爬上瞭床,雙膝跪立到母親張開的大腿間。
  
  阿南德輕嗅著母親那檀香陣陣、沁人心扉的穴口,感到這種不同於妻子的氣味是如此地讓人心碎。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把母親光潔性感的修長大腿分得更開,然後俯身吻上那閃爍著淫汁的狹長陰縫,他把舌頭打成卷,自由地進出裡面那個粉嫩的美妙通道,這種滋味甚至使他無法抗拒。
  
  同時,阿南德開始揉弄母親赤裸的腹部和光滑性感的大腿內側,用指尖撩摸母親潮濕卷曲的陰毛。
  
  阿南德能夠感到母親的屄心散發出的熱氣,他已被眼前豐韻的女體搞得神魂顛倒。他抬起頭,伸手撫弄母親錯落有致的陰毛,慢慢地把手指插入她的美穴,母親輕輕呻吟著,本能地迎合著來自於外部的襲擊,看來熟睡的她一定在做著交媾的淫夢。
  
  緊接著阿南德把第二隻手指伸進母親的蜜穴,在一進一出地抽插著睡夢中動人女體的同時密切地觀察她的反應,不一會兒,蜜穴便被開發地泥濘不堪,蜜汁順著他的手流瞭出來,沾滿瞭身下的床單。
  
  貪婪的阿南德再一次俯下身去,狠命的吸吮這散發檀香的美味蜜汁,正當他靈活的舌頭進出在母親滑嫩的陰道時,媽媽睜開瞭眼,當她看到兒子的頭部正位於她張開的大腿間賣力地工作,那是怎麼一種讓人銷魂的滋味啊,她雖然知道這是不養該發生的事,但這種足以讓人達到意亂情迷的感受促使瞭她的妥協,她在享受著巨大興奮的同時握住瞭阿南德的頭,使之緊緊接觸她饑渴的穴口。
  
  阿木花與其他母親一樣,在兒子阿南德結婚時深刻地感受到瞭失落和妒忌,她無法接受他親愛的兒子就這樣突然被另一個陌生的女人搶瞭去。她也曾幻想著阿南德有朝一日離開他的妻子回到自己身邊來的情景,盡管她知道這種想法很邪惡。如今,親生兒子正擒在她身上開始做她內心深處熱切期盼的事,這使她感到極度的興奮。
  
  當阿南德用火熱的唇覆住那芬芳,忘情地攪動舌頭吮吸那醉人的花蜜時,阿木花禁不住渾身顫抖、嬌聲連連,慾火中燒的她根本顧不上考慮任何羞辱感,她的門戶被兒子的頭撐得更開,裡面不斷流出母子淫亂的分泌物,而阿南德這時就像一隻饑渴的公狗一樣吸吮著這為他而分泌的蜜汁。
  
  他用雙手緊緊按住阿木花的屁股,以使他的舌頭能夠最大限度地進入她的蜜穴,在不斷的努力下,他的舌尖得以接近那個曾給予他生命的出口,阿南德高超的舌技把阿木花淫弄得欲死欲仙。
  
  阿南德忘情地馳騁在阿木花的雙腿間,恨不得把整個頭塞入母親的陰道,當他靈活的舌頭再一次打成卷,伸進蜜穴深處時,阿木花突然全身僵直,杏眼迷離的她此時達到瞭第一次高潮。
  
  阿木花就這樣意亂情迷地進入瞭屬於他們母子兩人的極樂世界,阿南德的舌頭如陰莖一樣進出在她柔嫩、顫抖的蜜穴中,亂倫的快感帶來的巨大波瀾充斥在阿南德迷醉的心田。
  
  空虛的阿木花亦一樣,超越倫理的母子關系給她帶來瞭前所未有的快感,當他們忘情享受著彼此身體的同時,他們不再把母子關系當成障礙,而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人一樣盡情享受著男歡女愛。
  
  在阿南德鼻子一次又一次的碰觸下,阿木花的陰蒂明顯起瞭反應,她的呻吟聲也變得愈來愈大,她的蜜穴開始變得顫抖不已,使阿南德逐漸感到很難呼吸,這樣過瞭沒多時,阿南德也快要達到極樂狀態。
  
  「啊啊啊啊啊!吮我,阿南德!用你的嘴唇狠狠地吸吮我!我要去瞭,噢噢噢噢噢!」
  
  阿木花的穴口在兒子舌頭的蹂躪下張得更大,她再一次瀕臨高潮,她豐富的蜜汁順著兒子的下巴流瞭出來,緩緩地沾滿瞭她豐滿的屁股。
  
  阿木花亦可以感到她體內蓄勢待發的高潮,一波波洶湧如潮的快感霎時襲遍全身,她死死按住正在吮吸她陰道的頭,在高潮來到前尖叫著、顫抖著……
  
  山洪般湧出的屄汁進入阿南德嘴裡,隨後,滿溢的汁液順著他的臉頰流下。就這樣,阿木花在兒子舌頭的挑弄下達到一個又一個的高潮,直到最後癱軟無力崩潰在床。
  
  這個年輕人望著他的母親,他的下巴仍貼在母親的屄上,凝視著母親那豐滿的奶子和硬挺的乳頭,阿木花也低頭含笑,深情地註視著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想幹我嗎,阿南德?」,她氣喘籲籲地湊到他嘴邊說道:「你想要和媽媽性交嗎?」
  
  「噢,當然!我想要和你性交!這是我很久以來的渴望」.阿南德說道。
  
  阿木花於是跪立到兒子強壯的大腿之間,伸出手握住兒子腫大勃起的硬挺,上上下下用力套弄起來。
  
  緊接著,阿木花任由迷離的兒子解開她的上衣,露出她豐韻的乳房。饑渴的兒子撲到母親胸脯上開始忘情地吸吮,他把幾乎一半的乳房含在嘴裡不斷舔吸,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初生兒一樣又回到瞭母親的懷抱。
  
  阿木花開始輕聲呻吟,同時緊緊抱住兒子的頭,她想起當年年幼的兒子最喜歡有事沒事吮吸她的乳頭瞭,那種情形一直到兒子五歲那年由於丈夫的堅決反對而被禁止,不過說實話,她很喜歡那樣的感覺,當兒子癡迷地吸吮她豐滿的乳房時,她的下體甚至會變濕。而如今,兒子又重新回到瞭她的懷抱,他的親吻和吮吸使她感到一種久違的興奮。
  
  「阿南德,幹我吧,把你的陰莖插進媽媽的陰道吧,我現在已經等不及瞭」。阿木花在兒子耳邊輕語。阿南德聽罷,起身拉開褲襠,把早已高高挺起的肉棒對準母親的屄心,慢慢調整速度,緩緩行進,阿木花顫動著,呻吟著,感受著兒子肉棒的溫存。
  
  慢慢地,阿南德開始擺動腰部,用長長的堅挺深淺結合來回抽插母親濕潤的蜜穴,阿木花欠起身,呆呆地註視著眼前的場景,凝視著兒子那進出於他身體的肉棒,阿南德見狀,俯身吻上母親的額頭。
  
  這種寧靜片刻後便化做狂喜,激勵著阿南德激動不已的心,他於是加快瞭抽插力度,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狠狠插幹眼前的美母,同時用手揉摸她的美乳,翹臀和蠻腰,盡情撫弄她的每一片肌膚。很快,阿木花便被幹得杏眼迷離,嬌喘連連,阿南德繼續使用九淺一深的抽插方式,進過一番努力後,他的硬挺終於插入母親的子宮口。
  
  「噢……哦哦哦哦哦!……我終於進去瞭,媽媽!」,阿南德氣喘籲籲地說道,伴隨著沙啞的嗓音。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兒子啊,這裡是你出生的地方,別停下!狠狠地幹!我要去瞭!啊啊啊啊啊!」
  
  母親的告白堅定和鼓勵瞭阿南德的鬥志,他更加用力地插幹身下的女體,竭盡全力創造著屬於他們母子兩人的性愛高潮!
  
  在一聲聲忘我的嬌吟聲中,阿南德感到母親的高潮快要到來瞭,他於是攢足力量,把堅挺一貫到底,刺穿媽媽的陰道底端進入她的子宮口。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阿南德!我的孩子!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啊噢噢噢噢噢!」,阿木花在高聲淫叫的同時感到兒子滾燙的濃精正一發發地射進她的體內,母子兩人像是兩隻忘我的牲畜,盡情交配,享受高潮。當阿南德把他多年來對母親的思念以精液的形式全部灌入身下美母的子宮裡後,兩人的高潮均告一段落,癱軟地躺在混合著他們分泌物的床上。
  
  「感覺真是太棒瞭,媽媽!」,阿南德喘著氣說道,「你感覺如何?」
  
  阿木花用手指圈住兒子射精後的陰莖,感受它此刻並未疲軟的形態,輕揉上面沾著的淫液。
  
  「噢噢噢!阿南德!阿南德!」,阿木花感嘆道,「這太棒瞭,親愛的!我簡直就像在天堂,阿南德!比起你的妻子,我怎麼樣啊?」,她急切地問。
  
  「當然是你棒瞭。你要比她強上一千倍。我真想這一切發生在我和她結婚之前,那我將不會和她結婚瞭。阿南德說道。
  
  「是的,阿南德,我們都犯瞭一個錯誤。那時我們如果勇敢一些,我們可以有很多很多的享受。你的父親那時總是出差在外,而我和你總是孤獨地呆在傢中,那時的我們真不應該分開睡覺而應該放心大膽去享受啊,好在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不會浪費屬於我們兩人的機會瞭。阿木花認真的說。
  
  阿南德凝視著阿木花的眼睛,深情地說:「媽媽,我想要你做我的妻子。」
  
  阿木花聽罷,感覺心像被融化瞭一樣,這將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事--嫁給自己的親生兒子。
  
  她緊緊地抱住阿南德,忘情地親吻他的嘴唇和面頰,緩緩說道:「阿南德,心愛的,我很高興能夠成為你的妻子,要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你啊。」
  
  「我也愛你,親愛的。」阿南德說道,「你和爸爸離婚吧,同樣,我也將和瑪拉離婚,然後我就正式娶你。」
  
  阿木花內心欣喜若狂,她的兒子並不是為瞭簡單的性要和她在一起,他想要和她結婚,相互愛慕走完一生。但是,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她知道,這是不切合實際的。她望著她的兒子,充滿愛意地說,「噢,阿南德,親愛的。我們是可以結婚,但是我們真的不能把丈夫和妻子的身份公開於眾,此外,離婚還會給其他人造成一些問題,尤其是現在,瑪拉即將產下你們的嬰兒」。
  
  聽罷這些,阿南感到很不高興。他問阿木花,「媽媽,這個問題有沒有解決的方式?我今後的生活已經離不開你瞭。」
  
  阿木花回答說:「我也離不開你啊,親愛的。我們應該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我們不要太聲張,在外面仍以母子相稱,但在傢裡,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在這裡找個工作,找到和我住在一起的理由,然後在你父親外出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找機會做愛,我們還可以在你外婆的房間盡情做愛。
  
  這個決定實施後,阿木花和阿南德常常整日沉迷在母子交媾的樂趣裡。這樣一段時間後,阿南德發覺她母親並沒有得到滿足,同樣他也是如此,於是母子二人決心找機會彌補所有的損失。
  
  根據阿木花的計劃,阿南德在那附近找到瞭一份工作,以光明正大地住到他母親那裡,即使在阿南德的妻子生下一名女嬰回傢後,阿南德和他的母親還常常找時間做愛。
  
  他們時常去拜訪他們的祖母,以利用那間專門提供給他們的房間做愛,這樣美好的時光大約過瞭六個月,一個難以避免的情況發生瞭--阿木花的月經沒有按時來,當她第二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時,她特地去醫院做瞭檢查,結果證實她已經懷孕。當阿木花回傢把這一消息告訴他兒子時,兒子很高興。
  
  對阿南德來說,這亦算得上終極的幸福。為瞭使阿南德感到更加幸福,有一天,當他們在床上時,阿木花告訴他,「阿南德,現在,我成為你的妻子已有八個多月瞭,將來我還要生下屬於我們的寶寶,你的祖母說,「我已經不合適再戴著你父親個我的頸鏈瞭,你需要找到一個吉祥日把你自己的頸鏈套在媽媽的脖子上,讓我成為你正式的妻子」。
  
  一個月後,在一個特意安排的吉祥日裡,阿南德移去他母親的舊金頸鏈,然後給她戴上自己買的白金鉆石頸鏈,使她成為屬於自己一人的妻子。七個月後,阿木花為她的兒子生下瞭一個美麗的女兒。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以母為榮

  •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瑪拉結婚,現在她妻子處在懷孕中,已經去她母親傢等待生產。阿南德已經大約兩個月沒有過性生活瞭,他於是開始在對妻子的幻想中進行手淫,從而發泄他的性饑渴。但慢慢地,他發覺當他想起他妻子時他已經很難達到興奮瞭。這時,他發現內心深處有一種神奇的慾望--為什麼不對昨晚讀到的亂倫小說裡的情景做些嘗試呢?那裡面的女主人
  • 和姐姐的幾年淫亂關系

  •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系5、6年,直到姐姐談瞭男朋友。這天晚上不是很熱,大概才8點多,姐姐和我都還不想睡著,姐姐轉過身來對我說:弟弟,今天的夏日情未瞭那部片子最後關之琳怎麼會郭富城傢睡瞭的阿?我那時候才突然想起播那段情節的時候姐姐剛剛去洗澡。我就告訴她:是這樣啦,郭富城關之琳隔著汗衫揉弄奶子,摸瞭一會兒,關之琳覺得酥酥癢癢的
  • 一夜裡操瞭女兒的三個美洞

  • 去年夏天女兒她母親和我正式簽訂瞭離婚合同,我也正式開始瞭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法院把女兒判給瞭我,這樣一個人在傢裡也不會覺得太孤單。女兒很懂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無理取鬧,也不會和別人傢的孩子那樣要這要。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父親有負女兒良多,所以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女兒的開心,那樣自己也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特別
  • 海南島的姐姐

  •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本來是預訂瞭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傢,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瞭。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瞭。這可是苦瞭我啦!我是個非常怕熱的人,而這
  • 克制不瞭性慾的母子

  •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瞭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回手摸瞭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這小畜生!過去隻讓他戳
  •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仔細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