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姑娘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無心道長與黃姑娘

  • 過瞭很久,黃蓉悠悠醒轉,發現自己躺在一處幹燥的山洞之中,自己任然一絲不掛,但是身下一張一看便是新撥的熊皮和不遠處的篝火卻讓自己感覺到很溫暖,暗自用力,發現自己內裡雖然運轉如常但是不知怎滴卻是渾身酥麻一絲力氣也用不到,甚至連動動嘴唇也是不能,不由得佩服無心這種聞所未聞的點穴奇術,望到在篝火一旁打坐的無心就不自然的又望到瞭
  • 五星酒店裡的姑娘原味兒

  • 在五星級酒店裡工作瞭十幾年。並且最喜歡高個子白白的姑娘。下面向各位同好們講一下你們都不曾有過的收集姑娘絲襪的經歷,和一些鮮為人知的真事。起初我是一傢五星級酒店的主管。主要負責餐飲部的工作。工作之便,管理部門的領位員和一些服務員。我那時手裡有12個高個子的領位員:都是一些出校門不久的學生,大多數沒有什麼經驗。這需要我去教
  • 白姑娘秘史

  • 【白姑娘秘史】 白姑娘秘史
    作者:不詳 第一章清朝年間,那乾隆皇帝在位的時候,在那山西洪同縣的地方,有一個白裁縫,
    已將近五十歲的人瞭。昔年
  • 山裡的姑娘

  • 今年的冬天真冷!」麗子望著窗戶外紛飛的白雪,兩隻手不停在幫父親煎藥的火爐旁,交互搓弄著取暖。母親的去逝,加上父親因砍柴而摔落山谷,讓原本貧窮的傢更加清苦。傢中斷續的三餐,是依賴著山邊寺廟住持——如空和尚的救濟,才不致餓死。雖然,麗子是不太願敲動著她掂著腳才構到門上的圓環,走進那個令她有些生畏的地方。但是被周遭鄰居視為災
  • 美麗溫柔的姑娘

  • 星期天的下午,外面的春風和煦,陽光溫柔。我卻拉好窗簾,關緊房門,在自己的房間裡,一個人打開瞭電腦。正在關鍵的時刻……「秦芹!!」客廳裡是一個裝甜的女孩子喊我的怪聲音,「起床瞭夫君——快走啊!今天不是體校的學生要來咱們學校打友誼賽嗎?你上個星期就興奮的跟隻猴似的,怎麼……」一邊說著,我就聽到瞭腳步聲,這是要推門的節奏!「
  • 與壓抑姑娘的愛

  • 我的手機又響瞭起來,我沒有接,因為我知道肯定是那個熟悉的號碼。透過眼前那骯臟的汽車窗,我看見瞭一個穿黑色女式大衣的瘦弱的身影在打電話。「喂!」我摘瞭機。「你在哪裡?」聽筒那邊傳來的也是那個操純正普通話的女孩子的聲音,而這聲音正是從眼前這個人的嘴中傳來的,很明顯的是這個聲音有一點緊張。「我正在看著你。」我壞笑著說,眼前那
  • 可愛姑娘的淫亂自述

  • 我叫周潔,潔是潔凈的潔。我算是出生在書香門第,父親是文化局的幹事,對我很嚴厲,也希望我能潔身自好、做個有品德的女孩子。他取名一個潔,也是抱有這種希望。不過小時候算命,算命先生說我命中水太多,要我把三點水去掉。但是爸爸思慮再三,還是保留瞭這個名字。但我似乎命中註定,沒有辦法守住這個字。我小時候比較像男孩子,喜歡和男孩兒一
  • 用力愛過的姑娘

  • 七八年前剛畢業的時候,經親戚介紹找瞭一份工作。雖然是業務員,但是有固定的合作渠道,每天去網點轉一圈,沒事就可以回傢休息瞭。收入一般,時間卻很多。經常中午跟同事吃瞭飯就回傢睡覺,一睡半天。晚上就睡不著瞭,就開始瞎幾把聊。慢慢的接觸瞭漂流瓶,不得不說這真是個好東西,那時候晚上撈的同城的瓶子,成功的概率還是極高的。撩騷的,發
  • 夢姑娘

  • 懷抱著嬌柔可憐楚楚的上官燕,血天君竟升不起要占據她芳心的念想,隻想這麼靜靜的抱她在懷,任由她向自己哭訴。許久,上官燕才止住哽咽,有如驚慌的小鹿一般,心跳如麻,從血天君懷中退出,臉紅道:“天君哥,對不起,把你衣服都給哭濕瞭。”血天君搖頭輕聲說道:“沒事沒事。”安頓瞭上官燕,血天君更感自己身邊女人,都是善良的,因為上官燕的
  • 姑娘的身體

  • 小姨開始出場的時候我當然不知道她是誰的小姨,隻知道我們是一個前後房裡合租的鄰居。不管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也好,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也好,剛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想怎麼樣,因為我發現,她的房間裡面不是一個人住,起碼二三個女人。因為年輕有的是時間,有的是機會,所以,自己搞對象還來不及。而我也聽說這個女人搞男人興趣濃厚,自己沒有結婚,
  • 鄉下姑娘的絕活

  • 上月的一天,我特邀我北京的兩個朋友到我傢鄉玩,在傢玩瞭一天,覺的很無聊,下午我提議咱們開車到國道邊的小酒店找開心去。大傢一致同意,我們把車開到107國道上,車速特意很慢,路邊不斷有小酒店晃過,酒店門口總有一兩個姑娘示意要我們下車吃飯,我看到那些女孩長相不中,我又怕他們看不上,所以一路開過去,也下車看瞭4-5個店子,都是
  • 各種姿勢玩遍瞭90後的一位北京姑娘

  • 這個故事發生在去年,小狼閑著沒事在陌陌上看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平常老面孔,突然看到一個長相很成熟,身材很棒,有點OL感覺的美女,於是果斷搭訕。後來得知是北京的姑娘,在什麼貴金屬投資公司上班,派來小狼所在的城市安排開分公司的事宜,下文就稱她為小Q吧。女人來到陌生的城市肯定會寂寞,希望有人關心,小狼就約好去她公司看她,約的是
  • 白姑娘秘史

  • 清朝年間,那乾隆皇帝在位的時候,在那山西洪同縣的地方,有一個白裁縫,已將近五十歲的人瞭。   昔年娶妻金氏,現在已是四十多歲,這老夫婦兩人,膝下無兒。   直至白裁縫在他四十歲這一年,這金氏居然受瞭孕。   至十個月後,瓜熟蒂落,產一女嬰,白裁縫老夫妻兩人,卻是喜愛非常。   雖是窮苦人傢,因為是老年得兒,
  • 各種姿勢玩遍瞭90後的一位北京姑娘

  • 這個故事發生在去年,小狼閑著沒事在陌陌上看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平常老面孔,突然看到一個長相很成熟,身材很棒,有點OL感覺的美女,於是果斷搭訕。後來得知是北京的姑娘,在什麼貴金屬投資公司上班,派來小狼所在的城市安排開分公司的事宜,下文就稱她為小Q吧。女人來到陌生的城市肯定會寂寞,希望有人關心,小狼就約好去她公司看她,約的是
  • 鄉下姑娘的絕活

  •   上月的一天,我特邀我北京的兩個朋友到我傢鄉玩,在傢玩瞭一天,覺的很無聊,下午我提議咱們開車到國道邊的小酒店找開心去。大傢一致同意,我們把車開到107國道上,車速特意很慢,路邊不斷有小酒店晃過,酒店門口總有一兩個姑娘示意要我們下車吃飯,我看到那些女孩長相不中,我又怕他們看不上,所以一路開過去,也下車看瞭4-5個店子,
  • 無錫姑娘

  • 夜幕降臨,又一輛2路車緩緩地駛進站臺。候車的乘客蜂擁而上。車上的人每天每夜都是如此不可救藥的多。何況是周末。而我們自然盼望人越多越好瞭。尋尋覓覓中,有兩個女生進入瞭我們的視野。一個清秀美麗的臉龐,一頭烏黑的長發整齊地鋪在後背,身穿一件黃色的連衣裙,露出勻稱的小腿。另一個白嫩標致的臉蛋,剪著一頭短發,身著一件白色的襯衣,
  • 小茹姑娘

  •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偽s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系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瞭,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舍,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
  • 無錫姑娘

  • 夜幕降臨,又一輛2路車緩緩地駛進站臺。候車的乘客蜂擁而上。車上的人每天每夜都是如此不可救藥的多。何況是周末。而我們自然盼望人越多越好瞭。尋尋覓覓中,有兩個女生進入瞭我們的視野。一個清秀美麗的臉龐,一頭烏黑的長發整齊地鋪在後背,身穿一件黃色的連衣裙,露出勻稱的小腿。另一個白嫩標緻的臉蛋,剪著一頭短發,身著一件白色的襯衣,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