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海南島的姐姐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
  
  
  本來是預訂瞭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傢,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瞭。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瞭。
  
  
  這可是苦瞭我啦!我是個非常怕熱的人,而這位堂叔的傢別說是冷氣機,房間裡就連一臺風扇也沒有。
  
  
  就在我到此處的第三天個夜晚,我正獨自兒在房間裡一邊看著書、一邊吃零嘴。由於空氣實在太炎熱、又悶,身上的汗越流越多,於是便脫去瞭衣褲,光著身子隻留一條內褲在身上,這樣就清爽多瞭。
  
  
  我看的這本破舊黃色小說,是今早偷偷地在堂叔房裡的一個舊紙箱裡「搜索」出來的。我靠在枕頭旁,看著書裡面的情節。書雖然舊,但還蠻有挑逗性的,裡面的內容,恰巧是我偏好的近親強奸故事。
  
  
  我躺在床上翻閱著,越看越覺得血液沸騰,內褲裡頭的那根肉棒早已經挺硬起來,於是就急急把手伸進抓著它上下套動著,並幻想書中劇情裡的姐姐害羞時的表情,真是差一點沒讓手把肉棒的外皮給磨破。
  
  
  我幻想著有一個正值發育頂峰的親姐姐,她有著一付好身材,似乎可以感受到她臀部的豐滿。我撩起瞭她的裙子、而她一屁股跨坐在我身上;面望著她在瘋狂擺動的背影,我可以想像她臉部銷魂的表情,心裡真是悸動良久,肉棒更是堅挺起來…
  
  
  在我這個年齡的少年,對倫理的情結本來就很薄弱。而我一向來對近親即產生瞭好奇。由其那些年紀較我大的姐姐、阿姨們最爽,她們淫邪的姿勢和表情、豐碩的好身材,有時真讓我難以控制。每一次瞄窺她們那堅挺的胸部、渾圓的屁股,真令我恨不得地想猛幹她們,那怕一次也好。
  
  
  「喂…喂…阿慶,你睡瞭沒啊?…」
  
  
  正當我欲達到高潮之際,突然聽到苗苗姐姐的聲音在門外關心的細聲問著。她是我堂叔三個女兒之中的老二,今年正值雙十。她在讀完中學後便一直在附近的皮革廠工作。
  
  
  都已經過兩點鐘瞭!嗯,苗苗姐姐一定又是值夜班剛回來,看到我房間裡的燈還亮著,過來敲個門看看我是否睡瞭。我昨晚沒關燈就睡著瞭,但起身時卻發覺燈已經關瞭,肯定是有人在我睡後進過來。他們屋內的房門都沒鎖頭的,連浴室也如此,想必是海南島上的特色吧?
  
  
  這房間原本就是苗苗姐姐的。她是因為我的到來,慷慨地把房間讓瞭給我,暫時過去和她小妹共寢的。所以就算她偶爾進來拿些東西也不為奇。想到這裡,我立刻平躺在床上,閉著雙眼裝睡…
  
  
  苗苗姐姐又敲瞭敲門,還是沒反應。
  
  
  「這麼晚瞭,阿慶弟弟應該也像昨晚那樣睡著瞭吧!」苗苗姐姐心裡打轉著,於是就開瞭門走進來。
  
  
  「嚇!…」她驚詫著一抖。
  
  
  她沒想到我竟然半裸著身睡覺,甚至還把手伸進瞭內褲裡。這種難看的睡姿令她紅瞭臉。一個女兒傢看見沒穿衣服的男孩,而且那個被內褲覆蓋著的部份還鼓鼓的勃起,就算我在她眼裡還是個小男生,她的心還是激湯瞭一下。
  
  
  「這孩子,真是的!」她抒瞭一口氣。
  
  
  苗苗姐姐往衣櫃裡替我找瞭個毯子,正預備為我蓋身子。這時候,我故意地轉瞭轉身,內褲裡的手也牽動著褲頭,把它拉下到內腿則部,有意無意地使內褲半露出暗紅的膨脹肉棒。
  
  
  「啊!」苗苗姐姐驚訝著。
  
  
  她細聲地喚瞭喚我,我故不作任何的反應。隻見她便小心翼翼、輕輕地挪動瞭我的手,直到我的身子攤開來,那一根龍棒竟雄挺挺地暴露在外。充滿魄力的暗紅色龜頭上,還滲出一些透明的汁液。
  
  
  她很慌張,連我半張著眼瞄窺著也沒發覺。她心裡此時應該是想著該不該替我把大雞巴塞回進內褲裡,可是這種事又羞死人瞭。她腦海裡矛盾地混亂停瞭幾秒,終於還是伸下腰去抓瞭那根東西。
  
  
  熱熱紅漲的肉根,在她手裡握著時居然還不時地繃直的顫動著。她也稍微瞭解男人的這種情形。正當她要拉上我的內褲子時,抓住那根的手突然感到有一陣壓力從那裡抒發,隻見我下體正在抖動,龜頭上有一點白白的潤滑液體開始流出。
  
  
  她突然把目光掃射在我臉上,我雖然立即閉上瞭眼睛,但想必她已經發覺瞭我在假睡!
  
  
  「難道阿慶是故意要我去碰他的肉棒嗎?也許是他正值小男孩最旺盛的年紀,想這些想昏頭瞭把!然而,對我而言也實在是太荒唐瞭…」苗苗姐姐開始疑惑自言著。
  
  
  望著我粗黑的那話兒正抖動挺立著,苗苗姐姐竟然悸動瞭她孤寂已久的心,正在這暗暗的夜深裡頭,欲做出一件糊塗事。
  
  
  隻見她轉瞭身,走瞭過去把燈給關瞭,然而站立在我床邊,緩緩地脫去瞭身上的衣物。在這隻有月光照射入的昏暗房裡,我索性放肆地睜開大眼凝視著。
  
  
  嘩,她柔軟誘惑的身材真是令人怦然心動,乳房的曲線配合著豐滿的臀部,對此刻的我而言真是視覺上的莫大享受。
  
  
  「哼!看你怎麼消受得瞭?」苗苗姐姐腦裡打轉著,似乎想戲弄我一番,然後看看我的反應。
  
  
  她突然跪倒在床前,用手抓住我的那根肉棒,猛用口含進去並使勁地舔吻著,還用手指搓揉著那紅的發漲的龜肉袋。
  
  
  「喔…喔喔…」我有瞭興奮的反應,在苗苗姐姐嘴裡的肉棒,抖動得更大、勃得更硬瞭,竟不住地呻吟起來。
  
  
  苗苗姐姐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效果。然而,男人的反應總是比女人快,尤其是面對這突而其來的艷遇。在苗苗姐姐口中的肉棒不久便令她感到口裡黏黏的瞭。
  
  
  「啊!怎會這樣…真沒用!唉,始終是個孩子。還沒兩下子就…」她覺得有些的意外及失望。
  
  
  第二話
  
  
  我此時也不再繼續裝睡瞭,立即坐起身來。苗苗姐姐有些茫然,但並未感到十分訝異,似乎她知道我會有所行動。
  
  
  「喂!我平時…可不是那樣的啊!隻不過…今天在你的挑逗下,感到特別的興奮,才會…會如此的…」我有點氣憤地面對ぴ她細說道。
  
  
  「什麼﹗我挑逗你?嘻嘻…你當我不知?是你故意地在引誘我觸摸那條動西啊!」苗苗姐姐笑說著,並敲瞭敲我的頭頂。
  
  
  我哼瞭一聲,便立即爬起身來,奔跳到電鈕開關旁,把燈給開瞭。這時我才看得清楚苗苗姐姐的裸軀。她正打開大腿間跨坐在床上,鮮紅色的陰部正映照在我的眼前,露濕軟軟的陰肉還有黑絨絨的陰毛夾雜著,真是人間美景啊!
  
  
  「嗯!怎地把燈給開瞭,弄得人傢…」她害羞地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既興奮、又感動,連忙走瞭過去坐在她身邊,凝視著那令人垂涎的花芯。那神秘花園裡,不僅有那種使人興奮的淫猥感,還相對的有些新鮮的性感,使我的胯下物騷癢,又開始蠢蠢欲動瞭起來。
  
  
  我忍不住瞭,把她壓倒在床上,猛然地打開她的大腿,她害羞地撇開瞭頭。我握起那再次勃挺的肉棒,觸弄著苗苗姐姐肉縫的開口,然後又在她臀部的凹陷部位摩擦以尋求她能提高興奮感、享受性的共鳴。
  
  
  我擡起頭看她,隻見那雙大乳房正在上下起伏,顯然地她亦覺得興奮非常。我就在這時機輕輕地壓到苗苗姐的身上。
  
  
  我感覺到她在用力吸氣,身體並有些殭硬。然而,沒過一會兒,她便開始扭動著被肉棒接觸的下腹部,口裡的香舌,也不時地伸出來在紅唇邊打轉著。
  
  
  我雙手揉搓著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吸吮,下體的肉腸不停地在她的陰唇口外摩擦著。
  
  
  「啊…唔唔…噢…」她斷斷續續的發出瞭哼聲,並用力仰起頭。
  
  
  她的一隻手企圖掩著雙眼、另一隻手的手指則放入嘴裡,泫然欲泣的樣子。這一切看在我的眼裡,真是誘人啊!我的身體逐漸下移,用雙手和嘴唇愛撫新鮮的裸體。
  
  
  苗苗姐姐忍不住地翻身俯臥。
  
  
  我─看到高高隆起的圓潤肉丘,即湧出虐待欲,就這樣在她屁股上舔啊舔,並不時地舉手拍打著它,把本來雪白的屁股打得一片通紅。
  
  
  舔瞭一陣子的屁眼,我便把頭擺在苗苗姐的雙腿間,雙手分開肉縫。
  
  
  「啊!不…不要!」她用雙手掩臉哀求道。
  
  
  我知她口是心非,繼續地撩弄著。她那像張開嘴的肉縫,濕濕地有如漏出尿水,在肉縫上端出現珍珠般的粉紅色陰核。其下的花瓣,像在呼應苗苗姐姐的喘息,微妙的蠕動。
  
  
  我的嘴不再閑著,使勁地壓在肉縫上。意外地,苗苗姐姐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隻是屁股不停在扭轉擺動。
  
  
  我似乎聞到輕度的尿和汗混雜的味道,但並非令人討厭的味道。一想到這就是女人的味道時,我更為興奮,猛烈地用舌尖壓在她陰核上轉動。這時,她也不禁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叫聲,屁股上下或左右地扭動得更加劇烈…
  
  
  「啊!不行瞭!要…要泄瞭…」苗苗姐姐發出啜泣聲。
  
  
  隻見她雙手一會兒抓在枕頭上、一會兒把手放在嘴上。突然,發出驚慌的聲音,用力仰起頭,一波波的溫熱淫水從她陰道裡濤濤地噴灑而出,把我一張靠在她陰戶外的臉蛋都給射得濕答答,黏涕涕的!
  
  
  「哈!姐姐你達到瞭性高潮,也該輪到我瞭吧?」我笑著坐起來,抱起露出興奮表情的她說著。
  
  
  我的肉棒早已經抖抖的振動著瞭。我輕巧地壓在仰臥著的苗苗姐姐。她那原本露出陶醉的表情,在我將下身擺入她雙腿之間時,立刻變成緊張的表情。
  
  
  「嘻嘻,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我一面說、一面握著龜頭,在肉縫上摩擦並緩緩推進。
  
  
  苗苗姐姐感到興奮,雙手抓住床單,身體殭硬。而我則繼續用龜頭在肉縫間推入而進,她這才發出哼聲,忍不住似的扭動屁股和蛇腰。
  
  
  我的龜頭繼續滑入,慢慢挺進、抽出。苗苗姐姐不停的喘息,還是有點兒緊張的樣子。沒一會兒,我就在那窄小的肉洞裡猛然狂飆。隨著刺破感,苗苗姐姐皺起瞭眉頭。她隻能身體顫抖,卻不敢發出淫蕩聲音來,怕驚動屋內的其他的親人。
  
  
  「姐,爽…爽不爽啊?」我汗流滿身、氣急敗壞地問著。
  
  
  她瀕瀕點著頭,隻咬著紅唇,不說一句話。
  
  
  我越抽插越使勁,肉棒不停地在緊縮的陰壁內摩擦著,龜頭也不時地挺到子宮口端。
  
  
  「爽啊!爽…爽…用力,快…快…」
  
  
  由香露出既痛苦、又歡騰的矛盾表情。她用力地搖頭,雙手緊緊抓著床單,身體向上左右地挪動,急促的呼吸聲中發出細微浪哼聲,然後配合著我的抽插動作喘息。
  
  
  我繼續做那強烈的活塞運動,同時向下看;肉縫裡進出的陰莖濕淋淋的,而且帶有紅色血絲。嗯?不可能吧?難道這竟會是她的第一次!我感到很激動,並投以苗苗姐姐溫慰的眼神。
  
  
  然而,我並未慢下瞭行動,反而更為瘋狂地上下沖刺。我的陰莖在苗苗姐姐窄小的肉洞摩擦時,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大雞巴在她那個的濕熱和緊密的穴洞裡,讓我感到十分爽。晃動的女體和肥大的屁股對我而言,真是官能的莫大刺激。那一抽一插的猛退猛攻,肉感在下半身提高,速度愈加快。苗苗姐姐也因為提高瞭興奮快感,屁股上下的動作也更加大,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終於爬上高潮的顛峰…
  
  
  「啊!嗯…姐…姐…我…我要射瞭!」
  
  
  「不,別…別射在裡邊!」她聽後,露出恐懼的表情搖著頭求道。
  
  
  我不再留情,更把自己的虐待狂表露無遺。在猛烈抽插開始射精的同時,急忙撥出肉棒,快步跨到苗苗姐姐的頭部,將湧射出的精液,搖灑在她的顏面上,還有一些滲入瞭她稍稍張開的口內。
  
  
  「嗚…嗚嗚…」過後,我們兩人互相擁抱著,並共同哼出瞭累聲。
  
  
  苗苗姐姐輕輕地吻著我乾燥的裂唇,連她嘴邊沾染著的精液也一起給送到我唇上。我雖然想吐,卻也不敢說些什麼,誰叫那是自己的淫穢液物呢?
  
  
  隔天一早,我張開眼睛,苗苗姐姐已經不在床邊,竟不知她是何時離開的。當我看到她時,她就有如同往常一般,親切可藹,沒有一點異樣,幾乎昨晚的事並未曾發生過。我看她如此,也就不便開口提起。
  
  
  然而,從那夜之後,苗苗姐姐一到深夜的時刻,就一定會在我枕頭旁邊出現,並微笑著…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
  
  
  本來是預訂瞭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傢,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瞭。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瞭。
  
  
  這可是苦瞭我啦!我是個非常怕熱的人,而這位堂叔的傢別說是冷氣機,房間裡就連一臺風扇也沒有。
  
  
  就在我到此處的第三天個夜晚,我正獨自兒在房間裡一邊看著書、一邊吃零嘴。由於空氣實在太炎熱、又悶,身上的汗越流越多,於是便脫去瞭衣褲,光著身子隻留一條內褲在身上,這樣就清爽多瞭。
  
  
  我看的這本破舊黃色小說,是今早偷偷地在堂叔房裡的一個舊紙箱裡「搜索」出來的。我靠在枕頭旁,看著書裡面的情節。書雖然舊,但還蠻有挑逗性的,裡面的內容,恰巧是我偏好的近親強奸故事。
  
  
  我躺在床上翻閱著,越看越覺得血液沸騰,內褲裡頭的那根肉棒早已經挺硬起來,於是就急急把手伸進抓著它上下套動著,並幻想書中劇情裡的姐姐害羞時的表情,真是差一點沒讓手把肉棒的外皮給磨破。
  
  
  我幻想著有一個正值發育頂峰的親姐姐,她有著一付好身材,似乎可以感受到她臀部的豐滿。我撩起瞭她的裙子、而她一屁股跨坐在我身上;面望著她在瘋狂擺動的背影,我可以想像她臉部銷魂的表情,心裡真是悸動良久,肉棒更是堅挺起來…
  
  
  在我這個年齡的少年,對倫理的情結本來就很薄弱。而我一向來對近親即產生瞭好奇。由其那些年紀較我大的姐姐、阿姨們最爽,她們淫邪的姿勢和表情、豐碩的好身材,有時真讓我難以控制。每一次瞄窺她們那堅挺的胸部、渾圓的屁股,真令我恨不得地想猛幹她們,那怕一次也好。
  
  
  「喂…喂…阿慶,你睡瞭沒啊?…」
  
  
  正當我欲達到高潮之際,突然聽到苗苗姐姐的聲音在門外關心的細聲問著。她是我堂叔三個女兒之中的老二,今年正值雙十。她在讀完中學後便一直在附近的皮革廠工作。
  
  
  都已經過兩點鐘瞭!嗯,苗苗姐姐一定又是值夜班剛回來,看到我房間裡的燈還亮著,過來敲個門看看我是否睡瞭。我昨晚沒關燈就睡著瞭,但起身時卻發覺燈已經關瞭,肯定是有人在我睡後進過來。他們屋內的房門都沒鎖頭的,連浴室也如此,想必是海南島上的特色吧?
  
  
  這房間原本就是苗苗姐姐的。她是因為我的到來,慷慨地把房間讓瞭給我,暫時過去和她小妹共寢的。所以就算她偶爾進來拿些東西也不為奇。想到這裡,我立刻平躺在床上,閉著雙眼裝睡…
  
  
  苗苗姐姐又敲瞭敲門,還是沒反應。
  
  
  「這麼晚瞭,阿慶弟弟應該也像昨晚那樣睡著瞭吧!」苗苗姐姐心裡打轉著,於是就開瞭門走進來。
  
  
  「嚇!…」她驚詫著一抖。
  
  
  她沒想到我竟然半裸著身睡覺,甚至還把手伸進瞭內褲裡。這種難看的睡姿令她紅瞭臉。一個女兒傢看見沒穿衣服的男孩,而且那個被內褲覆蓋著的部份還鼓鼓的勃起,就算我在她眼裡還是個小男生,她的心還是激湯瞭一下。
  
  
  「這孩子,真是的!」她抒瞭一口氣。
  
  
  苗苗姐姐往衣櫃裡替我找瞭個毯子,正預備為我蓋身子。這時候,我故意地轉瞭轉身,內褲裡的手也牽動著褲頭,把它拉下到內腿則部,有意無意地使內褲半露出暗紅的膨脹肉棒。
  
  
  「啊!」苗苗姐姐驚訝著。
  
  
  她細聲地喚瞭喚我,我故不作任何的反應。隻見她便小心翼翼、輕輕地挪動瞭我的手,直到我的身子攤開來,那一根龍棒竟雄挺挺地暴露在外。充滿魄力的暗紅色龜頭上,還滲出一些透明的汁液。
  
  
  她很慌張,連我半張著眼瞄窺著也沒發覺。她心裡此時應該是想著該不該替我把大雞巴塞回進內褲裡,可是這種事又羞死人瞭。她腦海裡矛盾地混亂停瞭幾秒,終於還是伸下腰去抓瞭那根東西。
  
  
  熱熱紅漲的肉根,在她手裡握著時居然還不時地繃直的顫動著。她也稍微瞭解男人的這種情形。正當她要拉上我的內褲子時,抓住那根的手突然感到有一陣壓力從那裡抒發,隻見我下體正在抖動,龜頭上有一點白白的潤滑液體開始流出。
  
  
  她突然把目光掃射在我臉上,我雖然立即閉上瞭眼睛,但想必她已經發覺瞭我在假睡!
  
  
  「難道阿慶是故意要我去碰他的肉棒嗎?也許是他正值小男孩最旺盛的年紀,想這些想昏頭瞭把!然而,對我而言也實在是太荒唐瞭…」苗苗姐姐開始疑惑自言著。
  
  
  望著我粗黑的那話兒正抖動挺立著,苗苗姐姐竟然悸動瞭她孤寂已久的心,正在這暗暗的夜深裡頭,欲做出一件糊塗事。
  
  
  隻見她轉瞭身,走瞭過去把燈給關瞭,然而站立在我床邊,緩緩地脫去瞭身上的衣物。在這隻有月光照射入的昏暗房裡,我索性放肆地睜開大眼凝視著。
  
  
  嘩,她柔軟誘惑的身材真是令人怦然心動,乳房的曲線配合著豐滿的臀部,對此刻的我而言真是視覺上的莫大享受。
  
  
  「哼!看你怎麼消受得瞭?」苗苗姐姐腦裡打轉著,似乎想戲弄我一番,然後看看我的反應。
  
  
  她突然跪倒在床前,用手抓住我的那根肉棒,猛用口含進去並使勁地舔吻著,還用手指搓揉著那紅的發漲的龜肉袋。
  
  
  「喔…喔喔…」我有瞭興奮的反應,在苗苗姐姐嘴裡的肉棒,抖動得更大、勃得更硬瞭,竟不住地呻吟起來。
  
  
  苗苗姐姐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效果。然而,男人的反應總是比女人快,尤其是面對這突而其來的艷遇。在苗苗姐姐口中的肉棒不久便令她感到口裡黏黏的瞭。
  
  
  「啊!怎會這樣…真沒用!唉,始終是個孩子。還沒兩下子就…」她覺得有些的意外及失望。
  
  
  第二話
  
  
  我此時也不再繼續裝睡瞭,立即坐起身來。苗苗姐姐有些茫然,但並未感到十分訝異,似乎她知道我會有所行動。
  
  
  「喂!我平時…可不是那樣的啊!隻不過…今天在你的挑逗下,感到特別的興奮,才會…會如此的…」我有點氣憤地面對ぴ她細說道。
  
  
  「什麼﹗我挑逗你?嘻嘻…你當我不知?是你故意地在引誘我觸摸那條動西啊!」苗苗姐姐笑說著,並敲瞭敲我的頭頂。
  
  
  我哼瞭一聲,便立即爬起身來,奔跳到電鈕開關旁,把燈給開瞭。這時我才看得清楚苗苗姐姐的裸軀。她正打開大腿間跨坐在床上,鮮紅色的陰部正映照在我的眼前,露濕軟軟的陰肉還有黑絨絨的陰毛夾雜著,真是人間美景啊!
  
  
  「嗯!怎地把燈給開瞭,弄得人傢…」她害羞地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既興奮、又感動,連忙走瞭過去坐在她身邊,凝視著那令人垂涎的花芯。那神秘花園裡,不僅有那種使人興奮的淫猥感,還相對的有些新鮮的性感,使我的胯下物騷癢,又開始蠢蠢欲動瞭起來。
  
  
  我忍不住瞭,把她壓倒在床上,猛然地打開她的大腿,她害羞地撇開瞭頭。我握起那再次勃挺的肉棒,觸弄著苗苗姐姐肉縫的開口,然後又在她臀部的凹陷部位摩擦以尋求她能提高興奮感、享受性的共鳴。
  
  
  我擡起頭看她,隻見那雙大乳房正在上下起伏,顯然地她亦覺得興奮非常。我就在這時機輕輕地壓到苗苗姐的身上。
  
  
  我感覺到她在用力吸氣,身體並有些殭硬。然而,沒過一會兒,她便開始扭動著被肉棒接觸的下腹部,口裡的香舌,也不時地伸出來在紅唇邊打轉著。
  
  
  我雙手揉搓著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把粉紅色的乳頭含在嘴裡吸吮,下體的肉腸不停地在她的陰唇口外摩擦著。
  
  
  「啊…唔唔…噢…」她斷斷續續的發出瞭哼聲,並用力仰起頭。
  
  
  她的一隻手企圖掩著雙眼、另一隻手的手指則放入嘴裡,泫然欲泣的樣子。這一切看在我的眼裡,真是誘人啊!我的身體逐漸下移,用雙手和嘴唇愛撫新鮮的裸體。
  
  
  苗苗姐姐忍不住地翻身俯臥。
  
  
  我─看到高高隆起的圓潤肉丘,即湧出虐待欲,就這樣在她屁股上舔啊舔,並不時地舉手拍打著它,把本來雪白的屁股打得一片通紅。
  
  
  舔瞭一陣子的屁眼,我便把頭擺在苗苗姐的雙腿間,雙手分開肉縫。
  
  
  「啊!不…不要!」她用雙手掩臉哀求道。
  
  
  我知她口是心非,繼續地撩弄著。她那像張開嘴的肉縫,濕濕地有如漏出尿水,在肉縫上端出現珍珠般的粉紅色陰核。其下的花瓣,像在呼應苗苗姐姐的喘息,微妙的蠕動。
  
  
  我的嘴不再閑著,使勁地壓在肉縫上。意外地,苗苗姐姐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隻是屁股不停在扭轉擺動。
  
  
  我似乎聞到輕度的尿和汗混雜的味道,但並非令人討厭的味道。一想到這就是女人的味道時,我更為興奮,猛烈地用舌尖壓在她陰核上轉動。這時,她也不禁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叫聲,屁股上下或左右地扭動得更加劇烈…
  
  
  「啊!不行瞭!要…要泄瞭…」苗苗姐姐發出啜泣聲。
  
  
  隻見她雙手一會兒抓在枕頭上、一會兒把手放在嘴上。突然,發出驚慌的聲音,用力仰起頭,一波波的溫熱淫水從她陰道裡濤濤地噴灑而出,把我一張靠在她陰戶外的臉蛋都給射得濕答答,黏涕涕的!
  
  
  「哈!姐姐你達到瞭性高潮,也該輪到我瞭吧?」我笑著坐起來,抱起露出興奮表情的她說著。
  
  
  我的肉棒早已經抖抖的振動著瞭。我輕巧地壓在仰臥著的苗苗姐姐。她那原本露出陶醉的表情,在我將下身擺入她雙腿之間時,立刻變成緊張的表情。
  
  
  「嘻嘻,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我一面說、一面握著龜頭,在肉縫上摩擦並緩緩推進。
  
  
  苗苗姐姐感到興奮,雙手抓住床單,身體殭硬。而我則繼續用龜頭在肉縫間推入而進,她這才發出哼聲,忍不住似的扭動屁股和蛇腰。
  
  
  我的龜頭繼續滑入,慢慢挺進、抽出。苗苗姐姐不停的喘息,還是有點兒緊張的樣子。沒一會兒,我就在那窄小的肉洞裡猛然狂飆。隨著刺破感,苗苗姐姐皺起瞭眉頭。她隻能身體顫抖,卻不敢發出淫蕩聲音來,怕驚動屋內的其他的親人。
  
  
  「姐,爽…爽不爽啊?」我汗流滿身、氣急敗壞地問著。
  
  
  她瀕瀕點著頭,隻咬著紅唇,不說一句話。
  
  
  我越抽插越使勁,肉棒不停地在緊縮的陰壁內摩擦著,龜頭也不時地挺到子宮口端。
  
  
  「爽啊!爽…爽…用力,快…快…」
  
  
  由香露出既痛苦、又歡騰的矛盾表情。她用力地搖頭,雙手緊緊抓著床單,身體向上左右地挪動,急促的呼吸聲中發出細微浪哼聲,然後配合著我的抽插動作喘息。
  
  
  我繼續做那強烈的活塞運動,同時向下看;肉縫裡進出的陰莖濕淋淋的,而且帶有紅色血絲。嗯?不可能吧?難道這竟會是她的第一次!我感到很激動,並投以苗苗姐姐溫慰的眼神。
  
  
  然而,我並未慢下瞭行動,反而更為瘋狂地上下沖刺。我的陰莖在苗苗姐姐窄小的肉洞摩擦時,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大雞巴在她那個的濕熱和緊密的穴洞裡,讓我感到十分爽。晃動的女體和肥大的屁股對我而言,真是官能的莫大刺激。那一抽一插的猛退猛攻,肉感在下半身提高,速度愈加快。苗苗姐姐也因為提高瞭興奮快感,屁股上下的動作也更加大,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終於爬上高潮的顛峰…
  
  
  「啊!嗯…姐…姐…我…我要射瞭!」
  
  
  「不,別…別射在裡邊!」她聽後,露出恐懼的表情搖著頭求道。
  
  
  我不再留情,更把自己的虐待狂表露無遺。在猛烈抽插開始射精的同時,急忙撥出肉棒,快步跨到苗苗姐姐的頭部,將湧射出的精液,搖灑在她的顏面上,還有一些滲入瞭她稍稍張開的口內。
  
  
  「嗚…嗚嗚…」過後,我們兩人互相擁抱著,並共同哼出瞭累聲。
  
  
  苗苗姐姐輕輕地吻著我乾燥的裂唇,連她嘴邊沾染著的精液也一起給送到我唇上。我雖然想吐,卻也不敢說些什麼,誰叫那是自己的淫穢液物呢?
  
  
  隔天一早,我張開眼睛,苗苗姐姐已經不在床邊,竟不知她是何時離開的。當我看到她時,她就有如同往常一般,親切可藹,沒有一點異樣,幾乎昨晚的事並未曾發生過。我看她如此,也就不便開口提起。
  
  
  然而,從那夜之後,苗苗姐姐一到深夜的時刻,就一定會在我枕頭旁邊出現,並微笑著…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姐姐的美腿,完整絲襪系列>

  •   一戶尋常民宅的客廳裡,傳來陣陣肉體劇烈碰撞的打擊聲。伴隨著噗哧噗哧的水流響聲的,是一對男女不住喘息的淫靡交響樂。「呼~呼,好深啊~啊啊啊啊,寶貝,再用力點,捅死媽媽…」「媽媽你的小穴實在太緊瞭,我幹得好舒暢啊啊…」年輕男孩嘆息著將沙發上年輕婦人全身赤裸,卻衹裹著黑色亮光褲襪的小腳扛上瞭肩膀。一邊將嘴巴吻上瞭致密的絲
  • 和一個30歲的離婚姐姐兩次開房

  • 時間過的飛快,如今小弟已經結婚瞭。最近想起瞭一些往事,藉著這個平臺和大傢分享一下。和這個姐姐是我第三次一夜情瞭,那時候已經是大四,閑著沒什麼事,上網吊MM,結果吊來瞭一個姐姐,她162/110,稍微有點胖,很豐滿。長像還不錯,典型的熟女味道。30歲瞭,和老公離婚,但兩個人還是住在一起的,不清楚離婚原因,我更不想知道。言
  • 瘋狂姐姐教弟弟性愛

  •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瞭,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成妖艷的粉
  • 老婆的姐姐

  • 那是在我二十六歲那年,老婆生第二個孩子。我一連在醫院陪瞭她幾夜,眼睛都熬紅瞭,等到兒子順利降生,我也已疲憊不堪。那天晚上,丈母娘對我說:“今晚我在這裡陪她吧,你去阿英傢睡一睡,洗個澡。”阿英即我老婆的大姐,也是幾個姐姐中最疼我們的,我到她傢一向很隨便。母子平安,我心中放心,當然樂得去洗個澡(在這樣的夏天
  • 手淫中的姐姐

  • 我在大學時代其中之一的護士女友小芝,那時我剛大二,但她已從護校畢業,在臺北市某醫院上班。有一次,我剛好沒課,興沖沖從臺中跑到臺北市去找她,本來隻想玩一下下就回去,但是她實在太興奮瞭,經不起她的要求,隻好把隔天的課翹掉,等她上完大夜再陪她。她在臺北市是與她姐姐小雲租屋共住,兩房一廳一衛還附贈一地下室。那天晚上送她去上班後
  • 瘋狂姐姐教弟弟作愛

  •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瞭,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
  • 乾姐姐變成"幹姐姐"

  •   我從小傢境不十分富裕,加上生日又在8月這個放暑假的日子,幾乎從未收過禮物。明天就是我生日瞭,還得留在學校做實驗,心理真不是味道。好不容易把Sample量測完也晚上十點瞭,算瞭,還是自己回去租屋處看A片打發時間算瞭。糊裡糊塗的在校門附近買瞭吃的回到住處,轉開第四臺,結果第四臺似乎知道我明天生日撥放淺倉舞的海外版,真是
  • 朋友傢遇上朋友姐姐

  •   有一天照樣和同學放學後打球,打完球後一身大汗,我朋友說:「可以到我傢洗個澡才回去喔!」因為我們在離他傢不遠的地方打球。我朋友住在比較近山的鄉村地區,我是第一次到他傢,他說傢裡的人還未回來,便帶我去洗澡。他傢洗澡的地方很特別,是在外面的廚房裡的,比較簡陋,我朋友說洗澡間的門也壞瞭,不太能關上,還說他們傢人一向是這樣的
  • 雨中的我和姐姐(1)

  •   先介紹我的姐姐,我的這位姐姐並不是親姐姐,怎麼說呢,應該算是表姐吧,是我媽媽兄妹排行中最小的一個的孩子,也是我們這幾個表兄弟姐妹種的唯一一個女孩子,由於與我年齡更相近所以隻和我比較親近,與其他幾個沒太多往來。我姐姐師某體育學院的女生,她說她是學健美操的,具體是個什麼專業我也不知道。身材嘛,還行!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夏
  • 姐姐系列之侄女來襲(第二天)

  •   當一縷陽光照射到小露的臉上時,小露睜開瞭眼睛。小露在被子裡伸瞭個懶腰,然後轉身抱住十一打算繼續睡。「啊嚏!」小露打瞭個噴嚏,「啊嚏!啊嚏!」接著又是兩個噴嚏。『難道我感冒瞭?』小露心裡默默地想著。小露拿起手機看瞭看時間,已經九點鐘瞭,身邊的兩個人還熟睡著在。小露看著熟睡的兩人,心中瞬間掀起瞭一個惡作劇。小露把手伸到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海南島的姐姐

  •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本來是預訂瞭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傢,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瞭。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瞭。這可是苦瞭我啦!我是個非常怕熱的人,而這
  • 克制不瞭性慾的母子

  •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瞭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回手摸瞭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這小畜生!過去隻讓他戳
  •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仔細
  • 我的極色叔叔

  • “璟軒。”夢中的女子輕柔的呼喚著他,那是一雙愛戀的眼睛,愛使她堅強, 即使痛苦也會承受,一遍一遍的安慰別人說自己沒事的女子。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那個清脆的嗓音真的曾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過。 梁璟軒再次被那個夢嚇醒,與其說被嚇醒,不如說因為愧疚而幾度徹夜難眠,都 已經過去那麼久瞭,卻還難以忘懷,真是自己一輩子永遠的秘密
  • 爸爸的臟被單

  • 祖抗的小女兒明明珠胎暗結醜事,但不肯吐露經手人是誰。母親瑪莎知道後不悅,要明明打掉胎兒。祖抗主張明明把孩子生下來,給別人收養。大兒子宗民和女兒米雪都支持這個決定。到明明的大肚皮不能掩飾的時候,祖抗向公司申請掉派去做外埠的一個工程 工作。他把明明帶去,在那裡沒有人認識他們,讓明明可以靜心養胎,把孩子生 下來再打算。他們住
  • 我和繼女老婆的溫馨性事

  • 嘉寶是我妻子和她前夫生的女兒,自從15年前,她媽媽彩雲嫁給我,她也搬到來和我一起住。那時她才是個幾歲娃,還在牙牙學語、經常學人說話,這時我們一傢三口樂也融融,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日子.可惜,彩雲嫁給我沒幾年,就病死瞭,留下嘉寶和我相依為命~可能是出於對彩雲的留戀,或者想盡量為彩雲做些事,甚至是把嘉寶當成瞭彩雲,所以我一直對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