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亂倫 >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日期: 来源:用戶投稿收集编辑:匿名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
  
  
  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
  
  
  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
  
  
  仔細一看,那是精液乾掉的痕跡。
  
  
  在學生時代,我曾經和數位男性有過性交的經驗,所以一看就明白。
  
  
  弟弟良介會偷偷地用我的內褲,一定是沈迷於女性。
  
  
  當時,我並沒有責備他。
  
  
  但這種異常的性癖卻隨著年齡增長,但是表面上卻看不出來。
  
  
  因此良介瞞著傢人,偷偷買一些有怪異性交的雜志回來看,而從中獲得性趣。
  
  
  有一天我到良介房裡拿字典時,才發現的。
  
  
  看來很少打掃的樣子,當我在書架找到字典時,突然瞄到書架的最下一層放入一些不堪人目的書籍。
  
  
  打開雜志一看,內頁裡的彩色照片中全是被綁或被鞭打的美女。
  
  
  但旁邊全是跪在女性裸體旁的男性,而且是一臉惶恐的表情。
  
  
  良介的性癖並未痊愈,為瞭不讓弟弟發覺,我將雜志原封不動地放回去。
  
  
  當我知道良介的異常性癖時,我一直祈禱他不要傷害到別人。
  
  
  但是,我們雖是親姊弟,但我覺得我們更像男女之間的關系。
  
  
  我很忌諱世人對姊弟性交的看法,但更擔心他的特殊性好。
  
  
  因此,我要趕快解除我們之間的結不可。
  
  
  那膨脹的龜頭,那黏黏的液體,我感覺小時候的性癖似乎隨他成長。
  
  
  在極度的激昂中,弟弟的臉會痙擘,身體會微微顫抖。
  
  
  而我與弟弟的性格正好相反,我喜歡像女王般由弟弟來侍候我。
  
  
  無論是誰也看不出弟弟有異常的現象。
  
  
  我與弟弟正過著世人最忌諱的姊弟性交。
  
  
  我最喜歡的人是姊姊。所以姊姊也一樣,但是常常如此,會不會很痛我隻穿瞭薄薄的皮內褲及胸罩手持皮鞭而弟弟則隨侍在一旁。
  
  
  我手插腰嚴然女王的模樣,用皮鞭抽打趴在地上弟弟的背脊。
  
  
  姊姊,再用力抽也許是書本造成良介的被虐待性格吧。
  
  
  不是一點也沒有壓力,請用力。
  
  
  當我抽打他時,弟弟似乎更興奮,在充滿興奮中更會一再要求。
  
  
  當弟弟的兩腿間的肉棒硬得有如堅鐵在抽動時,我就知道它在等待我愛的鞭苔。
  
  
  我嘗試用皮鞭的尖端輕輕地抽打。
  
  
  和有過性經驗的男人相比較,弟弟的肉棒顯得又長又大,它像要穿過我的肚子般,又像在等待著我的愛撫,那膨脹的陰莖開始左右搖動。
  
  
  而皮鞭的前端似乎與它糾纏在一起,隻要我心意一動,稍加用力就能將它拉回來。良介因陰莖被抽打而覺得快感:啊!姊姊,再用力抽!
  
  
  而我則更用力地將皮鞭抽在它身上。
  
  
  弟弟似乎比我更興奮,而我也愈憐愛良介。
  
  
  良介,這次用嘴脫下我的內褲,讓愛汁放光芒。
  
  
  在抽打弟弟的同時,我子宮深處似乎也被抽動一般,那小內褲早己濕渮渮瞭當我稍微一動,那愛汁就由小內褲的邊緣溢瞭出來。
  
  
  弟弟服從我的命令趴在地上用嘴咬著小內褲的拉煉,刷一聲脫下我的小內褲。
  
  
  這次用舌頭舔那濕潤的地方。
  
  
  我張開我的雙腿,那愛汁正在閃閃發光中擴散。
  
  
  眼睛露出狂喜之色的良介,讓我坐在床邊,然後開始用那痙攣的喉嚨來舔我那張開的肉片。
  
  
  那愛汁彷佛人間美味,然後他更用舌尖抵住我的膣,那愛汁在他的舌間下不斷溢出,良介在快感下堅硬膨脹,那粉紅色的陰蒂在弟弟鼻舌交替的摩擦下,由膣的深處,不斷地湧出那淫液來。
  
  
  慢慢地,輕柔地舔它。
  
  
  當舌頭離開陰蒂時,那淫液則流向肛門。
  
  
  好棒哦。姊姊!很爽吧!
  
  
  在弟弟的舌頭的舔動下,我的私處彷佛洪水暴發般,當他將舌頭頂住我的膣時,我更像沈醉在醇酒中當我的陰唇的愛汁被舔掉時,自然會再大量的流出來。這麼多他的臉上似乎沾滿瞭那透明的液體般。
  
  
  良介,姊姊再也忍受不瞭瞭。快點,插進去!
  
  
  我快速地解開弟弟被綁的雙手,以及纏著陰莖的繩子。
  
  
  弟弟猛烈膨脹的肉棒,正在微微抖動,準備進攻我嘴巴。
  
  
  快點!快點進入!
  
  
  說時遲那時快,良介那聳立烏黑又大又粗的肉棒正往我的嘴巴裡送,在經過唇顎的激烈運動後,我的嘴巴終於將良介那大肉棒完全吞瞭進去。
  
  
  弟弟靜靜地仰躺一會兒,臉上露出微笑,在我的口戲下,快樂傳遍他全身。
  
  
  然後他的手往下伸,抓住我那在喘息中變的大又硬的乳房。
  
  
  我唇的動作更加激烈,良介也將灼熱的白奶射出我的嘴裡、並發出小小的叫聲。
  
  
  當弟弟將愛液噴到我口中後,全身微微顫抖,整個人很快就松弛下來瞭。
  
  
  當良介的精液由喉嚨直通到胃時,我說:太好瞭,良介!
  
  
  說完我用嘴銜住他縮小的陰莖。
  
  
  然後用舌頭舔他的龜頭及附近部位,我感覺它又慢慢地膨脹起來。
  
  
  我愛那遍生恥毛的陰莖放出我口中的感覺。
  
  
  不久,弟弟的陰莖就慢慢膨脹起來。
  
  
  數秒鍾之間,竟然膨脹得讓我的口無法處理。
  
  
  然後我用雙手握住他的陰莖。
  
  
  將它插入的膣中,必定能使那花料得到更大的滋潤。
  
  
  我用舌頭舔著他的龜頭。
  
  
  弟弟似乎也用陰莖的尖端在頂著我一樣。
  
  
  弟弟那陰莖是變的又硬又粗。
  
  
  我與弟弟雙雙倒在床上,我輕輕地撥弄著那膨脹的陰莖。
  
  
  當我在撫摸弟弟的肉塊時,弟弟也輕輕地揉著我的乳房,而且彷佛要摘下乳房般,全身微微發顫,那花卉也早已潤濕瞭。
  
  
  弟弟全身也在微微發顫。
  
  
  氣喘如牛的我,快感佈滿全身。
  
  
  姊姊,我快要射出來瞭弟弟恢復的速度驚人,才將精液射到我口中不久,又是另一波高潮不行。快樂時光如果延長的話多好我用舌頭深入弟弟的嘴裡翻動。
  
  
  那與陰莖完全不同的快感,讓我的膣打開,下半身彷佛癱瘓瞭一樣。
  
  
  滿臉通紅的弟弟用舌頭上下舔著花卉上的粉紅色的小肉塊。
  
  
  大約過瞭一、二分鍾後,弟弟的舌頭又回到陰唇上。
  
  
  然後良介將我的雙手放在身體下面,並將我的大腿撐開,那貪欲的舌頭不斷地吸著那淫液,並更侵入內部。
  
  
  他將舌頭硬插入膣中,在那入口處摩擦時,我不由得地呻吟出聲。
  
  
  同時,他用雙手掰開那粉紅色的陰唇,然後沿內壁吸吮直到膣口。
  
  
  那愛之泉,從子宮不斷地泉源而出。
  
  
  快感使我全身微微痙攣。
  
  
  我的花卉在愛的滋潤下更是甘泉如湧,然後弟弟用舌頭伸入我那柔軟的膣中。
  
  
  快感使我全身顫抖,我將弟弟的臉押在我的腰上,弟弟喘不過氣來,擡起頭來,這次他用大姆指來撥弄陰唇。
  
  
  當那紅色的肉露出光芒時,弟弟目不轉睛地盯著,眼中發出野獸般的光輝。
  
  
  弟弟咬著嘴唇,用他的手撫摸陰蒂,快感令我不自覺地喘息著。
  
  
  弟弟猛力地吸著那陰蒂的球莖,彷佛要將它吞下般。
  
  
  全身的官能得到莫大的慰藉,那快感如波浪般陣陣襲來,我的雙腿似乎變硬瞭般,弟弟用舌頭舔那沒有接觸過的部份,我的快感就在硬直與弛緩間得到高潮。
  
  
  弟弟依然用舌頭玩弄著陰蒂,然後用一根手輕輕地撫摸著粉紅色的內壁。
  
  
  手指徐徐地進入膣中時,弟弟依然吸吮著那性感的部位,而我的膣彷佛遭到暴風雨襲擊般。
  
  
  在弟弟巧妙的舌戲下,我的身體慾望高張。
  
  
  當弟弟看見我喘息、呻吟、腰部不斷扭轉時,弟弟抽手他的手指,用手輕拍著我後面的屁股。
  
  
  我得到前所末有的狂喜。
  
  
  弟弟用舌頭不斷地作上下激烈地運動。
  
  
  巨大的胸脯氣喘兮兮地,我再次獲得高潮。
  
  
  當弟弟發覺時,動作更是快馬加鞭。
  
  
  當那快感一陣一陣綿延不斷時,我飄飄欲仙彷佛在仙境般。
  
  
  當他激烈地摩擦我的陰唇時,我的快感讓我彷佛是泄瞭氣的皮球般。
  
  
  我對弟弟說:我彷佛進入天堂般,現在換你瞭。
  
  
  於是我緊緊地抱著弟弟的身體,並將唇吻著他的胸部。
  
  
  弟弟也用隻手緊緊地抱著我的屁股,期待另一次的高潮。
  
  
  我也有同感,於是我用手掌輕輕地轉動著那堅挺的陰莖。
  
  
  半勃起的陰莖正漸漸膨脹,色彩也愈見鮮艷。
  
  
  當我輕輕愛撫龜頭的內側時,它彷佛在跳躍般。
  
  
  我握著良介的陰莖,用舌尖去舔它。
  
  
  弟弟的表情很緊張,輕輕地舔龜頭下面那裡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弟弟開始更積極地要求我。
  
  
  對!舌頭輕輕地舔,兩手上下摩擦請你用力握緊,但不要太緊。啊!好棒!他的頭上下地擺動著。
  
  
  良介輕輕地對我說著。
  
  
  我照著弟弟的話去作,他抓著我那彈性雪白的乳房,性致更是高昂。
  
  
  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的手更是緊握良介的陰莖,弟弟似乎也是快樂的不得瞭。
  
  
  用雙手緊緊抱著我的弟弟,將他的大龜頭留在我口中,身體微微向後傾。
  
  
  於是良介呻吟出說道:姊姊,頭不要動的太厲害。
  
  
  很快地就達到頂點,我溫柔地用舌頭含著陰莖的前端。
  
  
  我的嘴慢慢吸進那巨筒稍微舔一下,似乎就牽動弟弟全身的神經一樣,令他振奮不已。
  
  
  精液是如此激烈地射到我的喉嚨裡,我沒想年輕人的沖勁如此之強。
  
  
  那白色的液體在我口中擴張,我先用舌尖充份地品嘗一番。
  
  
  弟弟對我說:姊姊!用力吸用力我照弟弟的話作,喉嚨、嘴唇、雙頰整個運作起來,那愛的汁液似乎到死方休,那白色的液體延著嘴角向下流,而弟弟射出的精液大部份都流入我的胃中不久之後,我依然吸吮著弟弟那已萎縮下來的陰莖。
  
  
  得到愛的滋潤的陰莖,令良介十分滿足,更要求道:姊姊,再用力吸!
  
  
  弟弟那萎縮的陰莖彷佛再次等待愛的滋潤似的,我不斷地舔著弟弟的陰莖看看他是不是會再度膨脹。
  
  
  我與弟弟隻是進行口交而已,尚未真槍實彈過。
  
  
  我用疲倦的舌頭慢慢地舔著良介的陰莖,它也漸漸地變大。
  
  
  雖說勃起但整個還是柔軟的尚未變硬,但正徐徐地變硬中,處於半勃起狀態。
  
  
  良介,這一次我們來玩真的。
  
  
  弟弟高興地點頭,並使我的身體仰躺著,然後弟弟跨瞭上來彷佛騎馬般。
  
  
  我的唾液沾滿弟弟的陰莖,它正在那裡蠢蠢欲動呢!
  
  
  那年輕逞強的陰莖,正在要求我的花卉,抓著那陰莖隻在外面摩擦,龜頭並沒有進入膣中。
  
  
  在潤滑的黏液中,很容易就能進入。
  
  
  弟弟隻插入瞭一半,我那膣壁緊緊地吸住他那巨大的肉筒。
  
  
  心情愉快,更使子宮內部不斷地流出愛汁,讓陰莖更易進入。
  
  
  全身充滿快感,情緒更加激昂。
  
  
  我讓腰部更朝下,讓陰莖更能深入膣中。
  
  
  當它接觸到子宮時,我的身體在顫抖,腰部以下彷佛麻痹瞭一般。
  
  
  弟弟挺立的陰莖插入後,帶給我片刻的顫抖,隨後他就專心地上下運動瞭。
  
  
  好棒!好棒!良介我除瞭叫出聲外,腰部更是扭轉配合他的動作,膣流出的淫液不斷地滋潤著陰莖,使它的動作更能加速。
  
  
  當弟弟的肉塊在一進一出之間,膣也會泌出更多的愛液,讓我們更溶入彼此之中,當兩人的恥毛相互密切摩擦時,更是宛如火上加油一般。
  
  
  我的膣在弟弟勃起物的進出之間,産生啾啾的聲響。
  
  
  良介,真的太好瞭!這次換我動於是我用手抓著陰莖的尖端摩擦著膣的周圍,然後再插入。
  
  
  緊密的膣口,在稍微松弛時淫液就不斷地流出。
  
  
  好棒!再繼續我不自覺地叫瞭出聲。
  
  
  女在上、男在下,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思,用龜頭去輕觸各個性感部位,非為女人,無法瞭解其樂趣的。
  
  
  我有時用力地摩擦膣口,有時輕輕地,或者將它插入裡面,讓陰莖充分享受愛撫。
  
  
  我快要出來瞭姊姊一直沈默不語的弟弟似乎忍受不瞭地呻吟出聲。
  
  
  良介的陰莖深深地插入直達我的子宮。
  
  
  瞬間我達到高潮,淫液更是不斷湧出。
  
  
  良介!我受不瞭瞭就在我的叫聲,陰莖整個沒入我的體內。
  
  
  好棒!用力啊在叫聲中整個人彷佛沸騰一般。
  
  
  當弟弟也同時獲得高潮時,更是用力抓緊我支撐身體的雙手。
  
  
  快感不斷!
  
  
  我的膣被強有力的陰莖整個塞滿,淫液似乎也吸光瞭一般。
  
  
  滿臉潮紅快感佈滿全身,在弟弟身體上面的我,整個人都癱瞭似的。
  
  
  相互密切結合的恥毛在淫液的滋潤下,這就是我們激情過後的明證。
  
  
  我們不發一語,緊緊擁抱著對方,弟弟輕輕地說道:我想一直待在這裡:::可是一付很難分難舍的樣子,而我也是深有同感。
  
  
  很遺憾,我一定要回去,不然你姊夫下班回來就麻煩瞭我結婚之後,很久才回來看弟弟,在短暫的時間裡,有著前所末有的激情,良介也獲得滿足
  
  
  投身在幽會旅館裡的浴槽中,回味剛才那一幕,不由得緊握自己豐滿的乳房姊姊!我們何時才能再見面?
  
  
  然後良介也進入浴缸中,身體緊貼我的背,並伸出雙手緊抓著我的乳房。
  
  
  我在未婚之前,就和弟弟有過超友誼的關系。
  
  
  現在我們更陷入久別勝新婚的戀情中。
  
  
  由親戚介紹的現任丈夫,老實說性關系不及我與弟弟來得更為親密。
  
  
  但是我當瞞著丈夫與弟弟幽會,弟弟儼然也將我當成是愛人看待,我們雙雙沈醉在性慾中。
  
  
  雖然弟弟有異常的性癖但我已習慣,而且我知道沒有弟弟,我的性慾再也無法燃燒,因為不如何時要分手,因此我們的性慾更強烈。
  
  
  即使這是逆倫的行為,我們也甘之如飴不願分開。
  
  
  弟弟與我都能彼此獲得莫大的滿足。
  
  
  如果因此與丈夫分手我也在所不惜,我與弟弟異常的結合,旁人是無法休會的。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
  
  
  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
  
  
  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
  
  
  仔細一看,那是精液乾掉的痕跡。
  
  
  在學生時代,我曾經和數位男性有過性交的經驗,所以一看就明白。
  
  
  弟弟良介會偷偷地用我的內褲,一定是沈迷於女性。
  
  
  當時,我並沒有責備他。
  
  
  但這種異常的性癖卻隨著年齡增長,但是表面上卻看不出來。
  
  
  因此良介瞞著傢人,偷偷買一些有怪異性交的雜志回來看,而從中獲得性趣。
  
  
  有一天我到良介房裡拿字典時,才發現的。
  
  
  看來很少打掃的樣子,當我在書架找到字典時,突然瞄到書架的最下一層放入一些不堪人目的書籍。
  
  
  打開雜志一看,內頁裡的彩色照片中全是被綁或被鞭打的美女。
  
  
  但旁邊全是跪在女性裸體旁的男性,而且是一臉惶恐的表情。
  
  
  良介的性癖並未痊愈,為瞭不讓弟弟發覺,我將雜志原封不動地放回去。
  
  
  當我知道良介的異常性癖時,我一直祈禱他不要傷害到別人。
  
  
  但是,我們雖是親姊弟,但我覺得我們更像男女之間的關系。
  
  
  我很忌諱世人對姊弟性交的看法,但更擔心他的特殊性好。
  
  
  因此,我要趕快解除我們之間的結不可。
  
  
  那膨脹的龜頭,那黏黏的液體,我感覺小時候的性癖似乎隨他成長。
  
  
  在極度的激昂中,弟弟的臉會痙擘,身體會微微顫抖。
  
  
  而我與弟弟的性格正好相反,我喜歡像女王般由弟弟來侍候我。
  
  
  無論是誰也看不出弟弟有異常的現象。
  
  
  我與弟弟正過著世人最忌諱的姊弟性交。
  
  
  我最喜歡的人是姊姊。所以姊姊也一樣,但是常常如此,會不會很痛我隻穿瞭薄薄的皮內褲及胸罩手持皮鞭而弟弟則隨侍在一旁。
  
  
  我手插腰嚴然女王的模樣,用皮鞭抽打趴在地上弟弟的背脊。
  
  
  姊姊,再用力抽也許是書本造成良介的被虐待性格吧。
  
  
  不是一點也沒有壓力,請用力。
  
  
  當我抽打他時,弟弟似乎更興奮,在充滿興奮中更會一再要求。
  
  
  當弟弟的兩腿間的肉棒硬得有如堅鐵在抽動時,我就知道它在等待我愛的鞭苔。
  
  
  我嘗試用皮鞭的尖端輕輕地抽打。
  
  
  和有過性經驗的男人相比較,弟弟的肉棒顯得又長又大,它像要穿過我的肚子般,又像在等待著我的愛撫,那膨脹的陰莖開始左右搖動。
  
  
  而皮鞭的前端似乎與它糾纏在一起,隻要我心意一動,稍加用力就能將它拉回來。良介因陰莖被抽打而覺得快感:啊!姊姊,再用力抽!
  
  
  而我則更用力地將皮鞭抽在它身上。
  
  
  弟弟似乎比我更興奮,而我也愈憐愛良介。
  
  
  良介,這次用嘴脫下我的內褲,讓愛汁放光芒。
  
  
  在抽打弟弟的同時,我子宮深處似乎也被抽動一般,那小內褲早己濕渮渮瞭當我稍微一動,那愛汁就由小內褲的邊緣溢瞭出來。
  
  
  弟弟服從我的命令趴在地上用嘴咬著小內褲的拉煉,刷一聲脫下我的小內褲。
  
  
  這次用舌頭舔那濕潤的地方。
  
  
  我張開我的雙腿,那愛汁正在閃閃發光中擴散。
  
  
  眼睛露出狂喜之色的良介,讓我坐在床邊,然後開始用那痙攣的喉嚨來舔我那張開的肉片。
  
  
  那愛汁彷佛人間美味,然後他更用舌尖抵住我的膣,那愛汁在他的舌間下不斷溢出,良介在快感下堅硬膨脹,那粉紅色的陰蒂在弟弟鼻舌交替的摩擦下,由膣的深處,不斷地湧出那淫液來。
  
  
  慢慢地,輕柔地舔它。
  
  
  當舌頭離開陰蒂時,那淫液則流向肛門。
  
  
  好棒哦。姊姊!很爽吧!
  
  
  在弟弟的舌頭的舔動下,我的私處彷佛洪水暴發般,當他將舌頭頂住我的膣時,我更像沈醉在醇酒中當我的陰唇的愛汁被舔掉時,自然會再大量的流出來。這麼多他的臉上似乎沾滿瞭那透明的液體般。
  
  
  良介,姊姊再也忍受不瞭瞭。快點,插進去!
  
  
  我快速地解開弟弟被綁的雙手,以及纏著陰莖的繩子。
  
  
  弟弟猛烈膨脹的肉棒,正在微微抖動,準備進攻我嘴巴。
  
  
  快點!快點進入!
  
  
  說時遲那時快,良介那聳立烏黑又大又粗的肉棒正往我的嘴巴裡送,在經過唇顎的激烈運動後,我的嘴巴終於將良介那大肉棒完全吞瞭進去。
  
  
  弟弟靜靜地仰躺一會兒,臉上露出微笑,在我的口戲下,快樂傳遍他全身。
  
  
  然後他的手往下伸,抓住我那在喘息中變的大又硬的乳房。
  
  
  我唇的動作更加激烈,良介也將灼熱的白奶射出我的嘴裡、並發出小小的叫聲。
  
  
  當弟弟將愛液噴到我口中後,全身微微顫抖,整個人很快就松弛下來瞭。
  
  
  當良介的精液由喉嚨直通到胃時,我說:太好瞭,良介!
  
  
  說完我用嘴銜住他縮小的陰莖。
  
  
  然後用舌頭舔他的龜頭及附近部位,我感覺它又慢慢地膨脹起來。
  
  
  我愛那遍生恥毛的陰莖放出我口中的感覺。
  
  
  不久,弟弟的陰莖就慢慢膨脹起來。
  
  
  數秒鍾之間,竟然膨脹得讓我的口無法處理。
  
  
  然後我用雙手握住他的陰莖。
  
  
  將它插入的膣中,必定能使那花料得到更大的滋潤。
  
  
  我用舌頭舔著他的龜頭。
  
  
  弟弟似乎也用陰莖的尖端在頂著我一樣。
  
  
  弟弟那陰莖是變的又硬又粗。
  
  
  我與弟弟雙雙倒在床上,我輕輕地撥弄著那膨脹的陰莖。
  
  
  當我在撫摸弟弟的肉塊時,弟弟也輕輕地揉著我的乳房,而且彷佛要摘下乳房般,全身微微發顫,那花卉也早已潤濕瞭。
  
  
  弟弟全身也在微微發顫。
  
  
  氣喘如牛的我,快感佈滿全身。
  
  
  姊姊,我快要射出來瞭弟弟恢復的速度驚人,才將精液射到我口中不久,又是另一波高潮不行。快樂時光如果延長的話多好我用舌頭深入弟弟的嘴裡翻動。
  
  
  那與陰莖完全不同的快感,讓我的膣打開,下半身彷佛癱瘓瞭一樣。
  
  
  滿臉通紅的弟弟用舌頭上下舔著花卉上的粉紅色的小肉塊。
  
  
  大約過瞭一、二分鍾後,弟弟的舌頭又回到陰唇上。
  
  
  然後良介將我的雙手放在身體下面,並將我的大腿撐開,那貪欲的舌頭不斷地吸著那淫液,並更侵入內部。
  
  
  他將舌頭硬插入膣中,在那入口處摩擦時,我不由得地呻吟出聲。
  
  
  同時,他用雙手掰開那粉紅色的陰唇,然後沿內壁吸吮直到膣口。
  
  
  那愛之泉,從子宮不斷地泉源而出。
  
  
  快感使我全身微微痙攣。
  
  
  我的花卉在愛的滋潤下更是甘泉如湧,然後弟弟用舌頭伸入我那柔軟的膣中。
  
  
  快感使我全身顫抖,我將弟弟的臉押在我的腰上,弟弟喘不過氣來,擡起頭來,這次他用大姆指來撥弄陰唇。
  
  
  當那紅色的肉露出光芒時,弟弟目不轉睛地盯著,眼中發出野獸般的光輝。
  
  
  弟弟咬著嘴唇,用他的手撫摸陰蒂,快感令我不自覺地喘息著。
  
  
  弟弟猛力地吸著那陰蒂的球莖,彷佛要將它吞下般。
  
  
  全身的官能得到莫大的慰藉,那快感如波浪般陣陣襲來,我的雙腿似乎變硬瞭般,弟弟用舌頭舔那沒有接觸過的部份,我的快感就在硬直與弛緩間得到高潮。
  
  
  弟弟依然用舌頭玩弄著陰蒂,然後用一根手輕輕地撫摸著粉紅色的內壁。
  
  
  手指徐徐地進入膣中時,弟弟依然吸吮著那性感的部位,而我的膣彷佛遭到暴風雨襲擊般。
  
  
  在弟弟巧妙的舌戲下,我的身體慾望高張。
  
  
  當弟弟看見我喘息、呻吟、腰部不斷扭轉時,弟弟抽手他的手指,用手輕拍著我後面的屁股。
  
  
  我得到前所末有的狂喜。
  
  
  弟弟用舌頭不斷地作上下激烈地運動。
  
  
  巨大的胸脯氣喘兮兮地,我再次獲得高潮。
  
  
  當弟弟發覺時,動作更是快馬加鞭。
  
  
  當那快感一陣一陣綿延不斷時,我飄飄欲仙彷佛在仙境般。
  
  
  當他激烈地摩擦我的陰唇時,我的快感讓我彷佛是泄瞭氣的皮球般。
  
  
  我對弟弟說:我彷佛進入天堂般,現在換你瞭。
  
  
  於是我緊緊地抱著弟弟的身體,並將唇吻著他的胸部。
  
  
  弟弟也用隻手緊緊地抱著我的屁股,期待另一次的高潮。
  
  
  我也有同感,於是我用手掌輕輕地轉動著那堅挺的陰莖。
  
  
  半勃起的陰莖正漸漸膨脹,色彩也愈見鮮艷。
  
  
  當我輕輕愛撫龜頭的內側時,它彷佛在跳躍般。
  
  
  我握著良介的陰莖,用舌尖去舔它。
  
  
  弟弟的表情很緊張,輕輕地舔龜頭下面那裡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弟弟開始更積極地要求我。
  
  
  對!舌頭輕輕地舔,兩手上下摩擦請你用力握緊,但不要太緊。啊!好棒!他的頭上下地擺動著。
  
  
  良介輕輕地對我說著。
  
  
  我照著弟弟的話去作,他抓著我那彈性雪白的乳房,性致更是高昂。
  
  
  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的手更是緊握良介的陰莖,弟弟似乎也是快樂的不得瞭。
  
  
  用雙手緊緊抱著我的弟弟,將他的大龜頭留在我口中,身體微微向後傾。
  
  
  於是良介呻吟出說道:姊姊,頭不要動的太厲害。
  
  
  很快地就達到頂點,我溫柔地用舌頭含著陰莖的前端。
  
  
  我的嘴慢慢吸進那巨筒稍微舔一下,似乎就牽動弟弟全身的神經一樣,令他振奮不已。
  
  
  精液是如此激烈地射到我的喉嚨裡,我沒想年輕人的沖勁如此之強。
  
  
  那白色的液體在我口中擴張,我先用舌尖充份地品嘗一番。
  
  
  弟弟對我說:姊姊!用力吸用力我照弟弟的話作,喉嚨、嘴唇、雙頰整個運作起來,那愛的汁液似乎到死方休,那白色的液體延著嘴角向下流,而弟弟射出的精液大部份都流入我的胃中不久之後,我依然吸吮著弟弟那已萎縮下來的陰莖。
  
  
  得到愛的滋潤的陰莖,令良介十分滿足,更要求道:姊姊,再用力吸!
  
  
  弟弟那萎縮的陰莖彷佛再次等待愛的滋潤似的,我不斷地舔著弟弟的陰莖看看他是不是會再度膨脹。
  
  
  我與弟弟隻是進行口交而已,尚未真槍實彈過。
  
  
  我用疲倦的舌頭慢慢地舔著良介的陰莖,它也漸漸地變大。
  
  
  雖說勃起但整個還是柔軟的尚未變硬,但正徐徐地變硬中,處於半勃起狀態。
  
  
  良介,這一次我們來玩真的。
  
  
  弟弟高興地點頭,並使我的身體仰躺著,然後弟弟跨瞭上來彷佛騎馬般。
  
  
  我的唾液沾滿弟弟的陰莖,它正在那裡蠢蠢欲動呢!
  
  
  那年輕逞強的陰莖,正在要求我的花卉,抓著那陰莖隻在外面摩擦,龜頭並沒有進入膣中。
  
  
  在潤滑的黏液中,很容易就能進入。
  
  
  弟弟隻插入瞭一半,我那膣壁緊緊地吸住他那巨大的肉筒。
  
  
  心情愉快,更使子宮內部不斷地流出愛汁,讓陰莖更易進入。
  
  
  全身充滿快感,情緒更加激昂。
  
  
  我讓腰部更朝下,讓陰莖更能深入膣中。
  
  
  當它接觸到子宮時,我的身體在顫抖,腰部以下彷佛麻痹瞭一般。
  
  
  弟弟挺立的陰莖插入後,帶給我片刻的顫抖,隨後他就專心地上下運動瞭。
  
  
  好棒!好棒!良介我除瞭叫出聲外,腰部更是扭轉配合他的動作,膣流出的淫液不斷地滋潤著陰莖,使它的動作更能加速。
  
  
  當弟弟的肉塊在一進一出之間,膣也會泌出更多的愛液,讓我們更溶入彼此之中,當兩人的恥毛相互密切摩擦時,更是宛如火上加油一般。
  
  
  我的膣在弟弟勃起物的進出之間,産生啾啾的聲響。
  
  
  良介,真的太好瞭!這次換我動於是我用手抓著陰莖的尖端摩擦著膣的周圍,然後再插入。
  
  
  緊密的膣口,在稍微松弛時淫液就不斷地流出。
  
  
  好棒!再繼續我不自覺地叫瞭出聲。
  
  
  女在上、男在下,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思,用龜頭去輕觸各個性感部位,非為女人,無法瞭解其樂趣的。
  
  
  我有時用力地摩擦膣口,有時輕輕地,或者將它插入裡面,讓陰莖充分享受愛撫。
  
  
  我快要出來瞭姊姊一直沈默不語的弟弟似乎忍受不瞭地呻吟出聲。
  
  
  良介的陰莖深深地插入直達我的子宮。
  
  
  瞬間我達到高潮,淫液更是不斷湧出。
  
  
  良介!我受不瞭瞭就在我的叫聲,陰莖整個沒入我的體內。
  
  
  好棒!用力啊在叫聲中整個人彷佛沸騰一般。
  
  
  當弟弟也同時獲得高潮時,更是用力抓緊我支撐身體的雙手。
  
  
  快感不斷!
  
  
  我的膣被強有力的陰莖整個塞滿,淫液似乎也吸光瞭一般。
  
  
  滿臉潮紅快感佈滿全身,在弟弟身體上面的我,整個人都癱瞭似的。
  
  
  相互密切結合的恥毛在淫液的滋潤下,這就是我們激情過後的明證。
  
  
  我們不發一語,緊緊擁抱著對方,弟弟輕輕地說道:我想一直待在這裡:::可是一付很難分難舍的樣子,而我也是深有同感。
  
  
  很遺憾,我一定要回去,不然你姊夫下班回來就麻煩瞭我結婚之後,很久才回來看弟弟,在短暫的時間裡,有著前所末有的激情,良介也獲得滿足
  
  
  投身在幽會旅館裡的浴槽中,回味剛才那一幕,不由得緊握自己豐滿的乳房姊姊!我們何時才能再見面?
  
  
  然後良介也進入浴缸中,身體緊貼我的背,並伸出雙手緊抓著我的乳房。
  
  
  我在未婚之前,就和弟弟有過超友誼的關系。
  
  
  現在我們更陷入久別勝新婚的戀情中。
  
  
  由親戚介紹的現任丈夫,老實說性關系不及我與弟弟來得更為親密。
  
  
  但是我當瞞著丈夫與弟弟幽會,弟弟儼然也將我當成是愛人看待,我們雙雙沈醉在性慾中。
  
  
  雖然弟弟有異常的性癖但我已習慣,而且我知道沒有弟弟,我的性慾再也無法燃燒,因為不如何時要分手,因此我們的性慾更強烈。
  
  
  即使這是逆倫的行為,我們也甘之如飴不願分開。
  
  
  弟弟與我都能彼此獲得莫大的滿足。
  
  
  如果因此與丈夫分手我也在所不惜,我與弟弟異常的結合,旁人是無法休會的。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虛位以待三(PC)
虛位以待三(手机)

相关阅读

  • 瘋狂姐姐教弟弟性愛

  •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瞭,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成妖艷的粉
  • 被弟弟射在體內

  •   被弟弟射在體內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拷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力正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臺換到另一個臺、又換到另一個臺……百無聊賴。十七歲的陳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T恤撐的緊緊的。他已經上高二瞭,正在享受他的暑假……「吱,」陳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瞭,
  • 勾引弟弟的樂趣

  • 冬天到瞭,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於,我中招瞭。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後居然病情惡化住院瞭。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遊。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我還要好!雖然他們對
  • 瘋狂姐姐教弟弟作愛

  •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瞭,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
  • 弟弟童子雞

  •   暑假的時候,爸爸因為有病住醫院瞭,媽媽要上班還要抽空去醫院照顧爸爸,就剩瞭我跟小弟一起看傢,機會難得啊!「小弟!你來我屋裡一下。」我把大街門關好,喊瞭一聲,然一半的龜頭還躲在包皮裡。不一會兒,小弟進來瞭,小孩天真無邪,他怎麼也想不到我會讓他做什麼。「來!你過來,讓我看看你身上幹凈不?」我退下小弟的小褲叉,嫩白的皮膚
  • 和老公的弟弟出差

  • 我老公的弟弟叫天翔,高大魁梧,長相帥氣,非常惹女孩喜歡,我和我老公的弟弟同在一傢公司上班,很巧的是還在同一個部門,因為我和他哥哥沒認識的時候我們就在同一傢公司上班,而且那時他還瘋狂地追過我,我沒同意,其實我心裡挺喜歡他,不過他身邊女孩太多,讓我感覺不安全,和他哥哥結婚後我每次見到他就有點尷尬。有一天公司老板把我叫到辦公
  • 弟弟為哥哥試驗大嫂的貞節

  • 雪花又飄瞭下來。又是一年瞭,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隻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發,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瞭蘇軾的那句「千裡孤
  • 姊姊瞎瞭.弟弟亂來

  •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姊姊的感覺不再像從前一樣。
    國小畢業以前,隻要一放學,我就會跑到附近的溪邊抓魚?我講粗口,我抵死,笨.一個人陶醉在支配世界的滿足感中,大我三歲的姊姊總是在吃晚飯的時候才氣喘籲籲地找到我,我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出現,然後用不同品種的小蛇或青蛙捉弄她。
    姊姊對我很好,可是我從來不能體會她的好,我總
  • 我的寶貝弟弟

  • 我的名子叫小艾,我住在臺北市區,擔任高中導師,而我的學生說我臉蛋像電影明星張柏之,也常被學生叫小之老師,我今年26歲,已經是有小孩的媽媽瞭!我的身高170公分體重50公斤,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三圍約32F~25~35,但我身材卻一直保持著跟20歲一樣年輕貌美。有一天接到弟弟的電話!
    弟弟: 為~是小艾姐姐嗎?
    我:
  • 弟弟的健康教育課

  • 從幾歲學會自慰?這個問題已答不出個所以然,印象中似乎是本身自己就會做的一件事。
    說是學會?倒也不能這麼說。
    事件情是發生在某年夏天,炎炎夏日裡,我喜歡光著身子在房間內吹著冷氣,總覺得這是
    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而不知從何時開始,對自己的身體開始感到興趣,自己雖剛成年瞭,但對性方面卻是瞭解
    不多?
    於是某晚變開始藉由網路尋
虛位以待四(PC)
虛位以待四(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最新文章

  •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仔細
  • 我的極色叔叔

  • “璟軒。”夢中的女子輕柔的呼喚著他,那是一雙愛戀的眼睛,愛使她堅強, 即使痛苦也會承受,一遍一遍的安慰別人說自己沒事的女子。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那個清脆的嗓音真的曾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過。 梁璟軒再次被那個夢嚇醒,與其說被嚇醒,不如說因為愧疚而幾度徹夜難眠,都 已經過去那麼久瞭,卻還難以忘懷,真是自己一輩子永遠的秘密
  • 爸爸的臟被單

  • 祖抗的小女兒明明珠胎暗結醜事,但不肯吐露經手人是誰。母親瑪莎知道後不悅,要明明打掉胎兒。祖抗主張明明把孩子生下來,給別人收養。大兒子宗民和女兒米雪都支持這個決定。到明明的大肚皮不能掩飾的時候,祖抗向公司申請掉派去做外埠的一個工程 工作。他把明明帶去,在那裡沒有人認識他們,讓明明可以靜心養胎,把孩子生 下來再打算。他們住
  • 我和繼女老婆的溫馨性事

  • 嘉寶是我妻子和她前夫生的女兒,自從15年前,她媽媽彩雲嫁給我,她也搬到來和我一起住。那時她才是個幾歲娃,還在牙牙學語、經常學人說話,這時我們一傢三口樂也融融,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日子.可惜,彩雲嫁給我沒幾年,就病死瞭,留下嘉寶和我相依為命~可能是出於對彩雲的留戀,或者想盡量為彩雲做些事,甚至是把嘉寶當成瞭彩雲,所以我一直對
  • 我和我的兒子

  • 早年喪夫的三十七歲的我是個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的美嬌娘,我原本是在一 傢外商公司擔任英文秘書的工作,如今由於兒子已上高中,為瞭照顧兒子所以我 辭去瞭工作,隻好賦閑在傢一心照顧兒子的學習。雖然丈夫已經去世這麼長時間, 但我卻很少單獨出門,也不喜歡逛街購物,所以除瞭偶爾去看次畫展、或是去聽 場我最喜愛的交響樂演奏會之外,就這
  • 我和我的妻子及妻妹的故事

  • 我大學畢業後回到傢鄉,在縣醫院做瞭一名外科醫生並認識瞭我的妻子春妮 (她母親叫她春妮子),她是衛校畢業的,進修兩年後在婦科當醫生。春妮非常 漂亮。1米65的個頭,54公斤的體重,豐滿的胸脯和渾圓的臀部加上纖細的 腰肢和修長的雙腿,顯的是那樣的苗條秀美。兩條白嫩嫩的胳膊配上纖長細直的 玉指,一舉一動是那樣的啊娜多姿。她和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