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哥哥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媽媽 哥哥 妹妹

  • 兩個女兒爬進瞭媽媽,兩個嫩舌不住的舔唆著媽媽的臉,時不時探進媽媽的嘴裡,吸吮著媽媽還未吞下的精液,並不住的誇好吃。媽媽又讓兩個女兒過去幫大雞巴清理幹凈。兩個少女並排跪到哥哥身前,兩片香唇舔弄著,吸吮著逐漸變下的雞巴,直到完全看不見精液。芳芳驚奇的問媽媽,為什麼大雞巴變小瞭?媽媽解釋說:“哥哥這是剛射精,過一會兒就會恢復
  • 與女朋友和她哥哥同房

  • 夜深瞭,酒店房裡漆黑一片。我睡不著,因為我女朋友翠儀(傢人都叫她小翠)正近在咫尺,卻又像遠在天邊……本來我我和她一起來澳門旅行,為瞭和她親密溫馨一下。但她的傢人仍不放心她和我這已經戀愛兩年的男朋友一起,所以叫她哥哥大志和我們一起來。在酒店租房的時候,我就煩惱瞭,不放心小翠睡單人房,她哥哥大志又不讓我們同房,結果我們三人
  • 哥哥和媽,我和爸爸

  • 就這樣我和哥哥老公甜蜜地過瞭兩星期的小夫妻生活。在那段日子裡,除瞭出門買東西,我們哪兒也沒去,就算出門也都形影不離,在大傢眼裡,就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天啊!誰說不是呢?我真是太幸福瞭。「哥我愛你!」「老公我愛你!」我的腦海中全是這樣的吶喊。我和哥在傢的時候,我們倆都隻有穿著小褲褲……嘻嘻!想也知道為什麼啦。哥和我隨時隨地
  • 哥哥的龜頭插我深處

  • 我叫做小柔,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瞭我的男朋友,而是給瞭我的哥哥。
    十九歲那年,我尚未經人事,雖然長得漂亮但還沒有男朋友,身材倒是還蠻標準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那一年的寒假,哥哥讓我嘗試瞭終生難忘第一次性愛。
    由於傢住郊區在緣故,爸媽老早就出門工作去瞭,所以傢裡白天的時候就隻剩下我一個人在傢裡。另一是我不喜歡傢裡
  • 哥哥的龜頭插我深處

  • 我叫做小柔,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瞭我的男朋友,而是給瞭我的哥哥。
    十九歲那年,我尚未經人事,雖然長得漂亮但還沒有男朋友,身材倒是還蠻標準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那一年的寒假,哥哥讓我嘗試瞭終生難忘第一次性愛。
    由於傢住郊區在緣故,爸媽老早就出門工作去瞭,所以傢裡白天的時候就隻剩下我一個人在傢裡。另一是我不喜歡傢裡
  • (真實GUY文)哥哥的誘惑

  • 我正在看GAY片,一個電話讓我全身如火在燒,他來瞭~
    他是我的兄弟,今年17歲的我已經嘗到瞭甜頭.那是在那年的夏天我認識瞭哥哥,一次我在他傢玩,偶然的機會,他神秘的問我:"弟弟,有沒看過很爽的那個?",我跟本就不懂,從他的言語神情來看,應該說的是成人的東西(我隻是在一本書上看到一點),我臉有些羞澀.第一次有個男人這麼直
  • 哥哥戀妹妹足

  • 今年20歲的項宇是個懦弱的男生,不僅在學校經常被同學欺負,就連妹妹項晴也總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他。
    久而久之,項宇變得孤僻不愛說話,每天沉浸在網絡世界裡尋求慰藉。
    某一天,項宇無意間進瞭一個戀足網站,滿目琳瑯的美足看得他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從那時起,項宇開始偷偷關註女生的腳,在學校看女同學的,在傢便看妹妹的。
    他渴望著有
  • 辰東哥哥等我

  • 我叫葉辰東,我在一間國立科技大學就讀三年級,在學校可是一位風雲人物。因為我不隻專精我的專業領域,我的籃球球技很強,我在ㄧ年級的時候,曾經率領一組隊伍輕鬆擊敗各個系所籃球隊甚至是學校代表隊的隊長所組成的“夢之隊”,3對3鬥牛賽以21比11輕鬆獲勝而響徹聞名;加上我的外型非常俊俏,在學校裡可以說是女生們瘋狂追求的偶像。
  • 幹媽媽的爸和操妹妹的哥哥

  • “啊……老公……饒瞭我吧……已經整整兩天瞭……不要再幹我的小丨穴瞭……美芝馬上就放學瞭……”全身赤裸的緒子站在櫥櫃前,隻穿著一件紅色的圍裙,皮膚白嫩,兩隻奶子又大又圓,奶尖立的高高的,隨著身後男人的撞擊上下搖晃,奶尖也在圍裙粗糙的佈料上摩擦。
    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後,兩隻手緊緊握住緒子纖細的腰,胯下粗碩的蔭莖從股溝塞進
  • 與哥哥亂倫

  • 我叫做小柔,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瞭我的男朋友,而是給瞭我的哥哥。
    十八歲那年,我尚未經人事,雖然長得漂亮但還沒有男朋友,身材倒是還蠻
    標準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那一年的寒假,哥哥讓我嘗試瞭終生難
    忘第一次性愛。
    由於傢住郊區在緣故,爸媽老早就出門工作去瞭,所以傢裡白天的時候就隻
    剩下我一個人在傢裡。另一是我不喜
  • 哥哥~~

  • 在還是小朋友時,我哥和我就很親近,一同遊玩;一同做功課;甚至還每天一同洗澡,有時和父母一起,有時和媽一起洗,傢庭教育算是蠻開放的。在傢時,爸也都穿一條內褲走來走去,哥倒是都穿短褲,而我ㄋㄟ,就穿件胸衣,穿條內褲在傢跑來跑去,反正都是親人嘛,久而久之便習慣瞭。 直到國小六年級有一天媽要我穿上短褲,說我和哥都長大瞭,要得
  • 乾哥哥的姦淫歲月

  • (一)乾哥哥與好友初次侵犯高二時因為轉學到臺北,我便寄住在乾媽傢,我睡覺時不習慣穿著胸罩,因為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有一次週末我睡午覺睡的正沉時,忽然被門鈴聲驚醒。我從床上跳起,也忘瞭隻穿著衛生衣和內褲,便衝去客廳拿起對講機,一問之下才知他找錯門瞭,我掛上瞭對講機轉身,便看見乾媽的兒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間門口,
  • 【哥哥,請你放手】(16)

  • 第16章“哥",哥。”羽祈呼吸紊亂,急切又無助的叫著身邊的男人。兩隻細白的腿早已經柔弱無骨的纏在瞭羽炎的腰間。羽炎的聲音有些喑啞,“叫我的名字。”原本定下的很多懲罰祈兒的辦法現在執行怕折磨的倒是自己瞭!便也就直接略過。“炎,炎,炎。”討好的、渴求的、無助的呻吟。羽祈被水汽氤氳的雙眼竟生生落下一滴清水。看著那滴淚沿著羽祈
  • 【哥哥,請你放手】(26)

  • 第26章瞪瞭半小時的墻壁後,羽祈活動活動酸麻的腳腕轉身看瞭眼一聲不吭專心處理事務的羽炎。有什麼可生氣的呢?真的走丟瞭,打車也就回來瞭。“過來。”看著頭都沒抬的人,羽祈最終還是虛浮著腳步走瞭過去。面壁瞭半個小時,腳早麻瞭。“打電話叫餐。”羽炎今天很忙,畢竟這兩天的工作都推到瞭這天。說著這些的時候,他一直沒有抬頭。“我不餓
  • 【和哥哥同居】【完】

  • 我和哥哥的同居生活開始於唸高中,當時,他在高三、我高二。
    我哥很帥,他交過女朋友,女朋友纏得他很緊。不過,哥是個愛自由的人,
    不願把生活細節每天向人報告,他們就不瞭瞭之瞭。
    我也交過男朋友,是同學們硬把我們拉在一起。也拉過手,拍過拖,不過他
    要接吻時,我就甩掉瞭他。
    上瞭
  • 丈母娘叫我哥哥

  • 和玲玲剛結婚不久,她的爸爸因車禍去世瞭。由於玲玲沒有兄弟姐妹,所以我和玲玲商量,邀請嶽母搬過來一起住。而嶽母不想打擾我們小夫妻的生活,說等我們有瞭小孩後再一起住,以便照料她的外孫。我們也隻好答應瞭。嶽母和我們不是住一個城市,相距大約四十公裡,所以我們很少去看他們。有時我和玲玲去看她,給她買點禮物,生活用品或者換煤氣什麼
  • 哥哥與媽媽

  • 『我從小就和哥哥不合,甚至於還感到一種敵意,這是因為父母,尤其母親偏向哥哥,沒有把我看在眼裡的關系。大概是五歲的時候,現在仍舊記在我心裡的一件事是這樣的。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母還在睡覺,我和哥哥在棉被上玩耍,大概是在摔交吧。一不小心,哥哥扭痛腳踝,哭喪著臉鉆進媽媽的被窩裡,我也準備從另一側鉆進去。這時原以為睡覺的母
  • 和哥哥幹的壞事

  • 這一天,就如平常的每個清晨,我睜開眼來,發現自己年輕的陰莖已經充滿活力。稍微回想一下,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夢有關,雖然說腦子裡已經記不清楚到底夢到什麼瞭。一手握住陰莖,一手搓揉胸部,我開始在毛毯之下套弄,想擠出仍旺盛的精力。「小寶貝,昨晚還玩得不夠,又想要啦。」睡在我旁邊的雙胞胎哥哥,東尼,註意到我的動作,笑著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