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母子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母子亂倫淫戲2

  • 盡管那天我和母親有瞭肌膚之親,但當時更多的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本能的表現,而今天我根本沒有喝酒,所以,我雖然清醒卻是手忙腳亂的,無法將自己的陽物插入到母親的陰戶裡面去。看到我手足無措的樣子,母親有些得意的笑瞭出來,但她還是伸手將我的雞巴扶正,對準瞭她的玉穴口。我忙按照色情讀物上的描寫,用大龜頭在母親陰阜上研磨著,而母親則有
  • 叢林的母子之愛

  • 一架小型飛機冒著濃煙掙紮著向地面衝去,飛機上有一男一女兩人,男人正努力地一邊控制著飛機,一邊向副座上的女人大喊:「快跳傘!快!快呀!已失控瞭……」女人已驚恐萬狀,淚流滿面:「不……隻有……一個……傘……」男人奮力將機頭向上拉,飛機發動機發出刺耳的尖叫,努力向上擡瞭擡,利用這一間隙,男人已用熟練的動作將女人往外推瞭出去…
  • 母子約誓

  • 這是一個有關於我秀麗、美艷、性感的媽媽-香美雪相戀的故事。說起這個計畫,是從我小時候就有瞭,自從想和自己的媽媽發生性關係。心中的那股對母親的慾望。意識到這點後,但我決定展開攻勢。從有預謀的簡單到相互間的挑逗,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地慢慢開始。當她放下髮髻,烏溜溜的黑瀑直垂到腰下,從每一角度看都是那麼美、那麼嬌楚楚可憐惹人疼愛
  • 失控的母子

  •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瞭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
    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
    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回手摸瞭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這小畜生!過去隻讓
  • 亂倫母子有高招(經典)

  • 我拿著手裡的成績單,高興地走向一樓的老師辦公室,心中隻想著兩個禮拜前的事情……「小健!!!你抽屜裡面怎麼會有這樣的照片呢?!」媽媽帶著相當驚訝且略為尷尬的語氣,正在質問著我。其實在我這樣的年紀,抽屜裡面放著一些裸體女性的照片,應該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但是這些照片裡面有超過半數都是媽媽洗澡時的照片,雖然重要部位並不是太明顯
  • 天倫母子

  • 我叫小滿,今年18歲。我很愛我的母親,在我的眼裡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我的母親也很愛我,所以,我們順理成章的結合瞭,也就是成為瞭夫妻,也就是亂倫瞭,而且到今年已經有五年瞭!我是個混血兒,我的父親是個純粹的中國商人,而我的母親則是個俄羅斯美女。父親在俄羅斯經商時遇到瞭當時隻有十六歲但已經是美麗的出類拔萃的母親,當時的俄
  • 新版“失控母子”

  • 這是座落於南青山一幢大廈裡的豪華公寓,從高層的窗戶往外,可以看到神宮外苑和東宮禦所的深綠色森林,而這裡便是我和媽媽——貴和子的傢。六年前,爸媽因為個性不合而離婚,訴訟的結果由媽媽取得瞭對我的監護權,當時才八歲小男孩的我,就搬出瞭原來的傢,和媽媽到瞭現在的地址一同生活著。媽媽貴和子在年輕時曾是風靡一時的時裝模特兒,擁有人
  • 白晝是母子,夜晚扮情侶

  • 我穿著一條沙灘短褲,赤裸著上身來到遊泳池旁。傢裡現在也沒有外人,嶽母穿著兩段式的泳衣正趴在躺椅上曬日光裕從我現在的角度看過去,雪白的背部,被黑色泳褲緊緊包住大半而鼓起的臀部,還有那雙修長的大腿都完美地呈現在眼前。我心中驚歎著,如果隻是從眼前的這個背影來推測這個女人,絕對不會認為她已經是當上嶽母的人瞭。我輕聲地走到她的跟
  • 玩弄母子

  • s市,一個郊外的廢棄工廠內:「叫老大!」「聽見沒?叫你叫老大!」跪在歐陽風面前的是一個還未成年的少年,他跪在那裡身體不停地抖著。歐陽風的兩個弟兄,哦,也就是大b和歪屌,此時正兇巴巴地教訓著這個小子。他一直不停地哆嗦,大b又在他腦袋上來瞭幾下之後,他終於一邊捂著腦袋一邊害怕地望著歐陽風很小聲地對他說道:「老……老大……」
  • 媽媽?母子間的性教育

  •  媽媽?母子間的性教育湯米從躺椅上醒來,揉揉眼睛,第一件看到的東西,就是躺在房裡大床上的媽媽和莉薩。 昨天晚上瘋狂的一切,那都不是夢... 兩個女人赤裸著身子,相互擁抱,緊緊地交頸纏眠在一起。 湯米昨晚最後的印象,是要莉薩把媽媽送上高潮,自己則退到躺椅上觀賞,不知不覺地陷入熟睡,而她們也睡著瞭。 現在是早上五點,還有時
  • 臺北母子亂倫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那是在我十六歲那年。我那時還是一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我的父親長期在國外,我和母親二人在臺北相依為命。我母親早年畢業於法國某藝術學院的舞蹈藝術專業,回到臺灣做過芭蕾舞演員,曾經紅極一時,成為許多雜志的封面女郎。後來與父親結婚,懷孕後便中止瞭舞臺生涯。生下我以後,就擔任一個舞蹈學校的教師,直至現在。媽媽
  • 母子情深

  • 在我父母離婚時,我才五歲。自那以後我就與母親相依為命。這十五年來,她一直以我為重心而沒有去發展她自己個人生活空間。中間有人追求,都被她以要照顧我這個獨生子給推卻瞭。雖然媽媽四十一歲瞭,可是不論容貌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從外表看上去,不知情的人都以為她才三十出頭。我二十歲那年,那是個周末,也是媽媽離婚第十五周年,媽媽的情緒
  • 母子深情

  • 坐在還有我和母親做愛印記的沙發上,心裡卻是百感交集!我得到瞭母親的身體,而且,我相信也得到瞭她的心。隻是,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父親。在我心目裡,其實一直很崇拜父親,盡管他一年在傢的時間不到一個月,但我卻知道從一文不名的農村窮小子,發展成為一個身價數億的企業傢的艱辛,絕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說出來的。如果沒有父親的辛勤工作,我
  • 欲望難耐的母子

  •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瞭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回手摸瞭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這小畜生!過去隻讓他戳
  • 淫騷母子

  • 哇!多棒的胴體啊!」陳智聰望著鏡中的裸體姐姐,不由自主地便發出瞭驚嘆聲。沒錯,姊姊她那身古銅色的肌膚是相當健美誘人,任何人看瞭,都會被吸引住。智聰在室外偷看著陳蓉,心中被此美體迷惑著,於是不停的悸動著,連晚上作夢都會夢到。金色的太陽已經發射出瞭一些威力來瞭,春天已經也快要走瞭,人們由氣溫溫和的季節,走進炎熱的夏天。最敏
  • 母子姊弟四人組

  • “仁昌全身赤裸,兩腿大開的躺在床上,他的母親趴在他兩腿間握著他的雞巴舔著;慈芳則跨騎在大弟仁昌臉上,仁昌伸出舌頭舔她濕淋淋的小屄。而小弟仁明站在慈芳面前,慈芳正握著弟弟的雞巴,含入龜頭吸吮吹著。這時母親抬起頭淫蕩的說:“阿昌,你最喜歡肏媽媽的騷屄對不對……我們母子也有一陣子沒肏屄瞭,今天媽好好讓你爽個夠……”說著爬瞭起
  • 兩對母子的亂倫夜

  • 以後,我不準你在我的面前提起那個小賤人!」媽媽生氣起來,簡直在咆哮。「媽媽,海蒂並不是小賤人!」有不服氣地反駁著。「要是你希望想找個女人來開心的話。」媽媽還在咆哮,「我寧願花錢為你找一個有性經驗的,年紀大的女人來教你。」最近,不知何故,我老是想跟媽媽談論一下那個夏天,那個夏天的晚上。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個夏天的晚上。「在你
  • 母子亂倫

  • 剛過十點,就聽見高跟鞋敲打木地板的聲音。從書房裡偏頭一看,一位身著典雅晚禮服的中年美婦正彎腰脫下高跟涼鞋,卻並未馬上將白皙嬌嫩的玉足伸進拖鞋裡,一隻手捏著腳尖緩緩按摩,圓潤誘人的美臀完全在我視線籠罩下。“啊!媽媽回來瞭……”我笑著搶上前將她柔軟的胴體整個抱離地面轉瞭個圈。“哎呀!你這死鬼快把媽媽放下來。”我怎舍得懷裡這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