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壹直在努力

叔叔

虛位以待一(PC)
虛位以待一(手机)
  • 【叔叔的虐戲】

  •   『你奸淫我的老婆好不好?』當叔叔洋造吸著煙鬥這樣說時晃一幾乎要懷疑自己的耳朵。『叔叔說什麼?』『我要你奸淫蘭子,在我的面前。』搖動著搖椅,這個著名的文藝評論傢用很平淡的口吻向年輕的美術大學的子說。晃一聽得發呆,隻是看著叔叔的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奸淫嬸嬸......洋造的妻子蘭子是非常美麗的女性,她的丈夫要求奸淫她。
  • 叔叔 日死我吧

  •   大半夜都無法入眠的我,堅定地翻瞭一個身,對自己說:「明天吧,一定要把叔叔接來。」然後,把手放在陰蒂上輕輕地揉著、揉著……睡著瞭。我的叔叔住在兩百公裡外的鄉下,那裡也是我的娘傢。我三歲的時候,父親去世瞭。娘看到隻有一屁股債的傢再也無法維持下去瞭,就把我扔在叔叔傢,再也不知去向瞭。叔叔收留瞭我。一個三歲大的女孩也實在是
  • 凌辱女友之婷兒溫泉酒店被叔叔幹

  • 那年秋天的一個傍晚,我正在去女友學校的路上,打算接鄭婷到我那裡好好過一個溫存的周末。一星期沒跟女友親熱瞭,一想到她清純可人的少女臉龐,全身都感到一陣陣沖動,今晚一定要好好疼愛我的小丫頭,想必那個嬌嫩敏感的身體也正期盼我溫柔的「蹂躪」,準備趴在我身下盡情哭叫一番。過去因為我工作忙,偶爾會讓女友自己去我傢裡,但絕大多數時候
  • 張叔叔的絕色妻子之三顛簸在泥濘路上

  • 有天晚上,父親將我神秘地拉入房間。對我說道:「健兒,你今年已經十八歲瞭,有些事情我想應該是時候跟你談談。」「什麼事?」我有點不解地問道。「你知道,腎是男人的精血所在,我們傢族的腎的基因是現今為止最優良的,而十年前我們對你的腎進行瞭一番全面的檢查,發現你的腎是我們近十代人中最強韌的,你的腎的制精功能是普通人的十倍。但是這
  • 【自整理】做叔叔的女人

  • 做叔叔的女人 夜已經很深瞭。 寶藍色的夜空中,濃密的繁星一閃一閃的,好像癡情男女在竊竊私語。不知名的秋蟲低沉的歌聲從戶外隱約傳來。   大半夜都無法入眠的我,堅定地翻瞭一個身,對自己說:「明天吧,一定要把叔叔接來。」然後,把手放在陰蒂上輕輕地揉著、揉著……睡著瞭。   我的叔叔住在兩百公裡外的鄉下,那裡也是我的娘
  • 你比叔叔的硬

  •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暑假放傢回來.由於傢在南方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節.我傢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瞭)傢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幹不瞭什麼活隻能呆在傢裡或偶爾作點傢務.於是我就得經常替嬸嬸幫忙幹農活瞭.這也導致事情的發生.其實我也願意幫嬸嬸幹活.一則我覺得她苦沒人幫忙.二則她作的菜很好吃.每次幫忙後總有頓美餐.還
  • 你比叔叔的硬

  •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暑假放傢回來.由於傢在南方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節.我傢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瞭)傢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幹不瞭什麼活隻能呆在傢裡或偶爾作點傢務.於是我就得經常替嬸嬸幫忙幹農活瞭.這也導致事情的發生.其實我也願意幫嬸嬸幹活.一則我覺得她苦沒人幫忙.二則她作的菜很好吃.每次幫忙後總有頓美餐.還
  • 你比你叔叔的硬

  •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暑假放傢回來。由於傢在南方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節。我傢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瞭)傢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幹不瞭什麼活隻能呆在傢裡或偶爾作點傢務。於是我就得那天幹瞭一天活照樣傍晚五點從山腳回傢(她傢的田要從那小山腳繞過)。我們一路有說有笑還有傍晚的涼風真爽感覺世界的美妙突然嬸問我:”你什
  • 你比你叔叔的硬


  •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暑假放傢回來。由於傢在南方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
    節。我傢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瞭)傢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幹不瞭什麼活隻能呆在傢裡或偶爾作點傢務。於是我就得那天幹瞭一天活照樣傍晚五點從山腳回傢(她傢的田要從那小山腳繞過)。我們一路有說有笑還有傍晚的涼風真爽感覺世界的美妙突然嬸問我:” 你
  • 叔叔的新娘歷練之路

  • 第一章 同學男友的爸爸我叫程琳琳,是S市大一的一名新生,今年19歲,傢在B市,父母工作都很忙,我就是掛著鑰匙長大的,與父母關系並不親近,非常自立,我學習很好,是同學老師眼中的尖子生,好學生。我的生活很單純,每天傢、學校、傢三點一線,將精力全部投入到學習中,同齡人玩遊戲我在學校,同齡人談戀愛我在學習,所以到瞭19歲
  • 我的極色叔叔

  • “璟軒。”夢中的女子輕柔的呼喚著他,那是一雙愛戀的眼睛,愛使她堅強,
    即使痛苦也會承受,一遍一遍的安慰別人說自己沒事的女子。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過,那個清脆的嗓音真的曾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過。
    梁璟軒再次被那個夢嚇醒,與其說被嚇醒,不如說因為愧疚而幾度徹夜難眠,都
    已經過去那麼久瞭,卻還難以忘懷,真是自己一輩子永遠的秘密
  • 山村亂倫

  • 那個紛亂的年代。我出生在一個邊遠的山區村落。在群山中。方圓好幾裡才有一戶人家。窮得無法形容。所以這裡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種︰性交。我與母親的故事也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發生的。在我十歲那年,,父親在一個下午吃了農藥。沒來得及送去醫院,就死了。那時我還不懂事。只知在晚上,他與母親吵了一架。母親還打了他一耳光,父親是一個
  • 姑姑的乳溝 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 姑姑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每次當我天真的問說為何他們的髮色不同時?叔叔總是笑著對我說:「看看姑姑的髮根吧,孩子,她的頭發並不是真的金髮。」那時的我從未真的瞭解叔叔說的是什麼意思,長大後我才知道,只要女人高興,他們可以將自己的頭髮染成各種顏色。在我17歲那一年夏天,姑姑又來到我們家玩,我們已經有幾乎快二年沒有看到她了,因
  • 租屋奇遇

  • 我在街口賣面的小攤子停下來吃一碗陽春麵,順便和賣面的老頭閒聊幾句,說出了要來這裡住一陣子,並向他打探旅館的所在。他向我打量了一陣,然後說道「外鄉的讀書人,如果你想在我們小鎮渡假,倒有一個比旅館更悠靜舒適的所在。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呢」我笑道「何止有興趣,簡直是求之不得呀」於是老漢祥細地指點了我。吃完麵,我付過錢,便依
  • 偏僻租屋內

  • 包玉婷一個人在學校邊上租了一間房,因為地處偏僻,所以很清淨,沒人打擾。她從叔叔家逃回來,就躺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天。過了幾天,身體上的不適才漸漸消失。這天她從學校圖書館回來,天很熱,就直接走進浴室洗澡,洗完澡,包玉婷穿好胸罩和內褲,就走了出來,可一抬頭就看見小客廳的沙發上竟坐了三個陌生男人!包玉婷嚇的尖叫來:你們!
  • KTV 的女學生

  • 我叫王守奇,25歲。在一家銷售公司裡面做銷售經理,因為最近屬於行業的淡季,事情比較少,就和3個朋友約好出去好好的玩一下!本來和朋友出去的時候興致很高,可惜運氣比較差,剛好碰見嚴打,所以洗浴裡面的妹妹都出去旅遊了……我們幾個就商量著這次就算了,等有時間在去找樂子。可是有不同意的了……大斌說:「咱們幾個也夠倒霉的,咋這嚴
  • 情撼半生

  •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
  • [強暴類]五朵淫花

  • 這個故事發生在中國江南一所大學,這是個文科的大學所以女生很多也很漂亮,男生都希望考上這所大學,我今天說的是藝術系大一的五位新生,在女生宿捨302號房間住著剛來的五位新生她們是雲南的馬潔,浙江的王雪,四川的李倩,廣東的劉枚,湖南的白娜。她們是藝術系舞蹈專業的學生,她們的到來在學校引起不小的波動。原因她們太漂亮了,馬潔身
虛位以待二(PC)
虛位以待二(手机)

热门文章

虛位以待侧边一(PC)
虛位以待侧边一(手机)
  • 與大嫂初遇

  •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

  • 包玉婷是市立醫院裏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裏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 一個清靜的早晨.ZZZZ.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
  • 巨乳阿姨

  •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看看時鐘已經是快要十一點了,想到昨天晚上因為爸媽出國了,所以就找了一票死黨出去玩,搞到凌晨才回家睡覺,也難怪這一睡就到了現在。想想今天的課實在沒有什麼意思,而且我也很有把握可以順利過關,所以乾脆就不準備去上課了。來到客廳,打開電視,只有一些無聊的節目可以看,毫無意識地坐在電視前面,任憑時間就這樣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
虛位以待侧边二(PC)
虛位以待侧边二(手机)
虛位以待侧边三(PC)
虛位以待侧边三(手机)