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弟弟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淫邪弟弟

  •   “護士小姐阿!你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有教養的女孩子,誰娶到你就是誰的福氣喔!”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婆婆贊嘆地對駱佩虹說。不計其數的虛榮贊美早不知聽過多少回,但每次聽到,都會讓駱佩虹的反感加深一層。微笑敷衍著。“從鄉下地方來的孩子?你不是國立大學的實習生嗎?那一定是一個自己知道上進的好孩子,你媽媽有這樣的女兒一定很驕傲……”
  • 女友的弟弟1-3

  •   女友小慧的弟弟小楓畢業來上海找工作,由於上海房租太貴,隻能先住在我們這裡,等找到工作再搬。由於我找的房子在女友的公司附近,是繁華區,隻是一個大單間,有廚房、衛生間和陽臺。沒辦法,小楓隻能在我們的床旁邊打個地鋪先將就著。房間裡多一個人,實在有很多不便,特別是現在又是夏天,房子裡沒空調,隻有兩個電扇吹著,以前光著睡,還
  • 弟弟戀上我的絲襪褲

  •   我的弟弟真是無藥可救,他竟然是一個戀物癖。而且他竟然是戀上瞭我的絲襪!我和我弟弟年紀相差兩年,在同一所大學念書。由於學校離傢太遠,隻好一同在外租房,方便照應。可是有好幾次我在衛生間裡發現,我換下來準備清洗的絲襪,有一些黏糊糊的白色腥濃液體,我心中立刻懷疑,很有可能是弟弟搞的鬼。為瞭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故意在衛生間裡
  • 傢裡的浴室是弟弟跟我的色情賓館

  •   人物:大撟由加(S學園,17歲)明天的第一節課,是令人厭惡的現代史考試。對這種不喜歡的科目已經很頭痛瞭,更何況是還要考試。為瞭不想拿紅字,為瞭不想讓媽媽看到紅字後又歇斯底裡的向我開火,我想我還是看看書吧!所以我跟弟弟就早早吃瞭晚飯。我想媽媽今天晚上不過11點是不會回來的。因為媽媽整天不停的要我們這些小孩「讀書...
  • 假裝弟弟的情人,結果…


  • 我有一個小我幾歲的弟弟叫小東,因為我個子小再加上有張娃娃臉,跟弟弟出門時常常有人誤以為我是他的妹妹或女朋友。
    讀大學後我就搬去學校附近住而不住在傢裡,跟小東之間的溝通就隻有透過網路聯絡。我弟從小就沉迷電玩,所以到現在還沒交過女友,我都一直笑他是個宅男。某天小東忽然傳簡訊給我:“姐!你有沒有年紀比較小的女生朋友?”我回
  • 男友不在隻能誘惑弟弟

  •   男友不在隻能誘惑弟弟下午醒來,看看時鐘,三點鐘。真熱~!夏天,房間裡的電風扇不管怎樣吹都不會涼。悶熱的房間,讓我自己的心裡總是有著一股難以忍耐的感覺。男友大衛出國,要兩個禮拜才會回來,今天才第三天,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在告訴自己,需要男人的滋潤!聽到隔壁的水聲,應該是有人在浴室裡面洗澡吧?!應該是弟弟在裡面洗澡吧?
  • 婚前誘惑弟弟的姊姊


  • “我的腋窩有味道嗎?”剛進入旅館的房間,芳子就舉起從桶裝上衣袖露出的手臂,把自己的鼻尖靠在腋下間。因事出突然,淳一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是為今晚能和芳子睡在一個房間的意外幸運,正在喜悅的興奮中。確實,這件事隻能用幸運形容。這次來沖繩旅行,是姐姐芳子和未婚夫大谷辰夫的婚前旅行,淳一是以父母派的監視員名義跟來,實際上是順便把
  • 弟弟跟我在浴室做愛


  • 天的第一節課,是令人厭惡的現代史考試。對這種不喜歡的科目已經很頭痛瞭,更何況是還要考試。為瞭不想拿紅字,為瞭不想讓媽媽看到紅字後又歇斯底裡的向我開火,我想我還是看看書吧!
    所以我跟弟弟就早早吃瞭晚飯。我想媽媽今天晚上不過11點是不會回來的。因為媽媽整天不停的要我們這些小孩【讀書:讀書:】的,常常歇斯底裡的叫著,很令人
  • 弟弟的奸淫


  • 我這天提早下班回傢,當我開門之後,突然發現有人影從我的房間閃出,我走回房間,看到我的衣櫥有被打開的跡象,而且裡面的內衣褲都有被挪動的樣子,這時候我的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瞭!
    我來到弟弟的房間,敲敲他的房門,看到他睡眼惺忪的過來開門,但是我很清楚他隻是裝模作樣,因為剛剛從我房間閃出的人就是他!“弟,你怎麼啦?!還在睡
  • 我的弟弟

  •   一直以來我就知道弟弟對我有強烈的好奇心,可是我卻不知道他竟然有膽子將他的幻想化為現實。星期五晚上從學校宿舍回到傢中,發現難得一個人都沒有,才見到爸媽的紙條,說這周末他們要跟阿姨們以起去綠島玩,我心想:難得回傢一趟竟然大傢都不在傢,那我回來做什麼?我無聊地打開電視開始看,到十一點的時候聽到瞭開門聲,原來是小弟回來瞭。
  • 弟弟是性變態


  • 我的弟弟是嚴重的性變態者,他常把我的緊身短裙褲偷去瞭,也不管洗沒洗,他經常拿著手淫。
    他想知道女人性器官的構造是什麼樣,因此,他看見我脫去緊身短褲時,就不知羞恥的趁我不註意時拚命的拿到手,而且他拿著我的那條褲子,就好像和女人做愛一樣,偷偷的躲在房間手淫,說實在的,我和他都是相互瞭解的。我是十六歲高中二年級的學生,每當
  • 欺負弟弟的小姐姐

  • 「媽,我下午要去圖書館,中午不回來吃飯,不用你麻煩給我做瞭。」悅耳卻缺乏靈動的清脆聲音隨著少女背起單肩包的動作穿透到整個房間,散漫的一個哈欠過後,那精致的俏臉上帶著絲絲的疲倦,青帶,過膝長筒襪下修長的小腿邁出,叮咚踩在地板上,如瀑的黑發隨著少女的腳步輕輕搖曳。「姐姐,明天你有空和我去公園嗎,我都好久沒有和姐姐一起去玩瞭
  • 弟弟偷看姐姐換衣服…忍不住就

  • 弟弟偷看姐姐換衣服…忍不住就…「小弟!……下來吃飯啊!……」姐姐甜美的聲音從樓下傳來。「不吃!……沒有胃口!……」我怒沖沖回應道。「真的不吃嗎?……今天可是你最愛吃的扒燒雞啊!……」「我說不吃就是不吃,你羅嗦什麼?」我有些不耐煩瞭,沖著樓下大聲喊道,然後把門「咚!」一聲用力關住。「唉~!這孩子!一定是逆反期!……」我隱
  • 弟弟為哥哥試驗大嫂的貞節

  • 雪花又飄瞭下來。又是一年瞭,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隻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發,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瞭蘇軾的那句「千裡孤
  •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佛龐然怪獸般。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身為姊姊的我很清楚的是,他常常偷偷溜進我房裡,拿起我換下來的內褲,偷偷地嗅著,因此瞭解他有異常癖好,有時當我要洗內褲時,發現有點異常的地方。仔細
  • 瘋狂姐姐教弟弟性愛

  • 阿美不愧是有經驗,引導性急的弟弟,使他產生陶醉狀態,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然後又抽回舌頭,把柔軟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氣,再把小雄的舌頭吸進來…這時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狀態瞭,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張開眼睛看看阿美。阿美美麗的臉頰染成妖艷的粉
  • 被弟弟射在體內

  •   被弟弟射在體內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拷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力正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臺換到另一個臺、又換到另一個臺……百無聊賴。十七歲的陳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T恤撐的緊緊的。他已經上高二瞭,正在享受他的暑假……「吱,」陳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瞭,
  • 勾引弟弟的樂趣

  • 冬天到瞭,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於,我中招瞭。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後居然病情惡化住院瞭。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遊。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我還要好!雖然他們對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