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妹妹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手淫妹妹

  • 第二天是周六,我早早地起來瞭。早飯準備好後,我叫醒瞭兒子。
    兒子睡眼惺忪地走瞭出來,我走上前去,在他的臉上“啵”的一下:“早上好!快去吃早飯。”然後扔下一臉錯愕的兒子,會主臥換衣服去瞭。我左挑右選,唉!真是挑不出漂亮的衣服,該去買衣服瞭。最後,我決定這樣打扮自己:把我平常紮起精幹馬尾解開,換之以長發,波浪般垂在耳畔;穿
  • 要瞭妹妹

  • 高考終於考完瞭。為瞭專心讀書,考試前的整個月,我都完全沒有手淫。現在正是好好享受一下久違的射精瞭。
    我打開瞭電腦,播著以前珍藏的「四仔」。看瞭不久,av女郎的呻吟聲已經使我的小兄弟迅速膨脹。我實在忍受不瞭,二話不說就將短褲褪下來,雙腳架在電腦桌上,隔著內褲磨擦著我的小兄弟。不久,我的小兄弟已經不能忍受內褲的壓迫。我連內
  • 我幹瞭我妹妹

  • 我是傢中的獨子,有一個姐姐及一個妹妹。姐姐大我三年,很疼很疼我。從小我就很愛粘著姐姐,而我小時候十分可愛,姐姐也愛帶著我到處玩。在我心目中姐姐很堅強,可能要照顧兩個弟妹的關系吧,個性爽快,也很有人緣,從小我就很敬佩她。可是當我漸漸長大,姐姐的朋友越來越多,我也開始變頑皮,她就開始不疼我,我就更不聽她的話。妹妹小我一歲,
  • 性奴妹妹

  • 八月,炎夏,濱海市。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裡洗澡。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一塊碎磚頭有些松動。陳揚這個傢夥第一天來就發現瞭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瞭無恥的偷窺。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瞭。她的身材
  • 妹妹

  • 我20歲瞭,和我的妹妹小蘭住在一起。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懷疑是走私),隻知道給我們寄很多的錢,什麼也不管我們。我和我的妹妹相依為命。錢使鬼推磨,好歹小蘭上瞭一個好中學,我也上瞭一所好大學。妹妹16歲的生日的前一天,我冥思苦想︰父母肯定不記得我們的生日,隻有我給她過生日瞭,那我應該送她一件什麼禮物才好呢?作為哥哥,應
  • 妹妹

  • 我20歲瞭,和我的妹妹小蘭住在一起。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懷疑是走私),隻知道給我們寄很多的錢,什麼也不管我們。我和我的妹妹相依為命。錢使鬼推磨,好歹小蘭上瞭一個好中學,我也上瞭一所好大學。妹妹16歲的生日的前一天,我冥思苦想︰父母肯定不記得我們的生日,隻有我給她過生日瞭,那我應該送她一件什麼禮物才好呢?作為哥哥,應
  • 香乳妹妹

  • 我是葉華,標準的大三生,今天也一如往常……不,或許不太一樣。操場上抖動的一雙豪大香乳,性感可愛的白屁股,呼氣如蘭的小嘴,嬌俏可愛的臉龐,秀嫩休長的細白長腿,加上汗水涔涔而下,淋濕整件衣裳讓人清楚透視,這一切一切的種種,都是那樣的吸引人。如此的美人,必然是受到相當強烈的歡迎,尤其是正值色欲發達的大學不成熟階段,更是目不轉
  • 他的妻子,我的妹妹

  • 小櫻,我的同學,她很漂亮,算三代內的親戚,輩分是又堂又表這種巴拉巴拉的妹妹,剛好又比較聊得來,後面大學又是一個大學的,因為我們那個縣城去那大學的不多,關系又進瞭一步,不過不是男女關系,而是和她這些年來的交際,把我當成瞭親哥哥一樣,我也當她親妹妹一樣瞭。後面我和她各自也有瞭對象,也經常兩對出去玩。後面我和小櫻都留在瞭大學
  • 彈鋼琴的妹妹 中

  • 不知不覺間,時間來到瞭盛夏。幾天前我接到瞭父母的電話,得知他們在澳大利亞的生意告一段落後,將直接去夏威夷度假,所以這個暑假就不回國瞭,並特意叮囑我好好照顧羽清。這意味著這個暑假我將和羽清單獨度過,想到這裡,我突然感到一絲竊喜,最近幾年裡,我從未和妹妹獨處過這麼長一段時間。天氣變得越來越炎熱瞭,因為羽清身體一直不太好,所
  • 彈鋼琴的妹妹 上

  • (1)
    初夏的陽光透過樹縫,灑滿瞭臥室,不經意間帶上瞭一絲繾綣又舒適的味道。這正是尋常一天的開始,我今年六月份大學畢業後工作還沒有著落,正待在傢裡並四處投著簡歷,看看能否有適合的工作機會。隻是普通一本大學畢業,專業也十分冷門,這讓我很頭疼。或許可以考慮著考個公務員試試,我出神地想到。我大大地伸瞭個懶腰,正準備去接杯水,
  • 我與妹妹

  •   我是獨生子,但是爸爸的哥哥傢裡有兩個孩子,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妹妹比我小一歲,身材比較豐滿,但是從後面看上去是很青春的那種,除瞭腰有些粗外都還不錯!身材真的不錯!去年夏天妹妹從青島打工回來,我正好放假在傢,我爸爸的哥哥現都在東北工作,所以傢裡沒人,她說自己一個人住有些害怕就讓我跟他一起住,我當時沒想太多,覺得沒什麼,
  •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

  •   愛,性,兩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幾乎不會缺少的字眼,而每個人的第一次愛,第一次性則都會讓人刻骨銘心,一生難忘。第一次對很多人來說,隻有一次,但是對於有些人,有些時候,不同的經曆也許會為人生添上不一樣的第一次,也許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的名字叫雲,在生活中,我有三個關系非常好的姐妹,一個是舅舅傢的表妹,一個是叔叔傢的堂
  • 在女友旁跟妹妹作


  • 有一次,我到她的住處,忽然發現一個比女友身材高挑,皮膚白晰的女孩靜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到來,她有些惶恐不安,我隨口叫瞭一聲女友的名字:“阿玲”“我姐她不在,去市場買菜瞭。”她站起來和我說話。“哦,哎…你坐吧!”我一邊打量她,一邊隨意的往床上一靠。“你—你是她妹妹?”我不相信多餘地問瞭一句,她身上的一股清香已經讓我語無論
  • 妹妹

  • 我努力平靜著我骯臟的心靈,把她平放在她的單人床上。一幅美麗的圖畫呈現在我眼前—-桔黃色的床單上,一個紅色超短裙套裝的美麗少女,兩隻小辮子,微微彎曲的雙腿,紅靴白襪,最最誘人的還是那勉強遮住內褲的短裙子,裙角上卷,給人以無限的遐想。這個睡美人要不是我的妹妹,她肯定逃不過今晚瞭,但是她正好就是我的妹妹。我決不能做出亂倫之事
  • 朋友淫蕩的妹妹

  • 大年初三和朋友去KTV唱歌,看到朋友的女友和朋友女友的妹妹,他女友的妹妹身材真沒有話說。她穿著一件針織短袖上衣、開岔長裙。一整晚唱歌很湊巧都是坐在她旁邊,看到她美腿整個晚上跟本沒有心唱歌,言談之中才知道朋友女友的妹妹叫可哥,真是人如其名呀。就在大夥邊喝邊聊一陣瞎鬧後。
    此時可哥突然說要先走瞭,朋友要我載她回去,我當然是
  • 被妹妹的男友攻略瞭

  • 冬日的朦朧佈滿瞭蒼茫的大地,嚴寒無花的日子裡仿佛一切的生命都停止瞭呼吸。銀裝素裹的城市邊緣,點點燈光的房間裡有兩個赤裸的肉體溫存在一起。我叫王瑩瑩,今年大四瞭,現在正和男友阿傑享受著兩個人的畢業旅行。我們的第一站來到瞭充滿瞭北國風光的大連的溫泉村。透骨的寒冷沒有凍結我們火熱的情感,葉落寒冬,歲寒三友,反而讓人心曠神怡。
  • 敏感的乾妹妹

  • 我以前因為唸書無聊,所以常常在聊天室裡打嘴炮。有一次網路乾妹妹突然告訴我說希望可以見面,並且要我當導遊帶她去吃吃我傢鄉的美食,事情就這樣發生瞭……
    電話中……
    「哥,你說明天見面的時候,我要怎麼穿才會讓你比較好認出來啊?」
    「幹嘛?妳是因為太醜瞭,所以要戴面具是嗎?」
    「你白癡啊?我們是第一次見面耶!最好是你可以從火車
  • 洗腳妹妹幫我洗鳥


  • 那天,跟朋友們相約著到一傢足浴城去洗腳,想放松放松。為我洗腳的女孩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手法很生硬,顯然是新來的。
    為瞭活躍氣氛,朋友們便與洗腳小姐逗樂起來,又是葷玩笑,又是黃段子,搞得不亦樂乎。那三個洗腳小姐聽瞭並不反感,格格格一陣瘋笑之後,竟然每人講瞭幾個更刺激的段子,隻是給我洗腳的這個女孩一言不發,連笑都不笑一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